《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殺

  
  ps:謝謝醉見雲煙和少軒座大大的打賞支持!
  泛黑的骷髏在川流中載沉載浮,如同屍水般的川流緩緩流淌著,帶起嘩嘩聲。
  碧血橫飛的蒼穹之下,一道道瘋狂之音咆哮而出。
  未來駐足,回首望著遠處的血霧,眼角漸漸泛濕,“大家,未來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嘖嘖,幾十年沒有這般動亂了,真熱鬧!”
  “可不是,上次動亂的時候,百餘萬囚徒都被屠盡!”
  “據那些前輩所言,他們到最後揮起劍的時候都有些麻木!”
  “享受完這些水靈靈的娘們,我們也去玩玩!”
  陣陣哄笑聲傳開,押送囚徒的士兵閑談著,眼中閃現著嗜血的光芒。
  見未來駐足未動,一名神情凶煞的士兵立即揮起手中的長鞭,絲毫不憐香惜玉,打落在未來背上。
  啪!衣衫破碎開來,一道醒目的紅痕在雪白的後背上腫起來。
  火辣辣的疼痛傳來,未來柳眉微蹙,神情反而平靜下來,抬步朝宮殿走去。
  然就在此刻,一道直透雲霄的劍吟聲驟然在天地間泛起,帶著滔天無比的殺意。
  這抹刺骨的殺意讓在場的所有人紛紛打了個寒顫,如同置身於冰窖般似的。
  葉晨身後的長發如蛇般狂舞,漆黑如墨的目光一片冰冷,麒麟劍暴射而出,在上空旋轉。
  陰冷的殺氣在葉晨上空彌漫,這股殺意讓無名和幻冰雲都打了個寒顫。無名雙目直直盯著那道旋轉的麒麟劍,其上彌漫的殺意讓人心悸,這柄劍到底染了多少人的血。
  旋轉的麒麟劍飛落而下,貫徹了葉晨的殺意。
  在麒麟劍即將觸及鎖武鏈的那。葉晨握住了麒麟劍,一劍斬落!
  肉體之力和滔天的殺意融入這一劍之中,劈山斷嶽之勢。
  鐺!那間,璀璨的火星帶起,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這數十寸之厚的鎖武鏈轟然斷裂開來。
  鐺鐺!厚重的鎖鏈斷成兩半,砸落在血泊之中。
  “鎖武鏈被斬斷了,這鎖鏈居然承受不住他的一劍之威!”望著持劍的葉晨。無名眼中掠起一抹震驚之色。
  盯著雙腳上的鎖鏈,葉晨再次揮起麒麟劍,劍若長虹,直落而下。
  鐺!鐺!兩道清脆的金鐵交鋒的爆鳴聲驟然響起。兩道鎖鏈再次斷裂開來。
  “此恩,葉晨永不相忘!”葉晨抬起頭,望著鎖武架上一具具染紅的屍體,眼中的殺意更盛。
  失去鎖武鏈的封印,一股渾厚無比的氣息在葉晨體內緩緩彌漫開來。最後洶湧澎湃的爆發開來,如同沉默以久的火山,徹底爆發。
  磅至極的生機繞著葉晨旋轉,貫徹而下。融入葉晨的靈魂之中。
  暗淡的靈魂漸漸變得明亮起來,甚至連眉心處的月神印記。此刻也彌漫著淡淡的銀光。
  “此生,我將踏破天罡。以天罡諸帝尊之魂來祭諸位之魂!”
  “此生,我將走遍天罡萬獄,斬斷世間一切鎖武!”
  “以我中之劍,鑄天罡之墓,葬天,葬地,葬億萬之兵,千萬之將,百萬之侯,十萬之王,葬盡諸皇!”
  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葉晨齊聚而來,形成一道百丈之寬的風暴,葉晨的聲音在天地風暴中緩緩傳來,冰冷而又刺骨,響徹在眾人的耳旁,如同萬雷般在他們的靈魂深處齊鳴。
  空蕩蕩的經脈中,天地靈氣湧現,瞬間就化作渾厚無比的真氣。
  如墨長發在背後狂舞而起,葉晨持劍,緩緩朝前走去,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彌漫開來。
  哢哢!其後的鎖武架承受不住這股威壓的衝擊,那間就破碎開來。
  “怎麼回事?”正在屠殺囚徒的大乾士兵紛紛抬起頭,眼露駭然之色,一股壓抑的氣息在遠方傳來,各個臉色煞白無比。
  “那是什麼,如此恐怖的天地靈氣風暴!”
  “那個瘋子斬斷了鎖武鏈,快點通知上將他們!”
  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先前猙獰狂笑的大乾士兵也感到了有些不安。
  “區區一個瘋子而已,老子斬首給你們瞧瞧!”一名修為不錯的小將冷冷一笑,恐怖的劍意破體而出,撕碎四周的血霧,持巨劍,直奔葉晨而去。
  “自鎖武地獄出現以來,沒有人可以逃離!”小將冷冷笑著,眼中閃現著嗜血的光芒,劍意凝聚在巨劍上,轟然而落。
  然就在小將劍即將觸及葉晨的那,兩根白皙的劍指破開劍芒,輕飄飄的夾住劍尖。
  砰!沉悶聲驟然響起,小將身形猛然一震,眼露駭然,特別是迎上那道冰冷的目光時,小將打了個寒顫。
  “劍需要染血,否則就會生鏽!”低頭望著破損不堪的麒麟劍,葉晨輕聲喃喃道,劍指微曲,彈落在巨劍之上。
  哢!巨劍轟然破碎,一股恐怖的勁道順著斷裂的劍器,直至體內,小將臉色一白,身形朝後落去。
  咻!起劍,葉晨輕飄飄的朝前揮出一劍,帶起一道血光,劍消散,地上多出一具無頭屍體。
  麒麟劍上閃現著一道猩紅的血光,血被麒麟劍所吞噬。
  葉晨望著遠處的無名和幻冰雲,手中的麒麟劍再次揚起,天地規則齊聚,化作八道劍影,幾乎在同一個瞬間,斬落在鎖武鏈上,鐺鐺!
  鎖鏈斷裂開來,無名和幻冰雲紛紛從鎖武架上脫身,倒在血泊中。
  轉身,葉晨望著遠處正在屠殺囚徒的大乾士兵,眼中一片冷意,活著是他們給我們的地獄,今日我就還給他們一個血淋淋的地獄。
  嘩嘩!湧動的血霧在上空中湧現,血雨紛紛而下。
  “殺!”葉晨低語的聲音融入天地之中,其刺骨的殺戮規則融入這一場血雨之中。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血雨之下的大乾士兵,其眼神紛紛渙散開來,滴落在他們眉心上的雨水,如同利劍般,直指靈魂,將其撕碎。
  十餘萬大乾士兵持劍站在血雨中,臉上仍然保持著先前猙獰的神情。
  噗!噗!一道道屍體倒地,齊刷刷的一片。
  滔天的殺戮聲在這一刻驟然消失,唯獨雨水落地的嘩嘩聲,顯得有些詭異。
  嘩嘩而下的雨水打落,冒騰而起的水汽形成雨幕,一道身影從雨幕中走了出來,葉晨抬起頭,望著鎖武架上的屍體。百餘萬囚徒,其中有四十多萬囚徒自斷生機,有六十萬囚徒聯手反抗大
  乾十萬大軍,百餘萬囚徒,如今幸存者不足五萬。幸存下來的囚徒,大多數都是被囚在此處幾十年,甚至百餘年。
  浩瀚的生機湧入葉晨體內,其目光越來越明亮。
  望著血紅的蒼穹,葉晨左手抬起,按落在虛空中,天地徒然一顫,刺骨的寒冰規則在血雨中湧現,形成一道道巨大的冰劍。
  萬道冰劍盤旋在上空,葉晨抬步而出,其萬劍轟然人落,幾乎在同一那,斬落在鎖武鏈上,鐺鐺!
  厚重的鎖鏈上布滿了冰霜,最後破碎開來。
  一名名囚徒紛紛從鎖武架上脫困,砰砰,一道道渾厚的氣息在眾人體內爆發而現,淩厲的劍意破體而出,直插雲霄。
  此處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宮殿中的乾坤將領各個目瞪口呆,囚徒之地的囚徒居然都脫困了。
  “快!快點通知三位侯爺,禦林軍出征,鎮壓這些下賤之民!”一名披著銀色戰甲的青年冷聲喝道,眼中隱隱約約間露出一抹擔憂。
  斬斷鎖武鏈,這在鎖武地獄建立以來可是未曾發生過的。
  “諾!”在這一刻,往日媟布凰蛘i的大乾士兵各個神情凝重。
  數息之後,宮殿之中,三十萬披著血色戰甲的騎兵湧現而出,這是一支馳騁沙場的精銳之軍。
  策馬狂奔,刺骨的殺意在三十萬鐵騎上凝聚,“鎮壓!鎮壓!”
  血沙滾滾,押送囚徒的十萬餘名也緊隨在三十萬鐵騎之後。
  “走!快點走!”千餘名士兵揮舞著長鞭,將未來等人朝宮殿趕去,有些囚徒不小心被絆倒,直接被士兵扔進下方湧動的川流之中。
  青年將領望著下方湧動的人影,冷冷喝道:“將這萬餘名囚徒鎖在架橋之上,速度!”
  “諾!”一道道身影掠過殿宇,直奔下方而去。
  川流之上,千丈架橋之上,未來身上的鎖鏈紛紛纏繞在其上,動彈不得。
  場麵極為混亂,千丈架橋更是猛烈的晃動著,下方洶湧澎湃的川流紛紛濺起,打落在眾人身上。
  “葉子叔叔!”雙手和雙腳被束縛住,未來緩緩轉過頭,慘白的俏臉上泛起一抹笑意,注視著那血雨紛飛的蒼穹,葉子叔叔他終於斬斷了鎖鏈......。。)
  

Snap Time:2018-10-18 12:57:15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