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眾生生機


    ps:連續七周沒有推薦,訂閱狂降,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看,隻是希望自己能夠堅持下去!

    鐺!

    刺骨冰冷的殺意凝聚在麒麟劍之上,麒麟劍帶起一道道殘影,揮落而下。

    鎖鏈上的劍痕越來越清晰,葉晨神情冰冷至極。

    “一定要在未來踏至宮殿前,斬斷這鎖鏈!”

    葉晨輕聲喃喃道,其揮劍的速度越來越快,直至最後,眾人隻見到一道道殘影。

    鐺鐺!金鐵交鋒的爆鳴聲不絕於耳,無名望著鎖武鏈上的劍痕,低語道:“來不及了!”

    雖然無名有些詫異葉晨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肉體之力,但就算如此,也需要數年才能夠斬斷鎖鏈。

    “未來!”幻冰雲輕聲喃喃道,其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在她體內爆發而現,然鎖武鏈的存在立即將她的氣息再次封印住。

    “她是我們的未來,絕對不能讓未來受到任何的傷害!”

    四周的囚徒各個神情猙獰無比,在這年如一日的地獄中,未來的笑容是唯一能夠安撫他們麻木的心。

    對於四周的嘶吼聲,葉晨充耳未聞,一劍劍的揮落,而左手則是凝聚著生機。

    “你需要生機來恢複肉體上的傷勢,對嗎?”在漫天的嘶吼聲中,一名少婦虛弱的聲音響起。

    鐺!葉晨抬起頭,望著三十丈開外的那名少婦,微微點頭。並未說些什麼。

    “我叫陳陽,我來這有三十多年了,我唯一的眷戀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先輩所說的那片故土!”

    “我有生機,你要。我就給你,隻希望若是你有一天脫困,請把我的屍骸帶走,把我埋葬距武神星雲最近的天涯海角!”

    少婦聲音越來越弱,空洞的雙目注視著遠處離去的士兵,“未來,她是我們的未來!”

    說到這,少婦突然抬起頭。望向周旁鎖武架上的一男子,溫和笑道:“孩子,動手吧!”

    “母親!”眼角漸漸泛濕,男子閉上雙眼。右手緩緩抬起,朝女子按去,一抹恐怖的劍氣暴射而出,直接洞穿了女子的眉心,毀去其靈魂。

    女子死去。一抹生機擴散開來,融入四周的天地中。

    “我叫陳楚剛,今生唯一的遺憾是無法回到先輩所說的故土,葉子。若是有可能的話,將我的屍骸帶回故土!”

    親自出手殺了生母的男子低語道。抬手,直接一掌拍落自己的眉心處。氣息全無,靈魂破碎。

    “在我死後,有可能的話,將我的屍骸帶回先輩所說的故土!”

    砰!砰!一道道沉悶聲在四周響起,隻見一名名囚徒紛紛抬起手,以淩厲的劍氣撕碎自身的靈魂。

    他們被囚在此處,他們並未自殺,而是甘心承受摧殘,堅持著,隻是為了有一天能夠脫困,而此刻他們卻甘願隕落,以此驅散自身的生機。

    百餘名囚徒,千餘名囚徒,萬餘名囚徒,十餘萬名囚徒。

    “在我死後,有可能的話,將我的屍骸帶回先輩所說的故土!”一道道血光飛濺而起,其聲匯聚在一起,如同萬雷齊鳴般,直透葉晨的靈魂。

    抬起頭,葉晨望著這震撼的一幕,心中有種心酸的感覺。

    一名武者的生機或許有些薄弱,然萬餘名,十萬餘名,其生機卻極為磅。

    駐紮在宮殿上的士兵見到這一幕,臉色紛紛一變,“該死的,這群下賤的畜生,快點去通知侯爺!”

    氣勢恢宏的宮殿如同一隻沉睡的巨獸般,在宮殿深處,一道昏黑無比的殿宇內,三道身影盤曲而坐,身上透著一股腐朽的氣息。

    直至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響起時,這三人方才睜開雙眼,劍眉微皺,望著殿門。

    一名士兵急匆匆的衝進殿宇,撲到在地,恭聲道:“勇冠侯,天箭侯,神劍侯,囚徒之地出事情了!”

    勇冠侯,天箭侯,神劍侯,這三位在大乾帝國皆是隸屬皇族,受大乾帝皇之命,鎮壓此處百餘年。

    恐怖的氣息在三人身上湧現,勇冠侯,既坐在最中間的中年人開口道:“囚徒之地出何事了?”

    “那些下賤之民正在自相殘殺,如今已有十萬餘名囚徒死去!”承受不住三人目光中所蘊含的威壓,這名士兵唯唯諾諾道。

    “自相殘殺?”位於左側的天箭侯輕聲一笑,撫掌道:“有趣,他們是要鬧哪一出戲,狗咬狗?”

    “死了就死了,如今囚徒之地有百餘萬囚徒,不差這十餘萬!”一直沉默的神劍侯也是輕笑而出。

    “任由那些人鬧騰去,別去理會!”勇冠侯不耐煩的揮揮手,淡淡道。

    “諾!”士兵退出殿宇,空蕩蕩的殿宇內再次死寂下來。

    “勇冠侯凝聚出本源之身了?”天箭侯抬眼,望了正襟危坐的勇冠侯一眼。

    “止於那一步,然距凝聚本源之身也不遠了,或許數年之後,本侯就要離開此處!”勇冠侯淡淡道。

    “我等三人之中,勇冠侯你總是走在最前方!”神劍侯輕笑道,語氣中帶著一絲羨慕。

    “武道之途如逆水行舟,我百餘年就止於這一步,如今還是這一步,唉!”勇冠侯輕微一歎,閉上雙眼,繼續修煉。

    見此,天箭侯和神劍侯皆是一笑,紛紛閉上雙眼,殿宇再次死寂下來,靜的隻剩下呼吸聲。

    血色的蒼穹之下,一道道血光飛濺而起。

    “在我死後,有可能的話,將我的屍骸帶回先輩所說的故土!”一道道嘶啞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著,十餘萬人,二十餘萬人,三十餘萬人。

    見到這一幕,遠處駐紮的大乾士兵皆是倒吸一口氣,這些下賤之民未免有些瘋狂。

    不想被奴役,隻能瘋魔!

    磅的生機在上空湧現,葉晨靜靜的望著這一幕,環顧四周,將那一張張憔悴而又滄桑的臉記在心。

    “長埋於武神!”葉晨靈魂一震,久久無語,洶湧澎湃的生機在他左手上凝聚,融入血肉之中,隻見,胸前觸目驚心的血洞正在消失。

    一絲絲生機遊離在他的血肉之中,葉晨時時刻刻感受到肉體的變化,鐺鐺!

    肉體之力正在變強,揮落而下的劍勢更加迅猛,更加淩厲。

    一寸劍痕,一寸半劍痕!

    磅至極的生機最後齊聚在葉晨上空,形成一道生機風暴,這是六十餘萬囚徒的生機,貫徹天地,直湧進葉晨體內。

    生機上彌漫的白光將整片天地渲染的如同白晝一般,血色蒼穹不複,白光如黎明來臨前的曙光般,驅散一切。

    見到這一幕,駐紮在宮殿上的大乾將領終於按耐不住,揮舞手中的長鞭,喝道:“去阻止這些人,順便給那揮劍的小子一些教訓!”

    居高臨下,眾多將領望著遠處那道時而帶起的劍光,心中隱隱約約間有些不安。

    “諾!”數十萬大軍策馬而出,卷起漫天的沙塵。

    砰砰!陣陣轟鳴聲響起,望著地平線盡頭處出現的大軍,眾人心頭皆是一沉,這大乾士兵終於要出手了。

    “十年如一日,老子任由爾等欺辱,老子隱忍著,而此刻,老子不需要所謂的隱忍!”一名囚徒瘋狂的冷笑著,恐怖的劍氣在他指尖齊聚,掃射而出。

    砰砰!衝在最前方的大乾士兵還未反應過來,倒地而亡。

    各個囚徒都瘋狂起來,撕扯著鎖鏈,血肉模糊,一道道劍氣破體而出,直撲大軍而去。

    見往日如同螻蟻般的囚徒居然反抗,這些大乾士兵皆是冷笑連連,揮舞著手中的巨劍,屠殺這群囚徒,冷笑著:“下賤之人!”

    一時間,碧血橫飛,血光和白光相互交替著,一名名囚徒慘死,湧現的生機朝上空齊聚而去。

    沐浴在生機風暴之中,葉晨身後的白發漸漸變成墨色,如蛇般狂舞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在他身上彌漫。

    六十餘萬囚徒生機,七十餘萬囚徒生機,八十餘萬囚徒生機,百餘萬囚徒生機。

    “下賤之民,可笑,血肉山河非爾大乾所特有,我武神也會!”葉晨冷笑著,一道道沉悶聲在體內回蕩,七成肉體之力,八成肉體之力......

    飛濺而落的血落在葉晨眼中,漆黑的眼瞳一片血紅。

    “斷!”葉晨手中的麒麟暴射起,旋轉著,即將斬落在鎖鏈之上......。。)

    

Snap Time:2018-06-24 00:05:15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