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扼住命運咽喉


    “哇!”

    一道嬰啼聲驟然響起,在這一刻,無數人都暗鬆了口氣。

    然鬆口氣的同時,更多的人則是輕微一歎。

    這數百年以來,出生在此處的嬰兒無數,然能夠真正活下來的卻屈指可數,唯獨未來一人。

    滾熱的鮮血在女子下體滴落,女子雙腿微微一緊,不顧鎖鏈上傳來的威壓,緩緩彎下身來,抱起出生的嬰兒。

    出生的嬰兒有一雙清澈而又明亮的雙眸,一動不動的盯著女子。

    “是男孩,你就叫希望,你是我的小希望!”女子虛弱道,臉上有著初為人母的愉悅。

    “恭喜你!”葉晨低語道,繼續閉上雙眼,揮起手中的麒麟劍,帶起一道道劍影。

    在百萬囚徒之中,小希望的到來至少鼓舞了他們,原來,隻要堅持,希望就在。

    但是半日之後,一個難題卻隨之而來。

    數月未進任何食物的女子,哪有奶水來喂養小希望。

    饑餓的嬰兒哇哇哭啼著,無數人都是輕微一歎,滿臉無奈。

    女子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滾熱的鮮血滴落開來。女子小心翼翼的將手指伸到嬰兒嘴中,嬰兒停止了哭泣,明亮的眼眸輕眨著。

    滿目瘡痍的臉上盡是慈祥之色,女子含笑,輕輕拍打著嬰兒。

    望著這溫馨的一幕,不少人眼角都有些濕潤。

    “在未來出生的時候,她的母親就是這樣。以自己的血來喂養未來。”

    “若不是如此,以未來母親的修為,或許再支撐數十年也不成問題。”

    老婦幻冰雲輕聲喃喃道,“孩子。永遠都是母親的未來。”

    “母親當初就是這樣將我撫養長大的嗎?”清淚徐徐而落,未來望著身旁的骨骸,喃喃道。

    “新生命的出現,她已經向命運押了人質!”中年人低沉道,輕微一歎,還有一句話他未說出來,那名女子終究會死去。

    “向命運押了人質,那麼就扼住命運的咽喉。絕不讓它征服我!”葉晨仰起頭望著永未變的蒼穹,喃喃道,機械般的舞起麒麟劍,鐺鐺!

    火星四濺時。其一道道更細微的裂痕在麒麟劍上蔓延。

    腥風徐徐,時而傳來陣陣輕哼聲:“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夜已安靜,媽媽的懷多溫暖。”

    溫柔的抱著懷中的嬰兒,女子輕輕哼著。嬰兒在她的歌聲中緩緩入睡,入睡的不僅僅嬰兒一人,許多囚徒也紛紛閉上眼。

    鐺鐺!金鐵交鋒聲漸漸弱下去,葉晨控製劍的力道。深怕其聲驚擾嬰兒的入睡。

    正如中年漢子無名所說,那名女子已經向命運押了人質。以自身的血來喂養嬰兒,女子的臉色越來越慘白。

    直至七日之後。那溫柔的歌聲不再響起,伴隨著嬰兒陣陣哭啼聲,“哇哇!”

    睜開雙眼,葉晨輕微一歎,隻見遠處,女子雙膝跪著,整人朝後揚去,就算生機全無,雙手仍然有力的抱住嬰兒。

    “她走了!”中年漢子輕聲喃喃道,右手緩緩抬起,其一道柔和的勁風暴射而出。

    隻見這道柔和的勁風化作一道無形的掌影,掌影輕輕托起嬰兒,柔和的勁風倒卷而回,中年人雙手緩緩抬起,抱住嬰兒。

    一條破碎的布條掛在嬰兒身上,隻見其上寫著幾個無力的字眼:“孩子,如果你還活著,請相信,媽媽深愛過你!”

    潦草的字跡卻震撼了眾人的心弦,中年漢子微微一歎,咬破指尖,鮮血滴落而下,落在嬰兒的嘴中。

    明亮的雙眸仍然輕輕眨著,嬰兒吞著鮮血,不再哭泣。

    望著這一幕,葉晨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這中年漢子雖沉默寡言,然偽裝的麻木下還隱藏著一顆憐憫之心。

    察覺到葉晨投來的目光,無名,既中年漢子淡淡道:“小希望,他是你我的同胞!”

    血色蒼穹極為陰霾,如同一隻猙獰的魔鬼般,吞噬著一切希望。

    眾人望著那具漸漸冰冷的屍體,一陣沉默。

    嘩嘩!血雨紛紛而落,眾人紛紛抬起頭,迎接這半月一次的血雨。

    千餘名神情冷漠的士兵站在上空,望著下方的百萬囚徒,一陣哄笑。

    特別是一些士兵瞧見揮舞劍器的葉晨時,哄笑聲更加的響亮,“瞧,那傻子還在揮劍!”

    “嘖嘖,鎖武鏈為我天罡強者煉製而成,又豈能被他給斬斷了!”

    “可不是,上次我去看了下,那小子才斬出一道比細發還細的劍痕,等什麼時候劍痕有幾寸,老子給他換條新的鎖武鏈!”

    陣陣哄笑聲伴隨雨聲回蕩而開,這半年,他們也知曉在百萬囚徒中,有人終日揮劍,企圖斬斷鎖武鏈,這些士兵非但沒去阻止,甚至打賭那小子什麼時候放棄。

    對於上空的哄笑聲,葉晨充耳未聞,繼續低著頭,左手凝聚生機,右手揮劍。

    鐺鐺!金鐵交鋒聲在雨幕中緩緩回蕩著,日複一日,從未停止過。

    直至最後,那些押送囚徒的士兵也習慣了這些金鐵交鋒聲,偶爾停下來,麻木的望著葉晨,搖搖頭,連嘲諷的興趣都沒有。

    凝聚生機,揮落手中劍器,葉晨的日子平淡的如水一般,一道道熟悉的臉龐在四周的鎖武架上消失,一道道陌生的身影取代了這些人的位置,直至最後,葉晨發現自己也有些麻木了。

    “一年了!”葉晨抬起頭,望著一絲未變的蒼穹,喃喃自語道。

    凝聚了一年的生機,葉晨其破損不堪的肉身恢複了全盛時期的四層,而這條鎖武鏈上也出現一道一寸之深的劍痕,顯得極為醒目。

    無名抱著數月大的嬰兒,望著那一寸之深的劍痕,眼神有些變化,此刻他也不得不佩服葉晨堅持不放棄的毅力。

    “四成肉體之力!”葉晨喃喃道,右腳朝前邁出一步,拖動著笨重的鐵鏈,正欲持劍而起,遠處卻傳來陣陣洪亮的腳步聲,如同潮水般的士兵再次湧現而來。

    瞥了一眼,葉晨就收回目光,繼續揮劍,他知道,那些士兵也不會阻止自己揮劍。

    砰砰!急促的腳步聲漸漸在耳旁響起,兩名神情凶煞無比的士兵朝葉晨此處走來。

    見此,葉晨劍眉微皺,停止揮劍,平靜的望著這兩名士兵。

    凶光在兩名士兵眼中閃爍著,兩人目光在葉晨身上停頓數息,隨即移開,身形直接繞過葉晨,赫然朝左側,未來所在的鎖武架走去。

    “這小娘們也可以開采了,嘖嘖,老子今日非得好好享受不可!”兩名士兵淫笑著。

    見兩名士兵朝未來走去,葉晨心頭猛然一成,這一年之中,未來並未被押送至宮殿。

    明亮的美眸中閃爍著驚恐之色,未來卻未驚慌的叫起來,在她懂事以來,她就知道,有一天她會被押送至宮殿。

    “走吧!小娘們,別自討苦吃!”拖動著笨重的鎖鏈,其中一名士兵冷笑道。

    迎上那凶狠的目光,未來沒有反抗,邁著沉重的步伐朝前走去,任由兩名士兵拖動著鎖武鏈。

    “未來!”葉晨低語道,青筋在雙手上暴起,鎖鏈鐺鐺作響。

    聞聲,未來抬起頭,明亮的美眸中露出一抹憂傷,“葉子叔叔,我多麼希望你能夠對我出劍,我真的希望......”

    未來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一名士兵打斷,“快走!”

    “未來!”葉晨聲音有些嘶啞,鎖武架的存在讓他無法前進半分。

    有一種絕望,葉晨曾經感受過數次,甚至他發誓,一定要變強,不會再次經曆那種絕望。

    慕葉離去時,他無奈的絕望,林芷韻離去時,他苦澀的絕望,第二夢封印時,他反抗的絕望,還有眼前這絕望。

    “絕對不能讓那些畜生糟蹋了未來,絕對不能!”葉晨嘶吼著,揚起手中的麒麟劍,狠狠的朝下方的鎖鏈斬落,滔天的殺意這一刻在葉晨身上爆發,融入這一劍之中。

    鐺!鎖鏈一震,劍痕再次深了一分。

    至數月以來,葉晨都未曾動用全部肉體之力,一旦動用全部肉體之力,或許眼前的劍痕就有數寸之深,然這會立即觸及那些士兵的底線。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肉體恢複六七成之力,能夠一舉斬斷這鎖武鏈。

    而如今,葉晨卻不去顧忌這一切,她要在未來踏至宮殿前,斬斷這鎖武鏈......。。)

    

Snap Time:2018-01-18 23:45:28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