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戰起域外靜於地獄


    一道細微的痕跡隱隱而現,比起細發還要細。

    見到這道細痕,葉晨嘴角終於泛起一抹笑意,盡管這細痕對於粗重的鎖鏈而言有些微不足道,但是至少看到了希望。

    中年漢子身形微震,目光難得再次移至鎖鏈上。

    在迸發的火星中,他也看到了一條細痕,眼神微微一變,仍然未說些什麼。

    花費將近二十幾天的時間才出現一道細痕,若要斬斷這條鎖鏈豈不是需要數千年?

    鐺鐺!道道洪亮的金鐵交鋒聲在虛空中回蕩,葉晨充耳不聞,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揮舞起手中之劍,斬落,帶起一片火星。

    血雨紛紛而落,點點璀璨的光芒在葉晨的指尖閃爍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戰起域外,靜於地獄著。

    這場血雨中蘊含的生機比起四周的生機更濃厚,葉晨瘋狂的將之凝聚起來,融入自身的體內。

    隻要堅持,那麼信念就在,希望的曙光就在。

    漫長的時光在這反而成為了最廉價的東西,有的人瘋狂了,有的人變成了非的怪物……武神星雲,昏暗無比的域外之中,整陣待發的燕趙,以及諸多附屬國之軍形成一道道玄奧的劍陣。

    氣勢恢宏的龍輦在百丈天龍的拉動之下,破開虛空,緩緩而現。

    獵獵作響的戰旗橫插在其上,站在龍輦之上,大燕帝皇燕如雪負手而立。劍眉處凝結出一層冰霜。

    “三出天罡。此次本皇定然血染劍神,以帝劍淩駕武神之國!”燕如雪冷冷道,其刺骨的寒意在他後方幻化而現,形成雪絮飄落而下。

    “至少要比那些家夥先踏至武神,否則又讓那些人有得瑟的理由。”隔空相望,大趙帝皇趙嘯輕笑道,單手握住帝劍,磅的大勢在他身上凝聚,鎮壓諸天。

    “此次本皇率燕國兩千萬精銳席卷而來,定然踏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戰起域外,靜於地獄平武神!”燕如雪冷冷道。其語氣如同冬天的冷風般,刺骨無比。

    “燕無悔,給本皇破開這層封印!”燕如雪手中長劍一揮,劍指九龍冰封印記。

    “諾!”一名披著銀色戰甲的戰將持長槍而出。踏著天龍之軀,直奔武神星雲而去。

    “先鋒營,隨本將來!”名為燕無悔的戰將喝道,下方,整陣待發的千餘萬大軍立即爆發出陣陣洪亮的喝聲:“殺!殺!殺!”

    百萬鐵騎兵,策馬而來,高大的戰馬踏著破碎的虛空。

    浩瀚的武神星雲,彌漫著淡淡的光芒,顯得極為唯美。

    百萬鐵騎浩浩蕩蕩而來,激起如潮的空間波紋。波紋直至封印裂痕,一道覆蓋千餘丈虛空的棋盤籠罩在其上,黑白棋子縱橫交錯,時而有天龍虛影呼嘯而出。

    起伏的空間波紋打落在其上,未激起任何的漣漪。

    見此,燕國戰將燕無悔低吼而出,手中的長槍化作一道蛟龍虛影,直射而出,“碎!”

    槍若長虹,橫跨蒼穹。瞬間呼嘯而至棋盤之上。

    就在長槍即將觸及棋盤的那,一襲白衣身影緩緩從棋盤中走了出來,目光冰冷而又無情。

    “燕國和趙國,本座可是等待諸位數日了。”化作葉晨模樣的太子,冷冷道。話語未落,其劍指緩緩抬起。雪花在劍指上繞轉,點落在長槍之上,哢哢!

    巨大的蛟龍虛影崩潰,其長槍也化作灰燼而落。

    “踏破武神,僅僅憑借你大燕和大趙,遠遠不夠!”太子冷冷道,舉手投足間周的黑白棋子徒然變化起來,形成一道道通道,陣陣整齊而又洪亮的喝聲在其內飄蕩而出:“誅盡天罡!”

    虛無的通道有數十丈之寬,血衣狂舞,清一色的血衣軍如同潮水般湧現,浩浩蕩蕩,通天的殺意幻化而現,形成一道道刺骨的陰風,倒卷而出。

    浩瀚的星雲之下,戰旗獵獵作響,千餘萬大軍整陣待發,其後,如潮的屍骸瘋狂湧現。

    一襲白衣,太子持劍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寒冰蔓延而出,冰封千,甚至有萬丈雷霆呼嘯而至。

    雖未掌控雷霆規則,然太子憑借強悍的修為,引落這雷霆之勢還是能夠辦到的。

    哢哢!寒意呼嘯而至,衝在最前方的燕無悔,臉色猛然一變,雙腳狠狠的朝天龍上一踏,倒退而去。

    嘶嘶!仰天嘶吼的天龍發出一道悲鳴聲,全身上下凝結出一層冰霜,氣息全無。

    “本座在此一日,爾等休想染指吾武神之土!”袖袍揮動間,太子的身形驟然消失,出現在百丈開外,望著眼前滿臉震驚的燕無悔,毫無留情的揮起手中之劍,一劍斬落。

    “這怎麼可能?”驚恐聲在虛空中回蕩,太子劍斬落時,一道頭顱拋天而起,血柱狂湧。

    “本座倒要看看,你二國還有多少名武道世界戰將!”一襲白衣迎上百萬大軍,太子的聲音融入天地中,掀起滔天的浪潮,寒意湧現,凍結住一名名天罡士兵。

    “殺!”千萬道殺戮聲響起,血獄軍策馬而出,其箭雨齊刷刷的破空而現,帶起一道道破風聲。

    一時間,碧血橫飛,天地無色,唯獨無盡的殺戮……三月,柳絮紛飛,春風徐徐,百花齊放,無論是天罡還是武神,處處呈現著蓬勃的生機

    而鎖武地獄的天空,一片血紅,沒有黑夜,更沒有黎明。

    荒蕪的大地上,時而響起一道道金鐵交鋒的爆鳴聲,久久不散。

    一雙雙空洞無比的目光,麻木的望著這片血紅的蒼穹,靜靜的仰望著。

    按照無名的話來說,這沒有任何的黑夜可以使他們沉睡,沒有任何的黎明可以讓他們醒來,他們能做的隻有仰望這片蒼穹。

    葉晨被囚在此處已有半年了,在這半年中,他一共被押送至宮殿的次數有十二次,他親眼見證了幾十萬武神之民慘死,見證了十餘萬女子被淩辱,也親自摧毀了數萬女子的容貌。

    以往,空蕩蕩的鎖武架上都囚著一名武神之民,足足有百餘萬人被囚在此處。

    鐺鐺!火星迸發而出,葉晨右手持劍,機械般的重複著揮劍的動作,鎖武鏈上的劍痕隻是比細發還要粗一點而已。

    明亮的美眸一動不動的注視這鎖鏈,未來嘴角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這半年以來或許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時間,在葉晨的口中,她知道會飛的鳥兒,會遊在水中的魚兒。

    “啊!”一道痛苦的慘叫聲突然在遠處響起,隻見,葉晨十丈開外,一名瘦小的女子被鎖在鎖武架,這名女子正是半年前,第一個開口讓葉晨毀去他容貌的女子。

    半年前,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時刻如同氣球一般,鼓鼓著。

    觸目驚心的血在女子下體處湧出,滴落在鎖鏈上,女子滿臉的痛苦。

    見到這一幕,葉晨停止揮劍,抬起頭,望著十丈開外,他沒有預料到女子會在這一刻分娩!

    女子的慘叫聲如同晴天霹靂般,在場一道道目光紛紛齊聚在女子身上。

    “分娩?”老婦幻冰雲抬起頭,問道。

    “嗯!”葉晨點頭應道,隻是在場每個人都被鎖武鏈上束縛住,無人能夠幫助那女子。

    對於眼前這女子,就算是葉晨心中也難得產生一抹敬佩,接近半年非人的摧殘,她還能堅持下來,這種意誌感染在場所有人。

    有一種力量雖平凡,但是卻能夠震撼人心,它叫母愛。

    “集中注意力,深呼吸!”死寂的場合下,一道略顯嘶啞的聲音響起。

    葉晨循聲望去,隻見在女子左側的鎖武架上,一名婦女輕聲道:“一,二三,呼!”

    “一,二,三,吐!”

    “一,二,三,呼!”

    “一,二,三,吐!”

    這名婦女聲音有些嘶啞,原本空洞的目光中也難得浮現出一抹緊張。

    而在這名婦女的帶動之下,在場所有人紛紛低聲而出:“一,二,三,呼!”

    深怕驚擾了女子的分娩,然道道低沉的聲音匯聚在一起還是極為洪亮,在眾人的打氣之下,女子呼吸漸漸變得平穩起來。

    就算是葉晨前方的中年漢子,無名,也是略顯擔憂的望著遠處的女子,低語著:“一,二,三,吐!”

    在這一刻,葉晨突然覺得,這片血紅的蒼穹不再那麼壓抑rs!!!

    

Snap Time:2018-04-25 00:32:17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