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囚徒


    w血雨紛紛而落,一層朦朧的雨幕在地平線盡頭冒騰而起。

    血風徐徐,葉晨全身上下已經被血水浸透了,清澈的眼眸中上浮現出一層血色。

    “鎖武地獄,武神上並無此處的存在!”

    “被囚在此處的盡是武神之人,而先前那些士兵是天罡武者!”

    “這些十字架上透著滄桑的氣息,以及那些堆積如山的屍體,無一不說明這鎖武地獄的曆史。”

    “種種跡象表明,這鎖武地獄並非屬於武神,而是天罡,我所站的這片土地是天罡大陸!”

    葉晨的目光越來越明亮,望向上方血紅的蒼穹,此處是天罡。

    “空間亂流將我吞噬之後,我的肉身隨著亂流飄泊,出現的位置就是天罡星雲!”

    “那這些武神武者為何被囚之地,就是封印出現裂痕,天罡要攻破武神也需要一段時間?”

    葉晨劍眉微皺,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糟糕的情況,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

    “我到底沉睡多久了?”葉晨打量著四周的身影,這些人顯然被囚在此處很長時間了。

    “武神如今的情況如何,莫非武神已經淪陷了!”葉晨目光最後落在最左側的十字架上,那名長著尖長耳朵的少女:“為何這些人會發生變異?”

    這的一切都透著重重神秘,還有身上的鎖鏈到底是何物,居然封印住修為。

    呼呼!刺骨的寒風在血雨中倒卷而出。吹刮過堆積如山的屍骸。穿梭在頭顱和骨架間,帶起一道道毛骨悚然的嗚嗚聲。

    現場死寂的可怕,各個時時刻刻吸收著這一場血雨。

    “鎖武地獄是何處?”葉晨聲音仍然有些嘶啞,仿佛在問自己,又好像是問四周的囚徒。

    “大乾帝國的鎖武地獄,鎖盡武神選族!”望著遠處堆積如山的屍骸,最前側的中年漢子淡淡道,他一開口,滿臉的劍痕隨之一動,望上去觸目驚心。各位猙獰。

    中年漢子全身上下都布滿了劍痕,唯一未有傷痕的地方就是他的雙眸,隻是他的眼神空洞無比,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

    “大乾帝國。武神選族!”葉晨身形猛然一震,他知大乾帝國為天罡帝國,卻不知武神選族為何物,天罡對武神之人的說法?

    盡管和天罡武者接觸不多,但是葉晨卻記得,上至大燕帝尊,下至尋常武者,稱武神之人為下賤之民。

    “武神選族?”葉晨望向中年漢子,眼神並因為他那猙獰的麵目而有所變化,“我等皆為武神選族?”

    “隻要你身上流淌著武神的血脈。你就是武神選族!”

    “漆黑眼瞳,武神血脈,你若不是武神選族,你也不會被囚在鎖武架上。”

    中年漢子淡淡道,黑點如墨,漆黑的眼瞳在血雨中極為醒目。

    “黑色眼瞳!”葉晨喃喃自語道,抬目望去,一道道漆黑的眼瞳在血雨中極為醒目。

    “你不知武神選族?”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隻見右側,失去雙眸的老婦緩緩轉過身來。空洞的雙眼停落在葉晨身上,緩緩道:“你是獨行者?”

    “獨行者?”葉晨劍眉微皺,先是武神選族,接著又是獨行者,這兩個稱呼皆是他以往未曾聽說過的。

    “算是吧!”葉晨點頭道。稍微一動彈,撕心裂肺的感覺席卷而來。

    話語一出。葉晨立即察覺到,四周原本被囚在鎖武架的人紛紛朝他望來,眼中露出一抹敬佩之色。

    這是葉晨第一次在這些空洞的眼神中看到其他情緒,獨行者到底是什麼,為何讓這些人如此敬佩?

    “怪不得如此,獨行者雖遊走於天罡,然很少與武神選族接觸。”老婦喃喃道,血雨打落在她枯黃的臉上,一道道皺紋起伏,顯得猙獰無比。

    “武神選族,這個所謂的稱呼至少比起下賤之民好聽。”老婦雙眸微眯,語氣略顯滄桑道:“萬年以前,天罡和武神第一次大戰,天罡武者入侵武神,屠殺武神之民,將一些毫無修為的武神平民搶掠至天罡,奴役武神之民,把他們當做奴隸,其後的萬年,武神和天罡再次爆發大戰,雖然偉大的月神拒天罡之敵於域外,然每次戰爭都有無數武神平民淪為奴隸。”

    “這些武神平民世代被天罡奴役,雖如此,也延續到現在,演化成今日的武神選族。”老婦的聲音沉重無比,這是一段不願追憶的曆史,充滿了恥辱和心酸。

    聞言,葉晨卻暗鬆了口氣,至少眼前這些武神選族並非是如今武神大陸的生靈,也就說明,天罡還未攻破武神大陸。

    “看來我沉睡的時間並未太久,還好!”葉晨輕呼口氣,環顧四周,望著四周形形色色的人影,這些人的模樣極為怪異,有些背後凸起一道道突刺,有些人雙手長出爪牙,體形異於常人。

    望著這些人模樣,葉晨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道巨大的虛影,星空巨獸!

    尖銳的爪牙,凸起的突刺,這和星空巨獸極為相似,葉晨心頭猛然一沉,目光也變得極為冰冷。

    嘶嘶!紛紛而落的血雨徒然凝聚成冰晶,一股刺骨的寒意在雨中蔓延開來。

    “我與大燕帝尊對峙時,他便曾言,這些星空巨獸的本體是武神之民!”

    “這些人將武神之民囚在這所謂的鎖武架上,其目的就是為了將他們演化成星空巨獸!”

    冰冷無比的目光直視地平線盡頭,葉晨緊握住手中的麒麟劍,揚起,麒麟劍帶起呼呼的破風聲,斬落在鎖鏈之上,鐺!

    鐺!火星四濺,恐怖的勁道在鎖鏈上傳來,撕扯著葉晨的身體。

    嘶!葉晨倒吸一口氣,雖未動用真氣,他這一劍足以切金斷石,卻未在鎖鏈上留下任何的痕跡,這鎖鏈,詭異至極。

    寒意彌漫,中年漢子和老婦臉色微變,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

    “這些鎖武鏈皆是武道境強者所煉化,其內蘊含了無數道印記,你的劍是無法將之切斷。”中年漢子淡淡道,“鎖武鏈時時刻刻吞噬著你體內的真氣,甚至封印住你的修為!”

    “一旦你體內出現真氣,鎖鏈就將之吞噬,這世間沒有人可以憑借之力將之斬斷!”

    “年輕人,以其白費功夫,還不如留點精力,應付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很快就輪到你了。”老婦好意提醒道。

    聞言,葉晨手中的麒麟劍微微垂落,插在血紅的地麵上,他知道,以他如今接近崩潰的,的確很難斬斷這鎖鏈。

    見葉晨放棄,中年漢子和老婦不再言語,抬頭望著蒼穹,張嘴吞著雨水。

    刺骨的寒意消散,葉晨目光恢複平靜,掃過中年漢子和老婦二人,雖然他在這二人身上未察覺到任何的真氣波動,不過在這二人的體內,他卻察覺到一股驚人的壓迫,這二人不簡單。

    不僅僅這二人體內蘊含了驚人的壓迫,四周十字架上的武者身上也傳來陣陣壓迫。

    “他們囚在此處多久了?”葉晨微呼口氣,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恢複體內的傷勢,修複,至於靈魂上的傷勢隻能緩一緩。

    砰砰!陣陣破風聲在地平線的盡頭響起,葉晨循聲望去,隻見一隊對披著戰甲,高大威猛的將士席卷而來。

    這些將士神情極為猙獰,隨意的朝一些鎖武架走去,拉起一些鎖武鏈,拖動著囚徒,如同拖動著死狗似的,朝來時的路退去。

    兩名凶神惡煞的士兵掠過一些鎖武架,出現在葉晨麵前。

    “咦,居然還活著?”兩名士兵眼中掠過一抹詫異之色,隨後冷冷一笑,拖動著鎖鏈,朝前一拉。

    砰!撕心裂肺的痛感傳來,葉晨身形直接朝前飛去,撞上地麵上。

    鎖武鏈洞穿了葉晨的鎖骨,任這二人拖動著鎖鏈,葉晨雙眸平靜,緩緩起身,緊隨在這二人之後。

    見到葉晨如此識趣,兩名士兵皆是一陣哄笑(未完待續)m

    

Snap Time:2018-01-18 23:42:06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