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鎖武地獄


    血紅的蒼穹之下,道道慘叫聲響徹而起。

    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人皆是麻木的望著這一切,眼中沒有任何的情感色彩。

    濺起的鮮血染紅了十字架,神情猙獰的士兵在狂笑著,甚至連一些孩童都被鎖鏈鎖住。

    “將軍!”兩名士兵拉著葉晨,有些難辦道:“將軍,此人氣息全無,如何處置?”

    啪!暗血色的長鞭揮落而下,打落在葉晨的臉上,一道紅腫的傷痕立即浮現出來。

    “那些混蛋,死人也拉回來,上鎖武架!”這名將領冷冷道,指著遠處的十字架。

    “諾!”兩名士兵如同拖動著死狗似的,拖著葉晨,粗壯的鎖鏈纏繞,鋒利至極,洞穿了葉晨的胸脯。

    血順著鎖鏈滴落而下,葉晨雙眼微閉,仍然在沉睡之中。

    四周的十字架大多數都空著,而位於最右側的十字架上赫然鎖著一名少女。

    少女約莫約十四五歲年紀,身形苗條,臉上雖沾染不著血跡,然也無法掩蓋那張慘白的臉。

    極為詭異的是,少女的耳朵有些特別,如同兔耳朵一樣。

    望著四周凶狠的士兵,少女身形有些顫抖,美眸中盡是驚恐之色,其粗壯的鎖鏈洞穿了她的鎖骨。

    而在葉晨最左側的十字架上束縛著一名老婦,老婦滿頭白發,白發已經垂落在血紅的地麵上,有些暗紅。枯黃的皺紋在臉上起伏。雙眼赫然凹進去,並沒有眼瞳的存在。

    而處於前方的十字架上,一名**著上半身的大漢被重重鎖鏈束縛住,密密麻麻的劍痕布滿了大漢全身,甚至毀去了那張原本頗為俊逸的臉。

    身體被鎖在十字架上,葉晨雖沉睡,然手中依舊緊握著劍器。

    兩名士兵目光掃過麒麟劍,見麒麟劍上布滿了裂痕,晦氣道:“媽的,又是窮鬼!”

    離去前。兩名士兵不解氣的朝葉晨踢了數腳。

    砰砰!沉悶聲在葉晨體內回蕩,葉晨身上仍然毫無任何的氣息。

    周圍的十字架上,唯獨少女的目光朝這邊移來,有些好奇的望著葉晨。黑如點墨的雙眸中盡是好奇之色。

    而左側的老婦微微頷首,仿佛坐禪的老僧一般。

    前方的中年漢子,目光空洞的望著血紅的天地,目光從未朝葉晨投去。

    咯咯!推動著巨大的老車,浩浩蕩蕩的大軍再次消失在地平線盡頭,一道道狂笑聲也散去。

    陰霾的蒼穹下,血液落地聲滴答滴答作響,伴隨著一道道痛苦的呻吟聲,以及哭泣聲。

    在此處沒有白天和晝夜之分,甚至沒有日月星辰的存在。唯獨那永不變的蒼穹,猩紅的可以滲出血來。

    四周痛苦的呻吟聲漸漸散去,新來的人皆是惶恐的望著四周。

    不知過了多久,數千名士兵再次出現,他們帶走了數千名囚徒,而這些囚徒再次回來的時候,隻有百餘名,各個身上皆是血洞,一些少婦身上淩亂無比,衣不遮體。顯然是受到了一番淩辱,如果先前這些人的目光是惶恐,而此刻他們的目光是恐懼,甚至眼含死意。

    數十萬囚徒輪流被帶走,數日之後。幸存者隻有數千。

    不知為何,被鎖上十字架的孩童反而未被帶過去。

    因為氣息全無。葉晨反而成為被遺忘的存在,位於前側的那男子,也曾被走過,回來之後,他身上又增添了無數道劍痕,觸目驚心。

    三日之後,這些幸存者發生了詭異的變化,其骨架和血肉發生了突變,身形驟然膨脹,甚至有些人長出了尖牙,眼神渙散,口中念念有詞:“殺!殺!殺!”

    五日之後,又有數十萬新的囚徒被送進來,鎖在十字架上。

    這一幕幕不斷的上演著,堆積在高台上的屍骸越來越多,甚至有些屍體的血肉未腐爛,化作一灘灘黃色的屍水,滴落開來,嗆鼻的氣味充斥在這個空間的各個角落。

    “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魔鬼!”

    “殺!殺!我若是脫困,我以手中之劍屠盡天罡之人!”

    “我願成魔,隻願誅盡天罡之民!”

    一道道充斥著無盡殺意的響聲在四周響起,有人仰天嘶吼,有些人淚流滿麵。

    隻是到了最後,這些嘶吼的人,其聲音變得嘶啞無比,甚至無法說出話來,哭泣的人再無哭泣,淚已經流盡。

    血氣在這片荒蕪的大地上湧動,匯聚在上空,帶起陣陣轟鳴聲。

    呼呼!一道道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一名名士兵踏空而至,赫然踏在血霧之上,居高臨下,神情戲虐的望著下方那些十字架,以及被鎖在十字架上的人。

    這些士兵雙手結著玄奧的印記,印記融入血霧之中,血霧立即翻滾而起,血氣化作一場滂沱的血雨,飄落而下。

    嘩嘩!那些被囚不知多少歲月的囚徒,紛紛抬起頭,張大嘴巴,貪婪的吞下這飄落而下的血雨。

    在這沒有食物,很多人許久滴水未進,而每隔半月,這些士兵都會利用這些血霧,製造一場血雨。

    嘩嘩,血雨紛紛而落,遠遠望去,地麵上冒騰起一層朦朧的血霧。

    就連葉晨前方的中年漢子,老婦,少女也紛紛抬起頭,迎上這場血雨,為了活下去,隻能吞下這些血雨。

    盡管這些血霧都是他們自己以前流出的血,但是此刻沒有人閉上嘴,就連新來的人也是這樣。

    望著下方的囚徒,站在上空的士兵一陣哄笑,他們非常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也喜歡看著下方的螻蟻。

    噠噠!血雨落在葉晨身上,有些刺骨,這一場雨很沉重。

    哄笑過後,這些士兵也漸漸感到無趣,持劍離去,一道道怪異的印記在血霧中湧動,按照往日的經驗,這雨會下半天。

    嘩嘩!整個天地死寂的隻剩下雨水落地聲,不絕於耳。

    葉晨劍指微微一動,其一抹生機在他的體內迸發而出,氣息湧現。

    突如其來的變化立即引起四周諸人的變化,中年人漢子和老婦的目光在葉晨身上一掃而過,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撕心裂肺的感覺在胸前傳來,葉晨緩緩睜開雙眼,視線仍然有些模糊,艱難的抬起頭,望著這紛飛的血雨。

    啪啪!血雨打落在葉晨臉上,刺骨的感覺讓葉晨精神一震,“此處是何地?”

    葉晨的聲音嘶啞無比,又有些低沉,立即被雨水聲所掩蓋。

    “鎖武地獄!”中年人眼眸微抬,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淡淡道。

    這次數十日以來,中年人第一次開口,他的聲音渾厚有力,然卻帶著莫名的滄桑。

    “鎖武地獄?”葉晨喃喃自語道,環顧四周,起伏的十字架和屍骸出現在視線之中,先前他雖然沉睡過去,然神智仍在,也知曉這數十日發生的事情。

    滲著寒光的鎖鏈洞穿了葉晨的鎖骨,葉晨微微動彈,撕心裂肺的痛感席卷而來,其鎖鏈更是束縛住他的雙手和雙腳、

    望著四周的鎖鏈,葉晨心頭猛然一沉,此刻他發現他體內的真氣一絲不剩,一股恐怖的壓迫在鎖鏈上傳來,壓製住他的靈魂,將其修為完全封印住。

    “這鎖鏈有詭異!”葉晨喃喃道,他甚至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生機正在一丁點被這鎖鏈所吞噬。

    “地獄一共分為八寒地獄,遊增地獄,八大地獄,孤獨地獄,並未有鎖武地獄之稱!”葉晨目光微變,在他的記憶中,武神並未有此處的存在。

    葉晨舉目望去,望著四周形形色色的身影,大多數人都麵目猙獰,甚至長出尖牙,體形異於常人,然葉晨卻發現一個共同的特點,這些人的眼瞳皆是黑色的,也就是說,這些人都是武神之人。隻是為何這些人都會被囚禁在此?而這身後的十字架以及鎖鏈又是何物,居然能夠封印住人的修為?

    血紅的蒼穹下,處處透著詭異rv

    

Snap Time:2018-07-20 22:45:27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