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是你嗎


    “瞬息,對於本座而言就足夠了!”

    望著近在此尺的二代,葉晨淡淡道。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卻讓二代神情微變,是否遺漏了什麼?

    噗!一道寒光徒然在二代的後方出現,無聲無息,而這抹寒光的出現並未引起二代的注意。

    直至寒光距二代不足半尺的時候,二代方才察覺到。

    哢擦!恐怖的武道意誌破體而出,形成一柄柄實質利劍,斬斷四周的樹藤。

    樹藤一破碎,其四周的禁錮就蕩然無存,二代抬步而出,然後方的寒光已至!

    噗!血肉破碎的聲音驟然響起,血光乍現。寒光散去,一柄樣式奇異的劍器赫然插落在二代的後背,洞穿了他整個胸脯。

    噗!滲著寒光的劍器夾帶著少許血絲,暴露在二代的視線之下。

    “絕刃戰劍!”二代目光有些變化,這柄樣式奇異的劍器對於他而言並不陌生。

    “輪回百餘世,每一世,你的劍意都未曾改變!”葉晨淡淡道,他正是利用絕刃戰劍上的氣息,瞞過了二代的感應,先前出劍的時候,他一共出了兩劍。

    這絕刃戰劍就是第二劍,恐怖的殺戮規則在絕刃戰劍上爆發,撕扯著二代體內的生機。

    “成也劍意,敗也劍意!”葉晨淡淡道,朝後退去,右手翻轉,抽出麒麟劍,一道血柱衝天而起。

    單手攬住水晶棺。葉晨暗鬆了口氣。恐怖的寒冰規則在掌心湧現,凍結住水晶棺上的禁製。

    哢擦!禁製緊隨崩潰,水晶棺緩緩打開,第二夢仍然在沉睡之中,神情極為安寧。

    熟睡的第二夢,其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渀佛她真正做一個美夢。

    “有老師在,誰也不能欺負你!”葉晨輕聲喃喃道,眼中難得掠起一抹溫柔。

    “成也劍意,敗也劍意!”二代喃喃自語般。其氣息卻再次百暴漲而起,“本座尋了她數百世,她也等了本座數百世!”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漸盛,隻見三道劍虹破開規則海洋,出現在上空。

    血海本源之身。混亂和秩序本源之身齊至,化作一道流光,融入二代的體內。

    融入本源之身,二代的氣息如同山嶽般渾厚。

    葉晨和三代劍眉皆是一皺,此刻的二代給他們一種恐怖的壓迫感。

    “誰也不能擋住本座!”二代指著沉睡的第二夢,淡淡道:“本座要帶她走!”

    隨著話語而落,二代其身朝前邁出一步,身形詭異的出現在上空中,一拳揮落而出,“擋我者。死!”

    呼呼!淩厲的掌風呼嘯而至,葉晨未退,一劍迎上。

    鐺!二代的拳頭打落在劍尖上,麒麟劍狂震,恐怖的力道至劍柄處傳來,讓他右臂一陣發麻,“他的實力?”

    這一拳比起先前還要恐怖無比,葉晨心頭微震,他曾莫澈說過,融入本源之身的武道世界強者才是最可怕的。這一點倒是類似於他的殺戮之身。

    憑借劍上傳來的力道,葉晨一步踏空,抱住第二夢,正欲朝後退去。

    砰!近在此尺的二代詭異的消失,葉晨還未反應過來。二代出現在他身後,再次一拳轟出。

    砰!恐怖的勁道在後方湧現。葉晨身形如斷線的風箏,被拋出數米。

    “太快了,完全反應不過來!”葉晨劍眉微皺,其手中的麒麟劍揚起,洞穿了前方。

    呼!一劍落空,其一道殘影閃現而過,二代再次一拳落在葉晨身上,砰砰。

    轟鳴聲不絕於耳,眾人錯愕的望著這一幕。

    “她,今日本座一定要帶走!”二代轟出最後一拳,葉晨再也阻擋不住,左手一晃,第二夢完全脫離。

    “這是本座與她的約定!”瞬息而至,二代接住第二夢,眼中盡是柔情之色。

    砰砰!沉悶聲仍然在體內回蕩,葉晨退出數十步方才止住身形,臉色有些慘白,這十幾拳蘊含的威力,恐怖至極。僅僅以**之力接下這些拳頭,葉晨可不好受,體內血氣一陣翻滾。

    “雖突破瓶頸,然如今的他還不是你可以比擬的!”三代踏空而至,身形凝重的望著二代,五道規則巨輪盤旋在四周,將二代困住。

    葉晨臉色微沉,他知道,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對上二代的部分本源之身,絕對有實力將之擊敗,然若是對上此刻的二代,毫無勝率。

    莫澈,千川崖,雨辰等人也踏空而至,站在四周,其恐怖的威壓將四周的天地禁錮住。

    被圍困住,二代仍然一副雲淡風輕的神色,隻要他想走,在場沒有人可以阻攔住他。

    嗡!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驟然響起,隻見插在二代身上的絕刃戰劍,輕微晃動著,一道道冰霜蔓延而出,寒氣彌漫間,一道虛影徒然在絕刃戰劍處漂浮而出。

    見到這道突然出現的虛影,眾人劍眉皆是一皺。

    寒氣彌漫間,這道虛影越來越凝練,赫然是一名女子。

    一襲血色衣衫,並不華貴,但隱隱間卻是深蘊著一種莫名的高貴,微低著頭,柔順的青絲垂落至玉足間。

    見到這道倩影,葉晨和二代的目光皆是徒然一滯,眼露難以置信之色。

    “這怎麼可能?”遠處,溫染性感的嘴唇微張,美眸中也盡是震驚之色。

    巧笑嫣然,明亮的美眸凝視著近在此尺的二代,女子喃喃道:“這是第一百世嗎?”

    輕柔的話語卻讓二代全身顫抖,其語氣也帶上了顫音,“是你嗎?”

    是你嗎?一句平淡的話卻帶著百世的沉重,數千年的思念。

    “我不記得過往,我也記不起我是誰,我隻是一抹殘念,每隔幾十年,便有一副副畫麵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那些畫麵中有你!”

    女子輕聲道,其柔和的聲音如同琴音一般,飄渺無比,然這輕柔的聲音落入二代耳中,卻如同晴天霹靂一般。

    明亮的雙眸立即暗淡下去,二代喃喃道:“殘念,僅僅隻是殘念!”

    “這些年,一直有道聲音在我的腦海中回蕩著!”女子輕聲喃喃道,飛舞的血衣揚起一好看的角度。

    “而那道聲音,也是我為何存在的原因!”

    “活著就是最大的痛苦,煎熬著無盡的輪回之痛!”

    女子身形化作一縷虛影,緩緩飄蕩,最後居然融入了第二夢的體內。

    就在此刻,沉睡的第二夢赫然睜開了雙眼,一抹殘念,融入第二夢的靈魂之中。

    很久很久以前,第二夢就經常做著奇奇怪怪的夢,曾經,她以為那是夢,而此刻,她卻知道那不是夢。

    重重封印顯在她的靈魂深處,而這抹殘念更像一道鑰匙,開啟了其中的一道封印。

    如洪流般的記憶在她腦海深處迸發而出,徐徐琴音回蕩在腦海中,然這道封印開啟的那,第二夢體內的生機居然詭異的融入重重封印之中。

    第二夢的氣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股淒涼滄桑的氣息在第二夢的靈魂深處蔓延而出。

    察覺到這滄桑的氣息,二代心神狂震,緊緊抱住第二夢,這是她的氣息,就是輪回百世,他也忘不了這抹氣息,“我知道,是你!”

    蔥白的玉指抬起,第二夢的右手緩緩按落在二代的心髒處,明亮的雙眸中閃現著一抹淒涼,“我本是戲中人,而你最璀璨的部分留在了這一場戲中。”

    “回去吧!我本是平凡女,而你是武神月神,你我相遇是場戲,我喜歡的是那個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你!”

    淒涼的神情越來越濃厚,兩行清淚順臉頰而落,第二夢喃喃自語般:“回去吧,那才是你的舞台,我不願意看到英雄氣短的你,我不願意看到高傲的你如同小醜一般被天罡擺弄,我不願意看到你為我巔峰蒼生,背負萬世罵名,你本英雄,為何入戲!回去吧!那才是你的舞台,回去吧!”

    緊緊相擁著,二代喃喃道:“無盡輪回,恍若白駒過膝,轉瞬百世,我記住你說的每一句話,而這句話,你說了百次,我卻學不會去記住!”

    “我總是學不會,我也不願去學會記住這句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16 23:19:39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