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我為武道

  
  暗無天日,天地仿佛陷入無盡的規則浪潮之中。
  黃泉之雨飄落而下,如同屍水般的雨滴衝刷這片血紅的天地。
  月劍疤等眾多守護者持劍退在數千開外,舉目望著上空那五道規則巨輪,以及在滔天規則洪流中擺渡的一襲青衫。
  數千丈黃泉浩浩蕩蕩,天地轟鳴聲伴隨洶湧澎湃的黃泉而起。
  千川崖和雨辰持劍縱橫在黃泉之中,劍若長虹,卻始終突破不了二代本源之身的壓製。
  七座石像淩空而立,莫澈持琴,悠揚的魔音化成一道道音劍。
  然二代的本源之身同樣擋住了莫澈的去路,除此之外,二代的血海本源之身雖被四代麒麟等人困住,然卻始終未被破去。
  九道天龍虛影盤旋,太子持斷劍馳騁於九霄之中。
  那名中年漢子緊隨在後,每一劍都讓天地顫抖,然在太子的精心布局之下,中年漢子處於下風,隨時都有落敗的可能。
  “不愧是昔日的公子扶蘇,我的每一步招式走向都被他看穿!”
  中年漢子心有餘悸,不過他的意圖隻要拖住太子就足以,不求擊敗太子。
  數百道規則巨劍縱橫交錯,形成一道含苞欲放的劍蓮。
  一道虛幻的身影站在劍蓮之上,二代的虛幻本源之身。
  四周的千丈天地靜止住,不起任何的波瀾。
  有些守護者欲靠近劍蓮。其恐怖無比的壓迫讓他們心神皆是一震。不能逾越半步,“五代!”
  這一戰儼然陷入僵局,或者當其中一處戰鬥分出勝負時就足以決定全局。
  驕子等人頗有默契的相望一眼,幾乎同時,數十道百丈之粗的規則巨劍呼嘯而出。
  花雨紛飛,流水無情,溫染望著上空那璀璨的規則洪流,以及那一襲青衫虛影,喃喃道:“就是她嗎?”
  “雖然清純了點,但是少了女人般的嫵媚。怎麼看還是我稍勝一籌嘛!”
  溫染咯咯輕笑而出,轉身,數十道規則巨劍轟然而至,“咯咯。小胖子和小麒麟就會做這等偷襲之事!”
  “嘖嘖,姐姐都為你們蒙羞,為五代感到羞愧!”蘭花指輕點,溫染身後的兩具本源之身踏空而出,接下這恐怖的數十道劍柱。
  “若是失去了希望,那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然真正的結局會是所希望的那樣嗎?”
  溫染收回目光,美眸有些黯然,赤裸著雙腳,邁著蓮步。踏著濺起的雨之規則,走向驕子等人。
  殺!殺!殺!黃泉之雨飄落而下,一場廝殺再次開始。
  砰砰!天地轟鳴聲在回蕩,這片天地被無盡的殺意所充斥,然而眾人卻忽視了一道身影。
  “咳咳!”臉上呈現出一種病態白,日鈤站在梨花雨之下,四周的壓迫如巍峨的山嶽般,落在他身上。
  “咳,當一場棋局陷入僵持中時,最好的方法就是打破遊戲規則。這個道理,五代懂,太子也懂!”
  日鈤右手緩緩抬起,一股恐怖的氣息在他的袖間彌漫,仿佛在他的衣袖之中藏著一隻凶獸。隨時都要張開血牙。
  “而如今,我就是打破遊戲規則的那個人!”日鈤眼眸微抬。若有深意的望著站在劍蓮上的虛影,右手翻轉,其一抹璀璨的刀芒赫然破空而現,飄落而下的花瓣盡數碎裂。
  咻!刀芒暴射而去的方向並非是劍蓮,而是上空,二代身後的水晶棺。
  踏在孤舟上的二代,其劍眉徒然一皺,一股寒意鎖住了他身上的水晶棺。
  “找死!”滔天的殺意風暴倒卷而出,站在劍蓮上的虛幻本源之身徒然邁出一步,浩瀚的規則轟然直隨刀芒而去。
  “就是這個時候!”日鈤眼神微變,其一股磅的意誌在體內爆發開來。
  這股意誌突破了天地間的壓迫,日鈤身若長虹,直奔劍蓮破去,“隻要破開這朵劍蓮,束縛住五代的禁製就會消失!”
  砰砰!一股鋒芒的意誌在日鈤身上凝聚而起,左右雙手同時握住一柄精致的小刀。
  呼!虛幻之身橫跨出數千丈,洶湧澎湃的規則將先前的刀光淹沒,精致的小刀化作灰燼。
  做完這一切之後,虛幻之身猛然朝後退去,其身形詭異的出現在劍蓮上。
  “這怎麼可能?”日鈤抬起的雙手赫然一滯,數千丈的距離,瞬息而至,這是什麼神通?
  虛幻規則,亦真亦假,虛實就在瞬息間。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咻咻!兩道奪目的刀芒破空而現,千軍萬馬狂奔之勢,直奔劍蓮而去。
  轟轟!萬千劍葉在劍蓮出現的那,立即橫掃而出。
  砰砰!刀芒上蘊含的威勢經過劍葉的緩衝,暗淡無光,打落在規則之劍上,鐺鐺!
  兩道如同金鐵交鋒的爆鳴聲響起,小刀插在規則巨劍上,裂痕布滿了巨劍,然這柄規則巨劍卻始終未破碎開來。
  見此,日鈤眼瞳徒然一縮,蓄勢已久的一刀居然未破去這規則巨劍,他還是小覷了這規則巨劍的威力。
  嗡嗡!清脆的刀鳴聲響起,日鈤右手再次握住一柄精致的小刀,“一刀未能破去這規則巨劍,那麼就兩刀,三刀!”
  刀意彌漫,日鈤迎上磅的威壓,一步踏空!
  然就在此刻,站在劍蓮上的虛幻本源之身徒然朝前邁出一步,如同先前那般,身形詭異的消失在劍蓮上。
  砰!一股恐怖的壓迫徒然臨身,日鈤心頭一沉,其手中的小刀立即甩出去。
  鐺!一道虛幻的身影出現在前方,赫然是虛幻本源之身。
  雖然這本源之身長的和二代一模一樣,然其神情比起二代更加的冷漠,劍指夾住刀刃,毫無感情色彩的目光緊盯著日鈤。
  砰砰!四周的壓迫徒然劇增,無數的劍葉在日鈤四周幻化而出,遠遠望上去,日鈤仿佛是劍葉海洋中的一片孤舟,隨時便可被劍葉淹沒。
  咻!虛幻本源之身手中的小刀徒然掉轉,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日鈤而去。
  同時,四周的劍葉齊刷刷的橫掃而出,直指日鈤的全身要害。
  尖銳的破風聲在耳旁越來越盛,日鈤右手翻轉,一抹刀芒閃現而出!
  鐺鐺!兩道刀芒相互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濺。
  砰!日鈤正欲朝後退去,然虛幻本源之身再次動了,大手抬起,磅的虛幻規則幻化成一道巨大的掌影,朝日鈤揮落。
  日鈤如置身於沼澤中似的,舉步維艱。
  望著轟然而至的掌影,日鈤嘴角泛起一抹無奈的笑意,正欲出刀,然就是這一刻,一道轟鳴聲驟然響起,轟!
  隻見,數百柄規則巨劍縱橫交錯,幻化而成的劍蓮在這一刻布滿了一道道足足有數丈之長的裂痕,密密麻麻,如同裂開的瓷器,哢擦!
  偌大的劍蓮轟然破碎開來,掀起滔天的規則浪潮。
  規則巨劍虛影散去,起伏的規則之下,劍蓮所在的天地有些暗淡,視線也有些模糊。
  洪亮的天地轟鳴聲中,一道平淡的聲音傳出:“碎!”
  碎!僅僅一個簡單無比的字眼,然這橫掃而至的萬千劍葉卻徒然死寂,靜止在半空中,最後在日鈤錯愕的目光中,這萬千劍葉居然崩潰開來。
  哢哢!聲響回蕩在天地間,日鈤抬目望去,隻見在起伏的規則浪潮中,一道身影走了出來,越來越清晰。
  一襲血衣,所觸及之處,規則死寂。
  見到這道血衣身影,四周徒然響起一道道充滿狂喜的驚呼聲:“五代!”(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17 21:49:47  ExecTime: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