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你百世孤獨我歲月寂寞


    ps:【春節期間保持天天兩更,但是成績越來越差,加上數月沒得到好推薦,唉,望諸位支持】

    擺渡而來,輪回為河。

    洶湧澎湃的規則洪流緊隨在後,浩浩蕩蕩。

    一片孤舟在莫澈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一股滄桑的氣息迎麵而來。

    這片孤舟仿佛從無盡的輪回之中,馳騁而來,其上的威勢越來越恐怖。

    長發狂舞,莫澈企圖動用本源之身,然身體死死的被月光束縛住,動彈不得。

    呼呼!孤舟未至,其帶來的恐怖勁道轟然撞上莫澈。

    砰!沉悶聲驟然響起,莫澈朝後退出數步,麵無血色,血濺數步。

    磅的孤舟掠過莫澈,七座石像,直奔血月而去。

    妖異的血月懸掛在天際,一道漆黑的裂痕如落在宣紙上的墨水般,緩緩的朝四周溢去。

    “殿主!”千川崖和雨辰驚呼而出,這血月一旦破碎,那麼封印又要多出第二道裂痕。

    莫澈眼露無奈之色,這一點他又豈會不明白。

    月光如水,規則浪潮如洪,位於其中,莫澈就想出手也是有心無力。

    呼呼!空間波紋在孤舟所過之處起伏,最後,虛空破碎開來,孤舟瞬息而至,眼見這片孤舟就要撞上血月的那,一襲白衣飄然而至。

    如墨的黑暗緊隨白衣之後,吞噬了這片天地。那血月。那泛白的月光,甚至這片孤舟。

    隻見在無盡的黑暗之中,一抹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

    黎明的曙光來自無盡的黑夜,而這抹劍光落在莫澈,千川崖等人的眼中就成為了曙光。

    “他來了!”莫澈微鬆了口氣,世界上能夠出這樣劍式的人唯獨一人,五代月神。

    哢擦!一道異響在天地間響起,黑暗散去。

    無數道目光齊聚在血月之下,隻見那在百世輪回之海中擺渡的孤舟上布滿了裂痕。

    清風拂來,孤舟化作虛影消散掉。緊隨而至的規則浪潮更是死寂下去。

    一襲白衣持劍站在月光中,眉心處彌漫著淡淡的月光。

    “五代月神!”一道道驚呼聲如雨後春筍般,在四周冒騰而起。

    單薄的武衣在清風中獵獵作響,葉晨持劍。神色平靜,隔著一片規則海洋,望向二代。

    他就是二代月神!葉晨緊握住麒麟劍,相隔甚遠,他能夠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壓迫。

    “很強,就像麵對一座巍峨高山的感覺!”一股大勢在葉晨身上冒騰而起,葉晨持劍,走向遠處。

    死寂的規則浪潮在他腳下徹底崩潰開來,轟鳴聲回蕩在死寂的天地間。

    “五代月神!”飄舞的梨花徒然靜止,二代負手而立。神情也是平淡無比,沒有因為葉晨的出現而感到詫異。

    “初次見麵,前輩!”葉晨罕見的朝二代行了個劍禮,他有如今的成就,二代月神劍意和意誌功不可沒。

    “你,比起本座想象中還要年輕。”二代淡淡道。

    “我已不再年少,如今是五代月神!”葉晨平靜道。

    年少的他可以不用承擔任何的責任,而如今,他身上已經肩負起了月神的責任。

    “所以,一開始你我的立場就不同。要站在對立麵!”以二代的老練,瞬息就明白葉晨話語中的意思。

    “你今天是無法阻擋住我的,今日來了反而白添傷亡而已。”

    聞言,葉晨手中的麒麟劍緩緩抬起,指向二代。淡淡道:“我知道,但是有必須來的理由!”

    “月神嗎?你和四代很像。喜歡把無所謂的責任往身上攬。“二代搖搖頭,望向眼前這單薄的身影,他仿佛看到了以往的四代。

    梨花落在二代手中,幻化成一柄樣式古樸的劍器。

    “無所謂的責任?”葉晨搖搖頭,淡淡道:“與責任無關,隻是恰好與我走的路一樣。”

    “所以說,你是個很有趣的人,本座曾設想過你我見麵的場景,本座甚至無聊的想到,你會不會去譴責我這個月神中的叛徒?”

    二代輕鬆道,輕輕撥動著手中的劍器,身上再無一絲氣勢。

    兩人視若無人的聊著天,這一幕讓在場眾人一陣嘩 然。

    “譴責你?我沒那麼無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原本就沒有對與錯!”

    “誰都沒有真正意義上是非曲直的標尺,誰都有自己堅持的理由!”葉晨淡淡道,其雪絮在上空飄落而下,一股股寒意徒然在虛空中彌漫開來。

    “所以你才是五代月神,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你我是同一類人。”劍指夾住一片梨花瓣,二代淡淡道。

    “同一類人嗎?”葉晨喃喃道,隨即搖搖頭,道:“我曾經以你的意境幻化出你的人生,在夢中,我就是你!”

    “,有些事情,隻有經曆了,才有穿透心扉的體驗。或許你我有很多相似之處,但始終不是同一類人,你承載著百世孤獨,而我承載著歲月寂寞。”

    梨花舞淚,雪絮紛飛。葉晨左手抬起,劍指夾住一片雪絮,淡然道:“孤獨和寂寞可不同,孤獨是你的旁邊沒有人,而我的身旁卻有很多人,胖子,慕辰,千川雪,小火等。而我寂寞,是因為我的武道這條路隻有我一個人走。一個人的孤獨是會上癮的。一個人太久的寂寞則會把他自己都給忘了,幸好,他們始終提醒著我是誰,就算我輪回忘我,也有人指引我回來!”

    “所以本質上,你我不是同一類人!”葉晨淡淡道,手中的雪絮在這一刻,化作流光,暴射而出。

    呼呼!單薄的雪絮卻掀起了滔天的規則浪潮,寒冰規則化作風暴,緊隨在後。

    雪絮紛飛,刺骨無比。

    二代舉目望過去,視線中一片白茫茫。

    紛飛的雪絮飄渺不定,落在泛白的月光中,顯得更加慘白。

    “掌控寒冰規則的極致,能夠做大這一步的人可不多。”繞轉的梨花瓣在二代手中,揮舞而出。

    咻!一片花瓣卻讓貫徹天地的風暴死寂下來,雪落無聲。

    二代持劍走盡這一場大雪之中,任那雪絮染白了一頭長發,直至身影完全被風雪所淹沒。

    “五代!”先前二代的強悍已經深入眾人的腦海深處,月劍疤等人皆是有些擔憂,五代月神雖強,然實力比起二代這等級的強者,實力稍有不如。

    砰砰!武道意誌狂湧,月劍疤等人紛紛持劍而出,天地規則被意誌引進武道世界之中,形成一股股風暴,橫掃而出。

    “咯咯,諸位還是陪奴家玩玩,此事就不要插手了!”溫染轉身,美麗的雙眸中閃現出一抹狡黠之色。

    梨花瓣飄落而下,溫染雙足輕輕踏在花瓣上,笑眯眯的望向月劍疤等人,“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一場細雨洗刷這片血紅的天地,細雨規則幻化成流水,流淌在天地上,花瓣落在其上,隨波逐流,打落在月劍疤等人的劍上。

    砰砰!月劍疤等人身形猛然一顫,紛紛朝後退出一步,該死,又踏進這女子的武道世界。

    數名月族先輩的氣息完全被壓製住,溫染走在花雨之中,雖未動手,卻掌控了方圓數萬丈內的天地。

    “人生如戲,我等卻是看戲人,諸位還是好好看戲!”蔥白的玉指撥動著秀發,溫染邁著蓮步,站在虛空之中,一襲舞裙飛舞著,其裙下春光更是若隱若現。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驟然響起,無盡的殺氣如長虹般,橫穿而出,撕碎了花瓣,粉碎了流水。

    “此人,我來對付!”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四周的溫度徒然下降了好幾度。

    “驕子!”一道挺拔的身影在無盡劍氣中走了出來,目光冷峻的如同劍芒一般。

    “這娘們可是邪門的很,你一個人可不行!”一道憨厚的笑聲響起,蕭胖子一副人畜無害的神情,持劍出現在驕子身旁。

    “咯咯,小胖子好久不見哩!”美眸微抬,溫染目光掃過驕子和蕭胖子二人,神情未有任何的變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書海閣

    

Snap Time:2018-01-23 20:06:21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