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蒼生殺擺渡輪回


    梨花飄落而下,天空中仿佛下起一場花雨。

    一道倩影,花下起舞,遠遠望上去,這道倩影有些朦朧。

    一曲驪歌,梨花舞淚,卷起的花雨化成一輪銀月高掛在二代後方,明亮而悠遠。

    兩道琴音在天地間牽扯著,掀起滔天的浪潮。

    琴音之下,四周的殺戮聲漸漸散去。

    無論是玉皇守護者還是魔殿武者,此刻紛紛閉上雙眼,沉浸在這琴音之中。

    漫天委靡的畫麵消散掉,溫染赤裸著雙腳,走在這一場花雨之中。

    沒有理會後方的月劍疤等人,溫染抬起頭,靜靜的望著上空的二代,美眸中隱隱閃現出一抹心痛。

    修長而又蔥白的玉手抬起,拖住飄落的梨花,梨花如雪般輕飄,然溫染卻感覺這梨花無比的沉重,“它,承載著百世輪回的思念!”

    “往事是塵封在記憶中的夢,而她是斑斕時光中,你最鮮明的記憶!”溫染幽幽道,望向那道倩影,帶著少許向往。

    琴音如酒,酒不醉人人自醉!溫染沉浸在這一段琴聲中,臉上再無先前的媚意。

    轟!轟!轟!天地轟鳴聲在上空回蕩著,萬千修士持戰劍,騎著虎狼,馳騁於天地間,直奔二代而去。

    滔天的殺意和浩然規則糾纏在一起,形成一道道波紋。

    落花觸及波紋,化作流水散去。

    萬軍之中。芳魂獨舞。二代頷首拂琴,未曾理會那馳騁而至的千萬修士。

    銀月之下,二代的臉色有些蒼白,其雙手更是有些泛白,無力的撥動著規則琴弦,誰的指尖劃過了千年時光,撥動著百世輪回之痛。

    如水的月光伴隨著琴音,流淌而出。

    鐵蹄踏破了時光,戰劍撕碎了月光,萬千殺意呼嘯而至。

    嘩嘩!一襲青衫嘩嘩作響。二代身後長發隨風狂舞,融入月光之中。

    越來越近,四周的壓迫也越來越恐怖,然梨花掉落在月光中時。這溫柔的月光卻變得無比霸道,奪目至極。

    馳騁於天地的修士,劍未出,消散於這一場月光,花雨之下。

    “比起死寂更加可怕的虛無,規則虛無!”千川崖喃喃道,在月光投落在黃泉的那,其身形驟然朝後退去,深怕觸及這月光,這花雨。

    “規則虛無。這到底怎麼樣的修為?”雨辰劍眉微皺道,目光中盡是忌憚之色。

    殺意消融,莫澈抬起頭,望向那月光,輕微一歎,這一首修士殺算是瓦解在這月光之中。

    !琴音嘎然而止,莫澈雙眸緊閉,滔天的殺戮聲在此刻也死寂下去,儒生的誦書聲也漸漸低下去。

    “修士殺,殺意滔天終究也會消散在輪回之中!”二代抬起頭。望向七座巍峨的高山,隻要他願意,瞬息間,這七座高山就會土崩瓦解掉。

    “修士殺並非是最後的琴曲,這是晚輩獻給前輩的第三首琴曲。蒼生殺!”

    “血肉山河,蒼生一怒。三千白袍東起劍神,戰於九天!”莫澈雙眸緊閉,其雙手再次揮舞起來,琴曲中的殺伐之意再次暴漲。

    隻見在巍峨的高山之上,三千璀璨的劍光乍現,將整片天地照的一片明亮。

    琴聲越來越高昂,三千劍光瞬息而至,馳騁於月光之中,赫然是天地規則幻化而現的三千白袍劍客。

    “諸代月神!”當眾人目光觸及為首的四名白袍劍客時,立即驚呼而出。

    手持戰劍,神情漠然的白袍劍客赫然是諸代月神。

    “琴音牽扯天地規則,融入意誌,幻化成三千白袍劍客!”

    “如此磅的天地規則,好恐怖的琴曲!”月劍疤喃喃道,其身形再次朝後退出數步。

    當瞧見一襲倩影站在月光之下,月劍疤劍眉猛然一皺,這名魔殿副殿主的實力也是神秘莫測,恐怖至極。

    “無上皇座!”呼嘯而至的劍風刮打在二代的臉上,二代靜靜的望著這三千白袍劍客,特別是那為首的四道虛影,“琴聲和無上皇座中的月神意誌產生共鳴,很不錯的琴曲!”

    “因為曾經那四道意誌代表了守護蒼生,蒼生之怒自然能夠和那四道意誌產生共鳴。”莫澈淡淡道,眼中盡是惋惜之色,若是他回頭,那該有多好。

    “它是本座的意誌,你說它能夠奈何的了本座?”二代淡淡道,一片花瓣在他的臉上劃過,落在月光中。

    這片花瓣一觸及月光,凝聚天地規則,赫然形成一道白發蒼蒼的老者。

    劍葉化作一片孤舟,老者站在孤舟上,月下擺渡,等待百世未歸的伊人。

    月下拂琴,一道芳魂在起舞,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在月下擺渡,這化成一副天地畫卷。

    “無盡輪回之海,我擺渡輪回,重拾芳魂。”二代淡淡道,其琴聲徒然變得高昂起來,月光洶湧澎湃,狂湧而出。

    兩種截然不同的規則充斥在其間,這一刻,山河死寂。

    泛白的月光充斥在世間,眾人隻見,一道芳魂在天地間獨舞,一曲驪歌飄蕩,梨花舞淚。

    三千璀璨的劍柱直衝雲霄,血紅的天地那間暗淡無光。

    芳魂獨舞在劍柱間,牽動著在場的所有目光。

    而擺渡的老者,乘風破浪,踏著洶湧的月色洪流,直奔芳魂而去。

    遙望千年,繁華散盡,隻留戀你青絲白衣,在無盡輪回之中擺渡,隻尋芳魂落處。

    琴音縹緲,而這白發老者虛影就是二代意誌所化,擺渡輪回,轉瞬百世,此心不改。

    三千璀璨的劍柱在月下掀起了洶湧澎湃的規則洪流,隻是這洪流在孤舟之下,化作虛無。

    “莫小老頭一開始就錯了,這條路他走了數百世,又豈能因為所謂的蒼生而放棄,蒼生與他何幹,他不眷戀蒼生,又何必去標榜所謂的高尚?”

    “隻要有必要堅持,就要堅持下去,我不也是這樣嗎?”溫染喃喃道,目光迷離中透著少許追憶之色。

    擺渡孤舟呼嘯而至今,琴音如影緊隨,混亂和秩序規則之劍破開三千劍柱,三千白袍盡數破碎開來。

    梨花飄舞,一襲芳魂在孤舟即將而至的那,消散,化作芳香,飄至遠處七座巍峨的高山。

    “本座逆天改命而至,本座今生逆轉乾坤,本座今昔顛覆蒼生,此路為不歸,本座亦無悔!”

    琴音變得越來越高昂,月色如同海嘯般咆哮著,乘月而去,擺渡的孤舟狠狠撞上了七座巍峨的高山,兩柄規則巨劍轟然揮落。

    “此曲為不歸之曲!”二代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著,隻見巍峨的高山承受不住輕柔的月光,在這一那,徹底的崩潰開來。

    哢擦!陡峭的山峰倒塌,化作規則散去。

    磅的浩然規則不複,七座孤零零的石像漂浮在半空中,卻擋住後方的那輪血月。

    月光落在莫澈的臉上,原本就慘白的臉更加無血色。

    月光如絲,束縛住了莫澈的雙手。

    月光如網,籠罩住了七座石像,彌漫的大勢被死死的壓製在石像之中。

    呼呼!馳騁的孤舟劃過天地,直奔血月而去,孤舟上蘊含的力量越來越恐怖,這一擊可怕會將血月徹底的撞碎。

    “擺渡輪回,血月當碎!”當琴音達到最高昂的時候,二代停手,起身,望向那遠離而去的孤舟虛影。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而至,刮起了莫澈的長發,孤舟虛影在他雙瞳中不斷放大著,然被月光籠罩住,磅的規則細絲將他束縛住,動彈不得。

    “殿主!”察覺到莫澈的窘境,千川崖和雨辰紛紛出手,無奈二代的本源之身將之壓製住。

    “咯咯,這是他們的事情,你們就別管了!”溫染掩嘴一笑,雙眸含笑望著欲動手的月劍疤等人。

    呼呼!規則浪潮在孤舟後方湧動,越來越恐怖。

    “阻擋不住了,血月要破碎了嗎?”莫澈嘴角泛起一抹無奈,全身被束縛住,連動用底牌的機會都沒有。(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8 07:15:18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