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地獄來人


    嘶嘶!血沙劃過指尖,隨風飄蕩。

    冷冽的陰風陣陣卷來,吹起了滿地的血沙。

    一具具泛著熒光的屍骸在沙漠中若隱若現,透著無盡的殺意。

    殺!殺!殺!殺意在這些骸骨上方幻化而出,最後融入上空的血月中。

    “這曾埋葬了數千萬武者,最後一戰!”驕子單膝跪在地上,眼中透著一抹追憶之色。

    “最後一戰!”葉晨雙眸微閉,其一副副慘烈的畫麵在他腦海深處浮現。

    曾在幻境中,葉晨看過那一戰,四代率萬千守護者拒外敵於此地,這片劍墓不僅僅是萬千守護者的隕落之地,也是四代的隕落之地。

    “這最後一戰我也曾參與過,可以說,我是這一戰為數不多的幸存者!”

    “太子,他也是這一戰的幸存者。”驕子語出驚人,起身,望向上空的血月。

    “原來你們都曾參與過這一戰!”葉晨神情有些動容,那一戰的慘烈,他可是了解過。

    “這座劍墓埋葬千萬守護者,無盡殺意,眾生怨念,匯聚成上空的血月!”

    “四代就是通過這輪血月,鎮壓封印!”驕子劍眉微皺道,他可以察覺到,血月的光芒有些暗淡。

    血氣翻滾,此刻的劍墓看起來格外的陰森,死寂的可怕。

    “若血月崩潰,那道封印裂痕將毫無保留的出現在域外戰場。”驕子凝重道,雙眸中透著無盡的殺意,這血月,絕不能崩潰。

    否則千萬守護者的死就白死了,雙手緊握,無盡的殺意在驕子身上爆發開來。”

    “除非劍墓崩潰。否則他們將始終存在。”驕子踏在火海上,勸阻道。

    聞言。葉晨撤去火海,抬目望向遠處密密麻麻的屍骸,無奈一歎,原本他想讓這些遠古先輩能夠安息,隻是這些屍骸的玄奧超出他的預料。

    “走!”波紋在血霧中彌漫,葉晨負手而立,其璀璨的雷霆湧現,形成雷龍虛影。

    “破!”葉晨手中麒麟劍為之一引,雷龍虛影立即咆哮而出,撕碎一切血霧。

    咻咻!葉晨三人緊隨在雷龍虛影之後,直奔血月而去。

    三人的速度奇快無比,瞬息數百丈。

    死寂的劍墓中掠起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接連半天,葉晨發覺那血月仍然在懸掛在天際,他們三人和血月的距離未曾改變。

    雖如此,葉晨卻發覺,來自虛空中的壓迫越來越盛。

    “數股壓迫都如此恐怖,其中一道壓迫最為恐怖,應該是二代,其次是老師!”

    “除此之外還有數股壓迫不可小覷,這些人中應該有先前那女子,溫染!”

    雖在趕路,葉晨心思卻變化不定,以他如今的實力施展出最強的一劍可以比擬武道強者,然要是遇上凝聚出本源之身的武道世界強者,差距就顯現出來了。

    “封印岌岌可危,三代你現在可還有心思在一旁看戲?”想起三代那家夥,葉晨一陣怨念。

    “這爛攤子收拾的也差不多了,你老也該出現了!”葉晨微眯著雙眼,望向懸掛在上空的血月,嘴角泛起一抹無奈。

    經過數月的演化,地獄和武神之間的禁製漸漸融入天地之中,生死之淵和地獄真正出現在武神生靈視線中。

    比起劍墓的陰森,百丈冰原上,血氣彌漫,一柄巨大的冰劍破開了數百丈之厚的冰層,屹立在冰原之上,劍指蒼穹,無盡的威壓在這冰劍上彌漫。

    冰劍為右為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無盡雪絮至九天之上,飄落而下,染白了天地。

    而冰劍的左側則一片血紅,一片片血泊浮現,屍骸,斷裂的劍器,戰馬盡數倒在血泊中。

    負手而立,一名披著黑袍的中年漢子站在冰劍上空,神情冷漠的望著下方的屍海。

    這些屍體盡數都是血獄軍,而中年漢子手中的戰斧正在滴落著鮮血,刺骨的殺意在戰斧上彌漫,血光陣陣。

    “下賤之地的王牌大軍也不過如此,數十萬之眾抵擋不住我這一斧!”揚起滴血的戰斧,中年漢子眼中寒意閃現,一抹嘲諷之色躍在臉上。

    “屠下賤之民如屠狗,無趣!”

    “老子在此處等待了許久,那些人也該出現了!”中年漢子目光望向遠處血紅的地獄,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

    砰砰!天地在這一刻徒然顫抖起來,無盡的威壓至血紅的天地之中出現。

    血霧朝兩側退去,波紋起伏,數道身影徒然出現在中年漢子的視線中。

    “終於現身了,主上的猜測果然不錯,地獄之中還有隱藏了殺機!”中年漢子眼瞳一縮,喃喃道。

    銀衣如霜,一名青年負手而立,踏著波紋,俯視下方那起伏的屍海,眼中一片平靜,毫無任何的變化。

    而數名披著金色武衣的武者緊隨在三代身後,六道身影踏出血霧時,一股難以想象的威壓橫掃而出,死死鎖住中年漢子。

    砰!沉悶聲在中年漢子體內回蕩,中年漢子臉色一正,揚起戰斧,喝道:“諸位,老子在這等候多時了。”

    “終於回來了!”望著白茫茫的一片冰原,青年輕微一歎,深深的吸了口氣。

    “無視老子!”中年漢子冷笑連連,其雙腳猛然一踏,身若長虹,直奔青年而去,右手猛的探出,手中的戰斧在那間不斷放大,最後竟然如同山嶽一般,夾帶著雷霆之勢,橫劈而下。

    “下賤之民!”中年漢子望著近在此尺的三大等人,眼中盡是嘲諷之色。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打斷了青年的追憶,青年抬起頭,望向這龐大的戰斧虛影,淡淡道:“力量規則嗎?”

    話語未落,青年負在背後的右手緩緩抬起,朝虛無的天地一抓,“風來!”

    呼呼!一句話語化作了天地規則,無盡的罡風規則呼嘯而至,形成黑色颶風,橫掃而出。

    哢擦!還未落下的戰斧虛影轟然破碎開來,數道颶風倒卷而至中年漢子身上,中年漢子身形一震,猛然朝後退出數步。

    “你是誰,就算是昔日地獄城主也接不下老子這一斧!”驚恐之色在中年漢子眼中彌漫,捂住胸脯,中年漢子驚呼道。

    平靜的雙眸中不起波瀾,青年指著自己說:“我嗎?我已經忘記了我的名字,隻是生活在這片大陸上的人都叫我三代!”

    三代!

    

Snap Time:2018-01-19 21:13:26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