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再入劍墓


    Gundong();

    GetFont();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再入劍墓

    如墨的翼暗取代了整片天地,璀璨的劍光撕碎了這黑暗

    規則死寂!一抹劍光消散,葉晨仍然保持著出劍的姿勢,其劍眉卻皺的更深。(百度搜索 更新最最穩定,給力)

    麒麟劍插落在溫染的眉心深處,卻未帶起任何的血光。

    幻術武道世界崩潰開來,四周的殺戮聲再現。

    但正在廝殺中的黑衣人瞧見這一幕時,陣陣惋惜聲響起。

    辣手摧hu,五代月神還真下的了手!

    “咯咯,奴家這般嫵媚,五代你下手還如此根!”

    “真是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家夥,但是五代你殺不了我!”

    修長的睫毛微微晃動著,溫染掩嘴笑道,任憑麒麟劍插在她的眉心深處。

    但是未濺起一道血光,唯獨一股股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再入劍墓浩瀚的力道在劍身處傳來,葉晨劍眉微皺,道:“這並非你本尊,本源之身!”

    “咯咯,奴家就是奴家,哪還分本尊之說?”溫染美目緊緊盯著葉晨的眉心,月神印記彌漫著一道銀光。

    “好唯美的印記,數千年了!”溫染臉色難得正經起來,其美眸深處卻閃現出一抹莫名的悲傷。

    “五代月神,這個世界很大,大到你我都無法想象的地步!”

    正經的神情轉眼而逝,溫染婉然一笑,其芊芊玉手徒然握住麒麟劍的劍身。

    “奴家就不陪你繼續玩了,咯咯!”血紅的衣裙群漸變得透明起來,隨後,這件衣裙在溫染身上脫落。(百度搜索 更新最最穩定,給力)

    一絲不掛,溫染全身**的出現在葉晨視線之中。

    “走了哩!”溫染胸前傲然的雙峰徒然一挺,掩嘴一笑。

    “咯咯!”笑聲還在天地間回蕩,然溫染的身形卻漸漸變得虛無起來,直至融入虛無之中。

    沒有任何的征兆,就算葉晨動用武道領域也無法樸捉到溫染的身形。

    “幻術,虛幻!”葉晨喃喃道,其左手朝前打出一半雷霆緊隨其後,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再入劍墓天地一顫。

    “絕對是本源之身,此人是誰,居然凝聚出了本源之身。”葉晨有種非常鬱悶的感覺這娘們太媽的的邪門。

    “溫染!”葉晨大手一揮,恐怖的天地規則呼嘯而出,形成一道掌影,直接將一名黑衣人抓來工砰!磅的壓迫之下,這名黑衣人麵無血色,眼露驚恐之色。

    “先並那女子是誰?”葉晨沒有任何廢話,開口道。

    提起那女子,黑衣人眼中閃過一抹畏懼微微顫顫道:“溫染魔殿副殿主。”

    砰!規則掌影轟然黑衣人的肉身崩潰,其靈魂直接泯滅掉。

    “魔殿副殿主!”葉晨心頭微沉,經過這數日的接觸,他發現這魔殿就如同一灘不見底的深潭,深不可測。

    “凝聚出本源之身,其實力相當於大乾帝皇,以她的實力就算無法重創我,但是要牽製住我輕而易舉!”

    “而且此人先前之言無一不表明此人在數千年前見過月神印記。 ”

    “看來此人也是天罡武者,隻是她屬於天罡哪一國?大乾,大無大秦?”

    “邪門!”葉晨朝前邁出一步,空間波紋在腳下起伏,瞬息就出現在上空,抬手,罡風規則咆哮而出,形成一道道虛影。

    掌落!萬千虛影咆哮而出,掀起腥風血雨。

    如入無人之境般穿梭在百萬大軍之中,葉晨長劍縱橫,所過之處,血流成河。

    公子蘇抽取精血中的能量,融入劍陣之中,劍陣威力再次暴漲,大殺四方。

    葉晨環顧四周,見大局已定,抽劍轉身直奔劍墓而去。

    昔日,葉晨也曾踏進至廢域劍墓“斷劍峰!”

    “怎麼能拋下我嘿嘿!”蕭胖子解決了對手,緊隨在葉晨尊後。

    “公子蘇此處交給你處理!”兩道身形破開漫天的空間的亂流,直奔斷劍峰而去。

    “諾!”目送葉晨的離去,公子蘇雙眸緊閉,全力運轉天空之城劍陣,翻騰的雲霧幻化成萬千雲劍,再次掃射而出,掀起一片片醒目的血光。

    陡峭的孤峰屹立在翻騰的雲海之中,遠遠望上去如同大海中的孤舟,隨時就可被覆滅掉。

    平整的山台如同被劍橫劈出來似的,平坦無比。

    呼呼!雲霧破碎,兩道劍虹破空而至。

    “劍墓入。!”葉晨喃喃道,望向盤旋在上空的劍墓之門。

    波紋起伏,虛幻的大門通向虛無之地,陣陣淒厲的殺戮聲在大門中傳出,刺耳無比。

    “這就是廢域劍墓的入口,看這手筆應該是出自四代之手,無論怎麼看都和地獄劍墓一樣!”蕭胖子打量了一眼,嘀咕道。

    葉晨雙眸微眯,目光在虛空之門上掃射而過,最後停落在兩道晶瑩剔透的劍柱上,這兩道劍柱支撐住虛空之門。

    他清楚的記得,要開啟劍墓之門則需要葉家和千川家的血脈。

    而此次虛空之門的開啟應該是這劍柱所導致,葉晨目光變化不定“能夠輕易破解四代的封印,二代果然不凡!”

    滔天的殺意在虛空之門後湧現,撕扯力蔓延,將四周的光線吞噬,遠遠望去,虛空之門一片漆黑。

    “胖子!”葉晨目光密切盯著虛空之門,凝重道:“若是情勢不對,馬上離開劍墓!”

    “什麼?”蕭胖子神情一怔,疑惑道。

    “魔殿的勢力很恐怖,他們已經在廢域布下了天羅地網!”

    “他們可不僅僅撕碎封印那麼簡單,還要將我等一再打盡。”

    “若是情況不對,立即離去,不要管任何人。”葉晨語氣凝重無比,站在虛空之門前,他居然察覺到數股恐怖無比的壓迫,而這壓迫來自劍墓中。

    “搞的這麼嚴肅,放心,我可是比誰都要怕死。”蕭胖子打了個哈欠,隨意道。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天盡頭響起,滾動的雲海朝兩側退去,一道修長而又挺拔的身影踏著雲浪而來。

    “驕子!”當瞧見那張冷漠的臉龐時,蕭胖子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這家夥終於出現了,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加上麒麟,五代守護者算是齊聚在一起了!”

    緊閉著雙眼,驕子的步伐極為緩慢,每一步踏出,其身形就消失在百丈開外。

    數息之後,驕子身形驟然出現在兩人身前。

    “五代麒麟守護者見過月神!”驕子睜開雙眼,微微行了劍禮。

    “沒想到你也來了。”葉晨微微一笑,邁出一步,踏空而行,走向虛空之門:“看來我這個五代,做的不是很失敗。”

    “這家夥!”蕭胖子啞然一笑,持劍,緊隨在葉晨身後。

    砰砰!彌漫的威壓在葉晨三人前崩潰開來,微呼一口氣,葉晨率先踏入虛空之門。

    天地明滅,葉晨睜開雙眼,舉目望去,這是一片血紅的天地,一輪血月懸掛在天際,彌漫著淡淡的血光,唯美中帶著少許陰柔。

    血沙翻滾,淹沒了葉晨的雙腳。

    嗆鼻的血腥味樸麵而來,葉晨輕握著麒麟劍,神情警惕無比,數十年前他就曾進入這劍墓,此處可是邪門著。

    “這就是劍墓?”蕭胖子和驕子出現在後方,兩人目光也是警惕的朝四周望去。

    “嗯,要注意四周的血霧,它不僅僅能夠吞噬我等的真氣,還能腐蝕**。”葉晨左手朝前揮去,恐怖的勁風倒卷而出,四周血霧翻滾,朝兩側望去。

    “望上去,此處倒是有點像地獄。”蕭胖子抬起頭,望著上空懸掛的血月。

    妖異的血月有些朦朧,不複真究“但是此處比起地獄更加可怕,這片天地蘊含了蒼生的怨念,數千萬守護者的殺意!”

    一直沉默不語的驕子突然開口道,赫然蹲下身,徒手抓住流沙,這埋葬了千萬守護者“最後一戰!”

Snap Time:2018-01-16 23:04:42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