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回歸


    雲卷雲舒,瞬息萬變的雲海吞噬了林立的群峰。(無彈窗 )

    清脆婉轉的琴聲飄蕩在雲海,山澗之中,冰冷的山泉至群峰間飛流而下。

    一座劍峰之殿,蘇妃暄頷首撫琴,悅耳的樂符匯聚成一首琴曲。

    擺放在四周上的香爐上正飄蕩著縷縷青煙,香氣清淡。

    一盤縱橫交錯的棋盤擺放在葉晨和莫澈之間,棋盤上,黑白棋子錯落有致,如同星空中的星辰般,密密麻麻。

    公子蘇,劉東,皇普等人站在數十丈開外,閉目養神。

    時而有白鶴在群峰間掠起,撕破雲海,嘶鳴於九天之山。

    脫落的羽毛隨風飄落,落在棋盤之上。

    “十年前的你,棋藝雖精,在取舍間懂得進退,然卻少了一種穩重和對大局觀的把握。”

    “十年後的你,無論是在細節還是大局之上,其布局遠遠超過於我。”

    望著棋盤,莫澈執白子,輕笑道,讚歎之色不加掩蓋。

    “平靜已久的玉皇殿因為你的到來而掀起了轟然大波,月流雲不幸成為你立威的對象。”

    “一步步看似隨意,但是仔細一看卻是步步緊扣在一起,這一切都是你事先計劃好的?”莫澈一子落下,輕聲問道。

    聞言,葉晨睜開雙眼,抓起酒壺,飲了一口,方才開口道:“老師可曾見過老農喂牛?”

    “老農喂牛?”莫澈語氣一頓。搖搖頭道:“未曾見過。”

    “在鄉村中。經驗老道的老農從來不會將草料直接遞給牛,而是將草料放在屋簷上。”葉晨緩緩道。

    “為何?”莫澈問道。

    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輕呼了口氣,道:“因為這種草料並非是最優質的,如果將這種草料放在地上,牛就會對之不屑一顧。”

    “不過若是將這種草料放在牛勉強夠的到的地方,牛就會努力的去吃,直到將之吃個精光。”

    說到這,葉晨輕笑出來:“在某種程度上而言,我就是那草料。而玉皇殿就是牛。”

    聞言,莫澈眼露一抹沉思之色。

    “如今的我雖是五代月神,然我卻不擁有諸代月神那般實力,所以從我來玉皇殿的時候就注定我不是最優質的草料。”

    “五代月神。有很多人隻是因為所謂的月神而追隨我,並非是真正的想追隨我。他們質疑我這個五代月神的實力,到底有沒有資格來帶領他們。”

    “所以,我隻能將自己推向一個較高的位置,而不是死皮賴臉的讓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起身,葉晨走向雲海之濱,望向下方起伏的玉皇群峰,一道道璀璨的劍光時而在在雲霧中閃爍而過。

    莫澈起身,走向雲海,輕聲道:“那你說。玉皇殿能否回歸劍神門?”

    “回不回歸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北丘之地存在的意義足以說明了一起。”葉晨輕笑道,如今武神大陸的局勢越來越明了。

    “武道領域巔峰,五萬丈領域!”莫澈讚歎道:“這份實力足以擔當起這五代月神的稱號了,很多年前你就是五代月神。”

    “比起那人,如何?”五萬丈領域雖恐怖,但是葉晨仍然有種不滿足感,至少以他如今的實力對上凝聚出本源之身的強者,沒有任何戰勝的機會。

    “不出十劍,你必敗!”莫澈知道葉晨所說的那人是誰。魔殿之主,昔日的二代月神。

    “所以我要走的路還很長,隻要踏上一座高峰才會發現遠處還有更多的高峰。”葉晨輕笑道。

    “武道上荊棘叢生,這也是好事,常人都望而怯步。隻有意誌堅強的人例外,踏上他那座高峰。你的武道成就就超過諸代月神。”莫澈鼓舞道。

    “若是老師和月楚歌兩人聯手,能否壓製住那人?”葉晨問道。

    聞言,莫澈神色一動,道:“怎麼,想要開始鏟除魔殿?”

    “封印裂痕雖然以北丘之地鎮壓住,但是始終是個隱患,若是天罡諸國大軍席卷而至,這裂痕會再次被撕碎開來。”

    “加上大陸中的魔殿,那時我等就是兩麵受敵,以其如此,不如先鏟除後方的隱患。”

    “更何況,攘外必先安內!”望向無盡的蒼穹,葉晨眼中掠起一抹刺骨的寒意。

    “雖然他昔日是求敗強者,然肉身毀滅,靈魂本源重創,本源之身盡數毀去,其修為遠遠不如當初求敗。”

    “若我和月楚歌,以及諸多守護者出手的話,最多也隻能勉強壓製住此人。”

    “這樣就足夠了!”葉晨若有所思道,加上他這方的強者,火麒麟,皇普等眾多武道境,要鏟除這魔殿,不難。

    “實在不行的話,三代那家夥也不會在一旁袖手旁觀。”想起三代,葉晨心中怨念就加深了數分,這家夥比起自己還要不負責任。

    三代的存在,蕭胖子也曾告知莫澈。

    瞥見葉晨的神色,莫澈輕微一笑,道:“興許他有事情耽誤了,沒準數日之後,他就會歸來。”

    “或許吧!”葉晨無奈的聳聳肩……氣勢恢宏的劍殿之中,一具冰冷的屍體擺在正殿中央。

    月流雲坐在其下,雙目無神的盯著這具屍體,是他自己親手殺死了月蒙。

    月楚歌負手而立,望著劍殿上垂下來的畫卷,畫卷上描繪著守護者捍衛武神疆土的一幕幕。

    “是我策劃了這一場戲,隻是沒想到月蒙會成為這場戲的主角。”月楚歌輕微一歎,道。

    “父親早已知曉皓月居心莫測,對嗎?”月流雲抬起頭,望向月蒙,頗為憤怒道:“那些月族先輩主張玉皇殿不回歸劍神門也是父親暗地安排的,是嗎?”

    “嗯!”月楚歌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就算五代拿月族立威之事,我也曾在暗地推波助瀾。”

    “這場戲就是演給皓月看?”月流雲眼神黯淡,在皓月反叛的時候,這一切,他自己也猜測出來了。

    “是!”月楚歌的話語依舊簡單而又利落。

    “我想知道為什麼?”月流雲問道。

    “我不知道在玉皇殿中有多少守護者是他的人,一切隻是為了鏟除這些人,消除這些隱患!”

    “隻是到最後,我高估了自己,同樣小覷了皓月。”月楚歌喃喃道,若不是五代最後出手,或許今日的事情會演變的越來越槽糕。

    說到這,月楚歌眼中再無任何的愧疚之色,隻有無情的冷漠:“月流雲,記住,千萬不要因為今日此事而遷怒於任何人,否則,若是有一日我發現你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我也會抹去你,這是做為一名父親的責任!”說完,月楚歌再次一歎,拂袖,轉身走向劍殿深處。

    嘶嘶!一簇火焰在月流雲指尖冒騰而起,濺落在月蒙的屍體上。

    熊熊大火燃燒而起,望著漸漸化作灰燼的月蒙,月流水雙手緊握,最後鬆開,喃喃道:“不會吧!因為我是一名守護者,兒子犯下了滔天大罪,我這個做老子的會替他償還。”

    次日,初升的朝陽剛剛露出地平線。

    洶湧澎湃的玉皇大勢在上空起伏,一道渾厚的聲音驟然在玉皇群峰間回蕩而起:“我月流雲,月族之長代表月族族人,讚成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緊隨這道聲音之後,一道道洪亮的聲音響起:

    “守護者蘇嘉讚成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守護者郭明讚成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回歸劍神門!”

    在這一刻,原本反對玉皇殿回歸的守護者都改變了立場。

    劍峰上空,正在下棋的葉晨突然輕笑而出,黑子落地,輕聲道:“玉皇這盤棋局,結束了。”rs

    書迷樓最快更新,請收藏書迷樓。

    

Snap Time:2018-01-22 04:43:18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