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被囚之徒


    “柔妃子數百年前不是隕落?”

    “那老者不是數百年前的武道強者,蒼鬆子?”

    一道道倒吸聲如同雨後春筍般冒出,不絕於耳。

    隨著台階上的身影越來越清晰,四周的倒吸聲越來越盛。

    “軒轅夜!”站在雲海之濱,皇普有些錯愕的望著人群中那道熟悉的身影,軒轅夜也在其中。

    除此之外,皇普還看到一些熟悉的人,昔日月神殿的副殿主鬼灰子,甚至上任武神殿的殿主和長老。

    “北丘之地!”皇普輕聲喃喃道,為何他們會出現在這。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台階順勢而去,氣勢恢宏,磅的氣息在其上彌漫。

    然這些人身上卻毫無一絲氣息的波動,死寂的可怕。

    域外,葉晨目光透過重重雲霧,落在恢宏的台階上,低聲道:“這就是北丘之地?”

    雖相隔甚遠,葉晨也發現了站在台階上的軒轅夜幾人,隻是這些人身上毫無氣息波動。

    同時,葉晨也注意到,在台階上一條條數尺厚的鐵鏈盤旋,將軒轅夜等人的雙手和雙腳都束縛住。

    滄桑的氣息在這些鐵鏈上彌漫,時而顯現出一股浩瀚的威壓。

    幽光閃爍的鐵鏈在台階上極為醒目,眼尖的守護者也立即注意到了鐵鏈的存在,“這是什麼回事?”

    葉晨帶著疑惑的神情。望向莫澈。

    身後千萬大軍嘶吼。莫澈神情依舊漠然,深邃的目光望向北丘之地,輕聲道:“北丘之地亦被囚之地,被囚,囚住數千年來的強者!”

    “被囚?”葉晨神情一怔,這一眼望去,九千九百九十道台階上盡是人影,密密麻麻,這到底有多少強者。

    莫澈右手抬起,朝前一拂。瞬息萬變的雲海立即破碎開來,北丘之地的全貌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之中。

    莫澈指著那些被鐵鏈束縛住的身影,問道:“活在這個世界上,人應該控製的東西是什麼?”

    眼露沉思之色。葉晨若有所悟道:“**!”

    聞言,莫澈輕笑而出,緩緩道:“人應該掌控自己的**,而不是被**所掌控。人的本能是追求舒適,追求享受,但是也要有所節製。不管穿什麼鞋子,合腳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水一樣,適當就好,多了就會泛濫成災。”

    “當他們心中的**泛濫成災的時候。他們就選擇放棄一切,來到這,尋找最初的堅持。”

    “那鐵鏈稱為鎖欲鏈,他們深怕自己的**給大陸帶來難以想象的災難,所以給自己帶上了鎖欲鏈。”

    “這些人之中,資曆最老的可以追溯到四代時期,他們是那個時代的守護者。”

    “鎖欲鏈!”放棄世間一切,名望權利,從高高在上的位置上走下來,不是叱吒風雲的強者。宗主,帝皇,家主,將自己囚禁在此。

    望向這些身影,葉晨微微有些動容。

    月劍疤等守護者神情也是極為動容。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聽到莫澈說起這北丘之地。

    倒是風雷神情平淡。他老早就知道這北丘之地存在的必要,因為他也是其中的囚犯之一,不僅僅他,就連月楚歌和莫澈也是被囚之地的囚犯。

    殺!殺!殺!後方,大乾大軍的的嘶吼聲越來越盛,掀起滔天的威壓,空間浪潮湧動。

    莫澈不慌不忙的朝前邁出一步,右手結了道手印,低沉的聲音飄蕩而出:“解!”

    解!浩瀚的雲海徒然破碎開來,死寂的台階之上,一股股恐怖至極的氣息爆發開來,砰砰!

    緊閉著雙眼的人也紛紛睜開雙眼,眼中盡是茫然之色,隨即堅定之色取代了一切。

    “軒轅夜!”皇普見軒轅夜睜開雙眼,輕聲喚道。

    軒轅夜聞聲望去,見到皇普,隻是點了點頭,目光朝上望去,望向那殺氣騰騰的大乾大軍,眼中盡是寒意。

    哢擦!束縛住這些的人鐵鏈紛紛脫落開來,一股股渾厚的修為波動彌漫,四周的天地儼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威壓禁錮住。

    砰砰!站在四周的守護者紛紛退後,承受不住這些威壓帶來的壓迫,“好可怕的壓迫!”

    殺!殺!殺!大乾大軍的嘶吼聲呼嘯而至,肅殺之意透過封印,彌漫在玉皇群峰上空。

    而便是此刻,一道道璀璨的劍光至台階上空冒騰而起,破開雲霧,掠過封印,直奔鋪天卷地而來的大軍而去。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不絕於耳,葉晨望著掠過去的劍光,震驚之色在眼中彌漫,武道意誌,武道領域,武道世界,這些人的修為皆是武道境。

    沒有任何的言語,軒轅夜等人仿佛行屍走肉般,衝入大軍之中,揚起生鏽的劍,收割著大乾大軍的生命。

    血染過劍,生鏽的劍越來越鋒利。

    慘叫聲匯聚在一起,響徹在這片天地之中。

    葉晨轉身,望著那一道道掀起腥風血雨的身影,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武神大陸沒有想象中那般薄弱。

    “守護者何在!”莫澈振臂一呼,其聲化作天地之音回蕩開來。

    “在!”一道道洪亮而又有力的喝聲在玉皇上空響起,至玉皇城趕來的守護者齊聚在上空,密密麻麻,璀璨的劍光為天邊鍍出了一層金黃色。

    “外敵猖狂,長驅直下,山河之恥,我等雪恥。”莫澈的聲音有些低沉,但是卻響徹在每名守護者的靈魂深處。

    “我等武修,今亦血肉山河,不懼一戰!”莫澈話語未落,其劍指轟然點落,氣勢恢宏的劍虹在他的指尖浮現,劍虹足足有百丈之寬,如星辰直奔蒼穹般,直墜而下,落入千萬大軍之中,同樣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碧血橫飛,天地黯然失色。

    “殺!”聚集的百萬守護者,持劍,掠過封印,如同他們當初的先輩那般,義無反顧的迎上千萬大軍的鐵蹄。

    “血應在域外流盡是榮耀,死於自己人的劍下是悲哀。”千川崖喃喃道,持劍,同樣衝入大軍之中。

    殺!殺!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殺戮聲在守護者口中發出,生在這個時代是他們的不幸,戰死於域外,生在這個時代亦是他們的幸運,用手中的劍去創造一個化劍為犁的時代。

    武神大陸這邊雖然人數上處於劣勢,然在實力對比上,武神大陸完全將大乾帝國壓製住。

    砰砰!莫澈踏空而出,左手抱著琴架,右手撫琴,琴弦撥動間,一道道類似於金戈鐵馬的琴聲回蕩而起,化作一柄柄實質音劍,橫掃而出。

    “啊!”音劍掀起一片片醒目的血光,大乾大軍成片倒下。

    望著這一幕,葉晨微微一笑,輕輕撥動著麒麟劍,喃喃道:“老夥計,我們也該出手了。”

    話語未落,葉晨雙腳一蹬,其身形如同離弦的箭支,暴射而出。

    雪花飛舞,因果之雨飄落,殺人原本是一件血腥無比的事情,但是它在葉晨手中卻成為藝術般的存在。

    殺!蕭胖子持傲世劍,緊隨在葉晨之後,所過之處,血流成河。

    這些隨大乾帝皇而來的將士原本幻想在武神大陸上如何逞威風,如何蹂躪如水般的武神女子,但是眼前這些凶悍無比的守護者將他們的幻想,無情的撕碎。

    武神大陸,絕非是任人宰割的弱者。

    “該死的,不是說武神大陸沒有強者,為何這麼多強者。”

    “我要回天罡,這武神大陸的瘋子各個像瘋子一樣。”

    站在無盡的血海之中,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這一幕,這片萬古長存的蒼穹已經見證了無數次這樣的殺戮。

    因為利益所以有殺戮,堅持本心,一切殺戮都是值得的。

    六道劍屍緊隨之後,葉晨所過之處,千丈之內再無武者站立,成片倒下。

    “月神,本應如此!”月流雲抱著月蒙的屍體,目光複雜的望著域外那一幕,片刻之後,月流雲同樣握住了劍器,走入了域外,我是守護者。rs!~!

    

Snap Time:2018-04-23 04:08:33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