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要奇跡給你

  
  “殺!殺!殺!”
  嘶吼聲倒卷而出,盤旋在上空中。
  葉晨仿佛沒有看到月蒙的臨近,七種天地規則在他身上幻化而出。
  “五代!”千川崖和雨辰兩人皆是驚呼而出,持劍踏空而出,其空間波紋在二人腳下起伏。
  “這是我和五代的事情,誰也插手不得!”月蒙冷笑道,袖袍朝後甩去,百萬戰將齊聲嘶吼,帶起滔天的巨浪。
  血海倒卷而出,浩浩蕩蕩。
  千川崖和雨辰兩人各自施展神通,混亂規則和雨規則齊現。
  砰砰!混亂規則凝聚的巨劍插落在血海之中,掀起巨浪,而磅的雨之規則灑落而下,撕碎這片血海。
  勢不可擋,千川崖和雨辰身形距月蒙不足百丈。
  吼!一道嘶吼聲在天盡頭響起,血屍突破六具劍屍的牽製,踏空而至,血紅的雙眸閃現著寒意,直直盯著千川崖和雨辰二人,讓二人無法逾越半步。
  “今日沒有能夠插手,除非奇跡出現,否則你必死無疑!”月蒙瘋癲道,他深信葉晨那一劍無法讓如此磅的規則寂滅。
  而後果便是葉晨被無盡的規則轟成碎片,月蒙心中殺意更盛,我才是最有資格成為月神的人,掌控武神大陸。
  呼呼!十九道蛟龍嘶吼著, 寒冰,血海,殺戮規則顯現,聲勢浩蕩。
  三種湧動的規則眼看就要落在葉晨身上。就連十九條蛟龍距葉晨也不足十丈。
  嗆鼻的血腥味撲麵而至。葉晨耳旁盤旋的盡是轟鳴聲,而便是此刻,葉晨猛地抬起頭,神色一片冰冷:“奇跡?”
  “那麼本座便給你一場奇跡!”葉晨手中的麒麟劍揚起,踏著雷龍虛影,身形反而迎上月蒙,麒麟劍朝前便是一斬。
  黑暗,無盡的黑暗再次吞噬了這片天地,就連叱吒的雷霆光芒也消失不見。
  “奇跡?還是先前那一劍,你承受不住如此磅的規則!”月蒙眼中冷笑連連。這五代顯然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在黑暗中響起,回蕩在天地,這道劍吟聲仿佛天地之中自古以來就存在似的,響徹在每個人的腦海中。
  在這一道劍吟聲之下。天地規則造成的轟鳴聲在這一刻死寂下去。
  一股滄桑的氣息徒然在黑暗中彌漫開來,這股滄桑的氣息讓天地規則顫抖。
  而這道劍吟聲讓千川崖和雨辰感到莫名的心安,讓月蒙感到莫名的惶恐,他手中的劍正在顫抖,臣服於這道劍吟聲之下。
  “我的劍不會臣服於他人,隻能臣服於我!”隨著月蒙的嘶吼,凝聚的大勢貫徹在長劍上,雖如此,長劍仍然在顫抖著。
  “本座給你一場奇跡!”一道平淡的聲音在黑暗中回蕩著,這道聲音讓月蒙心頭猛跳。舉目望去,隻見在無盡的黑暗之中,一道璀璨的劍光浮現而出。
  天地轟鳴,其天地規則在這一道劍光前皆是黯淡無光。
  咻咻!緊接著這道劍光,又是數十道劍光浮現。
  “一,二,三,四.....十九!”月蒙心神巨震,這絕非先前那一劍。  十九道劍光重合在一起,取代了整個天地。這一劍仿佛是劍器出現以來的第一道劍光。
  “一劍荒蕪!”葉晨的聲音盤旋在月蒙耳旁,隻見一抹劍光出現在他的正前方,先前正在咆哮的蛟龍皆是詭異的死寂下來。
  當劍光觸及蛟龍的那,十九條蛟龍立即崩潰開來。
  浩浩蕩蕩的規則浪潮死寂下來,一抹劍光輕飄飄的出現在月蒙眼前。劍光乍現之下,月蒙心神巨震。
  “我不會輸給你。我不會輸!”月蒙瘋狂的嘶吼著,舌尖再次咬破,其數十滴精血碰出,劍指牽扯,血氣狂湧而至,形成一柄血色巨劍。
  左手握住巨劍,月蒙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後腳剛剛踏空,其劍光至,一股令恐怖至極的力量在其上彌漫,輕而易舉的將血色巨劍摧毀。
  同時,一股讓月蒙心神劇震的恐怖力量,直接轟然而出。
  !月蒙狂退,仿佛不退的話,這股力量會將他摧毀。
  砰砰!血色光芒在月蒙身上暴漲,在他後退的那,一具血色鎧甲將他的身體籠罩在內。
  咻!然而葉晨這一劍更快,破開一起阻擋,落在月蒙身上。
  “啊!”慘叫聲驟然響起,月蒙眼中有濃濃的恐懼彌漫,身上的鎧甲崩潰開來,一道足足有數尺長的劍痕觸目驚心。
  噗噗!月蒙接連噴出數口血,身形被拋出數百丈開外,而黑暗也在這一那間消散。
  灰蒙蒙的天空中,一襲白衣傲然而立,咆哮的天地規則泯滅掉。
  現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就算千川崖和雨辰之流,此刻也目瞪口呆的望向那一襲白衣身影:“這是什麼劍式?天地在這一劍前都寂滅,規則死寂!”
  “第十九劍!”生死蛟龍心頭猛然一跳,眼中盡是崇拜之色:“奶奶的,一劍重創武道世界強者,也唯獨老龍主子才能辦到。”
  “主上!”公子蘇輕微鬆了口氣,眼中的崇拜之色不亞於生死蛟龍。
  嘩嘩!冷冽的山風吹散四周的血霧,葉晨一襲武衣獵獵作響,神色冰冷,俯視著前方的月蒙,淡淡道:“這就是本座送給你的奇跡!”
  奇跡?這樣的奇跡誰願意要,月猛麵色蒼白,在他眼中,如同他曾經見到的那些月神石像般,其身上彌漫的氣息讓他心驚膽顫。
  月蒙體內不受控製的運轉起來,唯獨如此,他才能意識到自己到還活著。
  “除此之外,本座再次送給你一場奇跡!”砰砰!葉晨持劍而出,一步步的朝月蒙走去,這一步仿佛踏在月蒙的心頭似的。
  在這一那,月蒙耳中盡是轟鳴聲,目中彌漫著濃濃的恐懼。
  “你別過來!”月蒙嘶啞道,其身上的大勢越來越弱,血氣順著他的毛孔溢出,朝屹劍殿湧去。
  “這就是本座送你的第二次奇跡。”不足百丈,葉晨手中的長劍揚起,帶起一道尖銳的破風聲,直射月蒙而去。
  鐺!一道金鐵交鋒聲驟然響起,在麒麟劍即將觸及月蒙眉心的那,一柄劍器將之擋住。
  “月流雲!”葉晨似笑非笑道,望向眼前突然出現的身影。
  麵無血色,月流雲站在葉晨和月蒙之間,嘴角掛著一抹血跡,顯然先前接下葉晨這一劍他並不好受。
  “五代!”月流雲神色一正,行了個劍禮,拱手道:“五代,犬子能否交給在下自己處理!”
  “父親我不會輸,我才是真正的武神掌控者!”月蒙拉著月流雲的衣袖,雙眸已經不再流血。
  殺!殺!殺!血屍嘶吼著,其無盡的血氣在他身上湧現,融入翻騰的血海之中,同時,血屍身上彌漫的氣息也越來越弱。
  望著眼前不成人樣的月蒙,月流雲心頭一陣悲痛,拂袖擦拭掉月蒙臉上的血跡,月流雲喃喃道:“子不教,父之過!”
  “都是為父平日埵ㄘ颻袚牷A無暇照顧你的感受,若不是如此,你今日也不會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葉晨並未打斷月流雲,而是平靜的望著這一幕。
  “蒙兒,你知道我們身上流的血是誰的血嗎?”
  “是一代月神的血,守護武神大陸的月神。”
  “我們月族的使命就是代替先祖,世世代代守護著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
  “這是我的使命,也是你的使命!”
  “但是你已經走上歧途了,很多守護者死於今日,他們原本應該在域外戰場綻放出光芒的,他們的血是為武神大陸而流!”
  “罪犯下了就需要承載,需要有人去承受這代價!”
  砰!一道血光猛然乍現,月流雲的手按在月流雲的眉心處,恐怖的界勢凝聚,摧毀了月蒙的生機和武道靈魂。
  “月族子弟犯了錯,我這個做族長的有責任去將他拉回來,兒子犯了錯,我這個做老子自然也要將他拉回來。”
  月蒙死了!望著這一幕,眾人眼中不由閃現出錯愕的神情,他們以為月流雲為向五代求情,卻不料月流雲會親自殺掉月蒙。!~!
  

Snap Time:2018-10-23 03:31:57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