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宰猴(上)


    一道白衣身影走出昏暗的軒轅殿宇,砰砰。

    死寂的軒轅殿宇之中回蕩著一陣沉穩的腳步聲,聽其聲音,月流雲和月劍疤身形皆是一震。

    眾人轉身望去,當瞧見這道身影的時候,微微一拱,道:“五代!”

    “退開!”葉晨淡淡道,神色平靜的可怕。

    迎上這道目光,月流雲心神猛然一震,比起數月前的五代,此刻的五代看起來更加的收斂。

    然而便是這樣的葉晨讓他感到莫名的心悸,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兩側退去。

    “五代,玉皇殿出事情了!”月劍疤低語道。

    “我知道,一隻猴子正在鬧騰著,鬧騰夠了也該讓它安歇下來。”葉晨淡淡道。

    六道劍屍內蘊含著他的一縷殘魂,在他演化第十九劍時,外界發生的一切都浮現在他心頭。

    不過那時候正處於演化的關鍵時刻,葉晨並未去理會。

    而此刻,千川崖和雨辰等人牽製不住月蒙,他也不得不出關。

    不過讓葉晨感到欣慰的是,這數月的閉關取得的成績頗為不錯,先是武道領域的暴漲,其次是得到月神神通天罰之眼,最重要的是演化出了第十九劍。

    “猴子?”月劍疤神情一怔,玉皇殿中有猴子的存在?

    “一隻猴子讓另一隻猴子演戲,等戲演的差不多,該宰猴了!”葉晨淡淡道。

    數步來至四座月神石像前,葉晨望去,隻見這四座石像上閃現著一道道血光。

    葉晨舉目望去,一道血色印記在軒轅殿宇的出口浮現,天地規則蘊含在其上,這道印記將出口封印住。

    “這禁製不簡單!”葉晨喃喃道,人道精通禁製規則,因此,葉晨對於禁製規則也有些了解。

    “不過要破去這封印禁製,不難!”抬步。葉晨迎著翻騰的血氣,朝前走去。

    血光璀璨,一道道威壓蘊含在其上。

    “五代。若是距這道印記太近,其四周的血氣便會幻化成血絲將人束縛住,精血流失。”月劍疤提醒道。

    “無妨!”葉晨淡淡道,別人或許不曉得這印記的實質。他葉晨卻能夠看出少許玄奧。

    “神通天罰之眼!”葉晨朝前走去,微閉著雙眼,眉心處的印記閃現著一道璀璨的銀光。

    直至血氣即將觸及葉晨的那,葉晨雙眼睜開,深邃的眼眸內一片銀芒。舉目望去,天地皆是由無數道規則匯聚而成。

    血氣翻騰間,形成一條條細小的血絲。

    而這血絲落在葉晨眼中不過是血海規則和禁製規則幻化而出,結合在一起。

    “血海神通,這一點和聖子有些相似。”葉晨喃喃道,抬手,劍指點落下來:“天地之火,聽我號令。齊聚!”

    話語一落。無數的火焰在昏暗的天地中出現,如虹般激射而來。

    葉晨的話語仿佛化作了天地規則,僅僅數息,葉晨腳下儼然成為了一片火海,三道朱雀虛影冒騰而出,展翅衝天。巨翅所掃之處,血絲崩潰開來。

    熊熊火焰規則燃燒。瓦解掉血海規則和禁製規則,二者不結合在一起就無法幻化成血絲。

    葉晨踏在火海之上。如履平地一般。

    “這麼簡單?”月劍疤神情有些錯愕,先前他們可是被這血絲困擾已久。

    “這數月以來,他的實力又到了哪種程度!”望向那道消瘦的身影,月流雲無奈一歎,自己與他的實力差距將越來越大。

    “或許,月族回歸劍神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月流雲都為自己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嚇了一跳,有一點,他不得不承認,如今的五代很強。

    叮!麒麟劍悄然出現在葉晨手中,葉晨抬劍,一劍輕飄飄的刺出,不帶起任何的聲響。

    而在劍尖觸及血色印記的那,五萬餘丈的武道領域爆發開來。

    哢擦!一道道裂痕布滿了血色印記,在數十雙震撼的目光中,這詭異的血色印記完全崩潰開來。

    血色印記不複,漆黑的空間亂流再次湧動。

    嗆鼻的血腥味至外界傳進來,葉晨劍眉微皺,淡淡道:“走!”

    嘩嘩!武衣獵獵作響,葉晨率先踏入漆黑的空間亂流之中,直至一襲白衣被亂流吞噬掉。

    “他的實力,我看不出!”月劍疤低語一聲,若有深意的望了月流雲一眼,旋即抬步,緊隨在葉晨身後。

    “我也看不出!”月流雲輕微一歎,咻咻,數十道身影紛紛湧向漆黑的空間亂流之中。

    ......

    氣勢恢宏的城池虛影懸浮在半空中,三十六道劍器繞轉在一旁。

    “鎮壓!”公子蘇身形漂浮而起,站在謝水台的屋簷上,公子劍插在翻滾雲海之中,一劍揚起,掀起滔天的雲浪,雲浪翻滾,形成一隻百丈之長的巨龍。

    雲龍咆哮而出,夾帶著數十股武道意誌。

    轟轟!天地轟鳴聲回蕩,月蒙嘴露冷笑,千川崖之流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這公子蘇。

    嫉妒產生的恨是無法消除的,因為這個人的性格就決定了他會嫉妒他人,而非豁達。

    因為蘇妃暄,月蒙怨恨葉晨,因為月神,他嫉妒葉晨。

    而這種恨意是可以轉嫁的,月蒙認為葉晨該死,這些追隨葉晨的武者也是該死,“死,你們全部都該死!”

    食指和中食緊扣住劍柄,月蒙從容的出劍,洶湧澎湃的寒流緊隨在後,“不自量力,哼!”

    冷哼聲猶如雷鳴般洪亮,璀璨的劍尖觸及雲龍,寒流呼嘯而至,嘶嘶,這雲龍赫然化成一條冰龍,就像在冰塊上雕刻出來似的,活靈活現。

    哢擦!山風夾帶著血氣,拂過冰龍,冰龍立即破碎開來。

    冰屑紛飛,月蒙身上彌漫的殺意讓這些冰屑靜止住。

    “死,阻擋月某飲酒的人都該死!”血紅的雙眼折射出道道精光,月蒙狂笑道。

    砰!公子蘇朝後退出一步,麵若宣紙般慘白,動用界勢的武道世界強者恐怖無比,這一劍差點有種讓天空之城劍陣崩潰的征兆。

    “若是劍柱在此,那麼組成的天空之城劍陣就算無法困住此人,要牽製一時片刻輕而易舉,這些劍器雖為魂武劍器,然承受的天地規則有限!”

    公子蘇承受巨大的壓迫,再次維持天空之城劍陣的運轉。

    “奶奶的,武神大陸的變態真多,先是那狗屁太子,接著是這狗屁的月族少主!”生死蛟龍將蘇妃暄護在身後,故作鎮定道:“妮子別怕,有老龍在,絕不會讓你受到那畜生的侵犯。”

    說此,生死蛟龍目光幽幽的望向蘇妃暄身後六道劍屍,心中嘀咕著:“主子啊!你再不出關的話,你寶貝徒兒就要遭殃了。”

    翻騰的雲霧中,一道身影破空而現,擋在了月蒙前方,赫然是莫邪。

    持劍,莫邪冷冷望著月蒙,一言不發,出劍。

    “五代,不管你認不認我這個名義上的師兄,我是不會讓妃暄師侄受到半點傷害!”

    月蒙眼眸微抬,搖搖頭道:“莫邪執事,你也要擋我?嘎嘎,螳臂擋車莫過如此,滾!”

    滾字一出!月蒙身後的千軍萬馬虛影馳騁而出,瞬息間就將莫邪的身影淹沒。

    砰砰!劍光崩潰開來,莫邪身形狠狠撞落在謝水台上,口吐鮮血。

    殺!殺!殺!千軍萬馬虛影嘶吼著,馳騁於方圓百丈的天地中,踐踏著天空之城虛影,恢宏的城池虛影崩潰,天空之城劍陣瓦解。

    砰砰!公子蘇也是退出數步,屋簷破碎開來,灑落四周。

    “這謝水台滿地狼藉,妃暄不如隨我去望月閣撫琴?”月蒙望向下方的蘇妃暄,眼中露出赤裸裸的雨欲望之色。

    砰!落地,公子蘇捂著胸脯,低語道:“老龍,帶妃暄走!”

    “那你怎麼辦?”生死蛟龍知道,僅僅公子蘇和數十名武道境武者是擋不住月蒙。

    “眾人之中,你的速度最快,快走!”公子蘇提劍,迎上呼嘯而至的威壓,朝前走去。

    砰砰!倒地的武者紛紛起身,緊隨在公子蘇之後。

    “奶奶的,這豈不是讓我老龍當孬種!”生死蛟龍一陣遲疑,這臉麵他可丟不起。

    起身,蘇妃暄抱著古琴走前走去。

    “妃暄妮子!”生死蛟龍正欲擋住蘇妃暄的身形,不過瞧見蘇妃暄眼中的堅定之色,接下來的話語卻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叮!蔥白的玉指輕輕撥動琴弦,蘇妃暄不能言語,隻能用琴聲來表達。

    “妃暄你願意跟我走?”月蒙臉色一喜,旋即語氣一變,道:“就算如此,這些人也要死,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響起,天道雙手持雷霆巨劍,掠過蘇妃暄朝月蒙衝去。

    咻咻!禁製波動起伏,人道的禁製神通施展開來。

    餓鬼道,地獄道,修羅道,畜生道齊出,六道劍屍領域蔓延開來,將月蒙籠罩在內。

    “領域,死人的領域能夠奈我何?”月蒙冷冷一笑,一步踏出,踏落在武道領域上,空間波紋起伏。

    禁製崩潰,雷霆不複狂暴,怨靈失聲。

    六道劍屍齊刷刷的朝後落去,氣息一陣起伏。

    “嘎嘎,就算爾等主人親至也擋不住我,狗屁的劍屍!”月蒙狂笑道,朝前走去。

    然就在他踏出第二步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是嗎?”(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17:17:58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