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百三十五章重回玉皇


            宮殿化作廢墟,眾多大臣皆是滿臉錯愕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眼中盡是敬畏。[本章由 M為您提供]

    所以的雄心壯誌在這一刻都化作了虛無,千川驚徒然輕歎了口氣,無奈道“三日前,雪兒便隨父皇去了劍神mn,隻待數日後的婚禮!”

    千川驚口中的父皇自然是指千川流殺,聞言,葉晨神情微變,直視千川驚。

    正是千川流殺帶著千川雪前往劍神mn,因此,至始至終,千川流殺都未現身。

    “劍神mn!”麒麟劍徒然沒入麒麟戒內,轉身,葉晨望著劍神mn所在的方位,輕聲喃喃道“劍神mn嗎?”

    說完,葉晨轉身,望著下方的廢墟,淡淡道“還是那句話,若她嫁人,那麼我便踏破帝都!”

    沒有人敢懷疑葉晨這句話的真實xng,眼前這座象征權力的宮殿化作廢墟便足以說明這一切。

    “九成劍意,若有十成劍意!”說此,葉晨朝前一踏,身形落在下方的風馬之上,輕輕拍著風馬。

    風馬發出一陣嘶鳴聲,旋即便狂奔起來,帶著葉晨朝來時的路奔去,直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來時,無聲無息,離時也是如此,隻是滿地的屍體以及廢墟卻告訴眾人,先前一切都是真實的發生過。

    站在廢墟之上,眾人皆是滿臉茫然,m茫的望著千川驚。

    雙手負背,千川驚轉身望著腳下的廢墟,臉s變幻不定,這皇族的臉麵無疑被葉晨踐踏的一點不剩。

    然而在真正的實力前,千川驚又有什麼選擇,輕微一歎,背對著眾人,淡淡道“在雪兒未完婚前,皇族不得參與葉家之事!”

    幹川驚倒不怕葉晨前往劍神mn打斷此次的聯姻,葉晨雖強,但是他還沒想到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劍神mn的地步,這一點,千川驚深信不疑。

    騎著風馬,葉晨沒入那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誰都不會想到,眼前這位消瘦的少年屠殺了數千名衛軍。

    “三日前,千川流殺便帶著千川雪離去,那麼此刻,千川雪應該在劍神mn!”

    “根據那星辰峰主所言,這婚禮是在十日後舉行,那麼如今過了三天,還有七日!”

    “如今以我的實力要抵抗數名尋常hn武境武者足以,若要對上月驚仙那種對手,那麼就有棘手!”

    “若我此去倒神mn,想安然離去,這四代劍意必須感悟十成,那麼劍意便完全第一階段的凝練,其瓶頸也自然突破!”

    “如今,劍意已經感悟九成,隻剩下最後一成!既然尋常hn武境武者不足以作為試劍的對象!”

    “帝都之內,也僅僅念輪回有這樣的資格!”葉晨輕聲喃喃道,說此,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著街道上那宏偉大氣的y皇閣。

    既然要突破,眼下既然迫切的需要這麼一個契機,他自然而然的將目標定在念輪回身上。

    “y皇學院!”在麒麟戒中取出酒壺,葉晨懶散的坐在馬背上,隨意飲了幾口,任風馬朝那y皇閣行去。

    原本擁擠的人群皆是被一股柔和的氣勁隔開,這一人一馬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y皇閣一如數年前,相對於四周的樓宇,這y皇閣看起來倒是有種鶴立j群的感覺。

    拉住韁繩,葉晨抬起頭,擦拭嘴角的酒水,雙眸微眯,凝視著這y皇閣,輕聲喃喃道“舊地重遊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躍下馬背,葉晨從麒麟戒之中取出y皇學院學子的徽章,這還是當初的龍虎學子所代表的徽章。

    將徽章別在xing前,葉晨拉著韁繩,輕輕拍打著風馬,這匹風馬是他隨意在野地遇見的。

    少許真氣在手心浮現而出,最後沒入風馬的體內,整匹風馬彌漫著一股淩厲的氣息。

    “夥計,這段時間倒是有勞你了,接下來你自由了!”說完,葉晨便扯斷韁繩,其右手一拂,一股旋風浮現而出,卷起風馬,在四周行人詫異的目光中,風馬發出一道嘶鳴聲,嘶鳴聲中帶著不含之意,同時,風馬的身影也消失在天際處。葉晨做完這一切之後才轉身,淡然一笑,右手抓著酒壺,朝y皇閣樓走去。

    葉晨步伐虛浮,然而每踏出一步仿佛都蘊含了一定的規律。

    站在y皇閣前,兩名守護頗為無聊的打著哈欠,當注意到葉晨的身影時,兩人冷喝道“y皇閣,閑人免進!”

    聞言,葉晨止住身形,抬起頭,望著這兩人,眼中流l出一絲笑意。

    葉晨記得當初自己第一次來y皇閣時,遇見的守衛便是這二人,沒想到,多年過去,還是二人。

    隻不過已是物是人非,當初葉晨隻是一個尋常的氣武境武者,如今,儼然已是hn武境武者。

    隨意飲了一口,葉晨指著xing前別的徽章,並未說些什麼,若無其事的朝y皇閣內走去。

    目光觸及那y皇徽章時,兩名守衛的目光都直了,沒想到這個看起來酒s過度的少年會是龍虎學子,既然是龍虎學子,兩名守衛自然不會阻攔。

    如今,葉晨腳步虛浮,加上那略顯慘白的臉s,倒是有幾分酒s過度的感覺。

    “人還是這人,酒還是這酒,隻是,劍卻非昔日之劍!”葉晨喃喃自語著,無視兩名守衛投來恭敬的目光,步伐依舊虛浮,踏進這y、皇閣樓。

    y皇閣樓之上,當初的那shnv還在,在那shnv旁邊則是站著不少的y皇學院學子。

    這些人見到葉晨登上閣樓,皆是一愣,目光都是直直的望著葉晨xing前的那徽章,眼中流l出敬佩之s,龍虎學子。

    這些人之中,其一名nv子顯得格外醒目,那如火焰一般的長發直垂至腰尖,jng致的臉蛋加上那m人的笑容讓人移不開目光。

    禦劍馨,當初在煉器大比時,與葉晨同台煉器的禦劍世家子弟。

    望著眼前這道走來的身影,禦劍馨柳眉微蹙,可愛的嘴角朝上揚起,暗道“奇怪,這人是龍虎學子,為何以前未在學院中聽說過這號人物!”

    疑hu的不僅僅是禦劍馨,其他y皇學院學子也是如此。

    腳步虛浮,葉晨止住腳步,站在人群邊緣,對著眾人投來的目光,則是淡淡一笑,並未理會。

    而這隨意的笑容卻給禦劍馨一種熟悉的感覺,這笑容好像在哪見過,隻是如今不記得了。

    y皇舟那巨大的虛影浮現而出,一股巨力將眾人的身形托起,葉晨等人躍入y皇舟之內。

    隨意找了個靠窗的位置,葉晨雙眸微眯,儼然修煉起來,直至真氣完全恢複後,葉晨才睜開雙眼,懶散的望著下方那遠去的山影。

    數刻後,y皇學院那宏偉壯觀的樓宇出現在眾人的麵前,望著那越來越近的ymn,葉晨右手輕輕拍打著椅柄,輕聲喃喃道“y皇學院,我又來了!”

    龍馬發出一陣陣嘶吼聲,巨大的y皇舟緩緩降落,隨即,大mn打開,數十名y皇學子動作幹淨利落的躍出y皇舟。

    林雅秀一如既往,左手握著記錄本,查看這些龍馬的變化,突然,林雅秀目光一怔,落在一道剛剛從y皇舟上跨出的身影,眼中流l出一絲狐疑之s。

    “為什麼我看到這道消瘦的少年,會有熟悉的感覺!”想此,林雅秀不由輕呼道“那個同學,等一下!”

    剛剛跨出y皇舟,葉晨頗為懷念的望著四周的群山,深深吸了口氣。

    正y抬腳離開便聽聞背後的呼聲,聞言,葉晨轉身,望著比起一年前更加成熟的林雅秀,淡淡一笑,道“有事?”

    對於林雅秀,葉晨還是有點印象,當初自己來y皇學院時,便是有這位熱心的學姐招待。

    瞥見葉晨這種清秀無比的俊臉,林雅秀有種恍惚的感覺,隨即便失落的搖搖頭,輕歎道“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聞言,葉晨不在意的聳聳肩,轉身,腳步依舊虛浮的朝前走去,抬起頭,望著那直ch天際的劍塔,葉晨目光變得無比堅定。

    在劍塔上,他感受到了念輪回的氣息,比起數天前,這氣息倒是淩厲了不少。

    呆呆的站在原地,林雅秀目光始終落在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在,y手托著下巴,輕聲喃喃道“他,很像那個人!”!。

    最新最快章節,請登陸\(^o^)/三藏小說^_^o~ !,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Snap Time:2018-06-24 00:03:29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