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月蒙

  
  近暮而未時的天,斜陽未褪盡。
  夕陽明滅,餘暉閑照著蒼穹,泛出一片血紅。
  屹劍殿上空,無盡的血氣彌漫,嗆鼻的血腥味融入天地之中。
  皓月負手而立,抬步而出,站在雲海之濱,俯視著下方的屹劍殿,眼露笑意:“月蒙,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殺!滔天的殺意化作風暴至屹劍殿深處橫掃而出,整座屹劍殿瘋狂的顫抖著。
  “嫉妒帶來的仇恨可是很可怕的,嘖嘖!”皓月劍指抬起,朝虛空中接連點落,砰砰!
  層層禁製波動在屹劍殿中浮現,唯獨如此才能緩解這道聲音帶來的餘威。
  殺!一字化作層層大勢浪潮在玉皇群峰上空湧動,那間,無數道劍光至劍閣殿宇中冒騰而起,撕碎雲霧。
  玉皇殿中,風雷,雨辰,千川崖等人紛紛睜開雙眼。
  “屹劍殿皓月?”風雷劍眉微挑,這股恐怖的殺意讓他有種心悸的感覺。
  “莫非他突破至武道世界,但是為何擁有如此恐怖的殺意!”風雷起身,抬步而出,身形化作一道雷霆掠出。
  雨辰,既是雨殿主!雨辰起身,臉上盡是狐疑的神情,“數月前,皓月可未有突破的征兆。”
  帶著疑惑的心思,雨辰抬步而出。
  “血氣!”站在雲海之濱,千川崖負手而立,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無盡的血霧彌漫在雲海之中。雲海一片血紅。
  無數道劍光齊至。各個守護者神情凝望的望著遠處的屹劍殿,誰也沒有再靠近一步。
  謝水台上,蕭胖子輕輕按住傲世劍,低語道:“公子兄,你們在這媕R觀其變,保護妃暄的周全!”
  轉身,蕭胖子望著遠處撫琴的妃暄,心中的不安越來越盛。
  六具劍屍站在蘇妃暄身後,如同貼身護衛般,形影不離。
  公子蘇神情一怔。豁然抬起頭,望向遠處泛紅的天際,點點頭,道:“諾!”
  砰!蕭胖子身形一躍。落在下方的湖麵上,右腳輕輕點落在其上,其身形如同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咻!
  皇普略顯遲疑了片刻,起身,緊隨在蕭胖子之後。
  咻咻!兩道劍光掠空而至,眾多守護者退後,同時齊聲道:“蕭執事!”
  蕭胖子點頭,算是回禮。
  在人群中走出,蕭胖子神情凝重的望向屹劍殿。相隔甚遠,他還能察覺到那股驚天的殺意。
  “這絕非皓月的氣息,他沒有這般恐怖的殺意。”蕭胖子喃喃道,隱隱約約間,他覺得這股殺意有些熟悉,但是又說不上來。
  屹劍殿深處,百丈之寬的血池中,血水噗噗冒騰而出,淹沒了整座劍殿,甚至朝劍殿外蔓延而去。最後化作血霧冒騰而起。
  在翻騰的血池上空,兩具血紅色的身影若隱若現。
  轟!突然,其中一道身影猛然睜開雙眼,低吼而出:“殺!”
  那間,整座劍殿內的血霧化作如潮的殺意。倒卷而出。
  “殺!”低沉的聲音在殿中回蕩著,同時。另一道身影也睜開了雙眼,赫然是月蒙。
  全身上下一片血紅,其銀發看起來也是一片猩紅。
  月蒙睜開雙眼,望著眼前這具屍體,眼露狂喜之色,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在他心頭彌漫。
  “現在,誰也不能擋住我!”月蒙低語著,一種前從未有的強大力量流淌在他的體內,這股力量足以摧毀一切。
  “五代,就算你也不能!”血紅的雙眼漸漸變得清明起來,月蒙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突然,垂落的劍指抬起,天地規則齊聚在指尖,點落在屍體的眉心處:“寶貝,你就在這埵h待一會兒,我保證從今之後,再也沒有人敢小覷我們!”血絲在眼球四周閃現,月蒙對於眼前這具屍體可以說是愛不釋手。
  “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月蒙喃喃道,說到最後,自己輕笑而出。
  “我看重的酒,一定要品嚐到!”轉身,月蒙踏著血海,一步步的朝劍殿出口走去,所過之處,滔天的殺意盡數融入月蒙體內。
  雲海瞬息萬變,皓月眼中的笑意更濃,“比起想象中還要順利,月蒙,做你想做的事情去吧!”
  四周,氣氛顯得極為詭異。
  咻咻!三道劍虹掠空而至,劍光散去,赫然是風雷,雨辰,千川崖。
  望著被雲霧所籠罩的屹劍殿,風雷劍眉微皺,右手探出衣袖,猛然朝前拍下一掌,恐怖的罡風規則伴隨武道意誌,席卷而出,化作滔天的颶風。
  呼呼!雲霧破碎,氣勢恢宏的屹殿殿出現在萬眾矚目之下。
  當瞧見皓月的身影時,蕭胖子,風雷等人目光皆是一變,突破的人並非是皓月,那到底是誰?
  察覺到四周投射而來的目光,皓月轉身,環顧四周,最後望向為首的風雷三人,微微行了劍禮,頗為恭敬道:“皓月見過三位殿主!”
  “皓月,此處發生了何事?”淩厲的目光掃過下方的屹劍殿,風雷劍眉微皺道。
  “回風殿主,一後輩數月前在屹劍殿中閉關,今日這天地異象應該是那後輩突破所導致的。”皓月如實回答道。
  “後輩?”風雷神情輕微一怔,在玉皇殿的年輕代守護者誰有這般實力,想了一遍,風雷還是沒想出是誰,道:“是誰?”
  皓月輕咳一聲,正欲出聲,然一道充滿戲虐的聲音突然在下方的血霧中響起,“風殿主,你真是貴人真忘事,莫非連我月蒙小子的氣息都忘記了!”
  這道聲音響起的那,虛空中徒然死寂下來。
  月蒙!月族少主,這天地異象是那小子搞出來的,大部分守護者神情皆是一怔,這未免太扯了吧。
  “月蒙!”雨辰和千川崖兩人劍眉也是一皺,舉目望去,隻見彌漫的血霧仿佛受到一股巨大的牽扯力,朝屹劍殿深處湧去,數息之後,血霧一掃而空。
  砰砰!一陣腳步聲驟然響起,一襲月族常見的武袍,搖曳的銀發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下。
  見到這道身影,眾多守護者微微倒吸一口氣,“月蒙!”
  “月蒙小子!”見到這道熟悉的身影,風雷劍眉皺的更深,此刻的月蒙給他帶來一種陌生感,特別是那淩厲的氣息,這是以前月蒙所不具有的。
  察覺到四周異樣的目光,月蒙聳聳肩,輕笑道:“怎麼,諸位莫非連我月蒙都不認識了?”
  談笑間給人帶來一種肅殺之意,這還是昔日的那個月蒙嗎?
  千川崖雙眸微眯,眼縫間流露出的精光讓眾多守護者不敢直視,直直望向月蒙。
  淡淡一笑,月蒙迎上這道目光,道:“見過千川殿主,雨殿主!”
  雨辰微微點頭,心中盡是狐疑之色,“這家夥真的踏入武道世界了。”
  “不錯!”天地威壓蘊含在千川崖的雙目中,這話語一落便化成了天地之音,夾帶著滔天威壓朝月蒙衝擊而去。
  “比起諸位殿主,月蒙才剛剛踏進武道的真正門檻而已!”月蒙不卑不亢道。
  見到這一幕,眾人紛紛一愣,這家夥還是往日堥瘍瑣謇漱貑琱皏D月蒙?
  唯獨皓月莫名一笑,月蒙成長了不少。
  突然,月蒙看到了遠處的蕭胖子和皇普,拱手道:“蕭執事,許久未見了。”
  此刻的月蒙給蕭胖子一種危險的感覺,如同野獸一般。
  “沒多久,才幾月而已!”蕭胖子沒好氣道。
  “但是這數月以來,我對妃暄的思念已經深入骨髓,可以說是度日如年。”月蒙輕微一歎,語氣難得變得溫柔起來:“不知道,妃暄如今過的如何?”
  “我想沒有我的日子,妃暄過的一定不幸福!”
  說此,月蒙輕笑而出:“今日難得出關,自然要見妃暄一麵。”!~!
  

Snap Time:2018-10-18 21:38:46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