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三百章新神通因果


    滴答!滴答!

    滴落的鮮血激起一道道血hu,死寂的劍殿中回蕩著月蒙的聲音。

    “劍屍,並非是劍屍,而是分身!”皓月輕笑道。

    “分身!”月蒙迎上皓月的目光“為何分身之道?”

    “將自己的靈魂一分為二,其一寄托於本體,其二寄托於這具屍體之中!”

    皓月袖袍抬起,其一枚彌漫著血紅光芒的玉片出現。

    將這枚玉片遞給月蒙,皓月轉身,順著來時的路走去“隻要這具屍體成為分身,那麼賢侄便擁有這具分身的實力!”

    “武道世界!”皓月的餘音漸漸弱去,其身影也消散在皚皚的白骨世界中。

    “皓月前輩,這分身之法有什麼弊端!”握住手中的玉片,月蒙語氣有些顫抖。

    “我先前便說過,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想要達到些什麼就要付出一些!”

    “而代價就是你身上的一半生機,不過賢侄你也無需擔心,此處的血池中蘊含了數十萬武者的生機,在你煉製分身之道的時候,這些生機也會湧入你體內,緩解你失去的生機!”

    死寂的劍殿中,滴答滴答作響!

    轉身,月蒙望著遠處的屍體,神情變幻不定。

    “分身之道!”月蒙心神凝聚,沉入這玉石之中,片刻之後,月蒙才睜開雙眼,眼露一抹堅決之色:“失去一半生機和靈魂有如何。隻要煉製分身。我便可讓分身吞噬其他武者的生機,這樣子,我本尊失去的生機也會恢複!”

    “掌控玉皇,叱吒武神!”月蒙喃喃道,起身,抬步朝血池走去。

    死寂的劍殿中徒然響起了一陣陣鬼哭狼嚎聲,皚皚白骨紛紛破碎開來,化作骨粉紛飛。

    屹劍殿上,皓月轉過身,望著下方深不見底的劍殿。喃喃道:“計劃開始!”

    轉身,皓月望著遠處的北丘之地,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就等待主的降臨!

    皓月的目光透過重重雲霧。仿佛看到了那一道浩瀚的星雲。

    玉皇殿前,風雷抬起頭,望向北丘之地,眼閃過一絲疑惑。

    “怎麼了?”老者開口道,其目光也望向北丘。

    “沒有!”風雷搖搖頭道,明明先前有一股波動在北丘之地閃現而出,莫非是錯覺?

    雙眸凝視,風雷盯著北丘之地許久也未見到先前的波動再次出現,對此,風雷方才鬆了口氣。

    “雨老頭。我說你現在欠我一個人情,不如現在就還了這個人情,如何?”風雷輕笑道。

    “可以!”老者頗為無奈道。

    “讓追隨你的那些守護者轉變立場,支持玉皇殿回歸劍神門,如何?”風雷拍著老者的肩膀,嘿嘿笑道。

    “除此之外的一件事情,任你提!”老者不假思索道。

    聞言,風雷無奈的聳聳肩,頗為氣憤道:“你說你這個老小子怎麼就這樣,以五代如今的實力也足以統禦玉皇殿。你還反對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千川老頭是因為麵子上的原因,沒有表態,你老小子倒好,一表態就是反對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閉上雙眼,老者未理會風雷。

    見兩位殿主沒有往常威嚴。畢節嘴角笑意連連。

    “笑個屁啊!你小子再不好好修煉,還想跟在五代後麵混。”風雷眼珠微動。直接一掌將畢節拍飛。

    砰!畢節還未反應過來的那,其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墜落至雲海。

    “啊!”畢節慘叫一聲,身形搖搖晃晃在雲海中止住,同時,一道聲音在畢節耳旁響起:“畢小子,你去監視下月族和皓月等人的動靜!”

    這道聲音是風雷的,畢節臉色一正,若有深意的望著劍峰上的風雷和老者“風殿主是故意將我支開,瞞著雨殿主!”

    夕陽西落,其遲暮的餘暉映襯著這一片雲海。

    玉皇殿難得再次安寧下來,謝水台上,琴聲回蕩,鳥語hu香。

    七日之後,軒轅劍殿,第七層劍殿中。

    沉寂已久的劍殿中徒然響起了一陣沉悶聲,砰砰!

    一股磅至極的氣息在葉晨身上彌漫而出,葉晨緩緩睜開雙眼,其整片天地的威壓都蘊含在內。

    葉晨目光觸及之處,死寂的半空中徒然起了一道道波紋。

    叮!神通劍器輕顫而出,帶起一道清脆的劍吟聲。

    七日之內,葉晨時時刻刻的承受壓迫的衝擊,不僅僅是**上的衝擊,更是心神上的衝擊。

    然而此刻葉晨的目光未顯暗淡,反而更加明亮,氣息也更加的渾厚。

    “四萬丈武道領域!”葉晨喃喃道,起身,其恐怖的武道領域化作一場風暴,席卷而出,砰砰!

    兩股威壓在半空中相遇,震撼著軒轅殿宇所在的空間。

    砰砰!軒轅殿宇輕微一晃,正在其中修煉的守護者紛紛睜開雙眼,目光望向上方的劍殿,眼露敬畏的神情,這是五代的威壓。

    第六層劍殿內,月流雲雖望著眼前的神通劍器,然心境卻始終未平靜下來,更何談融入這式神通“比起七日前,他的實力更加的恐怖。”

    轟轟聲不絕於耳,葉晨抬步而出,負手而立,朝前走去。

    這七日之內,葉晨在借勢演化武道領域的同時,也習慣了此處的威壓。

    如履平地,葉晨不受任何的阻擋,來到第九柄劍器前。

    嗡嗡!這柄劍器仿佛承受不住葉晨的目光,發出一陣穩穩的劍鳴聲。

    “因果神通!”葉晨喃喃道,雙眸微眯,注視眼前這柄劍器。

    呼呼!雪絮簌簌而落,劍殿隨著葉晨的止步,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因果神通!”在葉晨的注視之下,這柄劍氣徒然破碎開來,化作了一場因果之雪,嘩嘩而落。

    雪hu所落之地,虛空中出現了一顆類似菩提那般的小樹,無盡的威壓在其上彌漫,凝結成朵朵因果之hu,微風拂來,這些因果之hu化作因果落地,重新換回出因果之樹。

    不斷的輪回著,周而複始,這場因果之雪卻越下越大,直至最後,整座第七層劍殿都承受不住這些雪hu,瘋狂的顫抖著。

    “好玄奧的神通!”葉晨的目光透過無盡的雪絮,落在那一棵因果之樹上“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因本無果,果便是因,無因亦無果,無果亦無因!”葉晨喃喃道,抬步,目光不再這柄劍器上停留,沒有任何的留戀,朝前走去。

    這一場因果之雪越下越小,直至最後消散,第九柄劍器重新凝聚而出。

    然而在葉晨邁出第十步的那,這死寂的劍殿中徒然飄起了一場細雨,細雨蒙蒙,落地無聲。

    因果波動在葉晨身上彌漫,葉晨走在這場細雨之中,眼神越來越明亮“這是我的神通,因果之雨!”

    嘩嘩!細雨驟然變成了磅大雨,紛落而下。

    滔天的殺意在葉晨身上出現,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殺意便強盛一分。

    然在這一場因果之雨的衝擊之下,葉晨的身上的殺意卻漸漸散去,直至最後,殺意全無。

    “既殺生,又豈能無殺意,此為因果循環!”葉晨輕笑道,再次邁出,一股比起先前更加淩厲的殺意出現,節節攀升。

    經過這場因果之雨的洗禮,葉晨的殺意發生了一次蛻變,從而帶動了殺戮規則的蛻變。

    軒轅殿宇內,嘩嘩聲絕地而起。

    臉上有些濕濕的感覺,月流雲睜開雙眼,抬起頭望著上空。

    上空中不知何時,驀然間,飄起了一場蒙蒙細雨。

    眼瞳猛然一縮,月流雲在每一滴細雨中感受到了因果規則,這完全是一場因果之雨“因果?”(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1 21:22:52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