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再見月流雲


    第五層通向第六層的階梯處,葉晨雙眸緊閉。

    一股大勢在他體內彌漫,葉晨身形一動未動,許久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輕吐一口氣。

    葉晨抬起頭,隻要再踏上十道台階他便可踏入第六層劍殿。

    “這一層的威壓已經對我產生不了作用了!”葉晨喃喃道,半個時辰的演化,其武道領域再次暴漲了三百餘丈。

    “第六層中的威壓勝此處十倍,難得有些期待!”葉晨喃喃道,右腳抬起,朝前邁出一步。

    砰!踏上台階的那,一股浩瀚的威壓呼嘯而至。

    葉晨臉色微變,繼續朝前踏去,接連踏出數十步,每一步落下的那,其一股威壓便衝擊著他的心神。

    砰!踏上最後一道台階,葉晨進入第六層劍殿之中。

    數十柄劍器懸浮在虛空中,腐朽的氣息在其上彌漫。

    在葉晨踏入的那,一股磅的大勢突然臨身,這種感覺如同置身於雲端的感覺,時刻便可墜地。

    “果然如此,此處威壓勝第五層劍殿十倍!”葉晨平靜的目光掃過虛空中懸浮的數十柄劍器,其上彌漫的威壓遠勝下方劍器的數十倍。

    這些神通皆為武道領域中的翹楚強者所幻化而出的,威力恐怖十足。

    雖隔甚遠,葉晨卻能夠在上麵感到一股恐怖的壓迫。

    “能夠創造此處神通的武者必然是曾叱吒一方的強者。第六層的神通便如此。那麼第七層和第八層,甚至第九層呢?”

    葉晨輕聲喃喃道,眼中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你果然踏進了第六層劍殿!”月流雲起身,目光如炬,直直盯著葉晨。

    月劍疤起身,微微行了劍禮,道:“見過五代!”

    神色尋常,葉晨目光掃過月劍疤和月流雲二人,不曾言語,目光落在腳下的這一幕上。

    一柄柄斷裂的劍器插落在地麵上。以葉晨敏銳的感知力能夠察覺到,這些斷裂劍器上的威壓顯然比起其他地方弱的多。

    同時,葉晨也注意到無論是月流雲還是月劍疤,這二人都是站在斷裂的劍器之上。

    “踏在這些斷裂的劍器上。順路走下去,所受的威壓應該會少很多!”葉晨沉思片刻,右腳猛然抬起,毅然踏在這片彌漫著腐朽氣息的地麵上,而不是斷裂的劍器上。

    砰!一股浩瀚的威壓呼嘯而至,化作一柄巨錘,狠狠的砸落在葉晨的靈魂上。

    身形微微一顫,葉晨略顯沉寂了片刻,就算是月流雲之流踏入這一層劍殿,也時時刻刻受到這些神通劍器上彌漫的威壓。並不好受。

    砰砰!葉晨接連踏出數步,臉色微微有些慘白。

    沉悶聲在劍殿中回蕩著,月流雲眼中帶著笑意,站在一旁觀望。

    劍眉微皺,月劍疤開口道:“五代,這些斷裂的劍器是劍殿中的盲點,我等若是踏在其上,受到衝擊的威壓也不會那般恐怖!”

    聞言,葉晨抬起頭,額頭處已經冒出了汗水。淡淡道:“我知道!”

    說完,葉晨仍然踏在地麵上,而非斷裂的劍器上。

    砰砰!死寂的劍殿中回蕩著一道道沉厚的腳步聲,月流雲眼中笑意更盛,劍疤已經出聲提醒。這五代要自討苦吃也怪不得他們。

    閉著雙眼,葉晨每踏出一步都要停下來。休息片刻。

    一股帝國大勢在他體內回蕩,葉晨要的便是這樣的威壓,他又豈能錯過,在壓迫下,借勢演化領域。

    越靠近劍殿中央,其來自四周空間中的壓力便越恐怖。

    然而葉晨的步伐卻越來越快,其神情也是越來越輕鬆,不複先前那般吃力。

    見到這一幕,月劍疤和月流雲的臉色皆是微變。

    眼露沉思之色,月劍疤雙腳微蹬,身形輕飄飄的躍落在地麵上,遭受更恐怖威壓的衝擊。

    月流水略顯猶豫,隨即也是抬步而出,站在地麵上。

    雙眸緊閉,月劍疤和月流雲兩人也試圖如同葉晨那般,在這股威壓的壓迫之下,借勢演化。

    砰砰!沉悶聲驟然在這兩人的體內回蕩,月流雲和月劍疤同時睜開雙眼,臉色一陣慘白,血跡滲出嘴角。

    眼露駭然,月流雲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先前他盯著威壓,試圖借勢演化,然而在威壓和玉皇大勢雙重壓迫之下,其**居然有種崩潰的趨向。

    “要有多麼恐怖的**方能承受住這股威壓和大勢的衝擊,五代的**到底有多恐怖!”月劍疤喃喃道,望向葉晨的眼中,其敬畏的神情更濃。

    察覺到二人的窘樣,葉晨眼中罕見的掠起一抹笑意,若不是憑仗自身恐怖的**,他又豈敢在如此壓迫之下借勢演化。

    葉晨抬起頭,目光掃過上空的劍器,在這些神通劍器中並沒有他想要的因果神通。

    感悟因果本源,初掌本源規則,在因果規則上還欠些火候。

    葉晨正欲感悟一式因果神通來加深對因果規則的掌控,環顧四周卻依未察覺到因果的波動。

    “沒有因果神通!”葉晨喃喃道,語氣略顯失望。

    “因果神通!”月劍疤皺起了眉頭,輕聲道:“軒轅殿宇中實規則演化的神通極多,而虛規則演化的神通極少,同時,這因果神通更少!”

    “除了第三層中有一式因果神通之外,還有一式神通!”

    聞言,葉晨難得止步,問道:“在第幾層劍殿?”

    眼眸微抬,月劍疤望著通往第七層劍殿的台階,略顯遺憾道:“第七層劍殿!”

    比起前六層的劍殿,第七層的劍殿如同一黑洞似的,靠近它的視線皆是被吞噬掉。

    “第七層劍殿內的威壓勝此處十倍,就算是武道世界強者要踏及第七層也有些勉強!”見葉晨望向第七層的入口,月流雲淡淡道,言下之意是指葉晨沒那實力登上第七層劍殿。

    盡管昨日之事最後月楚歌出麵,月蒙也安然無恙的回來,然而月族的聲望從此一落千丈。

    關於這一點,月流雲對於葉晨還是有些怨氣。

    聽出月流雲的言外之意,葉晨聳聳肩,微微一笑,未曾言語,繼續朝前走去。

    砰砰!死寂的劍殿之中回蕩著一陣陣有力而又沉穩的腳步聲,葉晨每踏出一步,其一股磅的威壓便呼嘯而至。

    直至踏在台階的那,葉晨突然轉過身,望向遠處的月流雲,淡淡道:“月族之長,可敢打一個賭?”

    “什麼賭?”月流雲神情一怔,望向葉晨,緩緩開口道。

    “賭本座能不能踏上第七層劍殿!”葉晨淡淡道。

    聞言,月流雲眼瞳猛然一縮,他沒想到五代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賭約。

    “五代雖有擊敗我的實力,然而他終究是武道領域。”

    “以我如今的實力都無法踏上第七層劍殿,五代實力也比我強盛一分,他斷然也踏上不了!”

    想此,月流水淡淡道:“五代有如此雅興,我等又豈能讓五代掃興!”

    “隻是不過既然是打賭的話,那麼自然要有賭注,隻不知道五代的賭注是什麼?”月流雲沉吟片刻道。

    “一個條件,若是有一日,在不涉及月族利益的情況之下,我要月族幫我對付一個人!”葉晨淡淡道。

    聞言,月流雲立即沉默下去,他原本以為葉晨是要讓月族主張回歸劍神門,卻不料葉晨會提出這個條件。

    “那麼若是五代踏不上第七層條件,我又能得到什麼賭注!”月流雲目光如炬,直直的望向葉晨。

    “玉皇殿由你月族掌控!”迎上月流雲的目光,葉晨淡淡道,這一句話讓月流雲心髒砰砰跳動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19 23:38:39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