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敗盡月族(中)


    “若是不服,可派人繼續接劍!”

    雲霧翻騰的那,葉晨身影消失在雲海上。

    出現在謝水台上,葉晨再次閉上雙眼,其一股磅的大勢在體內彌漫。

    砰砰!月黯身子一沉,其巨大的壓迫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握住劍器的右手仍然有些發麻,月劍疤抬起頭,目光透過層層雲霧,落在那一襲白衣身上,嘴角反而揚起一抹笑意:“很強!”

    哢擦!披在月劍疤身上的衣袍破碎開來,銀色武衣化作灰燼,取而代之的是玉皇殿常見的守護者衣袍。

    “守護者劍疤見過五代!”月劍疤在月黯等人錯愕的目光中,赫然朝葉晨行禮。

    聞言,葉晨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了月劍疤一眼,月族之中並非皆是愚蠢之輩。

    微微點頭,葉晨再次閉上雙眼,其磅的大勢如同驚濤拍浪般,時刻衝擊著他的武道靈魂。

    以勢演化武道領域,借助他人的壓迫來逼出自己的潛能,葉晨發現自己有點喜歡上這種近乎虐待的修煉方式。

    “一月苦修不如此次這一戰,月族先輩,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如墨長發靜靜垂至葉晨腰間,葉晨身上氣息全無,威壓盡融入天地之中。

    蔥白的玉指輕輕撥動著銀弦,蘇妃暄抬起頭望了葉晨一眼,其高昂的琴聲微變,變得低沉婉轉起來。

    臉色如宣紙般慘白,一抹血跡在月黯嘴角滴落,月黯體內的真氣運轉越來越緩慢,甚至有種停滯的趨向。

    “武道壓迫,這樣持續下去,我靈魂本源必然重創!”月黯很難的轉過頭,望向近在咫尺的葉晨,眼中罕見的掠起一抹敬畏之色。

    汗珠在月黯的臉頰滴落,比起人畜無害的蕭胖子,眼前這五代更加的可怕。比人畜無害更加可怕的是漠視。

    雲海瞬息萬變,一股大勢盡數收入月劍疤體內。

    月劍疤沒有理會四周詫異的目光,轉身離去。直至他離去之後,眾人方才反應過來:“月劍疤敗了!”

    “劍疤!”望著那道消散的身影,月黯神情有些複雜,他先前可是聽見月劍疤稱自己為劍疤。並非月劍疤。

    “看來你也同意玉皇殿回歸劍神門!”月黯轉身望去,發現眾多族人眼中都閃現出一抹猶豫的神情。

    “若是讓五代這樣立威下去,或許族內會有很多人動搖先前的心思,主張玉皇殿回歸劍神門。”月黯喃喃道,神色頗為急切的望向天盡頭。

    雲卷雲舒。這翻騰的雲霧吞噬了月黯的視線,直至半個時辰,依舊未有月族先輩出現,倒又有千餘名月族守護者趕至。

    天地死寂的隻剩下回蕩的琴聲,蕭胖子悠然自得的喝著酒,其一股大勢同樣在他體內彌漫,他也以大勢演化武道領域,玉皇大勢。

    半個時辰之後。葉晨睜開雙眼。望向死寂的虛空中,略微有些遺憾道:“月族先輩,還真讓人失望。”

    聞言,蕭胖子訝然一笑,你這家夥完全將月族先輩當做陪練的對象,這種贏了沒好處。輸了反而臉麵的事情,誰會去做。

    目光掃過遠處的月黯等人。葉晨淡淡道:“一人不行,諸位一起也可以。若是諸位誰接住我三劍,這月蒙便可離去。”

    死寂的虛空中立即掀起了一股雲海巨浪,月黯臉色皆是微變,一起出手接劍,這臉麵他們能夠丟得起?

    見月黯等人遲疑的神情,月黯臉色一急,喝道:“黯伯,你們一起出手,今日各位族人之恩,月蒙謹記在心!”

    察覺到月蒙的氣息越來越薄弱,月黯眼中遲疑的神情盡數退去,罷了,今日若是我等未魯莽,也不會害得少主如此狼狽。

    持劍而出,一股大勢在月黯身上冒騰而起。

    “月族守護者月黯!”月黯低喝道,一步邁入翻騰不止的雲海之中,走向謝水台。

    砰砰!在月黯之後,又有數千名月族守護者走出來,獵獵作響的銀色武衣呼嘯而至,如同起伏的銀色波浪。

    砰砰!意誌,規則和劍意在虛空中演替,數千股氣勢匯聚成一股大勢,破開了翻騰的雲霧,直朝葉晨倒卷而去。

    雖有月黯帶頭,然卻還有六百餘名月族守護者未動,站在山石上,神情略顯有些猶豫。

    “莫邪!”韓墨子起身,低呼一聲。

    坐在山石上,莫邪睜開眼,望著這些掠空而過的月族守護者,搖搖頭,道:“五代自有打算,我等若是出手,反而破壞了他的計劃!”

    “我等在一旁觀看就可以,我相信他們這些人也接不下五代的三劍!”此刻,莫邪有些漸漸明白了蕭子雲當初的那一句話:“,你說五代呀!他是一個奇怪的人,反正的他的思維邏輯跟常人不同,你我要做的就是盲目的相信他,而且他從來也不會讓我們失望過,這就是五代。”

    無盡的威壓呼嘯而至,葉晨起身,目光所觸及之處,雲霧破碎,落在為首的月黯身上,喃喃道:“五十餘名武道境,十餘名武道領域,匯聚起來的大勢壓迫還行!”

    迎上這股壓迫,葉晨走至謝水台邊緣,清澈而又刺骨的衝打著山石,濺起的水hu打落在他身上。

    負手而立,葉晨一邊承受著這股鋪天卷地而來的威壓時,一邊以帝國大勢演化自身武道領域。

    砰砰!每踏出一步,月黯等人身上的大勢便越盛一分。

    然直至月黯踏進三十餘丈的那,一聲洪亮的雷鳴聲咆哮而起,天地震驚,陣陣雷霆驀然間從四麵八方瘋狂的凝聚而來,遊動在雲海中。

    轟隆隆的雷鳴從天而過,眾多守護者盡是雙耳轟鳴,一股滔天的威壓在葉晨身上彌漫,葉晨睜開雙眼,幽幽道:“最大的壓迫也就如此,唉!”

    以勢演化,武道領域再次暴漲了五百餘丈!

    如今,葉晨武道領域直至三萬兩餘丈,其看似磅的帝國之勢衝擊也隻能讓葉晨血氣微微翻滾而已“待帝國之勢演化完之後,就開始借助地獄之勢演化領域!”

    璀璨的雷霆取代了遲暮的夕陽,葉晨抬眼望去,漠然的望著踏空而來的眾人,手中麒麟劍輕微晃動著,帶起一陣清脆的劍吟聲。

    砰!月黯抬起的右腳停落在半空中,雙目對視,他隻覺得一座巍峨的高山擺在自己眼前,這一腳遲遲未能踏落。

    唯獨此刻,月黯才感受到月劍疤先前承受的壓迫。

    “我倒是要看看,諸位還能忍受到什麼時候!”望著天地盡頭林立的劍殿,葉晨喃喃道。

    在這一刻,盤旋的雲海匯聚成一片陰雲,遮天蔽日,雷光閃現,逗大的雨水嘩嘩而下,整片天地都籠罩在這一場雨中。

    “一代月神以一劍演化出諸天劍道,使劍道昌盛,然不知爾等身為月族後人,這一劍又學會了多少!”漠然的聲音在月黯等人耳旁回蕩,他們知道,五代要出劍了。

    雨水灑灑而落,葉晨手中的麒麟劍揚起,一劍輕飄飄的引出,萬道劍式融入這一劍之中,萬劍歸宗!

    璀璨的劍光融入這場大雨之中,萬道劍式化為一劍,一劍再次化為萬劍,每一滴紛紛而出的雨滴都融入一道劍式。

    磅大雨打落,月黯等人隻見到那一道消散在大雨中的劍光,正欲出劍抵擋的時候,大雨而至,打落在他們身上。

    雷霆呼嘯,月黯首當其衝,整個人的身形倒卷而出,鮮血噴出,化作一片血霧,消散在這場大雨中......!~!

    

Snap Time:2018-01-21 01:07:14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