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差距就是差距


    雷光閃爍間,罡風咆哮而出的那,雪絮飄落而下。

    殺戮和生死規則相映雙輝,蔓延而至的火海掩蓋了半片天地。

    武道領域之內,六道天地規則聽葉晨號令,磅至極。

    見此,月流雲感到莫名的壓力,萬丈領域同樣蔓延而出,目光如炬,死死盯著遠處那道白衣身影。

    “第二劍!”葉晨喃喃道,六種截然不同的規則在他手中齊聚,這一切都是那間發生,快的不可思議。

    隨著葉晨邁出一步,這些規則再次化成一柄規則之劍。

    “一劍傾城!”巨大的規則之劍帶起一道璀璨而又唯美的劍光,黑暗瞬息間幻化而出,橫掃之下,吞噬了整片蒼穹。

    “傳聞五代月神出劍,天地黯然之色,為之傾倒!”

    “因此喚劍名為一劍傾城,可惜五代你的劍傾倒不了我!”月流雲再次不退反進,朝前邁出一步。

    叮!一柄長劍出現在月流雲手中,劍出,驚天動地!銀月虛影冒騰而起,驅散了無盡的黑暗。

    直至揚起長劍的那,月流雲身後的銀月虛影赫然融入這一道劍式之中,五代,便讓你見識下一代月神的血脈神通,力量規則演化的神通,月華!

    雖不能動用界勢,然演化出的武道世界之力卻融入這一劍之中。

    一力破萬法,劍光化作璀璨的月光迎上葉晨的劍,兩人的身形同時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力量神通,月華!”葉晨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他曾入夢過,當初一代月神施展這神通的時候可讓天地崩潰,破開星雲。

    然眼前這月流雲卻差了太多,想以力量規則破去我這一劍,隻是力量規則少了點!

    砰砰!六道沉悶聲瞬息在葉晨身上響起,六道劍屍領域呼嘯而至,其凝聚的天地規則。融入葉晨這一劍之中。

    鐺鐺!規則之劍之利刃點落在月流雲的劍上,其恐怖的力道在二者間爆發開來。

    砰砰!轟鳴聲回蕩,二者的劍光皆是暗淡下來。隨即,葉晨手中的規則之劍率先破碎開來。

    見到這一幕,月流雲微微鬆了口氣,這一劍接下了。

    然就在此刻。其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道順著劍身,直至的右臂。

    砰砰!那間,月流雲身形巨震,彌漫在四周的武道領域更是動蕩不已,僅僅持續瞬息。月流雲整個人噴出鮮血,身子被一股大力轟然推動,朝著後方退去。

    力破萬法反而被對方壓製住,月流雲死死盯著眼前這道飄舞的白衣身影,“**,他的**之力居然如此恐怖!”

    叮!火海彌漫間,一柄泛著寒光的劍器出現在葉晨手中。

    麒麟劍,葉晨持劍走出。眼露一抹笑意:“無需動用一劍寂滅。第十七劍足以了!”

    咻!身若長虹,緊隨在月流雲之後,葉晨抬手,瞬息便帶起了十七道璀璨的劍影,天地規則融入其中。

    “這是五代的劍技!”任月光璀璨,再也掩蓋不住黑暗的吞噬。

    月流雲身形猛然止住。再次出劍,不敢留餘力。

    咻!電光火石之間。兩道劍光再次相遇,沒有任何的僵持。砰的一聲,頭流雲全身彌漫出血霧,其恐怖的氣勢在這一刻崩潰開來,仿佛被葉晨這一劍擊潰。

    砰砰!月流雲差點握不住劍器,三萬丈內的天地威壓在他身上爆發開來,月流雲麵無血色,其身形被拋出,在百丈開外的山道上落地,落地的那,腳下的山道立即出現了哢哢的響聲,無數裂痕蔓延,整條山道轟然破碎開來。

    餘勁並未化去,月流雲身子再次後退,一連退出百丈,一口鮮血噴出,落在地麵上,觸目驚心。

    比起月流雲,葉晨身形紋絲未動,三萬餘丈武道領域足以化去這股恐怖的力道。

    盯著劍尖上的一抹血跡,葉晨眼露一抹沉思之色,未動用最後一劍,自身實力足以比擬初入武道三層的武者,當然這是建立在對方未動用界勢的前提上。

    “若是對方完全掌握了界勢,就算我出第十八劍,恐怕也無法將之擊敗,隻有一戰之力!”

    破碎的山山道上,山石滾落,帶起一道道轟鳴聲。

    四周一片死寂,眾人仍然沉浸在先前的那一劍之中。

    血跡化作霧氣散去,葉晨收起麒麟劍,神色如常,這月流雲雖踏入武道三層,然這一戰對於他而言還是極為從容。

    在月流雲落敗的那,月蒙,月黯等人各個眼露駭然,一臉難以置信之色。

    這數月以來,有關於葉晨的情報源源不斷的傳至玉皇殿,對於葉晨那恐怖的實力,他們也有耳聞,隻是聽到的不如親眼見到這般震撼。

    武道領域擊敗武道世界,這具有衝擊力的一幕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

    就連蕭胖子也有些吃驚,喃喃道:“太逆天了,未出全力,實力就這般恐怖。”

    遙遙望著一襲白衣的葉晨,韓墨子等人眼中露出濃濃的敬畏之色,特別是瞧見葉晨那輕鬆的神色時,他們心頭狠狠的震了下,莫非五代並未出全力?

    “我敗了!”月流雲麵無血色,鮮血從嘴角滑落,滴答作響。

    作為玉皇殿殿主之子,他自幼便受到大力的培養,功法,劍技,丹藥源源不斷,甚至得到了諸位玉皇殿殿主的指點,而如今更是踏入武道三層,達到了足以傲視武神大陸的地步,但是先前那一劍卻讓他毫無招架之力,其內蘊含的天地規則和玄奧一舉將他擊潰,就算他修為比對方強悍太多,也接不下這一劍。

    這種打擊讓他內心一片苦澀,望著四周守護者那敬畏的目光,月流雲知道,今日五代立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黑暗退去,葉晨站在虛空中,環顧四周,無人敢直視,挺拔的身姿更加具有衝擊力。

    轉身,葉晨走向謝水台,抓起酒壺,淡淡道:“第三劍未接下,他就繼續站在這!”

    “若是想帶走他,隻要有人接下我三劍便可!”葉晨的聲音並未打四周的安靜,反而因為這句話,四周變得更加死寂。

    月族那邊,一片死寂,沒有人出聲,就算月黯也是滿臉苦澀,族長都敗了,何況是他們。

    天地威壓散去,雲海翻湧而至。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月流雲望向謝水台,沉默了已久,“玉皇殿中很多人都對你給予極高的評價,但實際上,這些評價仍然小覷了你!”

    轉身,月流雲頭也不回的朝來時的路走去,其身形略顯落寞。

    長江後浪推前浪,昔日的強者遲早有一天會被取代的。

    “族長!”月黯神情有些遲疑,輕呼道。

    聞言,月流雲止住身形,眼眸微抬,望向屹劍殿所在的方向,神情有些無奈,這一切完全都是皓月在背後策劃的。

    “皓月是要將月族擺在與五代對立的位置上,真是唯恐玉皇殿不亂的家夥!”盡管知道這一點,月流雲卻束手無策,他發現自己不僅僅小覷了五代,同樣小覷了皓月。

    “父親不理族內事情百餘年,此事也隻能請出那些先輩了!”轉身,月流雲再次望向謝水台,“蒙兒性子驕橫,此次就讓他多受點苦,希望他能夠吸取教訓。”

    轉身,月流雲拂袖而去,直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雲霧翻滾,威壓彌漫間,月蒙臉色如同宣紙般慘白,然眼中卻掠起一抹冷厲:“五代之言狂妄至極,父親雖敗,然我月族內強者無數,雖然爺爺不理會族內之事,但是月族諸先輩有豈能不出手!”有了這個念頭,月蒙反而鎮定下來,閉上雙眼,運起意誌,抵抗四周呼嘯而至的威壓。

    瞥見月蒙眼中的冷厲,蕭胖子手中的酒壺一滯,緩緩道:“月流雲雖然作為族長,然最強者卻非是他,月族中可是有眾多先輩的存在,甚至有些是和莫老同一時代的人。”

    聞言,葉晨睜開雙眼,劍指輕輕敲打玉桌,喃喃道:“我倒是希望他們能夠拉下麵子,前來接我三劍!”

    說此,葉晨嘴角揚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這家夥莫非是想把月族先輩當做陪練的對象?”蕭胖子神情微怔,難得認真的打量了葉晨一眼,這家夥,瘋狂依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22 15:05:11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