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殺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殺!

    百丈城樓上,數百名身形筆直的身影而立,持劍,冰冷的目光直直落在葉晨等人身上。

    一股股強悍的氣息至這些人體內彌漫而出,形成一股壓迫。

    顯然,葉晨等人的到來已經引起這些人的注意。

    “此為玉皇重地,來者何人!”喝斥聲化作天地之音,回蕩在天地間。

    葉晨眼眸微眯著,其目光從這數百道身影上掠過,直接停落在一道熟悉的身影上。

    “月風!”葉晨喃喃道,眼中的古怪之色越濃:“當初劍神之戰,老師並未直言月風隕落!”

    一道如同劍脊般筆直的身影站在城門前,銀色披風獵獵作響,帶起一抹肅殺之意。

    在月光的映襯之下,這名中年人神色看起有些冷峻。

    思緒追溯到已往,葉晨嘴角古怪的笑意越來越濃:“守護者,月風!”

    月風,昔日劍神門宗主月驚仙之父,在那一戰之中,莫澈出手對付月風。

    當莫澈重新出現之後,葉晨以為著月風隕落,卻不料在此處再次見到月風,這其中的端倪葉晨也能猜測出一些。

    月姓可是個好姓,葉晨徒步朝城門走去,無視上空呼嘯而至的威壓。

    在葉晨目光投落在月風身上的那,月風顯然也注意到了什麼,轉身,其目光也轉移而至。

    然當瞧見這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時,月風臉色迅速的陰沉下來,漆黑如夜的眸子中盡是刺骨的寒意:“是你!”

    曾經在自己眼中如同螻蟻般的存在,卻當著自己的麵殺了親孫子和親子,而僅僅數年,這位便成為了武神大陸的五代月神。

    這二者之間的變化讓月風有種恍惚的感覺,然這一切變化都無法改變月風心中的殺意。

    不過月風也深知自己和前者之間的差距,藏在衣袖的右手緊握在一起,甚至滲出了血跡,表麵卻一片平靜道:“此處為玉皇重地。閑人沒有玉皇殿的允許,不得靠近此處!”

    “本座是閑人?”葉晨似笑非笑道,仍然朝前走去。

    “非守護者以及其家室便是閑人。若閣下無玉皇殿的邀請,不得靠近此處!”月風冷冷道。

    “本座想來玉皇殿還需要受到邀請才行?”葉晨淡淡道,越靠近月風,他越能察覺到月風心中那股壓抑已久的殺意。

    眼眸微抬。葉晨的目光在眾多守護者身上掃掠而過,嘴角噙著一抹冷笑,他已經猜測到一些端倪了。

    這月風明知自己的身份還出聲阻攔,並非意氣用事,所圖不小。

    “止步!”月風喝斥道。其一股洶湧澎湃的武道意誌出現,一抹滲著寒光的劍器揚起。

    砰砰!武道意誌呼嘯而至,葉晨仍然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下之時,武道領域驟然而現,凝聚的天地規則直接撕碎其武道意誌,狠狠落在月風的胸脯處。

    沉悶聲驟然響起,承受不住天地規則帶來的勁道。月風其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直接被拋飛。

    砰砰!月風從城樓之上落下,沙塵飛揚。

    頗為狼狽的起身,月風臉上盡是怒意,然其眼中卻閃過一抹冷笑,五代月神,隻要你出手了就好辦!

    “大膽賊子。此處為我玉皇重地,爾不聽警告。反欲強行闖入,找死!”

    “玉皇守護者何在。擒住此人!”月風喝道,滲著寒光的劍器揮舞而下,直指葉晨。

    咻咻!一道道璀璨的劍氣破空而現,站在城樓上的武者,其手中的長劍紛紛出現,淩厲的氣息如同月光般,流轉而下,死死鎖住葉晨的氣息。

    皇普等人臉色皆是微變,有些冷冽的望向城樓上的武者,玉皇殿搞什麼?

    砰砰!城樓上的武者中也有數名武道境,其武道意誌湧動,帶起滔天的武道威壓。

    數道武道威壓呼嘯而出,葉晨微微一笑,一步步的走向月風,似笑非笑道:“那些人是攔不住我的,從一開始,你就找錯了對象!”

    “,如果我是你,我會選擇隱忍,絕對不會選擇這種愚蠢的作法!”

    “同樣,我更不會被人當槍使!”

    一步踏向,滔天的威壓在葉晨身上破體而出,其後如墨長發更是如蛇般狂舞。

    砰!這一步仿佛踏落在月風心頭似的,洪亮的轟鳴聲在月風靈魂深處回蕩,其臉色那間如同宣紙般慘白。

    抬頭,葉晨望著北方的天盡頭,眼中掠起一抹笑意,如你們所料,既然來了,那就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動手!”意誌狂湧,月風企圖迎上那道漠然的目光,然僅僅一息,月風其目光本能的朝一旁偏去,那雙如墨般的眼眸中,彌漫著天地威壓,不可直視!

    然四周卻徒然一陣死寂,一股不可想象的威壓至葉晨身上出現。

    忘我領域蔓延而出,月風和城樓上的武者皆是被籠罩在內,漆黑的夜空中,遊離而過的雷霆帶起璀璨的雷光,轟鳴不斷。

    雪絮飄落而下,打碎了月光,落在城樓上的武者身上,一層冰霜浮現。

    這些武者駭然的發現,這一層薄薄的冰霜卻凍結住了一切,真氣,劍意,規則,甚至武道意誌。

    抬步而出,葉晨再次一步落下,其身形卻如同清風般消散,仿佛鬼魅般,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月風前方。

    月可是好姓,但是再好的姓也不能接二連三的救你之命。

    嘴角噙著微笑,葉晨抬指而起,劍指牽扯著四周飄落而下的雪絮,雪絮凝聚成一片冰晶,冰晶帶起一抹寒光,其內赫然蘊含著滔天的意誌。

    叮!寒光消散,一道血洞詭異的出現在月風的眉心處。

    額頭上的劍形印記完全被血染紅,雙眼內的生機在這一那消散,渙散無光。

    噗通!月風倒地身亡,這枚冰晶粉碎了其生機,更是擊碎了其靈魂。

    武道領域如潮水般退去,飄落的雪絮和遊動的雷霆皆化作虛無,失去雷鳴聲,現場變得更加死寂。

    皇普劍眉微皺,五代初至玉皇殿便擊殺一名武道境守衛者,這未免有些過火了。

    抬步而出,葉晨踏著滿地的血紅,朝城門走去。

    哢擦!洶湧澎湃的意誌衝破了冰層,持劍的武者神情不一。

    砰砰!數名武道境踏空而出,直射葉晨而去,在玉皇城前擊殺守護者,這在玉皇殿的曆史可是未曾出現過的。

    數股意誌洪流牽扯著天地規則,璀璨的劍光緊隨在後。

    葉晨眼眸微抬,神色平靜望著掠下來的劍光,眼中冷意更盛。身子沒有半點停頓,踏出之際,眼看那意誌洪流即將臨身,他身子一晃,雷霆乍現,掠出。

    萬雷齊至,天地轟鳴,撕碎了意誌洪流,化作雷霆巨錘,狠狠砸落在劍光上。

    鐺鐺!劍光暗淡,數道身影齊刷刷的退後,撞上百丈城樓,城樓輕微一晃。

    砰砰!眾多守護者持劍掠下城樓,同時,一陣陣悠揚的鍾鳴聲在城樓上響起。

    一道道劍光至玉皇城中冒騰而起,直射城樓上空而來。

    “五代!”皇普晃身而至,擋住葉晨的去路,低沉道:“若將此事鬧大,恐玉皇殿和劍神門間的關係會鬧僵。”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皇普,淡淡一笑,道:“皇普,這場戲就應該這樣演下去!”

    戲?皇普神情一怔,直視葉晨那古井無波的目光,皇普心頭微顫,五代並非魯莽之人,隻是在玉皇城前擊殺守護者自然會引起眾多守護者的憤怒,難道五代不知?

    “因為這場戲的劇本已經寫好了,擊殺月風,激起眾多守護者的憤怒,漸漸演化成玉皇殿和劍神門間的隔閡,直至雙方背道而馳!”

    “你說這是不是一場戲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24 20:46:56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