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月蒙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月蒙
  謝水台依水而立,俯玉皇之宏麗,瞰雲霞之浮動。
  蘇妃暄坐在謝水台上,頷首撫琴,低轉清婉的琴聲飄蕩而出。
  翻騰的雲霧凝聚成液滴,掛在樹枝上,緩緩滴落下來,激起一道道水花。
  水波蕩漾,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水麵上。
  銀色武衣獵獵作響,青年雙眸微眯。
  劍指輕輕敲打著大腿,直至琴聲消散的那,青年方才睜開雙眼。
  “此曲隻應天上有,也唯獨妃暄這般佳人才能彈唱出這樣的琴音!”青年撫掌笑道,踏著水紋朝謝水台走去。
  每踏出一步,下方的水紋凝聚成冰麵,詭異至極。
  然在青年即將登上謝水台的那,其兩股恐怖的威壓在上空呼嘯而至。
  “月蒙守護者,止步!”兩名披著金色武衣的青年,出現在走廊上,閃身擋住青年的去路。
  青年劍眉微皺,淡淡道:“退開!”
  “月蒙守護者,蕭執事曾吩咐我等,閑人不得靠近謝水台!”
  “若月蒙守護者有事情的話,請找蕭執事!”
  兩柄滲著寒光的劍氣出現,其四周翻滾的雲霧呼嘯而至,繞轉而起,掩蓋住了台階。
  在雲霧之中,謝水台的虛影漸漸消散掉,不複真實。
  “區區雲之規則也在我麵前放肆。有趣!”青年緊皺的劍眉舒展開來。笑道:“謝水台何時成為了蕭子雲的禁地,我月蒙欲上謝水台賞花賞水賞美人還需要他蕭子雲的允許不成?”
  無視前方兩柄彌漫著寒氣的劍器,青年抬步,繼續朝前走去,一步落下時,其驚雷聲徒然在翻騰的雲霧間響起。
  “雲之規則的真諦是虛無縹緲,兩人看來還未掌握其精華,僅僅隻是接觸點皮毛!”青年眉宇飄然,一抹嘲諷的笑意在他嘴角顯現。
  轟!一道紫色妖異的雷霆在雲霧中閃現而過,雷霆所觸及之處。其雲霧紛紛消散。
  依水而立的謝水台再次出現,台上,那一道若隱若現的倩影同樣出現在青年眼中。
  “女人如酒,該品則品。世間女子無數,然或冷傲,高貴,樸實,溫柔!”
  “品遍了世間之酒,罕有女子如妃暄這般,讓我動人心弦!”
  “優雅而又含蓄,恬靜而又溫和!”青年喃喃道,嘴角的笑意更盛,“此酒也唯獨我能品。屬於我專用!”
  視兩名青年如同空氣,被稱為月蒙的青年抬步而上。
  兩名青年劍眉皆是一皺,若不是眼前這人身份太特殊,他們早就出手警告了。
  “月蒙守護者,請止步!”兩名青年出聲製止道。
  砰!月蒙一步落下,猶如萬雷齊至般,其恐怖的威壓狠狠捶落在兩名青年的心頭。
  砰砰!兩名青年臉色徒然一陣慘白,身形朝後直退出數步。
  “記住有些人是不能阻攔,比如我月蒙!”月蒙的身形化作一道雷霆,直接掠過兩名青年的身體。登上謝水台。
 &ems;腳步聲響起,蘇妃暄揚起頭,三千如瀑布般的青絲隨風而動,然當美眸觸及那一道浮現的身影時,蘇妃暄的眼眸深處掠起一抹驚慌。
  起身。蘇妃暄身形有些不自覺的遠離月蒙。
  見此,月蒙嘴角的笑意更盛。笑道:“數日未見,妃暄你的琴藝未退,其顏更嬌!”
  “妃暄你可以沉浸於琴,然我卻隻能睹物思人,唉!”月蒙絲毫不掩蓋其愛慕之情,肉麻道。
  “恰好今夜正逢月時,妃暄若是不棄,你我可以共赴霞月山賞月!”
  “看來妃暄已經同意我的要求,否則應該出聲拒絕,能夠邀請到妃暄,月蒙榮幸之極!”
  月蒙邊走邊說道,僅僅數步便距蘇妃暄不足數丈。
  蘇妃暄雙肩顫抖,她雖然聾啞,然卻懂得唇語,隻能發出嗚嗚的響聲,以此來反駁月蒙的這句話。
  誰知月蒙反而一笑,道:“沒想到妃暄你會如此激動,看來你我早就心心相印!”
  屬於男子的氣息撲麵而來,蘇妃暄嬌軀一震,猛然朝後退出數步,三千青絲揚起如一旺瀑布垂掛,驚豔十足。
  月蒙不以為意,抬手,正欲抓住那蔥白玉手的那,其一道喝斥聲在天際響起:“月蒙,休得放肆!”
  兩股恐怖至極的意誌呼嘯而至,隻見兩道如虹的劍光在天盡頭,掠空而至。
  天地威壓臨身,意誌衝擊,月蒙臉色微白,其身形朝後退出數步。
  寬鬆的武袍在劍氣的帶動之下,舞起,蕭胖子飄然落在謝水台上,將蘇妃暄護在身後。
  蕭胖子臉上罕見沒有笑意,目光極為淩厲,落在月蒙身上,冷冷道:“月蒙,你三番兩次違背我的警告,當真以為我蕭子雲不敢動手!”
  莫邪臉色也有些陰沉,道:“月蒙,最後警告你一次,遠離妃暄!”
  對於莫邪這所謂的警告,月蒙早就習以為然,隨意的聳聳肩,笑道:“莫邪,這可是你不對,我對妃暄的愛慕豈是你能想象的......”
  月蒙話語還未落,一股恐怖至極的波動瞬間出現在謝水台上,蕭胖子抬步而出,眼中掠起一抹殺意,喝斥道:“滾!”
  滾!蕭胖子的喝斥聲掀起如潮的天地威壓,狠狠落在月蒙的身上。
  月蒙沒有預料到平日堣@副人畜無害樣子的蕭胖子會突然出手,威壓而至,恐怖的勁道爆發,砰砰!
  沉悶聲在體內回蕩,在天地威壓的衝擊下,月蒙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直接拋出,落在下方的湖泊堙A嘩嘩!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莫邪有些錯愕,就連蘇妃暄也是如此。
  踏步而出,蕭胖子神情一副冰冷,居高臨下,望向下方的月蒙道:“下一次是直接出劍,斷手斷腳是小事,一不小心失去那玩意,也別怪本執事!”
  語氣淩厲,蕭胖子的強勢讓月蒙有些發懵。
  起伏的水紋凝聚成冰,月蒙起身,全身都濕透了,有些狼狽。
  “武道領域!”月蒙抬起頭,嘴角的笑意收斂起來,冷冷的望著蕭胖子,一言不發。
  莫邪正以為月蒙要出言相激的時候,月蒙突然轉身,頭也不回的走出謝水庭院。
  “這小子居然這麼快就妥協!”莫邪神情一怔,有些錯愕道。
  “他沒有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盯著那道遠去的身影,蕭胖子淡淡道。
  “你剛才出手未免有些唐突了,這小子在月族中的地位可不低。”莫邪輕微一歎,道。
  聞言,蕭胖子卻輕笑而出,轉身,望向蘇妃暄,道:“唐突,在我看來還是便宜那小子了,以他今日犯下的罪至少要付出一隻手。”
  “若不是顧忌月流雲的麵子,那小子今日也不會安然的離去。”嘴角揚起一副人畜無害的笑意,蕭胖子一臉憨厚樣。
  “付出一隻手!”莫邪還深怕蕭胖子下重手,勸道:“給點教訓就可以了,留下一隻手未免太殘冷了。”
  “殘忍?”蕭胖子再次一笑,搖搖頭,難得認真道:“要是讓那家夥知道月蒙調戲他的徒兒,沒準月蒙今日已經血濺當場!”
  蕭胖子話語中的那家夥自然是指葉晨,聽得此話,莫邪是一臉不相信的神色 ,“五代並非魯莽之人。”
  在莫邪得到的情報中,無論對於事情處理的老練,還是對大局的把握,因此,莫邪一直認為葉晨並非魯莽之人。
  “有些原則的東西無關於魯莽,反正我是認為那家夥會宰了月蒙,不信你問妃暄!”蕭胖子一副你愛信不信的表情,對著妃暄道:“妃暄,我說的對吧!”
  蘇妃暄想都不想,直接點頭。
  見此,莫邪神情有些錯愕,五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0-20 10:05:43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