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前輩,屬於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現在是屬於我們的時代!”

    蕭胖子的話語聲看似盤旋在楊藝的耳旁,然卻如一柄巨錘般狠狠砸落在他心頭。

    鋒芒之氣掠起,一抹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

    武道領域爆發開來,摧枯拉巧的撕碎呼嘯而至的天地威壓。

    楊藝心頭微怔,目光死死盯著那抹不斷放大的劍光,眼瞳中露出一抹忌憚。

    這絕非是初入武道領域才有的實力,在武道領域的控製之上,此人遠勝於我!楊藝雖因為蕭胖子的實力感到震驚,然手中的劍器同樣揚起。

    縱橫捭闔之勢,一劍出萬劍器齊鳴!

    刺眼的劍光與四周環繞的鋒芒之氣共鳴,那間,蕭胖子和楊藝的身影皆是被鋒芒之氣吞噬掉。

    眾人屏住呼吸,目光死死盯著這一幕。

    隻見到璀璨的劍光之後,蕭胖子身影出現,右手探出,不緊不慢的握住傲世劍。

    “縱橫捭闔之劍!”盯著楊藝出的劍,蕭胖子微微一笑。

    “百步主宰!”蕭胖子話語未落,其兩道璀璨的劍光迎上一起。

    哢擦!縱橫捭闔之勢居然詭異的撕碎子蕭胖子的劍光,甚至落在蕭胖子的身影上。

    然劍入體,楊藝眼中卻閃現出一抹怪異之色:“毒幻?”

    虛幻神通!楊藝心頭徒然一顫,正欲抽劍退後,然一抹比起更加恐怖的劍勢呼嘯而出。

    並非虛幻神通,而是鏡像神通!一道平淡無關的劍光和身影在楊藝眼瞳中放大,瞬息而至,楊藝正欲抬劍,然一抹滲著寒光的劍器已經出現在他的脖頸上。

    哢擦!武道領域在這一劍之被擊碎,彌漫整座玉皇台的鋒芒劍氣在這一刻化作虛無。

    鋒芒劍氣散去,其玉皇台上的l幕出現在萬眾之下。

    望著這一幕,全場徒然死寂,楊藝敗了,而且敗得如此徹底。

    “蕭執事百戰百勝!”一道歡呼聲響起,原本支持蕭胖子的守護者紛紛起身,齊聲喝道。

    遠處玉皇殿上,畢節暗自鬆了口氣,眼中同樣掠起一抹震撼之色:“蕭執事居然突破至武道領域了!”

    “以他的資質欲突破武道領域,很難嗎?”風雷雙眸微眯,幽幽道。

    “倒是你畢節小子停止武道領域五十餘載,仍然未突破,得加把勁了!”風雷打趣道。

    聞言,畢節輕微一歎:“武道之途越到最後便越難進,唉!”

    “偷雞不成蝕把米,那些家夥這時候應該後悔的腸子都青了!”風雷老者撫掌,笑道。

    玉皇台上,蕭胖子臉上依舊一副人畜無害的神情,手中的傲世劍輕輕抬起,劃過楊藝的臉龐,指向蒼穹,似笑非笑道:“這是月神的時代!”

    月神的時代!懶散的陽光打落在傲世劍上,折射出的劍光落在楊藝的眼眸中,楊藝有種恍惚的神情,他仿佛看到了一襲白衣身影至遠古時代中走出,緩緩走來。

    沒有任何言語的嘲諷,蕭胖子留下這一句話,頗為瀟灑的轉身,踏著虛空,一步步的消失在玉皇台上空。

    神情有些落寞,楊藝轉身,望向遠處的數名老者,無奈的聳聳肩,“敗了!”

    “接連十五連勝,沒想到他居然突破至武道境!”老者喃喃道,劍眉微蹙。

    兩名站在老者身後的中年人也是輕微一歎,特別是瞧見那些原本保持中立守護者的態度,劍眉也是一皺。

    原本想滅了對方的威風,沒想到反而長了對方的士氣。

    “情報傳來,月神帝國已經潰敗,大陸諸國林立的局勢要結束了!”老者低沉道。

    聞言,兩名中年人更加沉默了,這局勢已經開始不受他們掌控了,盡管他們故意封閉這條消息,但是數月之後,玉皇殿全部守護者都會知曉此事。

    那時候保持中立的守護者或許會更少,沉默了數息,一名中年人開口道:“雨殿主,再這樣下去支持我等的聲音會越來越少……

    聞言,老者拂袖轉身,頭也不回的朝前方起伏的殿宇走去,“我去找千川殿主談談!”

    見此,兩名中年人皆是無奈一歎。

    先前出聲的中年人突然開口道:“月兄,或許你應該勸說下月殿主,隻要月殿主表態,大部分的守護者都會支持我等的!”

    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表情,滿頭銀絲的中年人無奈一笑:“父親的態度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就算是他的親生兒子也不行!”

    滿頭銀絲的中年人其眉心上有一道淺淺的月形印記,看起來似月神印記,然僅僅形似而已。

    在玉皇殿成立時,四代便將一代後人一分為二,其一留在劍神門,其二留在玉皇殿。

    留在玉皇殿的一代後人逐漸演化出如今的月族,因此,在玉皇殿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作為曾經一代月神的血脈,其月族更是人才輩出,強者雲集。

    月族最強者是月楚歌,作為玉皇殿如今的正殿主之一,而眼前這滿頭銀絲的中年人則是月楚歌的唯一親子,月流雲。

    “作為一代血脈的後人,月殿主更有資格成為五代月神!”中年人看似隨意道。

    聞言,銀發中年,既是月流雲臉色猛然一妾,語氣難得淩厲起來,“皓月兄,此言休得再提起!”

    環顧四周,月流雲凝重道:“我等支持玉皇殿獨立和此事是兩種不同的觀念,禍從口出!”

    說此,月流雲拱拱手,轉身弈去。

    目送月流雲的離去,被稱為皓月的中年人眼中掠起一抹嘲諷之色,你月族若無這野心,為何反對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月族這是想當婊子又立牌坊嗎?”皓月森然一笑,望著玉皇台四周的守護者,眼中掠起一抹殺意,我皓月輪回數世,經營了數百載,豈能因玉皇殿的回歸讓我計劃崩潰?

    “絕對不能,就算你月族無欲稱雄心,我皓月也要讓你月族子弟有這雄心!”

    “聽說月殿主的孫子月蒙最近對莫殿主帶回來的女子極為感興趣,!”

    皓月轉身,其目光掠起伏的劍殿樓宇,落在玉皇殿最北邊的天盡頭之處,那是唯一一處沒有鋒芒之氣觸及的地方。

    其一股玄奧的波動在那彌漫,目光如炬,皓月知道此處數百載,然始終未看出其中的玄奧,“北丘之地,唯獨殿主之位方能踏及,那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盯著異刻,皓月也未看出任何的玄奧,如同往常那般,放棄研究。

    抬起頭,皓月直視著蒼穹,眼中流露出一抹堅定,“計劃決不能中止!”

    “一萬五千餘丈武道領域,蕭執事瞞著我好苦!”兩道身影並肩而行,莫邪略顯感慨道。

    劍指輕輕拂過劍身,蕭胖子眼眸微抬,道:“莫兄,不是早已察覺到我的突破?”

    “我雖知曉。

    卻未想到你和此變態,剛剛突破,其武道領域便覆蓋一萬五千餘丈!”莫邪嘖嘖道。

    聞言,蕭胖子白了莫邪一眼,“那家夥一突破便是兩萬餘丈的武道領域,跟他相比,我已經算是正常了!”

    輕微一歎,莫邪幽幽道:“風殿主說,那家夥是妖孽!”

    “莫兄,作為莫前輩的名義弟子,你壓力頗大啊!”蕭胖子語重心長道,寬厚的大手拍在莫邪的肩膀上。

    無奈一笑,莫邪搖搖頭道:“我比不上他,這一點我有自知之明!”

    數月的交談,蕭胖子早已摸透了莫邪的性子,繼續打擊道:“那是尊然!”

    莫邪不以為意,兩人相視一笑。

    突然,蕭胖子劍眉一皺,嘴角的笑意也立即凝固住,“這家夥還真是陰魂不散,又來!”!~!

    

Snap Time:2018-01-19 15:40:00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