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勝負


    白茫茫的世界中,青龍虛影盤旋。

    漆黑的空間亂流在青龍一旁湧現,卻始終無法將青龍虛影吞噬掉。

    葉晨持劍站在青龍虛影之上,嘴角流轉出一抹血跡。

    “規則不受我掌控,那麼便寂滅!”葉晨喃喃道,踏空而出,身後的青龍虛影化作罡風,旋轉而出。

    無數道罡風幻化成一道道白衣身影,神通化風!

    “一劍寂滅!”葉晨起劍,朝虛空中一踏,身後數千身影如影隨形,同時出劍。

    哢擦!一道怪異的聲響在這一刻響起,黑暗如同墨水般,湧現。

    仿佛倒掉的硯台,黑暗以葉晨劍為中心朝四周推進。

    天地萬物寂靜,葉晨每踏出一步,一抹劍光閃現而過,如彗星劃過夜空般。

    六道劍屍如影相隨,緊隨在葉晨的身後,其武道領域繞轉,齊聚的天地威勢融入葉晨的劍中。

    “居然撼動了我的世界!”長發如同銀色般狂舞,太子那張邪魅的臉龐上帶著一種冷漠而又殘酷的表情:“第十八劍嗎?”

    如墨的黑夜已經吞噬了半片白茫茫的世界,黑白繞轉,遠遠望去如同倒轉的陰陽魚似的。

    一步,兩步,三步,每一步一劍,直至第十八步的那,漫天的殘影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劍吟聲。

    那間,天地間的雪絮化作泯滅。

    一抹璀璨的劍光再出破空而現。直射太子而去。

    白霜洪流未觸及劍光。詭異的靜止住。這白霜洪流是寒冰規則所化,但是在這一劍之下,天地規則皆為寂滅!

    “規則寂滅!”太子喃喃道,右手橫握住斷劍,閉著雙眼。

    吼!力量規則在上空出現,化作一道百丈之長的巨人,持力量之錘,踏在虛空中。

    吼!嘶吼聲現在,百丈巨人朝前邁去,守住的力量之錘掄起。狠狠朝激射而來的劍光砸去。

    恐怖的力量規則湧現,力量之錘的巨影在葉晨眼中不斷放大著。

    叮!劍嘯聲再次變得高昂起來,這看似恐怖的力量巨錘,在葉晨目光觸及之後。立即崩潰開來。

    砰砰!葉晨身影似鴻雁般,劃過巨人的身軀,腳尖輕輕點落在其上,力量規則所化的巨人同樣死寂下去。

    規則寂滅,不管寒冰規則,還是力量規則!

    持劍而出,太子走在風雪中迎上了這道掠空而至的劍光,同時,太子渾厚的靈魂力蔓延開來,動用界勢。世界中的虛幻規則,禁製規則,風屬規則幻化而現。

    這些規則在太子的操控之下,赫然化作漫天的棋子。

    黑白分明,虛幻之間,不分真假!

    隨著太子邁出第三步的那,這些棋子掃射而出,如同流水一般。

    砰砰!白茫茫的世界在這一那,震動起來,仿佛承受不住棋子上彌漫的威壓。

    “規則寂滅!”葉晨心神完全沉浸在這一式劍式之中。無視掃射而來的棋子,穿梭在其間。

    璀璨的劍光掩蓋一切,這規則棋子同樣死寂下去。

    第五步,一股恐怖無比的毀滅氣息至太子身上出現,席卷整個白茫茫世界中的雪絮。天地轟鳴。

    而便是此刻,太子手中的斷劍揚起。一抹令天地黯然之色的劍光閃現而出,這是太子的劍式,陽春白雪!

    一抹充滿了唯美的劍光,一抹讓人如沐春風的劍光,這兩道劍光都讓人為之沉迷,然這兩劍同樣是殺人的劍。

    哢擦!兩抹劍光相遇,白茫茫的世界在這一刻,融入劍式之中。

    而葉晨先前的十七式劍影同樣融入這一劍式之中,兩道橫亙於天地間的劍光破空而現,掀起滔天的規則風暴,直至下方的烏江。

    哢擦!蔓延烏江數百萬丈的冰層破碎,其內數千萬屍骸化作灰燼,兩道深不見底的劍痕出現在烏江上,江水足足下降了數百丈。

    鐺!持劍,兩人之間,規則化作細雨和雪絮紛飛。

    雙目對視,兩人眉宇間皆是輕微一皺,又是平局!

    砰砰!沉悶聲在二人的體內回蕩,葉晨和太子其身形如同長虹般,退出數百丈,兩股霸道的意誌仍然殘留在虛空中。

    踏入武道三層,演化初具雛形的世界,太子動用界勢,然在葉晨這一劍之下,他也隻能勉強占據上風,由此可知葉晨這一劍的可怕。

    “這一劍叫什麼?”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太子淡淡道。

    “一劍寂滅!”葉晨臉色如同宣紙一樣慘白,太子的實力比起想象中更加恐怖,幸虧他才初踏入武道三層,武道世界方才初具雛形,若是過一段時間,就算施展一劍寂滅,他也無法壓製住太子。“一劍寂滅,劍出,萬物寂籟,規則死寂!”太子輕輕揚起手中的斷劍,滔天的殺意越來越濃厚。

    “借助融入七道領域的劍式,很恐怖,這一戰,你我算平局,可對?”雪絮飄落而下,消散在滔天的殺意中,太子淡淡道。

    “不,這盤棋局我贏了!”葉晨突然輕笑而出,看似自語道:“很久以前我就說過,如果一盤棋局陷入死局,唯獨打破遊戲規則!”

    “所以我贏了!”葉晨的這番話聽起來有些奇怪,但是太子卻意識到了些什麼,正欲轉身,然此刻,葉晨再次出手。

    砰!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恐怖的武道領域再次蔓延而出,深邃的眼眸,黑白二氣繞轉開來,瞬息,一輪銀月虛影在黑暗的天地中冒騰而起。

    披著陰陽虛影,葉晨的目光無情而又漠然,其聲音如同天地之音般在虛空盤旋:“生死永!”

    生死永!這一道平淡的聲音猶如驚雷炸響在太子的心頭,太子心神猛然一震,月光下的雪絮多了一絲神秘美,在月光掉落進他眼眸的那,他的身形出現了一瞬息的停滯。

    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現在太子身後,他的臉色如雪般慘白,赫然是日鈤。

    “雪花觸及的地方,再也沒有殺戮,咳咳!”修長而又慘白的手探出衣袖,一柄白皚皚的刀刃出現在日鈤的手中。

    望著近在此尺的身影,日鈤神情堅定,沒有任何的猶豫,劍指撥動,手中的刀刃如同長虹般射出,無聲無息。

    “日鈤!”天地在這一刻仿佛停止下來,連那天地的雪絮也是如此,唯獨那一抹劃過夜空的刀芒。

    嘩!黑暗中,一抹血光乍現,如同滴落在畫卷上的丹紅似的,緩緩滴落。

    一柄精致無比的刀刃出現在太子背後,滴答!

    死寂的天地中,血紅的液體順著刀刃,落在雪絮上,雪絮被染成血色。

    “很多年前,你就已經習慣了我出現在身後,我也習慣了出現在你身後!”

    “所以很久以前太子你就說過,世界上能夠傷到你的人不多,我的刀是其中之一!”

    “咳咳,直至此刻,你都未曾對我戒備過!”日鈤迎著風雪,踏著雪絮,掠過數丈,出現在太子身後,其修長的右手拍落在太子的肩膀上,而這一拍之下,太子體內的真晶徒然破碎開來。

    其瘋狂的刀意在皚皚刀刃上蔓延,席卷太子全身,撕扯著他的經脈。

    血滴落,太子臉色也是一片蒼白,抬起頭,直視眼前一副病態的日鈤,輕笑道:“你還是出刀了!”

    “天罡大秦皇子,掌握方圓方才掌控天地,以武神為棋子,重新掌控大秦,再讓大秦踏破天罡諸國,建立絕對的製度,禁止殺戮!”

    “武神大陸的生靈隻是棋子,真的隻記前世,不記今生嗎?”日鈤認真道。

    “這就是你出刀的理由?”太子笑道,強悍的氣息如同潮水般,消散!

    “無論是誰,誰都不能給武神大陸帶來無盡的殺戮!那些無父無母的孤兒太多了,這塊大地承受不住那種絕望,那種哭泣!”日鈤低頭望著下方血紅的無盡,這死了數千萬人,那就意味著有數千萬個家庭破碎,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親,年邁的老人失去兒子,日鈤低語著,“而這便是我要一直走到盡頭的路!”

    一條路未走到盡頭,出現了岔路。太子的路是以武神大陸為棋子,然後去征戰天罡大陸,隨即以天罡大陸為主,建立絕對的製度,禁止殺戮!

    而日鈤的路是守護武神大陸生靈,讓其不受戰火的洗禮。

    因為如此,日鈤和太子都讚同殺戮是憎恨的。

    隻是在踏入地獄後,這條路便出現了分岔......(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24 04:09:22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