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刀神再現


    雪絮簌簌而落,一陣花香撲麵而來!

    大勢遮天,太子眼中隻有那一抹閃爍而過的刀光,“他回來了!”

    “因為找到了自己的堅持,找到了堅持的理由,就回來了!”葉晨淡淡道。

    “隻是他已經和我背道而馳!”太子微笑道,日鈤帶著他的刀回來。

    雲海中,氣氛徒然緊繃起來,眾多太子殿成員皆是滿臉的震驚以及難以置信之色。

    就算日鈤十年未現,然太子始終將副殿主的位置留給日鈤。

    由此可知,太子對日鈤有多重視,然而日鈤在這時刻,同樣背叛了太子。

    “日鈤你居然背叛太子殿?”為首的老者喝斥道,其目光死死盯著日鈤的雙手,深怕他突然出手。

    日鈤的可怕,或許武神大陸上很少有人知道。

    但是這些太子殿成員卻極為清楚,他的刀很可怕,決定生死,僅僅隻在一瞬間,不是他死便是敵亡!

    “太子殿!”日鈤止步,抬起頭,望著眼前翻滾的雲海。

    雲海遮擋不住日鈤的目光,其蒼穹意誌同樣如此,隔空相望。

    太子抬起頭,眼中難得出現了一絲笑意,雙目隔空對視。

    “回來了!”一抹溫和的笑意在太子的嘴角揚起,並非是邪魅的笑意,而是朋友見麵間的那種笑。

    雲海中,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日鈤突然輕笑而出:“十年前。我就回來了!”

    抬步。日鈤搖搖頭,目光微偏,落在為首的老者身上,似笑非笑道:“太子殿,我隻記得我是太子黨的成員,並非是太子殿!”

    “日鈤,在十年前,太子黨已經改革,成為太子殿,你是副殿主!”老者劍眉微皺。他有些看不懂眼前這名青年。

    聞言,日鈤卻輕笑而出,搖搖頭道:“不一樣的,太子黨是太子黨。太子殿是太子殿!”

    “你們在忌憚我的刀?”日鈤朝前走去,雲海在他的腳下散開。

    “難道你們忘記了,我的刀是無處不在!”日鈤笑了,眼中卻帶著一種莫名的悲哀。

    昔日,這些戰友跟隨他身後,征戰武神。

    但是今日,他卻要對昔日的戰友動刀。

    “我們這條路並非是阻止殺戮,而是產生殺戮,放棄吧!”日鈤話語未落的那,清風卷起身後的雲海。同樣卷起他的長發。

    如墨長發飄蕩的那,一抹璀璨的刀光破空而現,無視任何的意誌,神通,甚至武道領域,出現在一名太子殿成員的眼前。

    咻!血光乍現,如同先前幾名太子殿成員,這名武者同樣躲不開這一刀,生機消散,靈魂破碎。

    又一名武道境隕落。日鈤眼中並無喜意,反倒是悲哀越來越濃厚。

    一步又一步,日鈤朝前走去,花香隨風而至。

    兩名武道領域強者,目光死死盯著日鈤。深怕日鈤再次出手。

    大戰再起,然而比起先前。太子殿成員卻無法聚齊全部注意力投入戰鬥中,他們要時刻注意日鈤。

    誅武劍陣運轉,公子蘇站在高空中,俯視下方廝殺的雙方,舉手投足間,蒼穹意誌凝聚成劍,掃射而下。

    以誅武劍陣牽扯全局,公子蘇特別望了日鈤一眼,這人居然闖入陣中,但是他卻未察覺到。

    雪絮紛紛而下,染白了太子的青衫,以及那如墨長發,坐在風雪中,太子的身影越發的孤寂。

    “日鈤,他就是第三道殺機,對嗎?”太子輕笑道,雪絮落在他的手中,化成白子,這一子,太子遲遲未下。

    “嗯!”葉晨抓起酒壺,飲了一口,悠然道:“他的刀比起十年前,更加的可怕!”

    “隻是五代,你如此肯定日鈤會助你?”太子同樣取出一壺酒,這酒並非是武神之酒,而是天罡大陸的酒水。

    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太子手中的酒壺,淡淡道:“在地獄中,那時我記憶仍然未覺醒,日鈤出現了,在那時候,我就已經肯定了!”

    “他那時候對我說了一句話,他說,人生就像花一樣,默默的綻放,卻那麼短暫,那麼燦爛。看上去,仿佛每一朵花看起來似乎都一樣,但開放的意義卻不一樣,花開花落,演繹著人生的變化。很久以前,他都在尋找自己開放的意義,並且堅持著自己的執著!”葉晨淡淡道:“隻是陽光不複,但是在黑暗中,花兒也要綻放!”

    “而你就是那陽光,他就是花兒!”葉晨突然輕笑起來,若是那時候日鈤出刀,那麼再無今日這一幕。

    聞言,太子沉默了,神情平靜的望著雲海,戰局在日鈤出現的那一刻便已經注定了,這武道之爭,他同樣輸了。

    “但是這第三盤棋局,我贏定了!”太子淡淡道,其雪絮出現在指尖,融入其恐怖的意誌,呼嘯而至棋盤,啪!

    死寂的虛空中,其龍吟聲響徹而起,天地規則顯化。

    一時間,虛空變得更加壓抑,一股磅的大勢籠罩在數千萬心頭,窒息的氣息如同蝗蟲過境般,蔓延開來。

    持羽扇,葉無雙和綺夢登上高樓,兩人皆望向虛空,真氣不由自主的運轉起來,唯獨如此才能化解大勢帶來的壓迫。

    “一盤簡單的棋局內含著天地之勢,沒想到太子如此恐怖!”綺夢心有餘悸道,相隔甚遠,她體內的真晶都有些顫抖。

    “武神大陸上能夠與家主比擬的也唯獨此人,的確是很可怕的一人!”葉無雙略顯一讚道,雖然未曾與太子正麵交鋒過,然這盤帝國之棋可是讓他深有體會。

    “家主和太子下的三盤棋,帝國棋局已經勝出,至於武道之爭這盤棋局也要勝出,大勢齊聚,第三盤齊聚,家主必勝!”綺夢極為肯定道,粉拳緊握在一起。

    聞言,葉無雙含笑點頭,“一定會贏的!”

    轉身,葉無雙目光徒然變得淩厲無比,羽扇揮向烏江之濱,冷冷道:“傳令,寒冰劍陣繞轉!”

    “以八陣圖大陣之威,困住敵軍主帥!”

    “諾!”綺夢轟然應諾,退下城樓。

    雪絮紛飛間,一股莫名的寒意在烏江中彌漫著,其滴落的血跡和江水立即凝結出一層寒冰。

    僅僅數息而已,數百丈的冰層再次橫跨烏江兩岸,隻是這冰層血紅的可怕。

    “殺!”葉破軍揚起滴血的巨劍,指向烏江之濱。

    砰砰!數千萬雄獅齊至,聲勢浩大無比。

    站在高台上,居高臨下望去都是血獄軍和銀甲騎兵,八陣圖聚千萬大軍之勢,大勢呼嘯而至,落在蒙恬和李信等人身上。

    哢擦!高台承受不住這股大勢,倒塌!

    雪絮緩緩落下,蒙恬劍眉微皺,環顧四周,輕微一歎,在千萬大軍齊聚的八圖陣勢盡管擊殺不了他,但是要鎮壓住他足以。

    李信等人麵若宣紙,聚集在蒙恬身後,低沉道:“主帥!”

    “原地待命便可,他們隻是要困住我等,不會出手!”蒙恬淡淡道,語氣仍然那麼從容。

    “困住我等?”李信劍眉微皺,隨即又釋然,應該是困住蒙恬,而非他們。

    虛空中,棋盤上大勢彌漫,殺機四伏。

    葉晨和太子的心神再次齊聚在棋盤之上,大軍之勢和虛空中的武道之勢盤旋在棋盤上空。

    葉晨右手抬起,再次夾住雨滴,從容道:“第三盤棋局,你同樣會輸!”

    啪!一黑晶瑩剔透的黑子呼嘯而至,落在棋盤上,掀起大勢浪潮,萬軍嘶吼聲在虛空中憑空響起,大勢再次化作千軍萬馬顯現。

    規則化作兵甲,天地威壓化作利刃,隨著葉晨這一子落下,無盡的兵馬齊出,直撲九道天龍。

    “我要屠龍了!”葉晨淡淡道,舉手投足間,天地威壓化作漫天箭雨,掠過萬軍,直射太子而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26 17:45:37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