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八陣圖現滅千萬軍


    天地黯然變色,陰霾的天空下,百丈厚的冰層如同血一般猩紅。

    高台上,蒙恬沉著臉,眼中流轉出罕見的凝重之色。

    “主帥,敵軍冬要變陣了!”數名副將驚呼而出,十麵埋伏陣漸漸改變,形成八路大軍,八路大軍每一路再分八路,足足六十四路。

    見到這一幕,蒙恬心頭猛然一沉,登上高台,目光如電,直直望著這一幕。

    見到敵軍變陣,蒙恬臉色徒然慘白,望向下方的烏江。

    血紅至極冰層內,一股磅的能量流轉在其間。

    “撤軍!”蒙恬毅然道,語氣極為堅定。

    “撤軍?”數名副將沒想到蒙恬會在這關鍵時刻下令撤軍,皆是愣住。

    “我軍如今雖落入下風,但是以我軍的實力就算更敵軍火拚,也足以拖垮對方!”一名副將勸道。

    “撤軍,這是軍令,刻不容緩!”蒙恬冷冷道。

    森然的殺意流轉而出,蒙恬冷冷的望著身後的副將。

    目光所視之處,眾多副將打了個寒顫,立即傳達軍令。

    大軍之中,軍令已至:“主帥有令,撤軍!”

    鳴金收兵,戰鼓聲在高台上響起,蒙恬的臉色越發凝重,“希望是我猜測錯誤了!”

    “撤軍?”李信環顧四周,大軍將士各個殺紅了眼,加上敵軍包圍在四周,要撤軍,談何容易。

    雖如此,李信仍然有條不紊的發布軍令,“中路重甲騎兵斷後,弓弩營居中,撤!”

    “想撤軍?”葉凡白冷冷一笑,一襲白衣飄蕩在萬軍之中,其身形出現時,一抹璀璨的刀芒閃爍而過,帶起一道醒目的血光。

    敵軍撤軍之令剛剛傳達下去,那些敵將還未將軍令傳達下去一個個死在葉凡白刀下,萬軍之中取對方首級。

    葉凡白用他獨特的方式,撕碎敵軍的陣型。

    城樓上,葉無雙微微呼了口氣“敵軍要撤軍了!”

    “時機已到!”望著八路大軍呈現出的陣型,葉無雙眼中的殺意更盛:“傳令下去,全軍突擊!”

    “乾坤巽艮四間地,為天地風雲正陣!”葉無雙漠然道,羽扇揮舞間,城樓下方的數百萬大軍再出,融入八路大軍之中。

    “葉破軍據西北,西北者為乾地乾為天陣。”

    “葉凡白據西南西南者為坤地坤為地陣。”

    “葉星據東南,東南之地為巽居,巽者為風陣。”

    “葉霸天據東北,東北之地為艮居,艮者為山,山川出雲,為雲陣!”

    “其餘幾路大軍布水火金木為龍虎鳥蛇四奇陣!”一係列的軍令傳達下去,葉無雙身上的殺意更盛。

    十麵埋伏陣隻是為了驅趕敵軍入八陣圖一入八陣圖,生死兩渺茫!

    八陣圖一根,天地間的殺戮規則居然自動在烏江上空顯化而出融入八陣圖之中,大曹更盛,直撼天地之勢。

    在這一刻,葉晨和太子兩人極為有默契的睜開雙眼,同時望向下方呈現出的殺戮規則。

    子依舊在手中,兩人卻未再下。

    “十大古陣皆為虛幻,原來這才是最終陣法!”太子喃喃自語道,九道規則天龍悲鳴著。

    八陣圖現,葉晨身上凝聚的大勢越發的恐怖,將九道規則天龍鎮壓住。

    “一入八陣圖,生死兩渺茫!”葉晨淡淡道:“下方的這盤帝國棋局,我贏了!”

    葉晨的聲音化作天地之音盤旋在虛空中,在這一刻,天地中的風雨雷電規則再現,聚集在殺戮規則上,凝聚成一柄巨劍。

    叮!天地之音響徹,規則巨劍化作一道流光,呼嘯而至,直插在烏江的正中央。

    在這一刻,縱然劍陣支撐,烏江上的百丈冰層再也承受不住巨劍帶來的摧毀,破碎開來,寒流激蕩。

    冰層破碎開來,刺骨的江水流淌而出,處在烏江正中央的千萬敵軍,還未反應過來的那,紛紛掉至刺骨的江流之中。

    冰層破碎並未止於烏江中央,而是以極快的速度朝四周擴散而去。

    八陣圖陣,八路大軍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四周退去,仍然維持住大陣。

    當大軍退至烏江之濱的那,數千萬丈長的烏江,冰層完全破碎開來,將近三千餘萬的敵軍掉入其中。

    嗆鼻的血腥味在虛空中彌漫,一道道鬼哭狼嚎的慘叫聲在烏江中響起,直衝雲霄。

    隻見一股磅的大勢在城樓後方的群峰間彌漫,萬道劍吟聲齊鳴,寒流洶湧的烏江之底,無數道璀璨的劍光出現,天地規則隨波逐流,淹沒了萬千大軍。

    至大軍踏至烏江之濱時,公子蘇便率百萬大軍,在這烏江之下,布置了數百萬劍陣。

    群峰之間,公子蘇一襲白衣,獵獵作響。

    公子蘇微閉著雙眼,渾厚的靈魂力蔓延而出,操控著群峰間的劍陣,觸動烏江之底的劍陣。

    其餘百萬劍陣營將士也在運轉劍陣,烏江之底,劍光彌漫,僅僅一那而已,烏江儼然化成了一條血河,破碎的冰層在滾熱的鮮血衝刷下,融化開來。

    盤旋在虛空中的殺戮規則更盛,每一瞬息便有數十萬大軍化作屍骸,沉入烏江之底。

    在這一刻,為了逃生,這些將士踩著自己的戰友的屍骸,一步步的朝烏江之濱爬去。

    數千丈之深的烏江被密密麻麻的屍骸堆積著,眾多將士好不容易爬至烏江之濱,躲過了恐怖劍陣,然駐紮在烏江之濱的血獄軍毫不留情的揚起巨劍,揮落,頭顱紛飛。

    這是血紅的世界,嗆鼻的血腥味彌漫著。

    紛飛的細雨和飄落的雪花都是血色的,望著這一幕,站在高台之上的眾多副將皆是麵無血色,這葉無雙太狠了,這一下子,便有千萬大軍化作屍骸長埋於烏江之底。

    砰砰!數名副將望了蒙恬一眼,最後赫然退下高台,臨陣脫逃。

    敗了,率千萬之眾席卷而來,最終化作千萬屍骸,長埋於烏江之底。

    蒙恬臉色變幻不定,最後一歎將近三千萬大軍,有一千多萬長埋於烏江,就算有一千萬大軍逃出此劫,然各個戰意全無,被眼前這一幕所震懾到。

    戰意已去的木軍如何抵擋住這八陣圖之威,蒙恬抬起頭,望向虛空中的一襲青衫,無奈一笑“太子我敗了!”

    站在城樓上葉無雙居高臨下望著敗軍,再次展露出的鋒芒:“天陣和地陣齊開,困住敵軍!”

    “劍陣營和弓弩營守風陣,壓製敵軍!”

    “重甲步兵出陣,將敵軍盡量往烏江趕!”葉無雙淡淡道,他這是完全將敵軍往死趕。

    此,葉無雙突然回身望向一臉目瞪口呆的綺夢,輕笑道:“綺夢你說我軍可否會唱諸國的民謠?”

    “我軍不知道,但是羽化樓數十萬成員應該會一點!”綺夢眼中的震撼依舊,難得認真看了葉無雙一眼誰能想到平日看起來如書生的葉無雙,一言葬千萬之軍。

    聞言,葉無雙撫掌笑道:“甚好,就算千萬敵軍也不留給對方!”

    “傳令下去,羽化樓成員出城,高唱諸國民謠,若未參戰的大軍,可以一起附和!”葉無雙笑道,痛打落水狗之事他可沒少做。

    千萬敵軍絕地反擊,然八陣圖八八六十種變化將敵軍死死的困住。

    戰意全無的敵軍無疑在做困獸之爭,片刻之後,其斷斷續續的歌謠聲在烏江之濱響起,響徹天地。

    大軍所唱民謠皆不同,這些大軍大多數是附屬國的軍隊,聽到這歌謠,心中求生的欲念更盛,難得形成的陣型大亂,唯獨月神帝國數百萬人馬還在堅持,其餘大軍紛紛朝四周逃散。

    潰不成軍,失去附屬國的千萬大軍,葉無雙漸漸收陣,以絕對的實力,絞殺數百萬大軍。

    激流洶湧的聲音消失,整條烏江都是屍骸,血紅的江水溢出水麵,漫到將士膝蓋住。

    漫天的殺戮聲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死寂的陰森。

    烈耳高照,當這陽光卻讓人感到無比刺骨。

    破敗的高台在江流中搖晃,蒙恬和數十名副將站在其上,未曾言語。

    李信全身劍痕,踏在高台,單膝著地,嘶啞道:“主帥,末將指揮不力!”

    “非你之罪,罪在我!”蒙恬搖搖頭道,大軍雖敗,他臉上卻無任何的失意。

    “隻是大軍之勢已去,連累了太子!”蒙恬喃喃道,望向虛空。

    屍野遍地,血海飄屍,葉晨和太子兩人一陣沉默,久久未曾言語,一方雖戰勝,然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將近兩千萬餘萬屍骸將長埋於烏江之下,怨氣顯化,地獄道瘋狂吸收著這些怨靈,納入印記之中。

    “帝國之棋,我敗了!”太子淡淡道。

    磅大勢再次暴漲,葉晨起子,黑子呼嘯而出:“大軍之爭,你已敗!”

    “武道之爭,你同樣要敗!”說此,葉晨望向遠處的虛空,武道領域的碰撞掀起了巨大的空間浪潮。

    遠處,火麒麟等人正在廝殺,在太子殿的廝殺之下,火麒麟等人節節敗退,儼然一副敗局之勢。

    怎麼看也是太子殿贏得局麵,但是太子卻未質疑葉晨的這句話,一種失控的感覺在他心頭彌漫。

    “我隻是好奇,你在哪布下了什麼殺機!”白子呼嘯而至棋盤,雪絮紛飛,太子托住飄落的雪絮,明亮如同星辰般的眼眸中一片平靜,目光透過雪絮,蒂在群峰間。

    “那有一人,公子蘇!”葉晨淡淡道,“他是摧毀武道之爭的殺機,不過並非最後的殺機。”

    啪!黑子咆哮而出,夾帶著滔天的威壓,狠狠落在棋盤上,這一擊同樣也落在太子心頭……

    

Snap Time:2018-07-21 04:28:21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