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夢回前世


    穿越小說  無上皇座 眼看書  無上皇座 最新章節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夢回前世 無上皇座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夢回前世

    月光泛冷,雪絮簌簌落下。

    孤寂的庭院中,葉晨負手而立,望著眼前的兩座墓碑。

    “根據前方傳來的情報,三大帝國也開始向外征戰。”

    “同時,武神殿和太子殿也開始血洗各宗,眾多宗門迫於二者的實力,紛紛歸附!”

    葉無雙神情略顯凝重,“再這樣下去,隻需數月,大陸再無保持中立的宗門和帝國,在各分壓力之下,他們不得不選擇站隊!”

    葉晨點點頭,並未說些什麼,目光隻是停落在墓碑上。

    “這曾經長著滿院的丁香花,小夢兒那妮子雙腿雖不便,但是每當這長滿野草的時候,她就將之拔掉。”葉無雙輕笑道。

    “那小妮子變壞了不少,都是葉慕婉那家夥搞的。”葉晨嘀咕了一句。

    聞言,葉無雙目光一動,帶著笑意道:“這些年,慕婉姐一直陪著小夢兒。”

    “我和葉冷前輩要處理各種瑣事,除了蘭姑之外,小夢兒都是由慕婉姐照顧。”揮舞著羽扇,葉無雙笑道。

    “這些我不在葉家,辛苦你們了!”轉身,葉晨望著眼前更加沉穩的葉無雙道:“算無遺策,很辛苦的十年。”

    “隻要走錯一步,整個帝國都會踏入萬劫不複的地步,所以隻能麵麵俱到,說起算無遺策,我還有些差距!”葉無雙搖搖頭,道。

    “不卑不亢。你小子在我麵前還裝什麼謙虛!”葉晨直接一拳打在葉無雙的肩膀上。沉悶聲驟響:“氣武境,別荒廢了修煉!”

    抬起頭,葉晨仰望著上空星穹,淡淡道:“這個世界很大,大到你我想象的地步!”

    劍指抬起,葉晨指著蒼穹,道:“武神並非你我的舞台,天地才是你我的舞台,所以,你修煉別荒廢了。免得累垮掉!”

    關於天罡大陸之事,葉晨也曾告知於葉無雙。

    聞言,葉無雙同樣望著星空,漆黑的眼眸中露出一抹自信:“天地為棋。蒼生作子!”

    “總有一天,這盤棋我也能下,隻要堅信這一點就可以!”葉無雙堅定道。

    “諸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通知孤獨皇,讓他派血獄軍回地獄,將天空之城劍陣的劍柱帶回武神!”

    “當把武神諸國勢力和諸宗勢力瓜分完的時候,就是決戰的開端,得趁著做些準備。”轉身,葉晨繼續望著墓碑。

    “諾!”風雪越下越大,染白了兩人的長發。

    退出庭院。葉無雙的身影被風雪淹沒。

    空蕩蕩的庭院之,隻剩下一襲白衣,清冷的月光如水般流淌而出,將葉晨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

    “好久不見,慕葉,芷韻!”葉晨輕聲喃喃道,指尖觸及冰冷的墓碑,揮去雪絮。

    “十年了,我終於回來了。”四周一片寂靜,昔日的一幕幕在葉晨的腦海中浮現。他心不禁浮現了一抹惆悵。

    今夜的雪越下越大,至九天之上,紛紛而落,雪絮飄舞,卻找不到兩片同樣軌跡的雪絮。雪落既是人生。

    右手抬起,葉晨托住數片雪絮。追憶道:“雪花飄落,飄落的既是人生,今夜的月光少了冷意,詩月!”

    清冷的月光掉入葉晨的眼眸深處,葉晨眼神漸漸茫然起來,“我曾在劍道之上,告訴劍神門弟子,這意境既是人生。”

    “忘我意境,如若不忘我又豈能到達極致,這是我意境的唯一缺點!”

    雪絮打落在葉晨的臉上,刺骨冰冷的感覺泛開。

    清脆婉轉的琴聲至竹屋內飄蕩而出,漫天的雪絮在這一刻仿佛有了靈性似的,跳躍著。

    琴聲時而低沉,時而高昂,上空盤旋的寒風都被感染。

    這首曲子叫憶夢,當初葉晨也曾彈過這首曲子,昔日,他帶著眾多冥衛軍前往天楓城寒家,在一座叫天上人間的酒閣,在那他彈了這首曲子。

    “憶夢!”葉晨喃喃道,他依稀記得當初那個彈琴的女子,寒霜。

    雪越下越大,葉晨的心境也越來越平靜,直至月掛高空的時候,葉晨坐在雪地上,不懼地上刺骨的寒意,白衣和四周的風雪重合在一起。

    如同枯木般,葉晨坐在風雪中,“為何去憶夢,而不入夢!”

    昔日,我曾入過四次夢,盡管我懂得了他們的意境,懂得了他們的人生。

    但是我又可曾懂得自己的意境,我的人生!

    武道領域之契機,並非在於意誌的演化,而在於意境是否極致。

    “前世是夢,而今生難道不是夢嗎?”

    “意境原本是人生的縮影,而人生是一本劇本,而又誰導演了這一場戲,我嗎?”葉晨眼露茫然,取出古琴,置於雙腿之上,輕輕撥動著銀弦,“若當年我還是個懵懂的少年,我父未亡,我母尚在,我就不會踏入殺手界,若是當年我血脈覺醒,我便不會遇見小火,慕葉,若是當年我未遇見你,你嬌顏依舊,詩月,若是當年你我未相識,一切還會如此嗎?”

    銀弦撥動,一道清脆的琴音悄然響起,讓庭院徒然一寂。

    這道琴音很輕,宛如微風拂過三月柳絮,隻是柳絮不飛。

    一道道輕輕的樂符匯聚成一曲令人心碎的樂章,雪絮紛飛,到最後都詭異的靜止在虛空中。

    燈火闌珊,帝國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城內的紅燈綠酒和庭院的寂靜形成了鮮明對比。

    “夢回前世,輪轉今生,尋我之境!”葉晨的心神漸漸沉浸在琴聲之中,手影在銀弦之上撥動,琴聲飄揚,直至最後,葉晨閉上雙眼。

    葉晨的意誌漸漸模糊起來,這天地飛舞的雪絮化作了點點星光,直至最後消散掉,葉晨眼前一片漆黑。

    ......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鳳鳥不至,河不出圖,洛不出書,吾已矣夫!”

    “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朗朗聲回蕩在校園內,窗外陽光明媚,打落在毛玻璃上,在書桌上留下一道道光斑。

    “葉晨!”一道嚴肅的喝聲驟然響起,教師內回蕩的朗誦聲嘎然而止。

    那間,三十餘道目光齊刷刷的朝教室後方望去。

    一名年輕女子右手拿著尺子,站在講台上,此刻麵帶怒意,“葉晨!”

    這一次,女子明顯提高了音量,就算隔壁教室的學生也能聽到,紛紛輕笑而出:“一班的葉晨又在班主任課上睡覺了!”

    教室後方,一名胖子拚命的挺著胸脯,承受女教師的怒火,同時,左臂用力推著身旁熟睡的同桌,“葉晨,你妹啊!在班主任的課上,你小子還睡!”

    “別吵!”爬在書桌上的少年閑四周太吵,仍然趴著,隨口一句。

    靜!四周針若可聞,胖子神情有些尷尬,“妹的,這小子還真把教室當成自己家了!”

    年輕女子柳眉緊蹙,拿著尺子走下來,芊芊玉手捏著少年的耳朵,突然大聲道:“葉晨!”

    少年身形一震,猛然醒來,雙眼朦朧,抬起頭望著眼前這年輕女人,隻見這女子穿著一身製服,這製服不僅僅將她前凸後翹的身材完全展露,讓襯衫撐的緊繃,似乎要破衣而出。

    “老師,是你啊!老師,我告訴你,我剛剛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夢見我成為了劍神宗主,五代月神,帶著眾多血獄軍,征戰諸天!”少年話未說完,年輕女子立即將之打斷:“出去站著!這節課,你別想進來!”

    年輕女子的話仿佛將少年從夢中拉回現實,少年雙手抹了下雙眼,見到眼前這女子,臉色微變,“老師!”

Snap Time:2018-07-18 09:22:08  ExecTime:0.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