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他叫帝君

  
  無上皇座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他叫帝君
  失去右臂,經脈破碎,這對於武者而言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直視葉星的笑容,葉晨微微一笑,道:“還能握的住劍嗎?”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葉星神情一怔,旋即正色道:“能!”
  “沒有右手,我左手同樣能夠握住劍!”葉星左手緊緊握住背後的劍器,淩厲的氣勢冒騰而起。
  “劍未斷,劍就在!”葉晨袖袍揮動間,數千枚血境憑空出現。
  晶瑩流轉的血晶顯得有些神秘,在陽光的映襯之下,血光顯得更加醒目。
  “葉冷前輩曾經說過,暗衛軍不是英雄,但是在我看來,暗衛軍是家族的英雄。”
  “家族永遠不會忘記這些英雄,這十年以來,辛苦你了!”修長的劍指徒然點落在虛空中,葉晨輕聲道。
  哢擦!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這些血晶轟然破碎開來。
  渾厚的能量流動間,葉晨右手朝前一抓,其生機被他提取出來。
  “可能有一點痛!”話畢,葉晨右手轟然拍下,其生機如同潮水般朝葉星去。
  代表白色光芒的生機融入葉星體內,葉星體內破碎不堪的經脈在此刻居然以一種肉眼可以瞧見的速度縫合起來。
  劇痛席卷全身,葉星微閉著雙眼,一坑不聲,忍受著非人的折磨。
  片刻之後,葉星睜開雙眼,神情極為激動,真氣再次在他體內流轉開來。“重塑經脈。我的經脈。”
  眾人都能夠看出葉星的變化,先前破口大罵的青年也是滿臉驚駭,此人先前經脈破碎,而此刻,經脈居然複原了。
  轉身,葉晨朝軍官走去,道:“你不錯!”
  聞言,軍官驚喜若狂,偌大的皇楓國能夠得到此人的讚歎,可是屈指可數。
  蹲下身來。葉晨望著相貌清秀的少女,柔聲道:“痛嗎?”
  麵無血色,少女搖搖頭道:“帝君,我不痛的。”
  “你認識我?”葉晨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望著少女那清澈的眼眸。
  “那一天你來,帶著很多大哥哥趕走了壞人,那些大哥哥都叫你帝君。”少女笑道,“我的記憶可是很好!”
  少女說的那一天是指百萬敵軍圍困落霞城的時候,而她的父親也永遠的埋葬在這片土地堙C
  帝君!那間,青年麵無血色,眼露驚恐,在皇楓帝國內能擔得起這稱號的也唯獨一人,葉家之主。
  遠處,站在馬車上的青年俊才也是麵若宣紙。眼前這白衣青年是葉家之主?
  生機流轉,葉晨按住少女的肩膀,少女肩膀上的傷勢詭異的消失。
  起身,葉晨望著麵無血色的青年,問著軍官,“按住帝國法律,在城門前策馬狂奔者,該如何定罪!”
  “按律當斬!”軍官直言道。
  “那就斬!”葉晨淡淡道,話語落下的那,一抹火焰在青年身上出現。
  噗噗!連慘叫聲都未發出。青年那間便化作一堆灰燼,灑落。
  “葉星,帝都的治安需要加強,規則定下來就需要去執行,無需顧忌任何,懂嗎?”葉晨淡淡道。
  “謹遵劍令!”葉星神情一正,道。
  “帝君,你說我可以成為帝國丞相嗎?”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少女一雙水靈靈的眼眸,直直望著葉晨。
  “隻要堅信,你就是帝國丞相。”葉晨微笑道,劍指抬起,其一簇火焰化作一道印記,融入少女體內。
  揚起頭,葉晨望著眼前氣勢恢宏的落霞城,“蘭姑,小夢兒,我回來了!”
  出現在落霞城上空的時候,葉晨就在落霞城中察覺到蘭姑和小夢兒的氣息。
  “仙虛,恐怕我要在葉家停留一段時間。”葉晨抬腳,循著記憶中的路線,一步步的朝葉家走去。
  仙虛仍然緊隨在葉晨身後,六道劍屍更是如影隨形。
  直至葉晨身影消失之後,葉星方才回過神來,冷冷的望著這些青年俊才,淡淡道:“希望諸位在帝都中能安分點,帝都可不比諸位的國郡。”
  聞言,諸多青年俊才皆是點頭稱是,再無先前的驕橫之色。
  少女望著葉晨離去的方向,喃喃道:“隻要堅信,你就是帝國丞相!”
  葉晨不會想到,他今日的舉動才造成了帝國第一女丞相的出現。
  林立的劍塔直插雲霄,今日的落霞城,比起十年前更加的繁榮昌盛。
  葉晨先前走著,試圖在尋找記憶中熟悉的一幕,在他的記憶中,當初這條還沒有如此繁榮,那時候他順著這條大道出城,在火麒麟的幫助之下,真正的完成了血脈覺醒。
  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也不過如此。
  “曾經我老是嘲笑小火有事沒事的惆悵,沒想到今日的我也難得惆悵一回。”葉晨喃喃道。
  “餛飩!熱乎乎的餛飩!”一陣陣叫喝聲在街道上響起,葉晨止步,望著昔日的邊攤,“攤位依在,故人卻不在。”
  在仙虛錯愕的目光中,葉晨走向邊攤。
  攤位的主人是一阿婆,天寒地凍,阿婆用厚厚的毛巾將自己的整個臉都包圍起來,隻露出一雙眼睛。
  “阿婆,我要一份餛飩!”葉晨輕聲道。
  “好!”阿婆幹淨利落道,僅僅數息而已,一份熱騰騰的餛飩便出現在葉晨麵前。
  提著餛飩,葉晨轉身,朝道路的盡頭走去。
  走了足足半個時辰,在道路的盡頭,有一座氣勢恢宏的城池,城池之後是金碧輝煌的宮殿,接連起伏。
  抬起頭,望著城樓上的牌匾,其雕刻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帝宮!”
  葉晨搖搖頭,眼前這些宮殿雖大氣,但是找不到任何的熟悉感,隻要陌生。
  望著這城樓,葉晨沉默了片刻,隨即抬腳,邁入帝宮之內。
  兩名護衛正欲阻擋葉晨,卻不料一名年長的老者立即將之阻攔,輕喝道:“放肆!”
  被老者喝斥,兩名護衛神情疑惑。
  直至葉晨的身影消失在大門之後,老者方才輕吐了口氣,麵露狂喜之色,“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聞言,兩名護衛搖搖頭。
  “他是帝君,葉家之主!”老者聲音帶上敬語,有些顫抖。
  “帝君回來了!”兩名護衛臉色皆是一正,帝君,他回來了。
  劍閣林立,宮殿起伏,樣式不同的宮殿組成了帝宮,氣勢恢宏。
  對於帝宮,葉晨隻是輕描淡寫的望了一眼,不曾停留,繼續朝前走下去。
  繁華消散,許許炊煙在晚霞中飄蕩。
  葉晨止步,望著眼前熟悉的一幕幕,布滿小石的石道,雪白略顯清寂的庭院。
  “這麼冷的天,這小妮子還在庭院中撫琴,也不怕凍著。”葉晨提著熱氣騰騰的餛飩,順著小道的盡頭走去。
  片刻之後,一座尋常的庭院在葉晨視線盡頭出現,庭院中的老樹上掛滿了積雪。
  距庭院還有百丈的時候,葉晨停下身形,微閉著雙眼,一道道婉轉清脆的琴聲在寒風中飄蕩。
  漫天的雪絮都隨著琴音而跳動,如同一道道樂符般。
  寒風在咆哮著,琴音更盛,直至最後,琴音嘎然而止,庭院中傳出一道少女的歎息聲。
  庭院中,一襲白色衣裙和四周的雪絮接連在一起。
  第二夢坐在雪地上,雙手抱著古琴,目光幽幽的望向庭院盡頭。
  “慕葉姐姐,芷韻姐姐,今年的冬天,又隻有你們陪我過了!”第二夢嘴角微揚,“姐姐是越來越忙了,最近都不理我。”
  說此,第二夢拿起琴架旁的一本書籍,其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跡,大多數都是那一句:“真討厭,老師還沒回來!”
  執筆,第二夢正欲落筆,一道腳步聲在庭院前響起,隨即一道爽朗的笑聲響起:“小夢兒!”
  百度搜索泡書吧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http:// /

Snap Time:2018-10-23 04:40:39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