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重回落霞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重回落霞

    作者:皇楓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重回落霞

    雪飄如絮,大雪盈尺!

    浩大的城池,一座座劍塔在落霞城中林立。

    磅大勢在落霞城上空盤旋,隨著越來越多的帝國被皇楓國征服,盤旋在上空的大勢也越來越恐怖。

    落霞城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葉星站在城樓之上,神情漠然的望著下方的人影。

    葉星,葉婉兒的弟弟,曾經作為葉天的跑腿,自從被葉晨教訓之後。

    葉晨便隨葉婉兒加入暗衛軍,數十年的磨練讓他從稚嫩的少女成為獨擋一麵的青年。

    空蕩蕩的衣袖飄蕩,葉星左手捂住自己的右臂,輕微一歎:“如果右臂還在,我也能像諸位兄弟那般,馳騁於沙場上,為家族建功立業。”

    百國聯軍犯皇楓國的時候,葉星率數千暗衛軍對敵方將領進行暗殺,雖完成任務,葉星也付出了右臂的代價。

    雪絮簌簌而落,葉星神情有些落寞,失去右臂,他已經退出暗衛軍,重新成為葉家子弟。

    一排排豪華馬車接成長龍,這些馬車上的主人皆是大富大貴之人。

    大軍踏破諸國,盡管這些帝國的皇族盡誅,然而為了維持附屬國的穩定,葉無雙並未對這些帝國的文武百官開刀,反而繼續任用。

    不過為了控製這些文武百官,葉無雙要求這些官員將後代子弟搬至帝都落霞城。

    正是因為葉無雙的命令,才造成今日這一幕。

    這些曾是身份尊貴的百官子弟。而如今隻能淪為人質。

    望著這一幕,葉星臉上閃過一抹自豪的神情。

    突然,下方傳來一陣急促的叫罵聲。葉星劍眉微皺,雙腳一蹬。其身形如同離弦的箭,暴射而出。

    氣勢恢宏的城門前,人潮湧動。

    一架豪華的馬車停在城門前,一名穿著昂貴華服的青年站在馬車上,神情頗為不厭煩的望著擋在前方的軍士,喝斥道:“我等受丞相葉無雙之邀,前往帝都做客。爾等若是擋我等進軍便是抗命,還不閃開。否則我等向丞相告狀,小心諸位的人頭不保!“說到最後,青年語氣變得極為淩厲,甚至聲音中摻雜著真氣。足足傳遍了方圓數千丈的地域。

    “對對,我為項楚郡郡守之子,受丞相葉無雙之邀前往帝都,爾等退讓!”

    “我是劉漢郡郡守之子,同樣受丞相之邀前往帝都。爾等速速退讓。”

    項楚國等諸國,自從被帝國控製之後,改國為郡。

    排在後方的馬車上,數名青年俊才。佳麗名媛紛紛走出馬車,神情頗為不耐道。他們趕了數十天的路,正欲進城好好享受。想不到在這關鍵時候被城衛軍擋住。

    數十名披著銀甲的城衛軍組成方陣,擋在城門前,巨劍出鞘。

    而青年所在的馬車前,一名少女躺在血泊之中,少女衣飾樸素,一看就知道是尋常人家的孩子。

    少女痛苦的捂住右臂,鮮血狂湧而不止,臉色雖慘白,少女卻未發出一道慘叫聲。

    而為首的軍官正屈身,察看少女的傷勢,對於青年的言語,他未曾理會。

    若不是顧忌此處是皇楓國帝都,青年早就策馬闖進城中,“撞不死,隻是受了點輕傷而已。”

    軍官攙扶著少女,起身,神情冷冷的望著青年,喝道:“帝國法律,除軍方人馬,不允許任何人在城門前策馬狂奔,爾等不知?”

    軍官的話語極為嚴厲,先前若不是他及時出手,這嬌弱的少女恐怕被這巨大的風馬撞死。

    聞言,青年麵無愧疚之色,頗為不屑道:“這小妮子的傷勢我負責了,一會兒我就叫下人給她送去丹藥,爾等若是耽誤我等進城,若是丞相怪罪下來,諸位恐怕也要遭殃。”

    奶奶的,這帝都的城衛軍也真是的,為了這雞皮蒜皮的小事,耽誤這麼久。

    軍官臉色微變,若不是考慮到這些人的身份,他早就擒下這些人。

    “拿下!”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葉星踏空而至,指著青年,淡淡道:“擒住鬧事者,聽候發落。”

    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葉星,軍官神情一正,轟然應道:“諾!”

    兩名士兵,持巨劍,大步流星的朝青年走去。

    見此,青年臉色一沉,喝斥道:“放肆,我為帝國貴賓!”

    麵無表情,兩名士兵不為所動。

    “帝國貴賓!”葉星冷笑著:“在皇楓國,天子犯法都要受罪,何況是你!”

    “你是何人,你可知道我等身份,若是爾等擒住我等,那麼丞相怪罪下來,你承擔的起!”瞥見葉星那空蕩蕩的衣袖,青年冷笑道,眼角間流露出一抹嘲諷,媽的,一殘疾人都敢欺上頭來。父親說過,到了帝都要小心謹慎,不過必要的時候要表現出強勢,否則在帝都中必然遭到其他人的欺負。

    砰砰!隨青年而來的侍衛將兩名士兵擋住,紛紛出劍,逼退兩名士兵。

    在暗衛軍中混了十餘年,葉星眼光也變得敏銳無比,他能夠察覺到青年眼角的嘲諷,不過對此,葉星麵無表情,依舊是那一句:“念在爾等是郡守之子,先擒下,隨後由丞相定罪!”

    葉星也有些顧忌,他知道葉無雙將這些人邀請到帝都的目的,因此才要先擒住這些人,讓葉無雙處理。

    “放肆,區區一將士便敢如此怠慢帝國貴賓!”青年察覺到葉星言語間的顧忌,底氣不由足起來:“此事我要當麵告知丞相,請他來定奪。”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徒然響起,青年慘叫一聲,其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被拋出數十米,狠狠撞在城牆之上,頭破血流。

    “誰他他媽的不長眼,敢打本少!”青年神情猙獰,起身,喝道。

    葉星也有些疑惑,誰當眾出手,雖說這小子可惡至極,但身份還是有些特別。

    “比起十多年前,你小子處事也學會沉穩,但是這規則定了下去就需要有人去執行,而不是瞻前顧後,畏首畏尾!”一道平淡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顯然,這道聲音是先前出手的人。

    圍觀的眾人,臉色皆是一變,是誰如此大膽。

    此刻,葉星的神情終於變了,先是錯愕,隨即就是狂喜之色,盡管這道聲音有十餘年未曾聽過,但是他永遠不會忘記這道聲音。

    葉星身體一顥,難以置信的看著前方。

    一道破風聲漸起,眾人也紛紛抬起頭,一襲白衣飄然入目。

    嘶!倒吸聲如同雨後春筍般在四周冒出,熟悉這道身影的人,皆是麵露恭敬之色。

    這些青年俊才卻不知曉此人,有些疑惑,此人到底是誰,居然能夠讓城衛軍如此恭敬。

    踏空而至,葉晨落在雪地上。

    四周圍觀的行人紛紛朝後退去,足足退出數十丈,神色恭敬。

    這一幕讓青年等人更加疑惑,這人到底是誰?

    仙虛和六道劍屍緊隨在葉晨身後,仙虛目光掃過青年等人,暗自一歎,已經成為階下囚還敢如此猖狂,最關鍵的是讓五代碰上,倒黴的孩子。

    “家..”昔日的恩怨早就消失在曆史長河中,對於葉晨,葉星心中隻有敬重。

    葉星還未說完,葉晨便將之打斷。

    一步便是百丈,葉晨站在葉星等人前方,盯著葉星右側空蕩蕩的衣袖,道:“這傷?”

    “葉星修為不濟,數月前不幸失去右臂!”葉星神情有些尷尬。

    數月前,葉晨眼神微微一變,應該是百國聯軍侵犯帝國的時候,他記得葉星和葉婉兒都加入了暗衛軍,而葉星重新出現在世人視線中,唯一的解釋就是因為他已經退出了暗衛軍。

    僅僅一瞥,葉晨就看出了葉星身上的傷勢,失去右臂,全身經脈破碎,這和廢人沒有區別。

    “城門需要人來管事,我就厚顏向丞相討了這職位。”說此,葉星尷尬的神情越盛。

Snap Time:2018-01-19 01:40:47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