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宗主要回來了


    無上皇座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宗主,要回來了!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宗主,要回來了!

    六道磅的武道意誌盤旋在虛空中,大勢呼嘯而至,光罩上波紋起伏。

    中年人等數名武道境,踏空而立。

    意誌虛影在虛空中幻化而出,望著下方的光罩,中年人淡淡一笑:“遲暮的夕陽終究是要落入地平線下,而劍神門這遲暮的霸主也是如此!”

    “諸位,動手吧!”中年人袖袍揮動間,一股滔天的意誌狂湧而出,凝聚成劍影,轟落在劍神五峰上空。

    天地轟鳴,掀起滔天的空間浪潮,

    雲端破碎,劍神五峰瘋狂的震動著,山石滾落。

    “武道意誌!”柳雨燕輕微一歎,蓮步輕邁,其倩影如同鴻雁般,劃過雲海,飄然落在落霞峰上。

    漫漫劍道,雪絮至九天之上簌簌落下。

    青灰色的石像被雪絮染白,然飄落而下的雪絮卻掩蓋不住石像上蘊含的滄桑氣息。

    悠悠萬載,這四具石像見證了劍神門的榮辱,從大陸的巔峰,慢慢走向落敗。

    古族石像組成了護宗劍陣,而這四座石像卻是鎮壓住劍神門的大勢。

    但是這古族石像組成的劍陣並非是劍神門最後的殺招,而是眼前的這四座月神石像。

    飄然而至,柳雨燕跪在雪道之上,滿臉絕然道:“今日外敵來犯,劍神門危在旦夕,夕月峰峰主柳雨燕今日鬥膽冒犯諸位前輩安寧!”

    說此。柳雨燕起身。其腰間的長劍出鞘,帶起一抹璀璨的的劍光。

    嘶!劍氣劃破指尖,少許精血噴射而出,落在月神石像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濺落在石像上的精血詭異的消散,完全融入石像之中。

    眼露絕然,一股淩厲的氣勢在柳雨燕身上冒騰而起,其真氣狂湧,體內的精血被逼出體內,一滴。十滴,百滴。

    而柳雨燕此刻的氣息也漸漸薄弱下來,臉色慘白無比。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漸盛,朝陽峰主踏空而來。同樣用劍割破自己的劍指,其精血被逼出體內。

    除此之外,數千名劍神門弟子同樣如此。

    數萬滴精血湧入月神石像之中,暗淡無光的月神石像上漸漸彌漫出一層光暈,其悠揚的劍吟聲徒然回蕩而起,叮!

    漫漫劍道,萬千石碑齊鳴,數十萬道劍意在落霞峰上空凝聚而出。

    “以我之血,喚醒遠古的劍意!”雪絮被染成血紅色,柳雨燕神色一正。喝道。

    砰砰!遠古的氣息在月神石像上蘇醒,其四股滔天的劍意衝霄而起,帶著先前的數十萬道劍意,直奔虛空中的中年人而去。

    劍意淩空,滄桑的氣息彌漫在山澗。

    正在護送步驚仙等人後退的劍羽,猛然抬起頭,錯愕的望著虛空,“月神劍意?”

    昔日,劍羽便曾在葉晨身上感受到這種劍意,轉身。劍羽望向被雲霧所籠罩的落霞峰,“落霞峰,傳聞月神石像便屹立在落霞劍道之上,果然如此。”

    “師伯!”步驚仙眼中充斥著無盡的戰意,但是想到身後的這群劍神門後輩弟子。他隻能輕微一歎。

    “咦!”虛空中,中年人臉色微變。察覺到那破空而現的劍意,“陣中陣,不愧是遠古傳承下來的宗門,隻是區區劍意又如何抵擋住本座武道意誌的壓製!”

    話語未落的那,中年人右腳抬起,意誌凝聚的那,轟然踏落!

    砰!巍峨的武道意誌瞬間將萬千劍意碾碎,中年人森然笑著:“劍客已隕,劍意已經失去了劍該有的淩厲。”

    這些劍意凝聚在一起,可誅殺靈武境,但是卻無法抵擋住武道意誌的壓製。

    砰砰!其餘四名武道境也是一步踏出,一字展開,意誌虛影湧動,撕碎無數劍意。

    叮!方圓萬丈內的劍器徒然齊鳴起來,四股淩厲至極的劍意呼嘯而至。

    砰砰!中年人等人的步伐在此刻徒然止住,先前巍峨如山的意誌居然在這一刻崩潰開來,被這四股劍意撕碎。

    眼露震驚,中年人倒吸一口氣,他沒想到世間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劍意,能夠將自己的武道意誌撕碎。

    “劉兄,這是月神劍意,諸代月神的劍意!”一名老者臉色凝重道。

    “月神!”中年人輕吐了口氣,胸脯微微起伏,或許世間也唯獨月神的劍意才如此可怕。

    “昔日月神為求敗境強者,然月神時代已經過去,僅僅憑借殘缺的劍意便想抵擋我等步伐,可能嗎?”中年人冷笑道,話語未落的那,中年人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同時,武道意誌在他的周旁幻化出一道巨大虛影。威壓彌漫,這隻虛影越來越清晰,赫然是一隻咆哮的猛虎。

    “我輩為猛虎,神通虎相幻化!”中年人虎嘯而出,其身體如同猛虎般,朝前撲去。

    吼!意誌猛虎虛影嘶吼,融入中年人的身體之中,一吼撕碎月神劍意。

    見此,其餘武道境武者皆是淡淡一笑,紛紛踏出,勢如破竹,撕碎月神劍意。

    五道長虹劃過天際,直射劍神五峰虛空而來。

    噗!月神石像前,柳雨燕其眼神一黯,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那武道意誌不僅僅撕碎了月神劍意,更是重創了她的靈魂。

    血染雪道,柳雨燕的身形如同搖曳的雪絮般,隨時便可倒下。

    朝陽峰主臉色一變,“夕月峰主!”

    驚呼而出,朝陽峰主並指為劍,精血為引,代替了柳雨燕,喝道:“以我之血,喚醒遠古的劍意!”

    砰砰!其話語未落,如同先前的夕月峰主,朝陽峰主朝後退出數步,臉色慘白。

    瞬息而至,中年人眼露森然,“那便是月神石像嗎?”

    “就算是月神,那也是隕落的強者,要這石像何用!”中年人一掌抬起,其恐怖的武道意誌虛影凝聚成萬千劍影,隨著中年人一掌抓落,這萬道劍影呼嘯而下。

    砰砰!護宗劍陣固然可怕,但承受這武道意誌的摧殘之後,其光芒越來越暗淡,岌岌可危。

    “殺!”劍神門弟子揚起長劍,躍出五峰,直射虛空的中年人而去。

    “毫不費力!”中年人淡淡道,袖袍揮動間,意誌風暴狂卷而出,直接抹滅數百名劍神門弟子。

    古族更是幻化出本相軀體,企圖牽製中年人等武道境。

    神通顯化,無數猛虎虛影在虛空中咆哮,隨著中年人的步伐,這些猛虎虛影撕碎了古族的本相,血染長空。

    對於劍神門弟子而言,中年人便是主宰一切的天神,不可抵抗。

    中年人極為享受這樣的感覺,然而便是此刻,一道清婉的聲音在中年人耳旁響起:“殺害劍神門弟子,你會死的!”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中年人神情一怔,旋即望著劍神峰上冒騰而起的倩影,淡淡一笑,道:“是嗎?小女娃,你能殺的了我?”

    “安靜!”朝陽峰主驚呼而出,壓製住胸內起伏的血氣,猛然一蹬,直射虛空而去。

    “這妮子,唉!”柳雨燕眼露急迫之色,其身形緊隨在朝陽峰主之後,她沒想到,安靜居然沒有隨步驚仙等人離開。

    而此刻,正在撤退的步驚仙等人也注意到虛空中的安靜,臉色皆是一變,步驚仙猛然轉頭望去,苦澀一笑,隊伍中哪有安靜那小妮子的身影。

    “我隻是氣武境,我殺不了你。”安靜搖搖頭,頗為落寞道,若是自己修為夠強悍,今日也不會見到諸位師兄隕落在此。

    “那我為何會死,難道你以為那兩個峰主能夠殺的了我?”中年人指著激射而來的劍光,頗為不屑道,同時,中年人劍指微曲,輕微一彈,叮!

    叮!天地徒然一顫,安靜身後的虛空轟然破碎開來,其湧動的亂流恰好撞上柳雨燕和朝陽峰主。

    砰砰!兩人身上原本便帶著傷勢,又豈能抵擋住這亂流的衝擊,劍光暗淡,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朝下方落去,“安靜,走!”

    柳雨燕的聲音在安靜耳旁環繞,安靜卻仿佛沒有聽見似的,仍然盯著眼前的中年人等人,貝齒輕啟,語氣難得冷冽起來:“但是有一人能夠殺的了你們!”

    “誰?本座有點好奇,如今你們劍神門還有這強者?”

    “他要回來了,他叫月神,劍神門的宗主!”安靜堅定道,眉心的印記上的灼熱感越來越強烈......

    百度搜索泡書吧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http:// /

Snap Time:2018-07-22 15:09:06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