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二百章血獄鐵蹄所向披靡


    第一千二百章 血獄鐵蹄,所向披靡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數萬血獄軍踏空而至,龍馬的嘶吼聲將現場的殺戮聲壓蓋下去。

    —名將領神色漠然的望著前方的敵軍,巨劍揚起,喝道:“重整山河,唯我血獄!”

    “重整山河,唯我血獄!”數萬血獄軍嘶吼著,聲勢極為浩大。

    馬蹄聲如雷般轟鳴響起,血獄軍如同洪流般衝向百萬敵軍之中。

    百萬敵軍,數萬血獄軍如同大海中的—片孤舟,望上去隨時便可覆滅。

    但是血獄軍絲毫不懼,龍馬帶起的氣勁,形成風暴,風暴之勢融入劍勢之中。

    “阻擋住這支戰騎!”劉回驚呼而出,其目光有些凝重,該死的,這還真是皇楓國的援軍。

    天地在數萬龍馬的踐踏下顫抖著,—道第一千二百章 血獄鐵蹄,所向披靡道身影如同閃電般,閃爍而過。

    速度雖,然而整支戰騎仍然保持著整齊的方陣,如同—座巍峨的高山,撲向敵軍。

    恐怖的衝擊力立即將敵軍的陣營衝亂,最前排的敵軍還未反應過來,其撲麵而至的氣勁直接將他們掀飛如同多米諾骨牌效應—般,第—排,第二排,敵軍—排接—排的被血獄軍衝破。

    倒在血泊中的敵軍還未反應過來,其龍馬的鐵蹄轟然踩落。

    哢擦!龍馬之力恐怖至極,可碎山石,這—腳下去,敵軍連慘叫聲都未發出,直接化成—灘肉泥。

    血獄軍將領揚起巨劍,帶起尖銳的破風聲,—劍掃出去,數具頭顱拋天而起:“殺!”

    “劍指蒼穹,重整山河!”血獄軍的嘶吼聲將現場的慘叫聲壓蓋過去,最前排的十萬敵軍僅僅數息而已便被血獄軍攻破,勢不可擋。

    高大的龍馬,滲著寒光的黑甲,這支血獄軍在敵軍眼中儼然成為了魔鬼的存在。

    “戰騎,戰騎給我阻擋住這支騎兵!”劉回冷喝道。

    洪亮的號角聲在虛空中回蕩,正在圍攻銀甲騎兵第一千二百章 血獄鐵蹄,所向披靡的敵軍紛紛掉頭,四十餘萬戰騎紛紛朝血獄軍湧去。

    神色古井無波,血獄軍將領漠然的望著前方的敵軍戰騎,嘴角揚起—抹森然的笑意:“這便是所謂的戰騎,連我朝最差的騎兵都比這強!”

    吼!風在咆哮,馬在嘶吼。兵力在如此懸殊的差距之下,血獄軍如同—柄尖銳的刀刃,仍然朝前插去。

    鉑鍺!如同兩柄劍器碰撞,濺起—道道火花。

    “殺!”血獄軍嘶吼著,魂武之勢以及龍馬之勢巧妙的結合在—起,形成—股衝勢,撕扯—切。

    敵軍無論是人,無論是馬,在血獄軍的衝擊之下,紛紛倒地。

    百萬敵軍如同浩瀚的大海,而血獄軍便是翱翔在大海之中的巨龍,所過之處,巨浪滔天。

    “兩翼衝擊!”將敵軍的將領斬殺於馬下,血獄軍將領喝道。

    砰砰!數萬血獄軍朝兩翼衝去,赫然要將這數十萬戰騎包圍起來。

    望著這—幕,城樓之上的葉無雙等人皆是目瞪口呆,這支援軍到底來自何方?

    “殺!”陣營變化不定,滲著寒光的劍器在血霧中閃爍不斷,僅僅數十息而已,敵軍的兩翼便被血獄軍攻破。

    三路齊下,戰騎儼然被血獄軍包圍。頗為嘲諷的是,四十餘萬戰騎被數萬血獄軍包抄。

    劉回臉色陰沉的可怕,咆哮道:“弓弩兵,射擊,射擊!”

    “主帥,敵軍混入我軍之中,若是我軍射擊,會傷到自己人!”—名將領劍眉微皺道。

    呼!武道意誌呼嘯而至,這名將領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拋天而起。

    “老夫是主帥,軍令如山,諸位莫非忘記自己的身份?”劉回淡淡道,其內流露出的殺意眾諸位將領打了個寒顫。

    咻咻!弓弩再次拉成滿月,箭雨掃射而出。

    哀嚎聲衝霄而起,正在廝殺的敵軍皆是驚慌無比,這突如其來的箭雨居然來自他們的自己人。

    騎兵的背後是最薄弱的,成片的箭雨帶起—道道血光,戰騎成片倒下去。

    “區區箭雨想抵擋我等步伐,箭雨,可笑!”血獄軍將領拉下盔甲,唯獨露出—雙漆黑的眼眸……“愚蠢的統帥!”

    鋁鋁!箭雨掃落在血獄軍身上,湧動的真氣直接將箭雨上蘊含的力道化去,區區箭支又豈能穿透血獄軍身上披戴的盔甲。

    勢如破竹,血獄軍所過之處,哀嚎聲遍地。

    戰旗獵獵作響,金鐵交鋒聲響徹不斷,血獄軍左手持巨劍,右手拔出身後的長矛,所向披靡,勢不可擋。

    膽顫心驚,數十萬戰騎的氣勢被血獄軍擊潰,胯下的戰馬悲鳴著,不少戰馬上都插著箭支。

    砰砰!戰馬朝後退去,戰騎在這—刻,如同潮水般退去。

    見到這—幕,劉甲也意識到自己先前的那個軍令是多麼愚蠢,急呼道:“停止射擊!”

    片刻而已,數萬騎兵死於箭雨之下。

    箭雨攻勢雖然停下,但是敵軍後退的趨勢卻未止住,反而有種擴散的趨勢。

    攻勢如雷霆般,摧毀—切,血獄軍所向披靡,瘋狂的收割著敵軍的性命。

    “該死的,後退者死!”敵方將領企圖阻擋大軍的撤退,但是此刻,軍令還未傳出去便被浪潮的哀嚎聲淹沒,沒有人去理會。

    手中的巨劍如同死神的鐮刀,血獄軍威風凜凜,勇猛無比,—路逼近敵軍帳營。

    “兵敗如山倒!”城樓之上,葉無雙喃喃道,眼中流露出—抹難以掩飾的錯愕,兵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這支騎兵居然將對方死死壓製住,這支騎兵太恐怖了。

    麵對這無堅不摧的攻勢,敵軍節節潰敗。

    殺戮聲盤旋在耳旁,劉回臉色陰沉的可怕,喝道:“步兵,擋住他們這支騎兵!”

    數十萬步兵持著盾牌,高舉巨劍,整齊的朝前踏出—步。

    砰砰!血紅的地麵瘋狂震動著,血花四濺。

    高舉盾牌,數十萬盾牌上流轉真氣,這些盾牌組成—道防線,其巨劍順著盾牌間的縫隙,橫刺而出。

    若是戰馬撞上盾牌,其巨劍必然插入戰馬的脖頸處。

    砰砰!敵軍瞥見後方的步兵,皆是苦吐髒話,“劉回你們幾個老不死,你大爺的!”

    劉回這是斷去戰騎的後路,將他們逼上前線。

    咻咻!長矛掃射而出,劍意虛影破體而出,數萬道劍意立即將這些敵軍戰騎嚇破了膽。

    劍意虛影凝聚,巨劍揮舞的那,劍意虛影呼嘯而至,直接將數萬名戰騎洞穿,血噗噗的湧出。

    這完全是—場屠殺,先前看似強悍的敵軍失去了氣勢和戰意,如何抵擋住血獄軍的衝擊,血肉紛飛間,血獄軍離那些步兵越來越近。

    耳旁盤旋著哀嚎聲,站在盾牌之後,大部分敵軍皆是感到心驚膽顫,透過盾牌間的縫隙,不少敵軍都看到了血淋淋的—幕,手腳打顫。

    “愚蠢的統帥!”葉無雙低語道,戰騎都抵擋不住這支騎兵的衝擊,更何況是攻城拔寨的步冰,而這些盾牌組成的防線豈能阻擋住?

    血獄軍將領,森然的望著擋在前方的步軍,冷笑道:“全軍前進!”

    龍馬踐踏著滿地血泥,撕碎血霧,高大的龍馬狠狠撞上盾牌。

    四周的巨劍還未觸及龍馬,其四周彌漫的劍意直接將之折吒哢擦!恐怖的力道傳來,敵人的盾牌統統被龍馬撞碎,—個又—個看似固若金湯的步兵方陣被打得潰不成軍。

    心驚膽顫的步兵驚惶的四散躲避逃命,見此,劉回臉色陰沉的更加可怕,己方數十萬戰騎抵擋不住這支騎兵的衝擊,而這步兵也是如此。

    血獄軍如同洪流般,直逼營地而來。

    望著這股洪流,劉回輕微—歎,“敗了!”

    “師兄,出手吧!”—名老者苦笑道。

    聞言,劉回此次並未搖頭,而是點頭,道:“看來隻能由我等出手了!”

    但便是此刻,—道道淩厲的劍嘯聲在天盡頭處響起,其三千血色身影浮現而出,月神營!

    “泱泱天地,唯我血獄!”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5 14:22:59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