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地獄血軍現(下)


    穿越小說  無上皇座 眼看書  無上皇座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地獄血軍,現!(下)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地獄血軍,現!(下)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地獄血軍,現!(下)

    陰霾的天際下,起伏的屍山血海上彌漫著嗆鼻的血腥味。[本章節由 書吧更新]

    陽光如血,映襯這片血紅的地表。

    萬千屍海中,閣樓鶴立雞群,劉回五人站在其上。

    武道意誌盤旋在虛空中,禁錮四周的虛空。

    在武道意誌的壓迫之下,葉文和葉冷兩人狼狽的躺在血泊中,動彈不得。

    “武道境下皆為螻蟻,這便是為何武道境能夠得到天地認可的原因!”站在閣樓之上,劉回居高臨下,俯視血泊中的葉文和葉冷。

    然而便是此刻,劉回臉色猛然一變,其武道意誌如同風暴在身上狂卷而出。

    咻咻!一抹平淡無比的劍光出現在劉回的背後,隨著意誌風暴的狂卷,這抹劍光立即暗淡下去。

    砰!一具黑甲騎兵的身體被拋飛,狠狠撞上石柱。

    轉身,其餘三名老者皆是錯愕的望著這一幕,此人是何時靠近他們的?

    “毫無生機,毫無氣息!”劉回轉身,眼中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錯愕,若不是武道意誌的存在,他也差點沒察覺到此人的接近。

    “爾是何人?”劉回漠然道,右手抬起,其淩厲的劍氣倒卷而出。

    哢擦!黑甲立即破碎開來,赫然是一名青年。

    青年臉色慘白,身上無生機,甚至沒有氣息,臉色慘白無比。

    “死人!”劉回劍眉微皺。眼前這名青年臉色極為慘白。顯然在靠近他們之前便已經死去。

    但是其殺意卻融入了這青年的肉體內,成為他的本能。

    “怨念,以怨念支撐著肉體!”劉回神情有些複雜,這詭異的一幕居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血泊之中,葉文老淚縱橫,“天兒!”

    兩行清淚順著睫毛滴落開來,葉慕婉眼中盡是痛惜之色;“他還是失敗了,失敗了。”

    “葉天!”葉無雙目光有些複雜,那名黑甲騎士居然是葉天。

    “武道壓迫,若是除去這四名武道境。或許落霞城仍然還有一線生機。”

    黑甲騎兵出征前,葉天便已經死去。自斷生機,就算死,也要將心中的殺意融入肉體之中。形成怨念。

    這是葉天的殺招,僅僅憑借著這股怨念,他支撐了許久,為的便是這一刻。

    但是所謂的殺招在武道境前顯得如此慘白無力,武道意誌風暴席卷而來,衝擊著葉天的怨念,直接將之撕碎。

    怨念消散,葉天的身體儼然隻是一具屍體。

    “落葉歸根,落霞城是我的根,以其平庸的活下去。我想守在這片土地上,或許我還能殺敵!”

    清淚飄落在秋風中,打落在血泊上,濺起一道道血花。

    葉慕婉耳旁仿佛依舊回蕩著葉天的聲音,葉天自斷生機的時候,她在場,但是她沒有去阻止,她知道那是葉天的堅持。

    秋風帶著壓抑的氣息撲麵而來,數萬銀甲大軍再次被敵軍圍困住。

    “殺!”銀甲騎兵仿佛不知疲憊似的,仍然衝擊著敵軍的方陣。

    “老家主!”破軍滿臉都是血。神色極為猙獰,一劍劈飛迎來的戰騎,率眾朝閣樓衝去。

    漠然的望著作困獸之爭的銀甲騎兵,劉回揮揮手,淡淡道:“日落前。老夫希望戰旗已經插在城樓之上,不想看到這支騎兵!”

    先前銀甲騎兵給劉回帶來的震撼仍然盤旋在心頭。看到這支騎兵,劉回本能的感到不舒服,仿佛自己先前的英明便是被這支騎兵摧毀。

    殘陽如血,初升的旭日已經懸掛在天盡頭處,這一場廝殺足足持續了一天,遲暮黃昏,殺戮卻並非停下來,反而更加的慘烈。

    城樓上,葉無雙再無往日的意氣風發,轉身望著身後的落霞城,落霞如血,其林立的閣樓和樓宇顯得格外安寧,一雙雙茫然的目光充斥在閣樓之中。

    城破人滅,扼守一城,就算隻剩下一兵一卒也絕不能放棄。

    暗淡的目光漸漸明亮起來,葉無雙再次指揮數十萬大軍,喝道:“血未盡,劍未斷,城便在!”

    咻咻!弓弩再次被拉成滿月,漫天的箭雨掃射而出,守城軍仿佛不知道疲憊般。

    有些士兵虛脫了,立即有士兵頂上去。

    數十萬戰騎圍住銀甲騎兵,其餘敵軍再次將攻勢集中在城樓上,一場慘烈的廝殺再次展開。

    血花噴濺在衣裙之上,葉慕婉緊緊握住手中的劍器,站在閣樓前,神色古井無波的望著下方聲勢浩大的敵軍,道:“無雙,若能離去,你就離去!”

    “在那家夥還沒回來前,家族需要一名領導者!”葉慕婉輕聲道,朝前邁去。

    “百萬敵軍,下去便是死!”葉無雙搖搖頭,阻擋住了葉慕婉的去路,迎上這張美眸,葉無雙堅定道:“家主未回來前,葉家需要領導者,但是絕非是我,而是你,慕婉姐!”

    “我已經失去了眾多族人,失去了弟弟,但是我不能親眼見到自己的父親死去,所以我有下去的理由!”葉慕婉慘然一笑,道:“無雙,這一點,你比誰都懂得。”

    而在葉無雙和葉慕婉交談的時候,敵軍營地中,劉回踏著屍山血海,走下閣樓,一步步的朝葉文和葉冷逼近,其武道意誌僅僅壓製住二人。

    “或許兩位應該感謝太子,不然兩位今日便如同這些人一般,長眠於此。”劉回漠然道,每踏出一步,其身上的氣息便渾厚一分。

    葉文和葉冷兩人瘋狂的運轉體內的真氣,身後長發如蛇般狂舞。四周虛空傳來的壓迫卻讓二人動彈不得,隻能怒視劉回。

    對於二者的目光,劉回漠然一笑,高高在上的天神又豈會去理會螻蟻的怒火。

    “泱泱天地,唯我血獄!”

    “劍指蒼穹,重整山河!”

    大地劇烈的顫動,堆砌成山的屍體轟然倒塌,其一道道如同天地之音般的喊聲在地平線盡頭出現,直衝雲霄。

    一股磅大勢呼嘯而至,這突如其來的嘶吼聲立即壓蓋過了現場的殺戮聲。

    止步,劉回等人抬起頭,錯愕的望著地平線的盡頭,殘陽如血,枯葉紛飛,一支騎兵踏著屍山血海而現。

    高大的龍馬嘶吼著,龍吟聲直入雲霄,將數十萬戰馬的嘶鳴聲壓下去。

    “龍馬?”劉回劍眉微皺,凝重的神情躍上臉龐,就算他是武道境武者,但是在這數萬騎兵大勢前,他也感到了壓抑,“數萬魂武境武者和龍馬組成的騎兵,這絕非是百國聯軍!”

    數萬支龍馬,相當於魂武境實力的龍馬,就算三大帝國也無法組成這樣的一支騎兵。

    “莫非是皇楓國的援軍,不,絕不可能,情報上描述的十分清楚,皇楓國最強的戰騎是眼前的銀甲騎兵,而非這支騎兵。”劉回眼瞳微縮,這支騎兵給他的第一種印象便是凶狠,猙獰,恐怖。最重要的是,這支騎兵給他的感覺,這些人仿佛是從地獄中爬出來似的,麵對百萬大軍,那漠然的神情,以及眼角間的不屑讓人動容。

    城樓上,葉無雙和葉慕婉也注意到這些騎兵,神情不一。

    “敵軍?”葉慕婉柳眉微蹙,若是這支騎兵是敵軍的話,那麼今日的落霞城必破。

    這支騎兵的陣容不僅僅給劉回等人帶來震撼,對葉無雙而言,亦是如此。

    十年征戰,無數次生死洗禮方才鑄造了銀甲騎兵,但是眼前這支騎兵給葉無雙的感覺更加強烈,仿佛無論多少兵力,在這支騎兵前都會被踐踏。

    “斥候傳來的情報,百國聯軍之中並未有這樣的騎兵。”葉無雙也有些遲疑,這支騎兵到底是敵還是友,若是敵,今日落霞必滅,若是友,落霞城仍然有一線生機。

    滔天的殺意在這些騎兵身上彌漫,漆黑的盔甲,劍器上彌漫的寒光閑照著蒼穹。

    數萬騎兵整齊一致的踏在血海上,狂卷的寒風在周旁止住,麵對眼前堆砌如山的屍體,以及血海,每一名武者臉上的神情皆是平淡無比。

    這一幕,他們已經司空見慣,因為他們來自地獄,血獄皇朝!

Snap Time:2018-01-23 08:27:52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