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不揚帝國威豈是男兒身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無上皇座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不揚帝國威,豈是男兒身

    <  >

    “雪山河之恥,揚帝國之威,殺!”

    數十萬銀甲騎兵蓄勢待發,仰天嘶吼而出。

    滔天的殺意在數十萬騎兵身上彌漫,刺骨無比,其坐下的戰馬也被殺意所感染,嘶鳴著。

    銀甲騎兵,皇楓帝國第一騎兵,葉無雙第一次討伐邊境七國時,便是憑借這支大軍。

    十年征戰,銀甲騎兵經曆數百次戰役,無論是什麼帝國,抵擋不住銀甲騎兵鐵蹄的踐踏。

    淩厲的劍氣冒騰而起,覆蓋在銀甲之上,映照著蒼穹。

    砰砰!數百道通天的石柱從天而降,插落在廣場之上。

    哢擦!石柱微微傾斜,砸落在城樓上。城樓略微抖動一下,這些石柱如同台階一般,始於地麵,終於城樓。

    “雪山河之恥,揚帝國之威,殺!”銀甲騎兵主將破軍仰天嘶吼,策馬而出。

    高大的戰馬如同一道閃電般,踏落在石柱上,直奔而去,最後躍過城樓,衝出城外。

    砰砰!馬蹄聲如雷般轟隆鳴響起,十幾萬銀甲騎兵分成十塊方陣,整齊一致的踏上石柱上,躍出城樓。

    這些風馬高大無比,其馬蹄上更是被一片片劍刃所包裹。

    哢擦!戰馬躍出百米,踏落在屍體海洋中,其屍體直接被踩碎。

    砰砰!十幾萬道身影呼嘯而至。依舊保持著整齊的方陣。顯然,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

    拉出馬韁,破軍熟練的化去馬背上傳來的力道,眼露寒意,望著城樓前湧動的敵軍,長劍一揮,劍指城樓,“殺!”

    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極為嗆鼻。

    銀甲騎兵之下,屍體皆是血肉模糊。血流匯聚成積流。

    破軍,首當其衝,率著十幾萬銀甲騎兵衝向城樓,如同洪流一般。勢不可擋。

    堆砌在前方的屍體在銀甲騎兵的衝擊之下,紛紛被拋棄,血灑長空。

    天空中仿佛下起了一場血雨,血雨紛紛,屍體階梯轟然倒塌,那些踏在屍體階梯上的敵軍紛紛摔倒,被如山般的屍體淹沒掉。

    盡管敵軍勢眾,但是在十幾萬銀甲大軍的衝擊之下,無數敵軍直接被衝勁震碎五髒內附,氣絕而亡。

    血肉紛飛。淒厲的劍嘯聲不絕於耳。

    鐵騎狂飆,所向披靡,金鐵交鋒的爆鳴聲以及骨骼破碎聲衝霄而起。

    敵軍結成的方陣直接被衝破,混亂至極,靠近城樓的敵軍直接被斬於馬下。

    血染全身,破軍掉頭,重重拍著跨下戰馬,迎上敵軍的數十萬鐵騎,喝道:“兒郎們,殺!”

    銀甲騎兵無比凶猛的衝向敵軍。無懼生死,十年的生死洗禮讓這支隊伍變得更加淩厲。

    無畏,無懼生死,當這兩點出現在一支軍隊的時候,這支軍隊便是虎狼之獅。

    高大的戰馬衝擊。其雙方騎兵紛紛放下手中的長劍,抓住長槍。帶著恐怖的氣勁,一往直前的刺出。

    閣樓之上,劉回等人神情錯愕的望著百萬大軍中的銀色洪流,僅僅這十幾萬銀甲騎兵便擋住了百萬大軍的攻勢。

    “師兄,若是讓這支騎兵橫衝直撞下去,我軍陣腳必然大亂,如同一盤散沙。”一名老者凝重道,“要不我等出手,抹殺這支騎兵?”

    聞言,劉回臉色輕微一沉,若是他們這四名武道境出手,那豈不是意味著他劉回在才能上不如葉無雙,隻能靠修為來壓製對方,這要劉回老臉往哪放。

    “靈武境武者帶兵,各方突破,騎兵為主,阻擋住銀甲騎兵的攻勢!”

    “弓弩兵輔助,遠攻銀甲騎兵,區區十幾萬騎兵便敢衝入我百萬大軍之中!”

    “我就來個甕中捉鱉。將這支騎兵直接抹殺在百萬大軍之中。”劉回淡淡道,其洪亮的聲音擴散而出。

    嗚嗚!悠揚的號角聲在天地間響起,略顯混亂的百萬大軍在各自將領的引導之下,恢複了方陣,並且將十幾萬騎兵死死的圍困住。

    咻咻!箭雨如同暴雨般,傾射而出。

    砰砰!箭雨雖未突破銀甲,然而其上蘊含的力道卻將不少的銀甲騎兵直接撞飛。

    一旦銀甲騎兵落馬,無數敵軍狂湧而上,將之分屍。

    “雪山河之恥,揚帝國之威,殺!”血染全身,破軍首當其衝,迎上這場箭雨,揚起巨劍仰天嘶吼:“殺!”

    銀甲騎兵在踏入戰場的時候便做好了必死的決心,沙場永遠是他們最後的歸屬,他們知道,如今的帝國已經岌岌可危,沒有援軍來支援他們。

    絕然的氣勢在銀甲騎兵心中蔓延著,無懼一切。

    看著作困獸之爭的銀甲騎兵,劉回撫掌笑道:“被困住的騎兵如同失去爪牙的老虎,不足為慮。”

    城樓之上,葉無雙輕微一歎,正如破軍等人所想的那般,如今帝國並無援軍,扼守一城,唯獨死戰。

    砰砰!戰鼓聲徒然在落霞城內響起,其一支洪流至皇宮之中湧出,為首的赫然是葉文。

    黑色披風,數萬名黑甲騎兵手持巨劍,這些黑甲騎兵完全包裹在黑甲之內,但是有心人仔細一看便能夠發覺這些騎兵之中甚至有些殘疾人,斷手斷腳,雖如此,這些騎兵身上帶的殺意不亞於銀甲騎兵,看上去如此陰森,這支騎兵如同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

    大地在震動,黑色洪流直衝城樓而去。

    馬蹄聲如雷般在後方傳來,葉無雙臉色微變,轉身,望著出現在視線中的黑色騎兵,神情一怔,“援軍?”

    “家族如今的兵力都集中在此,絕無援軍。”葉無雙看到了為首的葉文和葉冷兩人,隨即輕微一歎,“暗衛軍的前輩!”

    這支騎兵並非是征戰沙場的軍人組成,而是由暗衛軍組成。

    暗衛軍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當他們的身體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時候,斷手或者斷腳,他們便退居幕後,成為默默無聞的尋常人。

    這些人居住在帝都中,過著平淡無比的生活。

    他們曾是血刃無數生靈的殺手,他們曾為家族屠殺過無數婦孺,在外界中,他們是魔鬼,絕非英雄。

    但是武道壓迫,國破家亡的時刻,這些遲暮的魔鬼再次踏上了戰馬,握住了塵封已久的劍器,盡管他們大多數是殘疾人,甚至不能有力握住劍器。

    “不破百萬軍,終不還落霞!”

    “不雪山河恥,終不還帝都!”

    “不揚帝國威,豈是男兒身?”

    黑色洪流如同潮水般,瞬息而至,踏落在石柱上,掠過城樓。

    “殺!”葉家兒郎無懼生死,戰死沙場!

    葉文和葉冷如同兩支尖銳的劍器般,將百萬大軍拉出一道裂痕,數萬黑甲騎兵橫衝直撞,冒著箭雨,斬殺一切,與銀甲騎兵匯合。

    “老家主!”破軍策馬迎上葉文,神情有些擔憂,急促道:“此處危矣,老家主速速退離,此處交給破軍便可。”

    神色漠然,葉文目光遙遙落在數萬丈開外的敵營上,劍指遠方,冷喝道:“葉破軍,率銀甲騎兵破開眼前這圍困,深入敵營,爾敢?”

    “爾敢?”葉文的聲音如同雷鳴般在破軍耳旁響起,破軍神色一正,冷喝道:“我既名破軍,意為為家族,為帝國破開一切敵軍,有何不敢!”

    在與葉文對視的那,破軍察覺到葉文眼中的絕然,以及一絲瘋狂,深入敵營,擊殺對方主帥。

    對方主帥是四名武道境強者,破軍沒有去想自己等人能否擊殺,他們隻服從軍令。

    嘶!戰馬嘶鳴,黑甲騎兵仰天嘶吼,在葉文的帶動之下,率先朝敵營衝去。

    “不揚帝國威,豈是男兒身!”破軍嘶喊著,率僅存的十萬銀甲騎兵,緊隨在黑甲騎兵之後,勢如破竹,任箭雨漫天,騎兵無數,唯獨衝擊....

Snap Time:2018-07-23 00:35:18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