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萬年之亂終揭曉

  
  皚皚白骨之上,雪絮簌簌而落。
  晨和青年淩空而立,雙目對視。
  身後長發如同蛇般狂舞,葉晨吐了口氣,幽幽道:“初次見麵,三代!”
  “你比想象中還要優秀!”青年臉色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不起波瀾。
  “我們這幾個家夥在你這般年紀的時候可未曾有這樣的成就,真是個出乎意料的家夥!”青年淡淡道,其原本消瘦無比的身影在這一刻開始變得高大威武起來,略顯清秀的俊臉也發生了變化,取爾代之的是一張平凡無比的臉。但就是這張臉給葉晨帶來了重大的震撼,和入夢中一模一樣的臉,隻是這臉上更多的則是滄桑。
  “地獄的局勢如今已經掌握了!”青年輕笑道,話語落地的那,下方的皚皚白骨在這葉瞬間化作烏有,漫天的煞氣也消散。
  天地規則在這一瞬間崩潰開來,承受不住青年的話語。
  虛空中那股壓抑的氣息在這一刻消散,在葉晨的注視之下,這被屍骸堆砌而成的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流水聲在葉晨耳旁響徹而起,一條數十萬丈之長的銀河至九天之上,飛流而下,聲勢極為壯闊。
  天地徒然一顫,皚皚白骨化作烏有的那,起伏的山脈在地表之上凸起。
  氣勢恢宏的孤峰直插雲霧,足足有數萬丈之長。
  在這座孤峰前,葉晨和青年的身影都顯得極為渺小。
  目光微變,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這座拔地而起的孤峰,舉手投足間改變空間萬物,這便是自成世界嗎?
  “演化世界,這便是世界,甚至包括地獄也是世界!”青年輕笑道,轉身,雙手負背,雲淡風輕的朝前方的孤峰邁去。
  望著這道修長而又挺拔的身影,葉晨感受到的卻是一股沉重。
  未曾言語,葉晨收起麒麟劍,踏步而出,緊隨在青年之後。
  白雪紛飛,無數冰屑至兩人的頭頂上方簌簌而落。
  山道挺拔,如同巨龍般盤曲臥在孤峰之上,一道道黑色墓碑屹立在此道周旁,雪雖大,卻掩蓋不住墓碑上的悲涼。
  “劍道!”眼前這一幕對於葉晨而言極為熟悉,這條山道和落霞峰的劍道一模一樣。
  “劍道之途曲折,不知盡頭!”青年開口道,抬步,率先踏在劍道之上。
  “山至高處人為峰,海到盡頭天是岸,我劍之所指處便是道之所在!”葉晨淡淡道,迎風而上。
  冷冽的山風吹刮著葉晨單薄的武衣,武衣獵獵作響。
  兩道身影踏在風雪中,同時,兩股淩厲至極的劍意在山道之上爆發開來,方圓千丈內的風雪都被劍意撕碎。
  “山高我為峰,劍之所指便是劍道之所在,五代,你很自信,比起四代那個家夥更自信。”蒼茫大地盡收眼堙A青年開口道。
  聞言,葉晨沉默了片刻,仰頭望著無盡的蒼穹,灰蒙蒙的天際中,雪絮在狂舞,寒風在咆哮,顯得極為陰霾。
  “我始終堅信一句話,我是天才,不管別人如何評價,隻要我認為我是,我就是天才!”葉晨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笑意,他始終堅信自己。
 &ems;“一顆無比堅信自己的心!”轉身,青年迎上葉晨那道古井無波的目光,在葉晨的眼中,青年仿佛看到了自己等人的影子,自信,無畏,寂寞“
  “比起我等,你更加的優秀!”青年眼露笑意,不再言語。
  盡管明知道眼前這名青年便是三代,對於青年三番兩次的讚歎,葉晨的心境仍然不起波瀾,死寂的如同一灘死水。
  漫漫山道,兩道身影迎風而上。不知何時,孤峰之巔已經出現在葉晨和青年的視線中。
  古鬆傲然而立,風雪中,梅花迎雪而綻,淡淡的梅花香彌漫在山巔之上。
  梅花如雪,簌簌而落。下方,一石桌,兩石椅,以及一壺酒。
  一副殘局擺放在石桌上,其內殺意滔天,掠起四周的風雪。
  青年坐在右位,抓住酒壺,兩杯玉石杯憑空出現,酒壺傾斜,酒水順著酒壺口而落。
  葉晨極為自然的抓住其中一酒杯,長飲一口,坐下來。
  冰冷的感覺入胃,這些酒水赫然化作生機,彌漫在葉晨的四肢百脈,滋潤著葉晨的肉體。
  “可會下棋?”青年輕飲了一口,指著石桌上擺放出來的殘局,淡淡道。
  “會!”葉晨雙目凝視,望著眼前這幅充滿殺意的殘棋。
  黑白子縱橫交錯,僅僅百餘枚棋子卻如同星辰般浩瀚。
  飛舞的雪絮落在其上便化作烏有,這盤殘局上彌漫著一股殺意,抹殺一切。
  當葉晨目光觸及這盤殘局的那,無數道金戈鐵馬以及殺戮聲在他的耳旁響起,如同晴天霹靂般,衝擊著葉晨的心境。
  若是修為不濟者觀此棋,僅僅憑借這一棋中的大勢便可摧毀其意誌。
  目光如電,葉晨未曾言語,如同坐禪的老僧,數息後,葉晨將整個殘局盡收眼堙A微微呼了口氣:“很可怕的一道殘局,其內蘊含的大勢足以壓製住武道境武者!”
  “就算我當初與太子的那道棋局也沒有如此恐怖!”古井無波的目光中終於起了一絲波瀾,葉晨緩緩閉上雙眼,其心神沉入了這盤棋局之中。
  殺戮聲漸響,葉晨仿佛置身於浩瀚星空中,身後便是武神星雲,而前方則是矢罡星雲。
  無數守護者在劍神門的帶領之下,在域外展開了驚天動地的大戰。
  這一幅幅慘烈的畫麵衝擊著葉晨的心神,足久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眼露震撼:“武神和天罡的棋局!”
  迎上葉晨的目光,青年淡淡一笑,袖袍揮動間,四周的寒風都靜止住,許許梅花瓣飄落而下,打落在棋局上。
  劍指夾住花瓣,青年將花瓣放入酒中,開口道:“五代,你可看懂了這盤棋局?”
  “白子為武神,黑子為天罡,雖然已經是殘局,但是黑子占據著上風,白子仍然還有c線生機!”葉晨淡淡道。
  “參地為棋,蒼牛皆為子,可惜這場棋局還是武神大陸輸了!”青年輕微一歎,漆黑的眼瞳中閃過一抹無奈,更多的則是苦澀。
  撥開棋盤上的花瓣,葉晨沉默了片刻,道:“原本是白子勝,可惜了!”
  “看出來?”青年收斂起眼中的苦澀,輕笑道。
  “白子和黑子原本旗鼓相當,不過憑借著白子在黑子那方埋下的殺機足以屠掉一片黑子,步步緊逼便可顛覆黑子!”
  “可惜了,白子後方終究亂了!”葉晨搖搖頭,這每一步棋子的走向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此,一個細節便可顛覆整盤棋勢。
  “敏銳的觀察力加上強大的邏輯思維能力!”青年讚歎一聲。
  “當初你和三代古族守護者,麒麟守護者便是隕落在這一戰之中,禍起武神,那時候武神大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事居然顛覆了整盤棋局?”葉晨略顯凝重道,以前的迷霧在這一刻也漸漸明了起來,至少葉晨如今已經猜測出了些端倪,隻是他不敢相信,不,或許是不願意去相信。
  聞言,青年盯著整盤棋局,沉默了片刻,隨即開口道:“四代那小子留下的痕跡眾多,根據這些痕跡,其實你已經看出來,不是嗎?”
  “神佩聚,劍墓現,萬年亂,始於劍,聚月神,啟劍墓,萬年亂,終於二!”
  “月神佩玉現,劍墓出現,聚集月神佩玉,開啟地獄,踏入劍墓之門!”
  “禍起武神,顛覆整個大勢的便是萬年之亂。始於劍,四代的月神佩玉上雕刻的字是斷,而二代的月神佩玉雕刻的字是劍,因此導致這場萬年之亂的人是二代,你和小火當初便是因為這場動亂而隕落。”葉晨低語道,語氣極為肯定,“埋劍之地,生機仍存,其一是指地獄眾多勢力必然會走向域外戰場,為武神大陸創造生機!其二便是指你,三代未隕落,必然回歸,對嗎?”(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2 16:30:55  ExecTime: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