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萬骨之門七層劍墓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萬骨之門,七層劍墓?

    搜這本小說最的更新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萬骨之門,七層劍墓?

    嘩嘩!血雨紛紛,電蛇閃爍。

    四道通天的屍骸上彌漫著淡淡的血光,煞氣湧動。

    目光如電,葉晨抬起頭,直視正前方的青龍屍骸。

    數千年的時光未抹去這青龍屍骸內蘊含的戰意,湧動的戰意禁錮住四周的虛空。

    眼眸微眯,葉晨右手抬起,徒然握住青龍族傳承之劍,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直衝而出。

    氣勢如虹,屍骸上空彌漫的煞氣阻擋不住葉晨的步伐。

    百丈瞬息而至,葉晨手中的傳承之劍徒然化作一道劍虹,撕破了虛空,直射青龍屍骸。

    雷霆與罡風在青龍屍骸四周盤旋,徒然幻化成一道青龍虛影,翱翔九天。

    青龍虛影仰天嘶吼,洪亮的龍吟聲衝霄而起,同時,巨嘴一張,將激射而來的傳承之劍吞噬掉,隨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青龍屍骸之中。

    “果然如此!”葉晨喃喃道,修長的右手再次握住朱雀族傳承之劍,如出一轍,朱雀族傳承之劍同樣化作一道流光,沒入朱雀屍骸之中。

    直至玄武族和白虎族的傳承之劍消失之後,四具通天的屍骸突然變得活靈活現,仿佛被賦予了新的生機,仰天嘶吼而出。

    吼!嘶吼聲震耳欲聾,公子蘇等人紛紛朝後退出一步。

    劍指微動,其武道意誌在公子蘇的劍指流轉。形成一道意誌光罩。阻擋住這音浪的衝擊,唯獨如此,千川雪等人臉色才有好轉。

    “傳承之劍!”火麒麟目光死死盯著那四具徒然飛浮而起的屍骸,低語道:“四代曾交代四大古族之人,其傳承之劍要交給五代月神,莫非這傳承之劍的作用便是如此?”

    傳承印記閃爍不定,青龍等四大古族的後人,其體內的血脈隨著這些嘶吼聲而顫抖著。

    四具屍骸盤旋在血雨漩渦周旁,青龍鎮東方,白虎鎮西方。朱雀震南方,玄武鎮北方!

    四股恐怖的威壓呼嘯而至,如同一座大山般,轟然落在葉晨身上。

    身子一沉。葉晨迎著驚人的壓迫,朝前走去,直視廣場正中央的五具石棺:“四柄傳承之劍融入屍骸,那麼接下來應該是月神佩玉,安置在凹槽之內。”

    意誌凝聚,葉晨身發長發狂舞,無視壓迫的阻擋,一步步的逼近五具石棺。

    哢擦!電閃雷鳴,五具石棺顯得更加詭異,其內五道身影在葉晨的視線中若隱若現。

    “四代守護者!”葉晨隻是驚鴻一瞥。便察覺到石棺內湧動的驚天威壓。

    “上次我未突破武道境,這些威壓便阻擋不住我的步伐,更何況是此刻?”葉晨的氣勢瞬間變得淩厲無比,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器,撕碎這前匯聚在一起的壓迫。

    勢如破竹,葉晨接連邁出數步,踏落在高台之上,五具石棺近在此尺。

    東南西北方位的石棺上皆是有一道凹槽,凹槽的形狀和月神佩玉一模一樣。

    叮!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葉晨取出四塊月神佩玉。四股劍意在其上彌漫,時刻衝擊著葉晨的武道壓製。

    “這劍墓到底掩蓋了什麼,或許一會兒便能知曉了!”葉晨有些期待,四代布置如此之大的局,其目的便是這劍墓。因此劍墓內掩蓋的秘密是葉晨最想知曉的。

    葉晨收斂起武道意誌,其月神佩玉立即化作四道流光。分別朝不同方位落去。

    在數百雙目光的注視之下,四塊月神佩玉緩緩落在凹槽之上。

    砰砰!天地徒然一顫,數萬丈廣場狂震。

    遍地殘骸徒然發出悲鳴聲,昔日叱吒風雲的劍客化成一堆白骨,絕代無雙的強者最終化成漫天屍骸中的一具,這是劍客的悲鳴聲,同樣也是劍的悲鳴聲。

    火麒麟曾經曆過這樣的感覺,因此聞之,輕微一歎,或許在這片屍骸海洋中也埋葬了他昔日的故友。

    高台抖動,血光凝聚在石棺之上,形成一道通天的劍柱,劍柱高達百丈,直至血雨漩渦。

    望著這一幕,葉晨心中也有少許震撼,這劍柱上蘊含了四股恐怖無比的意誌,四代古族守護者的意誌。

    盤旋在血雨漩渦周旁的古族屍骸立即停止了嘶吼,呼嘯而落,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四道血光劍柱之中。

    血光漸漸實質化,最終化成血色劍柱,其上浮現出青龍,朱雀,白虎,玄武的虛影。

    哢擦!正中央的石棺上一聲異響引起葉晨的注意,原本毫無痕跡的石棺上再次出現了一道凹槽,比起先前的凹槽,這凹槽極小,隻有戒指的大小。

    見此,葉晨望向右指上的麒麟戒,若有深意道:“麒麟戒,麒麟古族傳承之物!”

    暗淡無光的麒麟戒上閃過道道紅光,一股滄桑的氣息在其上彌漫。

    抬步,葉晨一步步的朝高台正中央走去,血雨紛紛,打落在石棺上,濺起一道道血花。

    寒風卷起血雨,撲麵而來,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葉晨的鼻尖處。

    石棺內,一名相貌俊朗的中年躺在其內,盡管這名中年人身上毫無生機,顯然是一具屍體,但是中年人身上卻有一股武道意誌的存在。

    石棺隔絕了這名中年人的氣息,但是阻隔不住那滔天的殺意以及戰意。

    “此人應該是四代麒麟守護者!”葉晨喃喃道,體內擁有麒麟精血,葉晨能夠察覺到中年人體內的麒麟血脈,無比純淨的血脈。

    石棺上的凹槽和麒麟戒極為吻合,就連印記也極為吻合。

    葉晨右手輕輕放在石棺之上,刺骨的感覺在石棺內蔓延而出,麒麟戒剛剛好落入凹槽之中。

    便是這一刻,原本死寂已久的血雨漩渦發出了一道悠揚的劍吟聲,這道悠揚劍吟聲仿佛來自遠古,其內帶著莫名的滄桑。

    紛紛的血雨赫然凝聚成冰晶,形成雪絮,血色雪花至漩渦中飄落而出,無視葉晨周旁的真氣,落在葉晨身上。

    月神印記彌漫著淡淡的光芒,葉晨抬起頭,望著這一場血雪,這些雪上並無帶著任何的意誌以及死意,但是卻讓葉晨感到一股莫名的沉重。

    血雪紛飛,月神隕落!葉晨目光變化不定,他曾入過四次夢,在夢中,他都曾經曆過那一幕,紛飛的血雪,身上的生機消散,叱吒風雲的月神隕落在那一場血雪之中。

    葉晨輕微一歎,這場雪下的還真詭異。

    這股沉重不僅僅葉晨感覺到,火麒麟也是如此。

    突然,火麒麟眼瞳微縮,眼中流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錯愕,不僅僅火麒麟如此,就算葉晨也是這般。

    一座虛幻之門在血雨漩渦中浮現,血色雪絮在一旁飛舞,這種虛幻之門完全有皚皚白骨組成,遠遠望上去,這座虛幻之門更像一座骨山。

    一股震動天地氣息在虛幻之門內回蕩而出,這是一種悲鳴而又滄桑的氣息。

    望著近在此尺的虛幻之門,葉晨輕吐了口氣:“劍墓之門,第七層劍墓!”

    “第七層劍墓!”蕭胖子等人神情也是一變,難道這劍墓並非六層,而是七層。

    “先前那股壓迫消失了!”火麒麟輕吐了口氣,四周的壓力徒然一輕,那種被壓製的感覺蕩然無存。

    “走!”火麒麟率先朝前走去,越過林立的墓碑林,來到葉晨周旁。

    目光掃過五具石棺,火麒麟方才抬起頭,望向上空的萬骨虛幻之門,道:“第七層劍墓的入口?”

    “嗯!”葉晨目光一動未動,直直盯著這道虛幻之門,喃喃道:“或許這道劍墓之門是第一次出現在世間,四塊月神佩玉,四大古族和麒麟古族的傳承之物,這些聚集起來便是一柄鑰匙,開啟第七層劍墓的鑰匙。我現在有些明白當初四代為何要求月神佩玉和傳承之物交給新的月神,或許這道劍墓之門後便是謎底的所在。”

    “很深的局,四代布置這劍墓到底是為了掩蓋什麼?”聞言,火麒麟望了五具石棺一眼,這座劍墓越發的不簡單。

    “誰知道,不過隻要踏入這道虛幻之門,一切都會曉得。”葉晨搖搖頭,抬步,走向劍墓之門......

    p

Snap Time:2018-04-26 19:29:26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