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宏願


    穿越小說  無上皇座 眼看書  無上皇座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宏願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宏願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宏願

    燈火在寒風中搖曳著,搖搖欲墜,隨時便可熄滅似的。[本章節由*萬書吧更新]

    百丈之長的石劍直插天際,血煞峰的死寂和輪回城的夜景形成鮮明的對比。

    哢擦!站在雲端之上,葉晨可有將輪回城的全景一覽無遺。

    微閉著雙眼,葉晨的靈魂力如同潮水般湧出,覆蓋數百萬丈的地域內,輪回城內一景一物都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無比清晰。

    夜風帶著淡淡的清香味撲麵而來,在曲折的山道上已經鮮花遍野。

    血紅的花兒在風中搖曳,時而帶起嘩嘩的響聲。

    按照劉東那家夥的說法,血煞峰作為地獄的聖峰,太死氣沉沉了,所以數月之後,血煞峰上下都開滿了這種花。

    也不知道劉東從哪找來的花籽,這些未知名的花便在血煞峰落地生根,無懼寒意洗禮,傲然綻放。

    “你這家夥就喜歡待在這!”爽朗的笑聲在天際響起,蕭胖子的身影破開雲霧,浮現。

    抓起手中的酒壺,葉晨將酒壺朝後方扔去,“慕辰呢?”

    “那家夥就是個木頭!”蕭胖子踏著雲霧而來,接住酒壺,“他在練劍,我見你未在帝國,便問了嫂子,就知道你跑到這來了!”

    “嘖嘖,將嬌妻扔在一旁,獨守空房,你跟慕辰那家夥一樣,不懂風情,就是一根木頭。”蕭胖子飲了一口,嘖嘖道:“故鄉酒,十年了,還真夠懷念了!”

    “想家了?”對於蕭胖子的調侃。葉晨笑而不語。

    “的確有些想了,十年了,不知道如今的武神大陸會變成什麼模樣?”蕭胖子微眯著雙眼,眼前不由浮現出那條小街,小街前嬉鬧的孩童。還有那一座古。

    “應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太子那家夥的存在不會讓武神大陸平靜的像一灘死水。”雙手負背,葉晨迎著山風,身後長發如同蛇般狂舞。

    “跟你一樣瘋狂的家夥,有他在的地方便不會有平靜!”蕭胖子輕笑道。三大傳奇之中,也唯獨太子的評價最高。

    “在擔心葉家和劍神門嗎?”酒香在嘴中緩緩化開,蕭胖子沉默了片刻,開口道。

    “皇楓國是玉皇殿的禁地,至少有玉皇殿的存在,太子還無法在皇楓國放肆。”對於這一點,葉晨比誰看都透徹。

    “玉皇殿。太子,神秘勢力,至少這十年以來,武神大陸是這方勢力的舞台。”蕭胖子低語道。

    “如今地獄的局勢已經安定下來,隻待閱兵式結束便可起程。回歸武神大陸!”

    “十年時間,不過曇花一現,但是也足以讓許多人忘記很多事情,不知三大殿堂的那些家夥是否把我忘記了?”葉晨接過胖子手中的酒壺,長飲了一口。

    袖袍揮動,蕭胖子周旁的雲霧紛紛朝兩側退去。其燈火通明的輪回城也呈現在蕭胖子的視線中,“沒準那些家夥一直期待你的出現,這些年。軒轅夜等人應該過的很狼狽。”

    “有太子那家夥的存在!”葉晨輕笑而出,有如此強勢的徒弟,軒轅夜應該不好受。

    山風卷起了漫山的花瓣,血紅的花瓣隨風飄蕩著,直衝雲霄。

    站在石劍之上,蕭胖子抬起頭。望著這一場花雨,道:“劉東這家夥品味倒是獨特。種了這樣的花,紅的像血!”

    “或許這種花的原本顏色不是血色,隻是因為它吸收了這片土地中的血,數千年,無數武者長眠在這片土地上。”白晢修長的右手探出衣袖,葉晨托住數片飄落的花瓣,開口道:“葉家那邊有一片花海,那的花海是世界上最唯美的花海。葉冷曾經問過我,為什麼那片花海的長勢那麼好,那時候我不懂,後來葉冷解釋,花海之下埋葬了無數暗衛軍先輩。這同樣埋葬了無數地獄先輩。人生的命運就像這隨風飄蕩的花瓣,隻能隨風飄蕩!”

    “隨風飄蕩,是風選擇了花瓣,還是花瓣選擇了風?”劍指夾住花瓣,蕭胖子鼻子湊上去,有些淡淡的清香。

    “無論哪種情況,花瓣都會朝一個方向飄落。而人也是如此,都會朝一個方向行去,那個方向,我們習慣性的稱之為路!”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路,在這條路上不斷走下去,不管痛苦或者悲傷,暗衛軍的路是守護葉家,讓葉家永遠延續下去,地獄中的武者為了在這個殺戮的世界中生存下去。”右手緩緩舒展開來,花瓣再次飄落開來,葉晨的目光停落在花瓣之上,不曾移開。

    “而守護者的存在是為了人的尊嚴和自由權利,簡單而言,是為了女人唇上的微笑,以及孩童純真的笑臉!”蕭胖子輕笑而出,輕輕拍著葉晨的肩膀。

    聞言,葉晨轉過身,直視蕭胖子那明亮如同星辰般的眼眸,道:“這便是守護者的意誌,是嗎?”

    “有些東西遲早會凋零,比如這嬌豔的花兒,但是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凋零,比如意誌,這種東西始終流淌在每一名武者的血脈之中!”

    “人也隻有想保護事物的時候才會變得堅強,這便是守護的定義!”迎上葉晨的目光,蕭胖子收斂起笑意,難得正經道:“比起十年前,唯一的改變,你不再逃避月神的責任,五代月神!”聞言,葉晨沉默了片刻,轉身,仰望頭頂這片蒼穹,血月高掛,一層血色紗衣至蒼穹上滑落,籠罩住輪回城。

    “胖子,如果我寧願待在地獄,不理會武神大陸的死活,你會不會鄙視我呢?”葉晨開口道。

    “人生何其短暫,如流星之於夜空;生命何其卑微,如塵埃之於蒼穹。倘若一生都要顧及他人的目光,那不是很愚蠢嗎?”

    “你這家夥又何時開始在意世人的目光?”

    “哪怕你這個家夥血海滔天,屠殺生靈,不管武神大陸的死活,我的劍隻為你拔!”蕭胖子笑道,語氣一如十年前。

    聞言,葉晨同樣一笑,道:“但是我不想成為棋子,而是成為博弈者,我不願意看到你,或者慕辰,小火,千川雪,蘭姑,小夢兒,葉慕婉等等在這場博弈中隕落,成為那些人手上的棋子,隨時便可覆滅。在某種程度上而言,我還真是個自私的家夥,嘖嘖,我一直在說人性的劣根性,其實這玩意在我身上也有。”

    “不過我堅信,這世界上事物是值得用我手中的劍去捍衛,比如那些愛我和我愛的人,那些我所珍惜的事物,所以我就成為了五代月神,嘖嘖,要是讓前幾代月神知道,不知那些家夥會不會火冒三丈。那些家夥我可是很敬佩,或許我也是最不負責任的月神!”飲酒,酒水在沾濕了葉晨的衣襟。

    搶過葉晨手中的酒壺,蕭胖子長飲一口,搖搖頭,道:“但是你這個家夥還是承擔起了月神的責任,至少在如今的地獄中,我可以看到少女唇上的輕笑和兒童無邪的容顏。”

    “正是因為如此,清絕,絕林,玄刃那些家夥會死心塌地的追隨你,這一點,他們看的比誰都要透徹。”眼珠轉動,蕭胖子將整壺酒飲盡,將空蕩蕩的酒壺扔給葉晨,“這樣喝酒真沒勁,還是回葉家那邊喝酒有勁,嘖嘖,十年了,葉無雙那小子應該都結婚了,以那小子的精明,不知會討到怎麼樣的媳婦?”

    “話說,小夢兒和妃暄這兩個妮子該不會也嫁人了吧!”蕭胖子調侃道。

    聞言,葉晨一陣白眼,這家夥想象力還是豐富。

    “看到劉東我突然想起了葉無雙,前幾年,血獄被幾大地獄打壓的時候,劉東可是不好過!”

    “恐怕葉無雙的日子也不好過,偌大的葉家都需要他打理,加上各個勢力的打壓。”說此,蕭胖子便輕笑開來,“誰攤上你這個甩手掌櫃便注定他倒黴!”

    “這種日子很就會結束的,閱兵式結束後,就會回歸武神!”葉晨也懷念遠在故鄉的那些人,那些事,唯一讓葉晨擔憂的是葉慕婉,希望月神殿別做的太過火,否則這月神殿也沒存在的意義了,此刻的葉晨並不知道葉慕婉已經安然離開月神殿。

    “帶著如此眾多武道境回歸武神大陸,那些人一定會目瞪口呆。”蕭胖子已經可以預見玉皇殿那些人的神情......

Snap Time:2018-01-16 23:17:39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