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父化劍為犁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父,化劍為犁

    劍起,漆黑的夜幕仿佛滲盡了墨水,無盡黑暗。

    十一股意誌在黑暗中湧現,葉晨持劍而出。

    這無盡的黑暗淹沒了孤獨敗的身影,一股寒意臨身,“煙雨,雲峰,他們便是死在這一劍之下嗎?”

    握住生死珠,孤獨敗卻突然察覺到,這種黑暗已經隔絕了他的感知力。

    至少這一刻,孤獨敗察覺不到三十六柄石劍的存在,更何談運轉天空之城劍陣。

    一道趾,影在虛空中湧現,直至十六道劍影。

    十六道劍影重合在一起,葉晨的身形浮現,璀璨的劍光在孤獨敗的目光中乍現。

    直視這道劍光,孤獨敗抬劍,正欲出劍擋之。

    其三十餘股武道意誌轟然而至,如同一座大山,將之壓製住。

    噗噗!數道武道領域壓迫呼嘯而至,孤獨敗揚起的長劍立即停滯在虛空中,“三名武道領域,三十餘名武道境!”

    噗!漆黑的夜幕中,一抹血光乍現,同時,黑暗消散。

    葉晨依舊保持出劍的姿勢,隻是他的劍並未沒入孤獨敗體內。

    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孤獨敗前,醒目的血柱在他的胸前噴濤而出。

    望著眼前這位比起十年更加穩重的青年,葉晨開口道:“孤獨皇!”

    孤獨敗身形一顫,握住劍的右手也是一顫,他沒想到,在最後關頭,孤獨皇會出現,擋住這一劍。

    臉色有些慘白,孤獨皇溫和一笑,道:“許久未見了,帝君!”

    “十年了!”葉晨收劍,在孤獨皇出現的那,他便察覺到孤獨皇的氣息正是因為如此,在最後一瞬間,他化去了不少劍勢,否則此劍絕非重創孤獨皇那麼簡單。[歡迎來到到閱讀小說et]

    察覺到孤獨皇隻是重創,孤獨敗輕微鬆了口氣,無奈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聞言,孤獨皇轉身,直視眼前他曾經最敬佩的父親,溫和一笑,道:“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我孤獨皇作為一個人又豈能眼睜睜看見父親隕落?”

    “但是你我的路不同你不能改變什麼!”迎上孤獨皇的目光,孤獨敗突然輕笑而出。

    昔日,孤獨敗認為以往那個乖巧的孤獨皇變得叛逆了,但是此刻,孤獨敗知道,以往那個被自己護在羽翼下的雛鷹已經展翅翱翔了。

    “兒時,父親曾言,孤獨家子弟一出生便要肩負著使命結束了分裂的地獄,統一地獄!”

    “那時候我就在想,孤獨家先祖為何要統一地獄僅僅隻是為了那所謂地獄之主的稱號?”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孤獨皇緩緩道:“或許我以前不懂,但是我現在懂了!”

    “父親,兒時你便用竹鞭抽打我,教我死死記住祖訓,這些年來,我從未忘記祖訓,我還記得祖訓的那一句話,英雄輩出的時代是不幸的時代!”

    “英雄之路注定是充滿殺戮,無奈,血海,所以,那個時代是不幸的,而我們的祖先就是生活在那樣的時代。”說此,孤獨皇停頓了下,目光直直望著孤獨敗,仿佛想孤獨敗眼中看出什麼。【新燃-文-et】但是讓孤獨皇失望的是,孤獨敗的眼中依舊毫無任何的情緒波動。

    “先輩用鮮血和長劍,披荊斬棘,為混亂的世界重新鑄造了秩序,建立孤獨城,帶來和平!”

    “動亂的地獄進入四大城時期,雖如此,殺戮和紛爭仍然是地獄的主題!”

    “統一地獄,先輩並非是為了所謂地獄之主的稱號,而是想化劍為犁,用繁華取代貧痔,殺戮。”

    “年邁的老人不必擔心失去兒子,妻子不必日夜在城門眺望丈夫歸來,孩童可以在父親的偉岸中成長!”

    “正是因為加此,曆代孤獨家子弟才為之奮鬥,奉獻,犧牲。”孤獨皇的聲音有些沙啞,但是其聲卻響徹在眾人的耳旁。

    聞言,葉晨神色一正,望了孤獨皇一眼,“滴水不涸,則入大海,化劍為犁,繁華取代殺戮,這便是孤獨皇的道!”

    “披荊斬棘,為混亂的世界重新鑄造了秩序!……火麒麟喃喃道,守護者的存在不就是因為這個。

    “父親,作為孤獨家子弟而言,怎麼樣活著都無所謂,怎麼樣死才是重要的,所謂堅持祖訓,一開始便是走錯方向的路,繼續走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樣隕落又有什麼價值呢?你已經沉淪在這條不歸路中,作為兒子,能做的便是用手中的劍,將你從這條路上拉回來!”孤獨皇話語未落的那,一抹劍虹在腰間乍現。

    咻!長劍帶起一道淩厲的劍嘯聲,在萬眾矚目之下,孤獨皇這一劍赫然刺向了孤獨敗。

    噗!劍器插入血肉的聲音響起,劍出鞘必染血,鮮血在風中搖曳,墜落開來,帶起滿場的錯愕。

    孤獨皇居然對孤獨敗出劍了?一抹抹難以掩飾的震撼浮現在眾人臉上,就算葉晨也略微有些詫異,單手負背,未曾言語,靜靜望著孤獨皇二人。

    神色平靜,孤獨敗朝前邁出一步,半截劍身沒入他體內。

    劍身上蘊含的武道意誌如同一隻脫韁的野馬,瘋狂的在孤獨敗體內亂躥,粉碎他的經脈,真晶,甚至重創其靈魂。

    如墨長發瞬間變得暗淡無光,雪白,此刻的孤獨敗如同一名遲暮的老者。

    “毀其經脈,粉碎經脈,重創靈魂!”火麒麟目光微變,孤獨皇這小子對他老子夠狠,這一劍下去,孤獨敗沒有數百年的時間,別想恢複其修為。

    孤獨皇這一手足以震懾了在場了所有人,孤獨敗目光仍然未有任何的變化,“罷了罷了!”

    孤獨敗袖袍一揮,足久之後,嘴角方才泛起釋然的笑意。

    見此,孤獨敗嘴角也泛起笑意,長劍一收,攙扶住孤獨敗搖晃的身體,真氣湧動,止住孤獨敗胸前湧濺的鮮血。

    “帝君,容我先告退,數時辰之後,我定給帝君一個交待!”孤獨皇溫和一笑,行了個劍禮。

    葉晨搖搖頭,也是一笑:“去吧!”

    聞言,孤獨皇轉身,攙扶著年邁的孤獨敗,兩道身影輕飄飄蒂在石道上,步履蹣跚的走向城主府。

    殺戮聲不知何時在孤獨城中消散,這座千年古城再次歸入死寂,夜已央,一縷曙光至地平線的盡頭處湧現,打破了如墨般的夜幕。

    曙光閑照著百萬張臉龐,現場安靜十足,百萬雙目光注視著孤獨皇的離去,或許這才是最好的結局。

    灰豪蒙的天際,寒風再次咆哮起來。

    漫漫長道,倒塌的閣樓落在長道兩側,時而能夠聽見婦孺斷斷續續的哭泣聲,以及幼兒哇哇的大哭聲。

    枯葉在寒風中搖曳著,森嚴的城主府浮現在孤獨皇和孤獨敗眼中。

    隻是,孤獨皇並未踏入城主府,也未曾停留,直至一簡單的庭院前,孤獨皇的步伐方才止住。

    庭院被漫天的枯葉籠罩住,孤獨敏站在庭院前,俏臉帶著迫切之色,美眸流轉在街道的盡頭。

    直至孤獨皇和孤獨敗的身影出現時,孤獨敏嘴角方才泛起笑意,很單純的笑,“父親,大哥!”

    粉拳在風中揮舞著,孤獨敏的臉色有些慘白,消瘦的身影仿佛隨時便可被瑟瑟秋風吹倒。

    “敏兒,外麵風大!”望著孤獨敏,孤獨敗眼中罕見的閃過一抹慈愛。

    孤獨敏整個人都粘過來,察覺到孤獨敗胸前的傷勢,柳眉微蹙,“父親,你受傷了!”

    “無礙!”孤獨敗搖搖頭,老手輕輕拍著孤獨敏的頭,很多年前,他便是這般,隻是這些年來,常年閉關,孤獨敗和兒女也很少談心了,此刻孤獨敗才發現自己很懷念這種感覺。

    庭院正中央擺著一張桌子,旁邊有三個凳椅,三雙筷子,以及一些小菜,自然少不了酒。

    而菜,還冒著熱氣,瑟瑟秋風不僅僅卷起枯葉,同樣卷起了誘人的香味,有酒香,有菜香……

    “77讀書·”

Snap Time:2018-07-18 08:42:10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