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臣服


    穿越小說  無上皇座 眼看書  無上皇座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臣服?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臣服?

    洪亮的鍾鳴聲在孤獨城中回蕩著,如同往一片平靜的湖麵中投下巨石。

    城主府,比起往日的森嚴,此刻的城主府略顯蕭索。

    燈火在黑暗中搖曳著,偌大的宮殿中,孤獨敗坐在皇座之上,微閉著雙眼,神情有些疲憊。

    “鍾鳴聲,血獄軍已至!”孤獨敗輕微一歎,睜開雙眼,直視下方的孤獨皇。

    意誌鎖鏈束縛住孤獨皇的身體,孤獨皇雖動彈不得,其身上卻流轉出一股強悍至極的意誌。

    “血獄之勢已經注定,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如今的孤獨城擋不住血獄的攻勢!”孤獨皇聲音有些沙啞。

    聞言,孤獨敗起身,劍指抬起。

    意誌劍影在孤獨敗的指尖冒騰而出,孤獨敗朝前邁出一步,一指點落。

    恐怖的意誌劍影轟然揮落,斬斷意誌鎖鏈。

    束縛孤獨皇數月的意誌鎖鏈蕩然無存,孤獨皇起身,迎上孤獨敗那略顯落寞的目光。

    昔日叱吒風雲的孤獨敗仿佛在這一瞬間老了數十歲,在孤獨敗眼中,孤獨皇再也看不到任何的雄心壯誌。

    “以我如今的實力的確阻擋不住血獄的攻勢,在煙雨隕落的那一那,我便意識到了今天的局勢!”孤獨敗喃喃道,數月的休整,其體內的傷勢卻未有恢複的征兆,反而更加惡化。

    “所以臣服吧!若臣服。孤獨城尚有一線生機存在。若不臣服,城破,孤獨家的傳承就此斷掉。”長時間未飲水,孤獨皇的聲音有些沙啞。

    “臣服?”黯淡的眼中爆發出一股戰意,孤獨敗朝前走去,未曾言語。

    直至孤獨敗的身影消失在宮殿的那,孤獨敗的聲音方才再次響起:“孤獨皇,今日起你便是孤獨城的新城主!”

    聞言,孤獨皇身形一震,轉身。望著那已經被黑暗吞噬的身影。

    “而你我的路不同,我始終認為我要走的路是統一地獄!”

    “而你的路是要走上武神的舞台,捍衛武神。”

    “不知何時,我們父子兩已經出現了分歧。不過有一點不可否認,我們父子都很固執,說的難聽便是死板!”

    “所以,我寧願戰死在沙場上,也不願意看到孤獨城被血獄踏平的一幕。”

    “在孤獨家的祖訓中,永遠沒有臣服這個概念,隻有出劍,戰死!”孤獨敗的餘音在宮殿內回蕩著,其氣息完全消散掉。

    站在原地,孤獨皇未曾動彈。隻是目送孤獨敗的離去“孤獨家子弟不應該戰死在這,而是戰死在域外戰場上。”

    “父親,或許你早就已經看透了這一點,隻是你那高傲的尊嚴不承認而已!”

    叮!一道清脆的叮嚀聲響起,長劍出鞘,帶起一片寒光,照亮了整座宮殿。

    握住長劍,孤獨皇朝前邁去,滲著寒光的劍器也逐漸消失在夜幕之中。“走錯一半的路,我幫你斬斷!”

    陰霾的天空如同猙獰的魔鬼,張牙舞爪,其湧動的劍氣洪流將之點綴的更加壓抑。

    數萬道劍光匯聚在一起,漆黑的夜幕被撕碎。蒼穹如同白晝般明亮。

    淩厲的劍風帶著血腥味撲麵而來,吹起葉晨額前的長發。葉晨搖搖頭,無視上空盤旋的大勢。

    燈火在林立的閣樓中搖曳,眾多武者都被驚醒,站在閣樓上眺望星空,當瞧見踏空而來的葉晨時,一道道倒吸聲如同雨後春筍般冒出。

    “血獄帝君!”這個名字如同魔咒一般,聞者變色。

    “劍陣啟!”**起身,長劍出鞘,帶起一抹寒光,劍指蒼穹。

    數萬名執法者持劍而出,站在不同的方位,其淩厲的劍勢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劍幕。

    劍幕覆蓋方圓數十萬丈的虛空,將整片城樓籠罩在內。

    大勢遮天,看似薄弱的劍幕卻堅固至極。

    葉晨望著這一層光幕,並未有任何舉動,他在等待,等待血獄大軍的到來。

    砰砰!地平線徒然震動起來,漫天的血沙狂卷而上,直衝雲霄。

    **眼瞳猛然一縮,死死盯著地平線盡頭,一道道血色身影浮現,血色潮水狂卷而來,赫然是血獄軍。

    望著密密麻麻的身影,眾多孤獨城執法者皆是頭皮發麻,這一眼望過去,血獄軍便不下五十餘萬。

    砰砰!恐怖至極的武道意誌在虛空中彌漫,火麒麟等人的身影紛紛而至,望著下方的孤獨城,眾人眼中盡是一片寒意。

    “孤獨敗,本座率血獄諸人前來拜訪!”葉晨的聲音洪亮至極,化作一道道實質音劍,擊落在劍幕之上,激起一道道起伏的波紋。

    見此,葉晨持劍而出,沒有任何的hu哨,麒麟劍揚起,直接揮落。

    呼呼!武道意誌在其上流轉,葉晨空間如同裂帛一般拉開了裂痕,空間亂流湧動,形成一道巨劍,轟然而至!

    哢擦!葉晨這一劍並不,但是其內蘊含的力道十分恐怖,劍劈蒼穹,又何況這區區劍幕。

    劍幕破碎,數千名執法者身形一震,口噴鮮血。

    劍墓消散的那,葉晨長劍一揮,指向蒼穹之上的執法者,淡淡道:“血洗”

    葉晨話語落地的瞬間,百萬血獄軍嘶吼而出“泱泱地獄,唯我血獄!”

    震耳欲聾,僅僅憑借這份聲勢便足以震破孤獨城執法者的戰意,未戰,心已怯,這注定是一場勝負已分的戰鬥。

    心微顫,**輕微一歎“百萬雄獅,加上諸多武道強者,如今的孤獨城已經是遲暮黃昏!”

    “殺!”死寂的孤獨城中徒然冒出了數道冷喝聲,數息之後,孤獨城內變得喧鬧無比,熊熊大火在城主府四周蔓延著,將星空照的如同白晝般明亮。

    “**統領,出事了!”迫切的急報聲在**耳旁響起,一名披著血衣的執法者踏空而來,臉色慘白無比,急促道:“天言宗,無意宗等數十宗門發動叛變,圍攻城主府,城主府告急!”

    聞言,**嘴角一陣抽搐“奶奶的,這些王八蛋居然在這個時候叛變!”

    外有強敵,內有叛變,孤獨城滅亡之期已至。

    **還未來得及說下一句話,一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在他上空浮現而出。

    寒意臨身,**正欲朝後退去,其一道平淡的聲音驟然在他耳旁炸響:“生死永!”

    意誌臨身,**覺得整個天地都安靜下來,唯獨眼前這道璀璨的劍光,劍光消失的那,一道血光乍現。

    “結束了!”**意識在這一瞬間消散,驟然倒地,生機全無。

    收劍,葉晨神色一片漠然,轉身,望著腳旁的**,淡淡道:“殺!”

    隨著葉晨這一聲號令而出,百萬血獄軍立即揚起手中的長劍,狂奔而來,宏偉的城樓都為之顫抖。

    一場腥風血雨在城樓上空掀起,葉晨並未動手,目光遙遙落在遠處的城主府,直至數息之後,一道身影浮現而出,孤獨敗。

    持劍而來,孤獨敗沒有理會節節敗退的執法者,踏空而現,望著站在城樓之上的葉晨,開口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結束了!”葉晨淡淡道,神色未有變化,直視孤獨敗。

    “是該結束了!”孤獨敗略顯落寞道,長嘯道:“住手!”

    正在廝殺的執法者聞言,紛紛朝後退去,退至孤獨敗身後。

    “我已經不是孤獨城主了,從今日起,孤獨皇為新一任孤獨城主!”孤獨敗淡淡道,揮揮手,背對著眾多執法者道:“諸位,回去吧!”

    “回城主府,等待新城主的命令!”轉身,孤獨敗望著各個身上帶血的執法者,緩緩道。

    聞言,眾多執法者臉色皆是一變,直呼而出:“城主!”

    “回去,這是我最後的一次命令!”孤獨敗冷冷道。

    在孤獨冷目光的壓迫之下,眾多執法者持劍一拜,轉身,退至城主府。

    葉晨沉默不言,沒有阻止這些執法者的離去。

    “臣服或者隕落?”踏空而出,葉晨開口道。

    “孤獨家隻有戰死的子弟,沒有臣服的子弟。”孤獨敗語氣堅決,沒有一絲猶豫。

    “可惜了,真的可惜了!”葉晨輕微一歎,並未繼續勸說孤獨敗,葉晨始終堅持的原則便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因此,他從不去勸說任何人。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就是遊戲的規則,你我在踏入武道的時候,這場遊戲就已經開始了,所以沒有什麼可惜!”孤獨敗的語氣很淡然,至少在此刻,他眼中看不出任何的落寞。

    “戰吧!”一股恐怖至極的意誌在孤獨敗身上冒騰而起,孤獨敗持劍,長劍揚起,劍指蒼穹,直喝道:“天空之城,臨!”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在虛空中乍現,三十六道巨大的劍影至九天蒼穹之上,呼嘯而至。

    “天空之城劍陣!”葉晨抬起頭,望著那呼嘯而至的劍影,三十六道石劍呼嘯而至,插落地麵,激起漫天塵埃。

    孤獨敗想凝聚三十六道蒼穹意誌,借助蒼穹意誌,以此來鎮壓葉晨。

    隻是,葉晨卻不給他這個機會,起劍,出劍,沒有任何hu哨......

Snap Time:2018-04-26 19:26:30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