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將軍百戰死壯士歸來兮


    無上皇座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將軍百戰死,壯士歸來兮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將軍百戰死,壯士歸來兮

    古老的城牆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微弱的陽光撕碎雲霧,灑落在城牆上。

    悠揚的琴聲在城樓間回蕩而起,如同清風般,拂過輪回城。

    繁華的街道,喧鬧的武堂,輪回城再次恢複了以往的人氣。

    然而當有人聽到這琴聲時,不由駐步,望向城樓,眼中盡是狂熱之色。

    微閉著雙眼,葉晨拂琴,意誌流轉。

    千川雪舞劍,翩翩起舞。

    琴聲如水,形成一片平靜的琴音湖麵。而千川雪的劍卻在這琴音湖麵上激起一道道波紋,回蕩而出。

    “莊周夢蝶,亦是蝶夢莊周?”葉晨喃喃道,琴音嘎然而止。

    起身,葉晨雙手負背,朝前邁出一步,迎上寒風。

    俯視下方那蔓延而去的蒼茫大地,葉晨輕微一歎:“別人之夢好入,而自己之夢卻難入!”

    距劉東等人出征已有數月,這數月以來,葉晨嚐試第五次入夢。

    然而終究未找到那種感覺,葉晨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得,因此並未強行突破。

    叮!麒麟劍出鞘,滲著寒光的劍身在風中搖晃,帶起一道清脆的劍吟聲。

    “意境亦是人生,我之意境為忘我意境,莊周夢蝶,蝶夢莊周,亦不是莊周,也不是彩蝶,忘記天地!”葉晨喃喃道,眼露沉思之色。

    寒風拂過城樓,葉晨一襲白衣獵獵作響。

    持劍。葉晨朝前邁出一步,步伐展開,麒麟劍帶起一道道璀璨的劍光,劍式變化不定。

    收劍。千川雪站在一旁,靜靜觀望葉晨舞劍。

    基礎劍式至最後的一劍傾城,劍隨心動。

    直至殘陽餘暉閑照蒼穹時,葉晨方才收起麒麟劍,轉身,目光遙遙的望向天際,突然輕笑而出:“凱旋而歸,八大地獄已經掌控了。”

    “劉東這家夥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比起想象中還要!”葉晨右手微抬,其一股恐怖至極的武道意誌流轉在指尖。

    劍指點落,武道意誌盤旋在輪回城上空,天地規則顯現。

    血紅的虛空下。寒冰規則凝聚成一片片白雪,飄落而下。

    寒風吹起雪絮,雪絮在風中搖曳,幻化成一朵朵雪蓮,雪蓮花瓣鋪滿了萬丈之長的英雄大道。至城門。

    先是寒冰規則,緊接著便是火焰,雷霆,罡風。殺戮,生死。五種規則凝聚成花瓣。

    僅僅數息而已,輪回城儼然成為了一片花海。

    行走在大街小巷的武者紛紛抬起頭。神情震撼的望著這一幕。

    有些精明的人已經意識到了些什麼,錯愕道:“血獄軍要歸來了?”

    昔日葉晨便所言,待血獄軍歸來時,英雄大道必鋪滿鮮花。

    “泱泱地獄,唯我血獄!”洪亮而又整齊的喝聲在天盡頭傳出,一股恐怖至極的大勢漸漸蔓延而來。

    尖銳破風聲漸響,數十萬道血色身影在天盡頭浮現,赫然是征戰而歸的血獄軍。

    劉東意氣風發的站在首位,率二十餘萬血獄軍,揮師八大地獄,破八大城,蕩平八大地獄。

    “征戰地獄,蕩平八大地獄,就算昔日的四大城主也做不到這般壯舉,嘖嘖,我老劉注定要流芳百世!”劉東吹著小曲,此次征戰不僅僅抹除八大城殘餘勢力,更是收割無數血晶,劍器,功法。憑借著這些資源,血獄必然會進入高速發展的時期。握住手中巨劍,劉東幻想道:“百萬雄獅,指日可待!”

    “得意個屁,若不是老子在一旁相助,你小子能夠蕩平八大地獄!”生死蛟龍便是見不慣劉東這得意的神情,奶奶的,老子又豈能讓風頭給你小子搶走。

    誰知劉東直接無視生死蛟龍的冷笑聲,一步踏空,破開雲端,直視城樓上那道迎風而立的身影,神情一怔,劉東幾步踏落在城樓之上,行了個劍禮,恭敬道:“幸不辱命,老劉帶著大夥踏平八大城,按照主子的吩咐,不臣服血獄的勢力,老劉直接抹殺,如今八大城已經被我等掌控,至於八大城數千年積累的底蘊也被老劉搜刮了!”

    二十餘萬血獄軍征戰,唯獨數萬血獄軍隕落,雖如此,血獄軍的屍骸還是被帶回輪回城。

    轉身,葉晨指著身後那被鮮花鋪滿的英雄大道,淡淡道:“戰死沙場的血獄軍便埋葬在那,他們值得千萬武者的跪拜!”

    聞言,劉東神情一正,收斂起嘴角的笑意,“諾!”

    陣陣喝彩聲在輪回城中回蕩而出,千萬城民簇擁在英雄大道旁,迎接血獄軍的歸來。

    劉東持劍而去,帶著十幾萬血獄軍踏入英雄大道上,心情卻有些沉重,榮耀永遠是用屍體鋪成的。

    取出一武道靈魂,葉晨將之拍碎,抽取出武道生機,凝成一場生機之雨,灑落而下。

    這場生機之雨盡管不能恢複血獄軍身上的傷勢,但是也能緩解傷勢。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晨再次閉上雙眼,“八大地獄的局勢已經掌控了,接下來便是遊增地獄,不過以小火等人的實力,這遊增地獄應該沒什麼問題!”

    夕月遲暮,在夜幕悄然來臨的那,葉晨緩緩睜開雙眼,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遊增地獄,八寒地獄,八大地獄,四代地獄之中隻剩下孤獨地獄!”

    千川雪抬起頭,望著天盡頭,一片通明的火光將天際染紅。

    火海鋪天卷地而來,火麒麟,慕辰,蕭胖子等人破空而現,二十餘萬名血獄軍紛紛而至。

    瞬息而已,火麒麟以及慕辰等人的身影便出現在城樓之上。

    血腥味撲麵而來,火麒麟身上帶著極為濃厚的血腥味,火麒麟開口第一句話並未提起遊增地獄,而是打趣道:“你小兩口,這數月的蜜月過的不錯吧!”

    “何止不錯,看這家夥的臉色便知道,日子過的有滋有味!”蕭胖子輕笑道,微眯著雙眼,目光在葉晨和千川雪身上來後掃動,仿佛要看出什麼貓膩。

    見兩人如此打趣,葉晨臉色微變,倒是千川雪有些不自然,目光飄向其他地方。

    二十餘萬血獄軍再次進城,起伏的歡呼聲再次衝霄而起。少婦攙扶著年邁的老人,幼小的孩童,站在英雄大道前,靜待著丈夫的回歸。

    二十餘萬血獄軍組成一條長龍,足足片刻,血色潮水才消失在英雄大道的盡頭。

    一家歡樂,百家哭!斷斷續續的哭泣聲在英雄大道上回蕩著,未等到丈夫歸來的妻子攙扶著年邁的老人,抱著幼小的孩童,站在城門前,目光死死的望著天盡頭。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更何況是血獄軍。有些人一旦倒在沙場上,永遠不會再回來,盡管被稱為家園的聖地上有等候他們歸來的妻兒。

    燈火在晚風中搖曳,這注定是一個未眠的夜晚。

    斷斷續續的哭泣聲入耳,葉晨輕微一歎,並未說些什麼。

    倒是火麒麟開口道:“殺戮帶來的傷痛是永遠無法抹滅的,這種傷痛將會延續到下一代,年少的孩童或許現在不曉得,但是等他們長大了就會懂得那種傷痛。”

    “而失去丈夫的妻子不僅僅要承受這種傷痛,照顧年邁的老人,撫養幼小的孩童,為支離破碎的家庭撐起一片天空!”沉默已久的千川雪突然開口道,輕微一歎。

    “所以才有那麼多人憎恨殺戮,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那麼多人為自己的目標而奮鬥,他們的目標很簡單,阻止殺戮,讓世界成為一個沒有殺戮的天堂,很傻而又很可愛的一群人!”

    “但是,這個世界上,人永遠是舞台上的主角,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紛爭,人性的劣根性永遠不會讓他們能夠心平氣和的坐下來,通過幾句話來解決紛爭!”

    “人亦殺人,始於利益!”葉晨淡淡道,“一個完全沒有殺戮的世界,這樣的世界真的存在嗎?你們相信嗎?”

    說此,葉晨望向千川雪,火麒麟等人。迎上葉晨的目光,慕辰和蕭胖子皆是搖搖頭,若存在,那麼便不存在劍,劍為凶器,百兵之君,殺人也!

    “因為不存在,所以才要創造,太子便是這樣的一個人!”葉晨輕笑道,眼前不由浮現出那道修長的身影。

    百度搜索泡書吧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http:// /

Snap Time:2018-07-16 12:59:27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