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劍崩人滅


    血紅的虛空,飄舞的白衣帶來無盡的寒意。

    雲霧翻騰間,孤獨敗和雲峰兩人神色皆是有些冰冷的望著煙雨,這家夥肯定隱瞞了一些事情。

    察覺到孤獨敗二人的目光,煙雨臉色微沉,正欲出聲解釋些什麼,而便是此刻,下方一陣驚呼聲響起。

    臉色微變,孤獨敗等人皆是朝下方望去,一抹詫異的神色在三人的眼中流轉而出。

    如墨長發用一根麻繩係在身後,葉晨抬起頭直視近在此尺的銀袍老者二人。

    這恐怖至極的劍虹呼嘯而至,然而即將觸及葉晨的那,劍虹徒然崩潰開來。

    銀袍老者二人心神狂震,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道至劍柄處傳來,震得他們體內血氣一陣翻騰。

    意誌狂湧,銀袍老者的劍無法前進半步。

    驚恐的目光順著劍身望去,銀袍老者身形一震,在鋒利的劍刃前,兩根修長的劍指浮現而出。

    葉晨劍指點落在虛空中,十股意誌凝聚而出,將這兩柄劍器阻擋住。

    古井無波的目光落在兩柄劍器之上,葉晨能夠察覺到這兩柄劍器內蘊含的殺意,顯然,這兩柄劍器染過眾多生靈的血。

    武道之途便是一條血路,能夠走到這個地步的武者,手上都至少沾了數萬人的命。

    但是這些殺意對於葉晨而言有些微不足道,殺戮規則顯現。

    葉晨劍指再次點落。淡淡道:“爾等想與本座為敵嗎?”

    話語未落,銀袍老者二人手中的劍器皆是輕微顫抖起來,嗡嗡的劍鳴聲回蕩而起。

    “天地規則融入話語,語出法隨!”銀袍老者眼瞳微縮。心中卻起了轟然大波,此人居然將殺戮規則融入自身的話語之中。

    劍為百兵之君,凶器!銀袍老者望著手中的長劍,在其上,他察覺到一股畏懼的意識。

    “劍毀人隕,這便是劍客的末路!”葉晨淡淡道,身上彌漫出一股磅大勢。

    天地殺戮規則凝聚而出,形成殺戮之身。黑袍如夜,白發如霜,在殺戮之身出現之後,兩柄劍器顫抖的更加厲害。

    “殺戮。可誅天可滅地,武道領域,殺!”葉晨的聲音回蕩而起,其身形朝前邁出一步,兩道身影在虛空中重合在一起。

    在這一刻。無盡的殺戮規則如同雨水般凝聚而出,化成一場殺戮之雨,灑落開來,打落在兩柄劍器之上。

    哢擦!在銀袍老者二人錯愕的目光中。一道道裂痕在長劍上蔓延,隨著雨勢加大。兩柄長劍猛然碎裂開來。

    殺戮之雨席卷而來,在武道領域之中激起一道道波紋。

    眼露驚恐。銀袍老者倒吸一口氣,袖袍揮動間,手中斷裂的劍柄朝葉晨激射而去。

    同時,銀袍老者和中年二人紛紛朝後退去,兩人雖然隻是尋常的武道二層武者而已,但是全力一劍也極為恐怖。

    如今二人劍勢被破,二人心中的戰意也蕩然無存,要遠離這是非之地。

    “現在才想起撤退,可惜,已經晚了!”葉晨無視激射而來的劍柄,右手徒然朝虛空中一握,一柄樣式古樸的劍器浮現而出,麒麟劍!

    葉晨長發舞動,踏步虛空,一道璀璨的劍虹乍現,無盡的虛空如同墨水般,點落在血紅的虛空中。

    眨眼間,這天地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唯獨這道唯美至極的劍光。

    無盡的黑暗籠罩住方圓萬丈的虛空,虛空之上,孤獨敗等人止住身形,略顯忌憚的望著那一抹劃過天際的劍光。

    煙雨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倒吸一口氣,“比起數月前,這一劍更加的可怕!”

    此刻,天地輕微一顫,璀璨的劍光驟然出現在銀袍老者二人的視線中,隨著這抹劍光浮現,一股滔天的威壓在其上彌漫。

    血海之上,血獄軍和三大地獄的執法皆是倒吸一口氣,神情駭然的望著這一劍,體內的真氣甚至出現停滯的現象。

    劍光至九天之上降臨,帶著尖銳的劍嘯聲,瞬息間就落在了銀袍老者和中年的身上。

    如墨的黑暗如同一副畫卷,而在這畫卷之上,兩道唯美的血蓮漸漸綻放開來。

    葉晨的劍是筆,而那血光便是筆尖上的丹紅,勾勒出一副唯美的畫卷。

    血光乍現的那,黑暗消散,葉晨已經出現在銀袍二人的身前,手上的麒麟劍垂落,血珠在劍尖上繞轉。

    一道醒目的劍痕在二人的脖頸處浮現,生機全絕,儼然化作冰冷的屍體。

    而葉晨左手處卻抓著兩道暗淡的武道靈魂,凝視這兩道靈魂,葉晨喃喃道:“可惜了,劍對內而非對外,真的可惜了!”

    話語未落的那,兩道慘叫聲響起,這慘叫聲讓三大地獄的武者一陣毛骨悚然,抹去神智,又有兩名武道境隕落了,而且是武道二層的強者。

    血獄帝君,他到底有多強?

    “泱泱地獄,唯我血獄!”

    “血獄揚帆,劍指蒼穹!”

    “重整山河,唯我血獄!”

    “犯我血獄者,雖遠必誅!”

    死寂的天地間,一陣陣嘶吼聲衝霄而起。

    數十萬血獄軍仰天嘶吼著,其氣勢完全將三大地獄壓製住。

    收起長劍,葉晨神色淡漠的望著四周的武道境武者,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擊殺兩名武道二層武者,這還不足以摧毀三大地獄武者戰意,葉晨要的是讓這些武者臨陣逃脫。

    劍虹乍現,葉晨朝前邁出一步,眾多武道境武者麵無血色,那抹璀璨的劍光令天地黯然失色。

    這抹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劍光出現的詭異,消散的也詭異。白衣飄蕩,葉晨持劍站在雷龍虛影上,殺戮之雨依舊在下,數道醒目的血光在風中搖曳著。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五具屍體如同斷線的風箏,搖搖晃晃,墜落而下。

    氣勢蕩然無存,葉晨接二連三擊殺武道境的一幕看的他們頭皮發麻。

    “威懾還不夠嗎?”葉晨喃喃道,持劍,其身影赫然化作一道長虹,衝向下方的三大地獄武者而去,穿梭在數十萬武者之中,所過之處,其血光飄舞間,一具具染血的屍體倒下。

    葉晨如同殺神般,無論修為高低的武者,他從未存在任何的憐憫,一劍殺之。

    如入無人之境,三大地獄組成的方陣也因為葉晨的到來而被打破,顯得極為混亂。

    血獄軍更是趁著此刻,發起猛烈的攻勢。

    “這家夥的原則便是先抹除蝦米,然後在清理大魚!”蕭胖子喃喃道,其神色也變得無比冰冷。

    慕辰沒有任何言語,直接一步朝下方衝去,隻要擋在他眼前的人,他始終一劍擊殺。

    望著自己的同伴一個個倒落在血泊之中,眾多執法者皆是感到寒意臨身,死亡的陰影籠罩在他們的心頭。

    虛空中,孤獨敗三人皆是劍眉微挑,下方的局勢完全被葉晨逆轉過來,再這樣下去,就算他們擊殺火麒麟,那麼三大地獄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僅僅數息而已,便有十餘名武道境隕落!”雲峰嘴角一陣抽搐,心頭隱隱作痛,這些隕落的武道境大部分都是他遊增城的統領。

    若是這樣下去,就算滅掉這血獄,那麼遊增地獄也會元氣大傷,到時候,孤獨敗和煙雨這兩個家夥又豈能放過遊增地獄。想此,雲峰的劍勢變得有些急促。

    不僅僅雲峰如此,孤獨敗也是如此。

    唯獨煙雨臉色一陣陰沉,今日就算付出多大的代價,他也要踏平血獄,以泄心頭之恨。

    “煙兄,此人交給我等,至於那血獄帝君便交給你處理!”雲峰知曉煙雨和葉晨的恩怨,頗為好心道。

    “理應如此!”孤獨敗神色漠然道,避開四周翻騰的火焰意誌。

    聞言,煙雨手中的劍徒然一滯,神色有些不自然:“讓我去對付血獄帝君?”!~!

    

Snap Time:2018-07-16 10:33:00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