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帝君


    雪絮紛飛,簌簌落下。

    死寂的虛空中,一道道波紋在武道領域中起伏開來。

    而在紛飛的雪絮中,一道修長的身影漸漸浮現而出,白衣勝雪。

    “諸位不遠萬趕至血獄,本座作為東道主倒是怠慢了諸位,來遲了。”一道平淡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而起,這道白衣勝雪的身影越來越清晰。

    火海之上,火麒麟止住身形,望向天盡頭處,輕微鬆了口氣:“這家夥終於出現了,十年了。”

    緊握的拳頭舒展開來,那股熟悉的感覺浮現在劉東的心頭,劉東目光死死盯著天盡頭,“主上!”

    踏雪而來,雪花徒然狂舞起來,一道道紫色雷霆在風雪中浮現而出。

    雷霆轟鳴,僅僅瞬息而已,這些遊離的雷蛇匯聚成一條百丈餘長的雷龍虛影。

    白衣身影站在雷龍虛影之上,在無盡的雷鳴轟聲下,那搖曳的身影成為了天地雷霆一般的存在。

    眼瞳徒然一縮,煙雨此刻終於知道為何這場雪有種熟悉。

    “是他!”盡管雷霆閃爍,白雪紛飛,煙雨眼中卻不由浮現出一張過分年輕的臉龐:“血獄帝君!”

    血地之上,數十萬正在廝殺的武者皆是退下,神色有些駭然的望著天際,他們體內的靈魂似乎都顫抖起來,一股如同天地般淡漠的威壓呼嘯而至。這威壓之大。驚天動地,其內更是蘊含了四股恐怖至極的意誌,這四股意誌如同天地那般,不可抵擋。城樓上,箭雨齊射而出,然而在這四抹意誌呼嘯而至的那,這些箭雨紛紛靜止住。

    轟鳴聲驚天動地,取代了天地間的一切廝殺。

    單手負背,葉晨目光遙遙落在下方那龐然的輪回城,眼中也流露出一抹詫異:“輪回城!”

    十年時間足以改變一切。偌大的血獄,葉晨能夠找到唯一的熟悉感覺便是這些熟悉的臉龐,以及如同劍器般插向雲端的血煞峰。

    雪絮紛飛間,葉晨朝前邁出一步。這一步仿佛踏落在眾人的心頭似的。

    砰砰!修為不濟的武者皆是感到一股壓迫撲麵而來,臉色徒然變得煞白。

    “雷霆!”右手從衣袖中探出,葉神神色有些漠然的望著下方湧動的人群,如同執行天地規則的天神似的,高高在上。

    話語一出,葉晨的話如同天地規則似的,天地間,一道道遊動的雷蛇在漆黑的空間亂流中浮現。

    哢擦!無盡的雷霆遊離在葉晨的指尖,葉晨再次朝前邁出一步,指尖悄然點落。這一落,數十萬道雷霆緊隨在後,直射三大地獄的執法者而去。

    數十萬道雷霆呼嘯而至,雷霆萬鈞之勢,勢不可擋。

    一時間,百餘股意誌在輪回城四周冒騰而起,企圖阻擋住這天地間的咆哮。

    然而這雷池覆蓋範圍足足有萬丈,在短時間內,這些武道境武者還無法顧及到周旁的武者。

    數千名執法者的身影立即被雷霆所吞噬,化作灰灰。不留一點痕跡。

    萬雷齊落,百餘道武道意誌衝擊,二者漸漸泯滅掉,唯獨那灑落的灰燼告訴眾人,這場雷雨的可怕。

    孤獨敗眼瞳微縮。目光死死盯著那道搖曳的白衣身影,其漫天的雷霆仿佛在他的腦海中回蕩而起。掀起轟然大波。在他的感知中,葉晨身上的威壓越發的恐怖,絕非十年前那般簡單。

    如今,孤獨敗對上這四股洶湧澎湃的月神意誌,心中也察覺到一道壓迫,特別是葉晨站在雷龍身上的那,孤獨敗有種恍惚的感覺,仿佛葉晨化身天地規則似的。

    “此人便是血獄帝君?”雲峰轉身,目光直直望向天際,目光如電,撕碎了翻騰的雲霧,看到那一道在雷池中搖曳的白衣身影,心神震撼。

    一股駭然在雲峰的心頭彌漫,他感悟雲規則,方圓萬丈翻騰的雲霧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因此,方圓萬丈內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但是此刻,唯獨葉晨出現之後,他才察覺到葉晨的氣息。

    劉東持劍而出,在萬眾矚目之下,單膝著地,神色恭敬無比,高聲喝道:“血皇劉東拜見帝君!”

    帝君!偌大的地獄,能夠擔當起這個名字的人也唯獨一人,血獄帝君。

    “見過帝君!”整齊一致的喝聲如同潮水般在血紅的地麵上掀起,直衝雲霄。

    數十萬血獄軍,神情皆是狂熱的望著那道站在雷池中的身影,血獄帝君。

    這些加入血獄軍的武者盡管未見過葉晨,但是葉晨的事跡卻一直在血獄軍中流傳著,在劉東刻意的洗腦下,葉晨甚至成為了血獄軍的信仰。

    數名輪回城的統領持劍而出,身上的武袍已經化成一襲血袍,揚起長劍,仰天嘶吼著:“泱泱地獄,唯我血獄!”

    在這些統領的帶動之下,血獄軍一掃先前的低迷,各個氣勢高昂,緊握住長劍,整齊一致的朝前邁出一步,砰!

    “泱泱地獄,唯我血獄!”

    “血獄揚帆,劍指蒼穹!”

    “重整山河,唯我血獄!”

    “犯我血獄者,雖遠必誅!”

    冷喝聲掀起空間浪潮,回蕩而起,甚至撼動了銀袍老者和中年的武道領域。

    天地間隻剩下血獄軍的嘶吼聲,城樓上,城內,所有的血獄軍都在嘶吼著,今日,血獄之主已經歸來,血獄,誰人敢踏?

    至少三大地獄不行,泱泱血獄,誰都不能踏破,因為有帝君!

    葉晨的出現如同一導火索,將血獄軍內心的戰意點燃。戰意衝霄。麵對百餘名武道境的壓迫,血獄軍絲毫不懼。

    亦然是一名尋常的血獄軍成員,當初他加入血獄軍,僅僅為了尋一庇護和修煉資源,而十年的征戰已經讓忘記了最初的想法,真正融入血獄軍之中。

    而往常,亦然的格言便是當初那些老兵教他們新兵的一句話:“隻有戰死的血獄軍,沒有退縮的血獄軍!”

    “我們是血獄的軍人,軍人的歸屬是戰死沙場,這是我們軍人的命運!”

    因此。就算麵對如此懸殊的實力差距,亦然始終堅持著,而在這數十萬血獄軍之中,有很多像亦然這樣的血獄軍。

    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彌漫著。血紅的浪潮湧現而來,一名名血獄軍,臉上帶著絕然的氣勢。

    在此刻,先前那些神情漠然的執法者終於動容了,目光變得極為凝重,如果說先前的血獄軍是一從死人堆中爬出的軍隊,而此刻的血獄軍便是戰無不勝的虎狼之師。

    四周的壓迫不複,蕭胖子嘴角噙著一抹人畜無害的笑意,“我就知道,這家夥一定會趕來的。”

    慕辰沉默不言。隻是空洞的目光中難得泛起一抹笑意,十年了,終於又見到這個家夥。

    “終於又見到這家夥,比起十年前,他一點都沒有變。”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蕭胖子輕呼了口氣,他這十年以來的神經可是時刻緊繃著,深怕葉晨這家夥隕落。

    在慕辰和蕭胖子目光投射而來的那,葉晨也望著這兩人,嘴上揚起一抹笑意。“好久不見,胖子,慕辰!”

    十年前那一幕仿佛依舊在昨日,還有那一句話:“你們願意陪我重新輪回嗎?”

    “米粒之珠也豈能照耀蒼穹,可是本座一直堅信。螻蟻之力也能撼動蒼穹。”雪飄過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古井無波的目光投落在下方那名銀袍老者身上。

    迎上那道平淡的目光,一股心悸的感覺油然而生,如同潮水般將銀袍老者的心神淹沒。

    盡管站在人群之中,但是銀袍老者卻有種孤寂的感覺,仿佛周旁的這些同伴都抵擋不住這人的步伐,以及那一道平淡的目光。

    “十年前,此人便曾殺過武道境,盡管相傳此人踏入生死輪回漩渦中,重入輪回,但是如今這人歸來,其實力應該也有所提高,絕對不能小覷!”銀袍中年神色變幻不定,雙眼瞳孔收縮。

    “合擊!”銀袍老者和中年兩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忌憚,幾乎同時,兩人同時出劍,其破空而現的劍虹並非是朝葉晨揮去,而是向慕辰和蕭胖子斬落。

    對於這近在此尺的劍虹,蕭胖子和慕辰兩人視若無睹,甚至一抹嘲諷的笑意在蕭胖子的嘴角泛起.“先解決我等二人,然後二人合力擊殺那家夥,這想法倒是不錯,可惜卻沒有任何的可行性!”尖銳的破風聲漸盛,就在兩道劍虹即將觸及蕭胖子和慕辰的那,一道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人道!”

    六道恐怖無比的壓迫呼嘯而至,赫然是六道劍屍。

    人道踏空而出,右手拍落在虛空中,方圓百丈內的天地形成一道枷鎖,這道枷鎖直接將老者二人的劍勢禁錮住。

    “餓鬼道!”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翻騰的雷池中,餓鬼道的身影浮現,仰天嘶吼。

    嘶吼聲掀起空間浪潮,其天地靈氣更是在慕辰和蕭胖子的周旁浮現而出,靈氣漩渦之中,一張如同魔鬼般猙獰的巨嘴浮現。

    巨嘴一張,兩道璀璨的劍虹立即暗淡下去。

    砰砰!銀袍老者二人朝後退出一步,動用武道領域內的天地威壓,粉碎這天地靈氣漩渦,巨嘴也隨之消散。

    雖如此,兩人的攻勢也被瓦解掉,兩人的神色更加凝重。

    “煙雨那個老家夥都不敢輕易在我麵前動手,比起他,你們更有膽識。”葉晨的聲音呼嘯而至,盤旋在銀袍老者二人的耳旁...!~!

    

Snap Time:2018-07-23 23:37:17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