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宗主


    黎明來臨前的天色最為陰霾,許許雪絮至九天之上飄落而下。

    闌珊的燈火在寒風中搖搖欲墜,一道道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劃過天道城的上空。

    呼呼!寒風咆哮,帶起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這是一條石道,劍氣如洪流般在石道上空席卷,卷起一堆堆積雪。

    雪未落地,而是落在一具具屍體上,斷裂的劍器,慘死的屍體,雜亂的落在四周。

    滴答!滴答!血跡順著斷裂的劍器,打落在雪花上。

    人影漫天,一道道璀璨的劍光照亮了整片蒼穹。

    劍影如海洋般,盤旋在虛空中,一道狼狽的身影位於劍影的海洋中,隨時便可被恐怖的劍氣浪潮給淹沒掉。

    “血獄賊子,還想逃嗎?”

    “媽的,老子等人辛辛苦苦的從孤獨地獄趕來,今日若是讓你這個小賊逃脫,那麼我等也不必回孤獨城!”

    冷笑聲盤旋在上空中,淩厲的劍氣帶起一陣陣刺耳的破風聲。

    一襲破碎的血衣,暗淡的眼神,頗為英氣的俊臉也是一片蒼白,流葉目光死死盯著遠處冷笑的中年人,輕微一歎:“真是陰魂不散!”

    咻咻!破空而現的劍氣洞穿了流葉的胸脯,帶起一道道血柱。

    流葉臉上始終掛著一副淡然的笑意,仿佛受傷的並非是他,而是其他人。

    “這數日的追殺,諸位也不是沒有成功,更何況是今日?”劍揚起,流葉朝前邁出一步,其長劍冷冷的指向中年人等人。

    在流葉前方,將近百餘道身影湧動,其淩厲的氣勢匯聚在一起,如同一道枷鎖般,將流葉四周的虛空禁錮住。

    這些武者除了數名來自獨孤城外.大多數武者赫然是屬於八大城勢力。

    “此人便是爾等追殺數日的人?”雪絮紛飛,寒風如同魔鬼般咆哮著,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壓蓋過尖銳的風聲。

    一道年邁的身影在風雪中若隱若現.最後出現在中年人的周旁。

    “統領!”數十名八大城武者低呼而出,手中的劍卻仍然未停,帶起一股股淩厲的劍氣洪流。

    對於這名突然出現的老者,中年人神情輕微一變,隨即神色一正道:“正是!”

    “區區一靈武境武者而已,諸位的辦事效率未免太低了!”老者淡淡道,枯黃的臉龐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其雙瞳更是如同死魚一樣。

    聞言.中年人神色微變.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隨即又隻能將這抹怒意掩蓋住。

    將近百餘名武者至孤獨地獄追殺此人,己方將近七十餘名武者葬生,此次若不是遇見八大城的執法者,今日或許還真讓此人逃脫。

    事實擺在眼前,中年人知道任何的解釋隻能換來對方的嘲諷,加上雙方地位差距,中年人點點頭,低語道:“此人是血獄之人!”

    說完.中年人便不再言語,要不是你八大城和血獄的恩怨,老子吃飽沒事幹從孤獨地獄跑到這。

    淩厲的寒風撲麵而至.流葉眼瞳微縮,心頭也是一沉,“來了個老不死的,還是統領級別的!”

    規則流轉在劍身上,流葉目光變化不定,“絕對不能隕落在此,否則豈不是被韓間那些家夥笑死!”

    緊握著手中的劍器,流葉不緊不慢的朝前邁出一步,帶起一道道殘影,璀璨的劍虹乍現,撕碎了眼前翻湧的劍氣洪流,這流葉赫然主動出擊。

    “不自量力!”老者淡淡道,在他眼中,靈武境便是螻蟻。武道之下,皆為螻蟻。

    袖袍揮動間,老者右手至衣袖中緩緩探出,右手朝虛空中一抓,意誌洪流如同迸發的火山般,爆發開來,直接璀璨周旁的劍氣洪流以及禁錮,直奔流葉而去。

    噗噗!意誌洪流勢如破竹般的摧毀一道道殘影直至最後一道殘影破碎。

    “殘影?”老者神情輕微一變,其目光遙遙的落在遠處的虛空中,那,一道血衣浮現而出,赫然是流葉。

    見此,中年人眼中卻閃現出一抹笑意,該死的神通,這家夥沒事都裝出拚命的樣子,其實是利用神通凝聚出一道分身,真正的本尊早已離去。

    “故意裝出全力以赴的樣子,逼前輩動武道意誌,從而破除四周的禁錮,禁錮一破,這小子就立即逃脫,唉!”中年人淡淡道,“這也是為何屢試讓這家夥逃脫的原因!”

    中年人看似解釋的話語落入老者耳中卻如同嘲諷一般,老者冷哼一聲,踏空而出,目光冷冷的望向天際的流葉,淡淡道:“在老朽手中,他逃不了!”

    “他逃不了的!”老者的話語化作天地之音,盤旋在虛空之上。

    流葉身形猛然一滯,一股恐怖的威壓破空而現,如同一座大山般,鎮壓住他的身形。

    “意誌鎮壓!”老者的話語盤旋在流葉的腦海中,流葉仿佛陷入沼澤似的,進退維穀。

    “還是低估了武道境的可怕,方圓數十丈的虛空都被這老家夥的武道意誌禁錮住。”流葉緊握著手中的長劍,艱難的揚起劍,一劍刺出。

    叮!清脆的叮嚀聲響起,流葉這一劍充滿了剛陽之勢,然而落入這片虛空中卻變得飄然無力,不起波瀾,如同大海中的一片浪花。

    砰砰!劍身上傳來的壓迫讓流葉右臂一陣發麻,盡管動用神通卻依舊未能撼動這武道意誌。

    長袍獵獵作響,老者帶著眾多八大武者踏空而來。中年人等人也是緊隨在後,不得不承認,這老家夥的實力擺在那,那小子是逃不了的。

    尖銳的破風聲在後方響起,流葉劍眉微皺,渾厚的真氣狂湧而至,猛然轉身,避開一抹激射而來的劍氣。

    右手至衣袍中探出,老者神情淡漠的望著眼前的流葉,一掌揮落,武道意誌凝聚成一道巨大的掌影,轟然而至。

    武道壓迫臨身,流葉身形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見這道巨大的掌影轟然。

    “咦!”流葉神情一怔,隨即,神色淡然的望著呼嘯而至的武道掌影,淡淡笑道:“真糗,又在這些人眼前出醜了!”

    武道意誌掌影轟落,以流葉的**必然承受不住,直接落得肉毀魂滅的下場。

    然而老者等人卻未在流葉神情上看到任何的慌張,反而那一抹笑意讓中年人有種莫名的不安,“該死,這小子又笑了,每一次這小子笑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眾人目光變得不定,在數百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這武道意誌掌影在即將觸及流葉的那,詭異的靜止住。

    老者神色猛然一變,右手正欲抬起,其一道平淡的聲音在遠處回蕩而起:“如果你敢出手,你死會比他更慘!”

    平淡的話語,其內的殺機卻讓老者心悸,右手也隨之止住。

    聲音化作音浪擴散開來,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音浪衝擊著武道意誌掌影,掌影轟然破碎開來。

    同時,方圓數十丈內的武道意誌皆是崩潰開來,空間再次恢複正常。

    壓迫消散,流葉猛然轉身,目光遙遙的落在天際處,眼中盡是狂熱之色:“宗主!”

    止步,老者等人也是朝天盡頭望去,那平靜的如同一灘死水,不起波瀾,而在瞬息之後,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在其上浮現而出。

    空間波紋散開,這道身影從無盡的虛空中走出來,踏著雪絮而來。

    見到這道身影,中年人等孤獨城執法者皆是倒吸一口氣,頭皮一陣發麻:“怎麼可能,他怎麼會出現在此?”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8 11:11:38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