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劍神門徒歸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劍神門徒,歸!

    風雪越來越大,遠遠望上去,整片天地都被雪花渲染成白色。

    白茫茫的世界中,一道挺拔的身影在漫漫雪道上浮現而出。

    雪花簌簌而落,淩厲的劍氣撕碎雪幕。

    空蕩蕩的衣袖隨風飄蕩著,這是一名獨臂劍客。

    滄桑的眼神中帶著莫名的茫然,獨臂劍客持劍走在風雪中,抬起頭,凝視著眼前那道宏偉壯觀的天道城,喃喃道:“天道!”

    “這十年以來,我持劍走過了三大地獄,我不知道我來自哪,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

    “但是在聽到八寒事變之後,我的心始終有一個聲音,前往天道!”

    “天道城,這將是我的歸屬嗎?”淩亂的長發披在雙肩處,獨臂劍客低語道。

    淩亂的長發中已經摻雜著不少的白絲,歲月是一把刀,無論是誰,身上都會留下歲月的痕跡。

    威壓彌漫間,紛紛的雪絮朝四周落去。獨臂劍客身形徒然一顫,其目光直直盯著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上,一股久違的熟悉感在心頭彌漫開來。

    一抹笑意在嘴角泛起,葉晨雙手負背,神色平靜的望著那道越來越清晰的身影,“靈武三層,演化神通,十年了!”

    前腳剛剛抬起,其腳印便被風雪抹滅。獨臂劍客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他心頭的熟悉感便漸強數分:“很多年前。我見過他!”

    當獨臂劍客距天道城還有百餘丈的時候,其身形猛然止住,眼中的茫然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堅定之色。

    “我記起來了。我叫韓間,來自武神大陸劍神門落霞峰!”獨臂劍客低語著,“而他是我們劍神門的傳奇,劍神宗主,五代月神。”

    砰!一股淩厲的劍意在獨臂劍客眼中流轉著,獨臂劍客單手持劍,朝著葉晨行了個劍禮,“韓間見過宗主!”

    “韓間!”葉晨輕笑著。望著這名比起以前更加滄桑的韓間,葉晨隻有一句話:“回來就好!”

    “回來了!”韓間持劍朝城樓走去,站在葉晨身後,如同十多年前那般。

    “宗主突破武道了?”眼露詫異。韓間察覺到一股來自葉晨的壓迫,這是武道境的壓迫。

    “嗯!”葉晨點頭,道:“許久前突破的,剛剛踏入武道。”

    “宗主這十年以來可曾見過其他人?”得到葉晨的肯定,韓間眼露一絲喜意。宗主突破至武道,那麼實力必然大漲。

    “除了千川雪,公子蘇之外,未曾見過其他人!”葉晨搖搖頭。語氣一變,“不過。也快了,你回來了。那些人也該回來!”

    葉晨腦海不由浮現出其他人的身影,消沉,陸壓,鳳歌,流葉。

    這五人將是劍神門的未來,葉晨知道,劍神門的崛起並非隻靠自己人一,更重要的是整體實力的提升。

    “一柄鎮壓劍!”數刻之後,葉晨再次輕笑而出,依舊站在塔樓上,未曾轉身,他在等待,等待一名鎮壓劍的到來。

    聞言,韓間神情微變,閉著雙眼,數息之後方才睜開雙眼,“陸壓,沒想到他也來了!”

    同時,韓間心中隱隱約約間有一種震撼,相隔數萬丈之遙,宗主居然能夠感應到陸壓的氣息,好恐怖的靈魂感知力。

    數刻之後,在三人的注視之下,一柄巨劍在風雪中浮現,比起巨劍,這名劍客的身形有些單薄,甚至可以說成消瘦。

    血染全身,這名青年踏出一步,身上滴落的血跡便將積雪染紅。

    在這名青年之後緊隨著數十名武者,這些武者是追殺青年而來,從八大地獄至八寒地獄,未曾斷過。

    雖如此,青年的步伐依舊沉穩不亂,直視眼前的天道城,看到了那道飛舞的白衣,眼中同樣浮現出一抹莫名的茫然。

    “我的劍是鎮壓,為何而鎮壓?”青年喃喃道,猛然轉身,巨劍出鞘,帶起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規則流轉在其間:“鎮壓!”

    鎮壓諸天,鎮壓滿天神佛,鎮壓天地,代表劍神門鎮壓一切。

    劍虹乍現,青年眼中的茫然消散在一抹抹劍虹之中,這些追殺而來的殺手沒有想到青年在此刻居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

    血光乍現,在青年揮出最後一劍的那,數十具屍體無力倒落,血染滿地積雪。

    轉身,青年步伐堅定的朝城樓走去,身上帶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我是陸壓,劍神陸壓,我的劍代表劍神門,鎮壓諸天!”

    持劍而現,陸壓神色火熱的望著眼前這道白衣勝雪的身影,“陸壓見過宗主!”

    血跡在巨劍上繞轉,葉晨轉身,望著一襲血衣的陸壓,輕笑道:“這條路繼續走下去,你的劍會鎮壓武道!”

    聞言,陸壓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溫和道:“一定會的,我的劍一定能夠代表劍神門鎮壓任何武道境。”

    韓間已經是靈武三層,陸壓也是如此。

    “那些人為何追殺於你?”轉身,葉晨目光掃過下方的屍體,在其上,他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波動,八大城功法氣息的波動。

    “十年前,我等踏入生死輪回漩渦之後,我便出現在八大地獄,那時候我也開始受到八大城的追殺!”

    “那時候我還有些疑惑,不過如今我有些明白了,那些人應該認出我的身份!”

    “我曾聽那些追殺的人提起過,我是血獄之人!”說起這個,陸壓目光有些疑惑的望向葉晨,這些十年以來,他也經常聽到血獄這個字眼。

    “凡屬血獄之人,殺無赦,,煙雨那老家夥對血獄真是恨之入骨!”葉晨淡淡道,眼露寒意:“當初緊隨在煙塵身後的武者全部隕落,唯獨孤獨皇等人目睹了我擊殺煙塵的那一幕!”

    “孤獨皇,**,黯然,這幾人中,以孤獨皇的性子,他不會將此事告知八大城,剩下隻有黯然和**兩人了!”

    “看來劉東將血獄發展的不錯,已經讓孤獨城如此忌憚。”寒意閃現,葉晨轉身,直視蒼茫大地,“也該動身前往血獄了!”

    叮!一道清婉的劍吟聲在寒風中搖曳,緊隨之後,一道倩影在風雪中飄忽不定,見到這道身影,葉晨等人皆是露出一抹笑意。

    “你們是約好今日一起來?”望著那道越來越清晰的身影,葉晨輕笑而出。

    劍氣粉飾了我,我粉飾了手中的劍!劍神鳳歌,十年未曾掩蓋鳳歌的風華,鳳歌纖纖作細步,姍姍走來,邁著蓮步,走向城樓。

    每踏出一步,鳳歌眼中的茫然便消散一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堅定之色。

    “鳳歌見過宗主!”鳳歌婉然一笑,塵封的記憶在心頭上湧出。

    “靈武三層!”葉晨點頭,以他如今的眼力,一眼便看出鳳歌如今的實力,其真氣甚至比起韓間還有渾厚。

    除此之外,葉晨好看出鳳歌眼眸中一抹不為人知的悲傷。對於這個,葉晨知道鳳歌不願提起,他也沒有去追問。

    風雪下的越來越大,天色也漸漸變得陰霾起來。

    遲暮的夕陽已經落入地平線以下,昏暗的天色已經驅散了最後一抹餘暉。

    雪染白了如墨長發,葉晨站在塔樓上,身後已經亮起了闌珊的燈火,繁華的夜景驅散了寒冬帶來的寒意。

    燈火在寒風中搖搖欲墜,葉晨微閉著雙眼,直至半夜時刻,一道尖銳的破風聲才打破了天道城外的死寂。

    “劍神消沉!”葉晨低語道:“終於來了!”

    黑夜如同水墨般,將整個天地渲染成黑白分明的兩色。

    紛飛的白雪之中,一名劍客持劍而出,他沉默不言,如同手中的劍,劍客用手中的劍器來述說故事。

    持劍而來,當見到那數道熟悉的身影時,劍客笑了,持劍行了個劍禮:“消沉見過宗主!”

    “靈武三層巔峰!”韓間眼瞳微縮,倒吸了口氣,笑罵道:“這家夥變得如此強悍,還真出乎人意料!”

    靈武三層,韓間這十年以來無數次徘徊在生死邊緣,在生死壓迫之下,他才無比艱辛的達到武道境,他自然曉得這其中的艱辛。

    聞言,消沉嘴角微挑,目光掃過韓間,陸壓等人,淡淡一笑,“你們不也是如此!”

    十年未見,眾人心中未產生任何的隔閡,談笑極為自然,隨意。

    葉晨和千川雪笑而不語,望著幾人之間互相打趣。

    突然,葉晨臉色微微一變,猛然抬起頭,望向天際:“我劍神門徒,你也敢動!”

    寒意在葉晨眼中湧現,在萬丈開外,他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隻是這氣息有些薄弱,甚至可以說是奄奄一息。

    話語還未落下,葉晨身影朝前邁出一步,化作虛無,直奔天際而去。

    千川雪,韓間等人臉色也是一變,出事了?

    “流葉出事了?”千川雪等人持劍而出,緊隨在葉晨身後,留下滿臉茫然的守護者。

    不過也有些守護者已經去通知公子蘇,片刻之後,又是數千道劍光,冒騰而起,直射天際而去......

    

Snap Time:2018-04-21 06:18:33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