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劍指八寒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劍指八寒

    陰霾的天空漸漸放晴,飄舞的雪絮簌簌而落。

    這些雪絮落在血屍之上,血屍赫然化成一具具晶瑩剔透的冰雕。

    寒風咆哮的天空徒然陷入一片死寂,大多數武者都驚悚的望著這一幕,心頭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氣。

    除去數名武道境逃脫,其餘執法者皆是化成了冰雕。

    葉晨半眯著雙眼,撤去身上的十股意誌,目光遙遙落在天際處,“極限並非是十五劍,而是十六劍。”

    “隻是若是施展出第十六劍,代價會很慘重。”葉晨喃喃道,同時暗鬆了口氣。

    的確,若是公子羽和煙雨兩人聯手,今日葉晨必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能逃脫。

    因此,葉晨一出劍便是全力,其目的便是要威懾煙雨。

    結果也正如葉晨所料,他全力一劍震懾到了煙雨,煙雨一逃脫,局勢便已經注定了。

    葉晨微微鬆了口氣,臉色有些慘白,感受體內所剩無幾的真氣,葉晨取出數枚丹藥,丹藥入口,化作滾滾熱流在他體內流動著。

    在葉晨撤去十股意誌的那,公子蘇便已經意識到如今的葉晨已經是強弩之末,滿臉警惕,持劍站在葉晨周旁:“主上!”

    “無礙!”葉晨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隨即又輕歎道:“可惜今日不能將公子羽留在此處。”

    聞言。公子蘇神色有些複雜。旋即也是一歎:“現在,我越來越看不懂公子羽了。”

    “為何?”葉晨可是知道公子蘇和公子羽之間的恩怨,每次見到公子羽,公子蘇都有點要發狂的跡象。

    “無論是當初劍墓之中,還是今日,他都能擊殺我,卻依舊為我留下一線生機,重入輪回!”

    “有時候我很茫然,一個父的人會念及兄弟之情?”公子蘇眼露茫然,這種茫然僅僅持續了瞬息而已。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不管如何,他殺了父親,他便得死!”

    輕輕拍打著公子蘇的肩膀,葉晨低語道:“那人。我會殺的!”

    聞言,公子蘇卻搖了搖頭,低語道:“不,主上,我想自己殺掉公子羽。”

    雙目對視,葉晨看出了公子蘇眼中的堅定,點點頭,不再說些什麼,他知道,這是公子蘇的堅持。

    轉身。葉晨目光掃過天際,嘴角躍出一抹笑意:“好濃厚的生機!”

    閉上雙眼,葉晨一步踏落在萬仞孤峰之巔。雙腿微縮,盤曲坐在雷池之中,其一股恐怖至極的撕扯力在他身上蔓延而出,籠罩住方圓數千丈內的虛空。

    一絲絲遊離在冰雕之上的生機蔓延而出,隨著這股撕扯力的蔓延,這些生機匯聚在一起,最終融入葉晨的體內。

    微弱的陽光撕扯雲層,灑落在冰雕之上。折射出淡淡白光。

    白光映襯著諸位武者的臉龐,先前那兩名在花城趕回來的武道境武者走向公子蘇,略顯恭敬道:“見過域主!”

    同時,兩人目光下意識的朝葉晨望去,眼中流露出一絲複雜之色。他們可是聽見域主直呼葉晨為主上。

    “他到底是誰?”這個疑惑不僅僅盤旋在兩人的心頭中,同樣盤旋在月域武者的心頭上。

    “他是主上!”見這人欲言又止的樣子。公子蘇淡淡道:“我的主上!”

    得到公子蘇的回複,兩名武者心中起了轟然大波,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能讓域主稱之為主上。

    數千餘名武者的生機匯聚在一起還是極為磅的,持續了片刻,葉晨方才睜開雙眼。

    渾厚的真氣再次流轉在體內,葉晨起身,四周的雷池立即崩潰開來,無數雷霆朝四周湧動,融入虛空之中。

    雪絮飄舞,葉晨轉身,望著天際,其一道倩影浮現而出。

    見到這道倩影,公子蘇溫和一笑,持劍行了個劍禮:“見過主母!”

    主母?葉晨輕微一笑,公子蘇這家夥還是一點未變。聞言,千川雪點頭,算是回應公子蘇。

    由於顧忌煙雨和公子羽聯手,先前葉晨便吩咐千川雪收斂氣息,在周圍的山峰上等候。

    生死二氣融入葉晨體內,葉晨眼瞳再次恢複清澈,目光掃過虛空中的眾人,道:“這十年以來,你倒是混的不錯!”

    僅僅十年而已,這月域便能夠和八寒城相對抗,由此可知這月域的實力。

    聞言,公子蘇搖搖頭,道:“當初也是懵懵懂懂間建立了月域,不可比起劉東那家夥,我可是差多了。”

    “劉東!”葉晨眼前不由浮現出劉東那張獻媚的臉龐,這十年以來他應該過的不容易,孤獨城和八大城以及八寒城的壓迫足以讓他喘不過氣來,“血獄如今發展的如何?”

    “根據我手中掌握的情報,血獄已經發展到比擬四大城的地步!”

    “甚至傳言,血獄將建立第五大地獄輪回地獄,而也將會出現第五座城,輪回城!”盡管十年以來,公子蘇記憶本封印,但是還是本能的去收集血獄的消息,因此,對於血獄的情況,他還是有些了解,“據說血獄出了眾多武道境強者,火麒麟前輩以及當初的那些前輩也去了血獄。”

    聽得先前那消息,葉晨還有些錯愕,在三大城的壓迫之下,這血獄已經處於存亡的邊緣,如何發展成比擬四大城的超級勢力。

    不過若是火麒麟等人在血獄,那麼血獄必然不會覆滅,反而會高速發展。

    “劉東倒是懂得如何借勢,有那些家夥在,三大城就算要動血獄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正是因為如此,葉晨方才將血獄交給劉東處理。

    劉東的資質雖不行,但是眼光毒辣,出事圓滑,數百年底層的打滾生活更是讓他更懂得如何管理一勢力。

    “血獄,孤獨城,是否能夠掌控地獄,關鍵便是在此!”葉晨沉吟片刻,“滴水不幹,歸於江海!”

    “先除八寒,踏平八大!”葉晨喃喃道,雪花紛飛間,他抬步而出,走向虛空中,“八寒城,生機之所在!”

    “公子蘇,想回去看看昔日的故地嗎?”止住身形,葉晨迎著風雪,輕笑道。

    “八寒城!”公子蘇低語一聲,眼中流露出一抹追憶之色,“有點想了!”

    “飛魚,驚鴻,吩咐下去,凡是屬於月域的武者,立即趕往八寒城!”

    “同時,發布劍令給其他勢力,計劃提前!”在數月前,公子蘇便聯合諸多勢力,製定了個總計劃,圍攻八寒城。

    按照公子蘇的估計,這計劃要實行還需要數年的時間。不過在葉晨出現之後,這計劃也隨之提前。

    聞言,兩名武道境轟然應諾,神色有些激動。

    話語一落,兩人立即轉身離去,召集人馬。

    寒風在蒼穹盡頭出咆哮著,卷起一片雪白,肅殺之意彌漫開來。

    一道道劍光在萬仞孤峰的四周冒騰而起,劃破天際,落在虛空中,赫然是一名名武者。

    僅僅片刻而已,數千名武者站在雲端之巔,滔天的殺意在其上彌漫著,這些武者身上或多或少帶著血跡。

    數千名武者匯聚起來的大勢極為磅,萬之內,再無一片雲彩。

    “五名武道境!”微閉著雙眼,葉晨能夠察覺到那驚人的壓迫。

    “原本有十名武道境,不過數名武道境在外出執行任務時隕落,加上此次的廝殺,如今隻剩下五名武道境!”公子蘇輕微一歎,這十名武道境可是月域的根本所在。

    “有這五名武道境也足夠顛覆如今的八寒城!”眼色一片冰冷,葉晨率先踏空而出,撕碎了漆黑的蒼穹。

    “殺!”冷喝聲在虛空中回蕩而起,數千名武者皆是冷喝而出。

    帶著數千名武者,葉晨直射八寒城而去,在葉晨蘇醒的那一那,八寒城這枚棋子便注定要除去。

    八寒城,這座擁有數千年底蘊的古城。萬冰封,飄落的雪絮為其披上了層輕紗,白日的八寒城更是熱鬧非凡,人聲鼎沸。

    數千名執法者在城樓之上來回巡視,而此刻,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起......

    p

Snap Time:2018-04-23 04:12:19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