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月域之主


    冷冽的寒風撕碎了飛舞的雪絮,將之拋在遠處。

    白衣在風中搖曳著,葉晨站在虛空中,一柄劍便擋住了百餘名武者的步伐。

    “諸位隻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便不阻攔諸位。”葉晨淡淡道,語氣依舊不悲不喜。

    聞言,林福轉身,神色有些錯愕的望著葉晨,正欲出言便被阻攔住。

    身穿藍衣的中年人踏空而出,持劍行了個劍禮,低沉道:“閣下有什麼問題,如果在下知道,必然不隱瞞。”

    葉晨劍指點落在虛空中,其雪絮紛紛繞著他的指尖旋轉開來,最後幻化成一道虛影。

    虛影漸漸實質量化起來,赫然是公子蘇。

    葉晨指著這道虛影,淡淡道:“諸位可曾見過這些人?”

    神情輕微一怔,無論是武道境還是尋常武者,目光皆是直直的盯著這道虛影。

    甚至有些武者低呼而出:“域主!”

    “閣下,認識我家域主?”藍衣中年低語道,神情越發警惕起來。

    瞥見眾人的神色,葉晨已經知道了答案,笑而不語,轉身朝下方的庭院走去。

    “月域,僅僅十年便建立起這樣的勢力,不錯!”紛飛的雪絮淹沒了葉晨的身影,狂舞的長發抽打著雪絮。

    “統領!”林福低語道,神色急促:“事態緊迫。刻不容緩!”

    “此人到底是誰。為何他會知曉域主?”藍衣中年人輕微一歎,率眾而去,僅僅瞬息而已,數百道劍光便消失在天盡頭。

    雪還是雪,簌簌而落。數百具冰雕屹立在雪地之上,折射出點點光斑。

    抓著酒壺,葉晨眼眸半眯著,凝視在風中搖搖欲墜的草屋。足久之後,草屋方才發出一道咯吱聲。

    滄桑的氣息融入寒風中,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而出。

    數十丈之內。雪絮紛紛被彈開,一道氣場擴散開來。

    “恢複了?”葉晨突然輕笑而出,察覺到王右體內渾厚的真氣。

    王右壓製住體內的威壓,大步流星的朝前邁出數步。抓起置於桌上的酒壺,王右仰天長飲了一口,臉上沒有任何重獲實力後的喜意。

    “我要離開了,花城終究是我的過站,非我的歸屬。”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沉默了片刻,方才開口道。

    聞言,王右臉色微變,隨即一笑:“在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從來不屬於花城,花城太平淡了,終究非你的舞台。”

    王右抬起頭,目光遙遙的落在天際處,輕聲道:“唯獨那才是你的舞台!”

    “,有一種人,無論他消失多少年,隻要他重新踏上那個舞台,他便是他。瘋子,你就是那種人。”王右低語著。眼露不舍。

    “你呢?”轉身,葉晨同樣望著陰沉的虛空,寒風如同魔鬼般咆哮著,卷起漫天的飛雪,雪絮紛飛。誰也不知道這雪絮飄向何方。

    “比起浩瀚的星空,我更喜歡這座小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王右抓起酒壺,一口飲下,“天空不屬於我的舞台,那利益紛爭,殺戮太多了!”

    “我追求的不是這些,很久以前我便跟雨鬆說過,我要看著他的那些白眼狼長大。”王右輕微一歎,他知道,葉晨要走了。

    “如果以後我厭倦了那片天空,我會回來找你喝酒,這片庭院,你可要替我照看了!”葉晨轉身,神色平靜的望著王右。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葉晨從來不會去勸阻一個人,此刻,他同樣也不會勸阻王右離開花城。

    或許,待在花城,王右的生活很平淡,或許他會終生止於靈武境,但這是王右的路,也是他的道。

    “我聽千川說過,世上有一個胖子的劍是為你而拔,但是我想說,花城也有一柄劍也是為你而拔。”

    “或許哪一天,我厭倦了這的生活,我也會去那片天空!”王右指著頭頂的蒼穹,似笑非笑道。

    聞言,葉晨也是一笑,將手中的酒壺遞給雨鬆,認真道:“武神大陸的酒,如果哪天想喝這種酒,就來天空!”

    五指握成拳,葉晨一拳打落在王右的胸脯上,“我走了!”

    雪絮紛飛,形成一道道台階,台階蔓延而上,直至天盡頭。

    葉晨毅然轉身,牽著千川雪,頭也不回的朝天盡頭走去,“風應該屬於浩瀚星空,這一點,詩月看的比我還要透徹。”

    城樓之上,花無劍輕微一歎,持劍行了個劍禮,神色恭敬的望著那兩道漸去漸遠的身影。

    眾多花城武者也是如此,以此來表達對葉晨的謝意,感謝他拯救了花城。

    微閉著雙眼,葉晨其恐怖的靈魂力蔓延而出,順著先前那些武者留下的氣息,葉晨一步邁出,牽著千川雪的手,緊隨在後。

    陰霾的天空下,起伏的峰巒被殘陽渲染成血紅色,皚皚白骨被紛飛的雪絮覆蓋住。

    萬仞孤峰扶搖而上,翻滾的劍氣撕碎了環繞的雲霧以及雪幕,一道道身影在山巔之上狂舞著。

    在周旁的虛空中,殺戮聲如同雷鳴般洪亮,衝霄而起,滔天的殺意驅散了陽光。

    一道修長而又挺拔的身影站在山巔之上,如墨長發用一根麻繩係在一起,隨意的垂落至腰間。

    此人身上多處負傷,血水染身,長發上沾染著血跡,緊貼在那張貴氣逼人的俊臉上,青年手持一柄同樣貴氣逼人的劍,劍柄上雕刻三個大字:公子劍!

    殘陽如血,其血水順著山石滴落,融化滿地積雪。

    青年所站之處,遍地血屍,斷裂的劍器插落在山石之上。

    而在萬仞孤峰之下的山腳處,兩道身影傲然而立,一名青年和老者。

    青年一襲青衫,尋常的青衫卻掩蓋不住那一身逼人的英氣,修長的劍器懸浮在他周旁,翻轉著,時而發出一道叮嚀聲。

    青年雙手負背,神色淡漠的望著雲霄之巔,眼中盡是寒意。

    站在青年身旁的老者,麵貌頗為威武,其頭上更是帶著皇冠,一股恐怖的意誌流轉在皇冠之上。

    青年和老者所之處,方圓百丈內的虛空都被禁錮住,其密密麻麻的血屍更是堆滿了山腳。

    “月域之主,可惜了這天賦!”老者突然開口道,輕笑著:“不過除去這月域,公子城主可別忘記先前的承諾!”

    公子城主!青年抬起頭,赫然是公子羽。聞言,公子羽點頭,淡淡道:“煙城主,如今我八寒城實力雖然不如以往,但是答應他人的承諾,可是從未食言過!”

    “至於血獄之事,我八寒城會和諸位聯手!”公子羽神色有些複雜的望著雲端,輕微一歎,武道巔峰,十年了,比起想象中,你的實力變強了不少。

    持劍,公子羽踏著山風,身形輕飄飄的朝雲端走去,不複真實。

    砰砰!如同潮水般的武者至虛空中躍落,整齊一致的站在老者身後,低喝道:“見過城主!”

    城主!老者亦是八大城之主,煙雨。

    “兄弟相殘,老公子你倒是生了一對好兒子!先父,再弟,嘖嘖!”老者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意,明爭暗鬥將近百年,你這老家夥卻死在自己的兒子劍下,世界上最悲劇的事摸過如此。突然,老者眼露滔天的殺意,他也想起了自己的兒子,那個隕落在劍墓中的煙塵,哢擦,虛空徒然破碎開來。

    煙雨踏著空間亂流,緊隨在公子羽之後,“血獄,昔日血獄帝君殺我兒,他日老夫便要讓整個血獄的人來陪葬!”

    “還有血獄帝君,就算你重入輪回,本座也要找出你,讓你永不超生。”滔天的殺意在煙雨身上彌漫著,天色越發的陰霾。

    “殺!”衝霄的喝聲在山腳處響起,數千名八寒城執法者和八大城執法者衝天而起,持劍衝向雲端。

    “殺!”雲端之上,密密麻麻的身影浮現而出,雲端與地麵,其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一名名月域武者持劍衝出,企圖阻擋住八寒城和八大城的圍攻。

    陰霾的天空下飄起了一場血雨,血羽紛紛,將白茫茫的世界染成血紅色,連陽光也沉淪在這一場血雨中。

    一股意誌如同尖銳的刀鋒般,擋在公子羽前方的武者紛紛化作一具血屍。

    勢不可擋,公子羽持劍踏上雲端之殿,遙遙望向遠處那一道血色身影,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又見麵了,沒用的家夥!”

    尖銳的破風聲漸響,青年抬起頭,目光有些刺骨,其殺意不可壓製的在他體內爆發而出,“公子羽!”

    “我是誰?很多年前,我便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我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我叫公子蘇!”

    “一個背負著血海深仇的劍客,我的存在就是要摧毀八寒城,殺死那個叫做公子羽的男人。”

    “所以,這些年我一直在殺戮,我建立了月域,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將這個勢力稱為月,或許這和我經常夢到那一輪銀月有關。”

    “我好想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我努力去想,但是隱隱約約間,我隻記得一個叫主上的男人,還有那一輪銀月。”

    清明的眼瞳漸漸變得血紅起來,青年目光直直的望向持劍而來的公子羽,他如同一隻失去神智的魔獸般,帶著危險的氣息......(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2 00:46:22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