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武道生機


    “太子,這場棋屆開始了!”葉晨喃喃自語著,其身形不緊不慢的朝前邁出一步。

    天地間徒然陷入了無盡的黑暗,這黑暗如同魔鬼般,吞噬著一切。

    心神微震,先前出聲的那名青年漢子心頭一緊,正欲出聲喝斥,其一道璀璨的劍光卻在他視線中浮現而出。

    這抹劍光撕碎了一切黑暗,落入年輕漢子眼中卻成為了永。

    “禦劍便是死在這樣的劍下嗎?”

    “那他卻死的有些冤,他應該能夠擋住這一劍!”青年漢子低語著,其一股強悍至極的武道意誌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我之意誌,如同高山般穩固,誰也不能撼動!”劍指揮動間,青年漢子的前方赫然出現一道詭異的盾牌,玄奧波動在其上流轉著。

    青年漢子深信世間很少有劍能夠擊破他的意誌盾牌,至少眼前此人不行。

    璀璨的劍光如同隕落的星辰般,劃過漆黑的天空,呼嘯而至意誌盾牌之上。

    叮!六道清脆的叮嚀聲響起,葉晨的身影緊隨在劍光之中,浮現在青年漢子的視線中。

    望著近在此尺的葉晨,青年漢子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氣,特別是瞧見葉晨嘴角處的冷笑,更是讓他不安。

    “就連你主子公子羽都擋不住你這一劍,更何況是你?”冷笑在葉晨的嘴角泛起,四股截然不同的意誌在他的身上彌漫著。

    哢擦!一道道裂痕布滿了盾牌,弄似堅如磐石的盾牌立即破碎開來。

    四股月神意誌摧枯拉巧般的將這意誌盾牌摧毀,葉晨右手翻轉,麒麟劍帶起一道劍光,沒入無盡的漆黑之中。

    這抹劍光摧毀意誌盾牌的同時,也摧毀了青年漢子的生機,修長的脖子處徒然出現了一道劍痕,隨後脖頸上下一兩為二,血柱噴濺而起。

    血光乍現,無盡的黑暗如同潮水退去。葉晨持劍站在虛空中,其一具無頭屍體在風中搖搖欲墜,狠狠的砸落在下方雪地上,滾熱的血融化了部分積雪。

    靜!四周陷如死一般的寂靜,數千雙目光死死的盯著那拋天而起的頭顱,眼瞳沒有任何的焦距。

    白衣獵獵作響,葉晨左手抓住一道武道靈魂,赫然是先前那青年漢子的靈魂。

    “武道生機!”月神意誌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其意誌如同爪牙般,直接將之撕碎。

    一道慘叫聲響起,青年漢子的武道靈魂立即破碎開來,化作天地靈氣以及生機彌漫開來。

    葉晨的身體如同一黑洞般,四周彌漫開來的生機完全被他肉體所吸收。

    一滴醒目的血滴在麒麟劍上流轉著,葉晨抬起頭,神情有些漠然的望著其餘兩名統領和千餘名執法者,渙淡道:“接下來,輪到諸位了!”

    葉晨的聲音將眾人從先前的那一幕中拉回現實,兩名統領神色微變,其劍虹在腰間乍現,劍光激蕩而出,撕碎了虛無的蒼完“九天地獄陣!”兩道喝聲響徹而起,如同雷鳴般洪亮。

    “九天地獄陣,有意思,當初公子蘇極為推崇此陣,今日我便試試這劍陣的威力!”葉晨低語著,一道劍光同樣激蕩而起。

    砰砰!劍光相遇,三道劍光同時消散下去。同時,八寒城統領的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朝後退出數步。

    四股恐怖的意誌在虛空中席卷而出,一股滔天的殺意在葉晨身上冒騰而起,殺意至虛無的虛空中湧出,籠罩方圓千丈內的虛空。

    殺戮規則!葉晨如同從血海地獄中走出的殺神似的,浩翰無邊的殺氣。

    雪越下越急,仿佛要將整片天地都要淹沒似的。

    一道璀璨的劍光再次浮現而出,緊隨之後的便是黑暗,殺戮規則幻化而成的黑暗,取代了整片天地。

    葉晨如同黑暗中的精靈般,身影忽閃忽現,閑庭漫步的走在虛空中,左手抓著酒壺,右手握住麒麟劍,時而出劍,總是帶起一片醒目的血光。

    慘叫聲不絕於耳,時而傳出劍劃過血肉的聲音。

    急速而落的雪突然撕碎眼前的黑暗,如同黎明前來臨前的黑暗,在曙光灑落的那一那,黑暗消散。

    雪絮簌簌而落,葉晨一身武衣在風中搖曳著,收劍,葉晨右手托住飄落的雪絮,隻是這雪絮上帶著一丁點血色:“八成半,隻要再多一些生機,靈魂上的傷勢便可完全恢複!”

    千餘道晶瑩剔透的冰雕在虛空中浮現而出,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驚恐的神色,生機全無。

    hu無劍的目光從葉晨身上移開,落在其後,眼中隻剩下震撼:“全部隕落了!”

    “一旦靈魂上的傷勢恢複,那麼踏入武道,指日可待!葉晨喃喃道,轉身,一口將酒壺中的酒水飲盡。

    踏著雪絮,葉晨再次朝庭院走去,其目光卻落在月域武者身上,古井無波的目光卻讓人冷汗直冒。

    特別是那數千具冰雕的映襯之下,月域的兩名中年人再也不敢小覷葉晨,緊緊握住劍,做好時刻出劍的準備。

    葉晨走了數步,每一步都掠出數十丈,在葉晨即將踏入庭院上空的那,身形止住,望向月域等武者,輕笑道:“我倒是忘記了諸位,諸位此次前來也是為我而來?”

    “在這座小城中,我曾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憶,諸位要血洗hu城,那麼我也隻能出劍了!”麒麟劍虛空中浮現而出,葉晨持劍朝月域等人走去。

    “兩名武道境,數十名靈武境,這些生機也足夠了。”葉晨踏出數步,四周紛飛的雪絮再次狂舞起來。

    “結陣!”兩名中年人喝道,其兩股武道意誌同樣爆發而出,匯聚成浩瀚的威壓,朝葉晨湧去。

    百餘道身影閃動著,赫然也是九天地獄陣,隻是這九天地獄陣和先前八寒城武者施展出來的有些不同。

    眼眸微眯,葉晨凝視眼前被劍氣充斥的虛空,眼露似笑非笑之色:“這劍陣有種熟悉的感覺!”

    砰!葉晨一步踏空,麒麟劍帶起一朵劍hu,直接摧毀席卷而來的威壓。

    “以意誌威壓來壓製我嗎?”葉晨輕笑著,每踏出一步,其一股月神意誌便爆發而出,接連四步,四道月神意誌彌漫。

    砰砰!百餘道身影朝後退去,步伐整齊一致。

    血跡順著嘴角滴落,兩名武道境皆是驚駭的望著持劍而來的牛晨,眼中盡是駭然:“四股意誌,此人居然可以動用四股不同的武道意誌!”

    意誌當空,萬丈虛空都被禁錮住。

    沉重的窒息感彌漫在百餘人的心頭,其呼吸也變得急促起耗突然,葉晨止住,嘴角流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你們主上可曾對你們提起過一個人?”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兩名武道境神情一怔,有些錯愕,神色依舊警惕的望著葉晨,深怕葉晨突然出劍,經過先前那一幕,眾人可是異常忌憚葉晨的劍。

    “九天地獄陣,也唯獨他才能擺出如此與眾不同的劍陣!”葉晨輕笑著,抓起酒壺,仰矢長飲一口“那家夥可曾提起過一個叫五代的人?”

    聞言,兩名武道境神色疑惑,輕微搖搖頭,道:“閣下認識域主?”

    “域主,月域之主嗎?”葉晨轉身,目光落向遙遠的天際處,那一道狼狽至極的身影浮現,破風聲漸響。

    淩亂的長發,破碎的武袍,此人一瞧見虛空中的兩名武道境,便高呼道:“統領,出事了!”

    砰砰!此人雖狼狽,速度卻奇快,踏破破碎的空間亂流,瞬息而至兩名武道境身前。

    “林福!”兩名武道境神情輕微一怔,顯然極為困惑此人為何趕來。

    青年擦拭嘴角的血跡,語氣急促道:“總部遭遇圍攻了,兩位統領方才離去,其八寒城便帶著諸位強者突然出現在總部!”

    “總部現在情況如何?”其中一名中年人低語道,略顯忌憚的望了葉晨一眼。

    “岌岌可危!”眼露寒意,林福沙啞道:“數十名武道境,八寒城此次是出動了全部實力!”

    “就算如此,以如今總部的實力也能夠抵擋住八寒城的攻勢,除非八寒城主親至!”中年人劍眉微皺,心頭也是猛然一沉“莫非八寒城主也來了?”

    一抹苦澀的笑意浮現在林福嘴角,嘶啞道:“不僅僅八寒城,八大城也派人來了!”

    聞言,兩名武道境不再多言,這八寒城居然勾搭上了八大城。

    總部實力雖不錯,但是要麵對兩大城的圍攻,情勢不容樂觀。

    “總部已經派出劍令,號令征戰的弟子立即趕回總部,支援總部。”說此,林福從懷中取出一枚金光閃閃的劍令。

    劍令上刻著一龍飛鳳舞的大字:“月!”

    “走吧!”青年低語著,轉身,朝來時路走去,隻是,剛剛走出數步,他轉過身,神色有些疑惑的望著兩名中年人:“統領,事態嚴重杵不容俐……”

    見此,兩名中年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他們也想趕回去,隻是眼前那人會如此輕易讓自己等人離去嗎?

    白衣在風中搖曳著,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中年人等人,直至眾人的目光投落來的時候,葉晨方才輕笑而出:“隻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便讓你們離去!”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23 00:17:07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