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威脅


    第二卷 世家風雲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威脅?(第一更)

    黑白子縱橫寥錯著,磅大勢融入這一旁殘棋之中。16kbook 首發更新

    葉晨夾住雪絮,融入規則,雪絮幻化成一枚黑子。

    環視整盤棋局,葉晨突然出手,劍指輕飄飄的朝棋盤上點落:“八寒城這枚棋子該除去了!”

    砰!黑子呼嘯而至,天地徒然一顫。

    在黑子落至棋盤的瞬間,整盤猶如死水般平靜的棋局立即變得殺氣騰騰。

    飄舞的雪絮靜止在虛空中,葉晨抬起頭,直視遠處的禦劍,淡淡道:“這棋局,你看懂了嗎?”

    平淡的聲音如同天地之音般,盤旋在禦劍的腦海中。

    砰砰!禦劍正欲說些什麼,其目光徒然變得驚恐無比。

    四股莫名的威壓在虛空中浮現而出,四股意誌。

    四股意誌幻化成四道鎖鏈,鎖鏈禁錮住禦劍的四肢,讓其無法動彈。

    同時,一道璀璨的銀光在葉晨身後浮現而出,銀月冒騰而起,葉晨的長發狂舞著,雙瞳中流轉著黑白二氣:“生死輪回!”

    話語未落,這抹月光便掉入禦劍的眼眸深處,其心神沉醉在其中無法自拔。

    生機飛在禦劍神色流逝,挺拔的身影也變得年邁無比。

    僅僅數息而已,禦劍完全從一名正值壯年的中年變成白發蒼蒼的老者。

    嘶嘶!三簇火焰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葉晨搖搖頭,低語道:“八寒城,生機之所在!”

    咻咻!火焰如同流水般打落開來,落在禦劍的尊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瞬息間,禦劍的身形便化作灰燼,不留一絲殘渣。

    砰砰!數百股強悍的氣息在庭院四周爆發而出,這家夥居然殺了禦劍統領。

    高大的龍馬嘶鳴著,百餘道身影如再劍虹般,直射葉晨而來葉晨抓起酒壺,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神色。對於四周衝來的八寒城執法者,他直接無視,安然的為自己倒了杯酒。

    “殺!”百餘道冷喝聲響起,衝擊著庭院。

    掛在樹枝上的積雪打落滿地,枯枝搖搖晃晃。

    飲下一杯酒,葉晨左手朝虛空中抓去,其三種火焰再次浮現而出,屈指一彈,三種火焰化許一道流光,激射而出。

    噗噗!掠來的執法者來不及躲閃,直接撞上這些火焰。

    在花無劍驚駭的目光中,這些執法者身影如同禦劍那般,化作灰燼,隨風飄蕩。

    嗚嗚!龍馬本能上的感到了畏懼,立即轉身朝遠處奔去,隻是,一簇火焰落開的那,威武不凡的龍馬也化作滿地灰燼。

    僅僅瞬息而已,葉晨右手依舊抓著酒壺,為自己倒了杯酒,淡淡道:“花城主,若是無事,請回吧!”

    聞言,花無劍滿臉的複雜,堂堂的八寒城統領死於花城,你老這不是把花城往死路上逼。

    “唉!”花無劍輕微一歎,行了個劍禮,轉身離去。

    “放心,本座說過了花城會安然無恙,無論是誰都不能動花城,這是本座的承諾!”一口將杯中酒水飲盡,葉晨緩緩道。

    聞言,花無劍剛剛邁出去的身形一顫,莫名的鬆了口氣。

    不再理會離去的花無劍,葉晨左手一抓,直接將這些生機融入體內。一名武道境,百餘名魂武境,其匯聚而出的生機極為磅。

    同時,打開禦劍等人的空間戒指,靈魂感應到堆積如山的血晶,葉晨眼中難得流露出一抹笑意:“這些人的家底倒是車厚,有點期待接下來的人!”

    葉晨袖袍揮動,將近百餘萬血晶浮現在四周。

    掌影揮落間,這些血晶紛紛破碎開來,其中的生機直接被葉晨抓出,融入重創的靈魂中。

    寒風驅散了彌漫的血霧,葉晨半眯著雙眼,仿佛在等待些井麼。

    時隔一日,其尖銳的破風聲再次在虛空中響起,一股股殺意憑空浮現而出。

    葉晨抬起頭,直視虛空,喃喃道:“看來,整個八寒地獄的格局因我的出現而改變了。”

    殺意來臨,虛空中的雪絮也染上了肅殺之意。兩道彎月似的蛾眉輕輕地挑起,千川雪轉身,望著天際處閃現的人影,清冷的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深思:“月域?”

    雪絮打落在棋盤之上,葉晨一手朝前拂去,雪絮再次紛飛起來,原本混亂至極的棋局也變得清明起來。

    “兩名武道境,月域!”葉晨搖搖頭,“能夠對抗八寒城,其實力不止這些!”

    淩厲的氣息瞬息而至,百餘道身影呼嘯而來,為首兩名中年人,神色頗為嚴峻,冷冷的望著下方的庭院,目光落在葉晨身上,“你便是花城的那名武道境?”

    抬起頭,葉晨目光掃過這些人,淡淡道:“人還未來滿,諸位等待片刻便可!”

    聞言,來者神情皆是一怔,數日前,他們曾聽說君回所帶的隊伍都死於花城一人之手。

    其月域之主便派遣他們二人率眾而來,誅滅花城。

    不過在次日,又有一消息傳來,八寒城禦劍統領也隕落在此人之手。

    此人不僅僅得罪了月域,又得罪了八寒城,這豈不是背腹受敵。

    花無劍率眾登上花城城樓,神色有些擔憂的望著虛空,“兩名武道境!”

    “月域率眾而來,若前輩誅滅統領的消息傳回八寒城,恐怕八寒城也會派人而來!”

    “唉,前輩還是草率了,兩股超級勢力若是朕合起來,就算前輩修為通天,恐怕也會遭遇毒手。”花無劍低語著,幸虧在次日前,他便將部分花城族民秘密的移出去。

    旭日初升,懶洋洋的陽光灑落開來,數百名武者站在虛空中,未尊聲,其手中滲著寒光的劍器有些刺骨。

    庭院之中安靜的隻剩下酒水聲,葉晨打了個酒嗝,再次抬起頭,望向遠處的虛空,輕笑道:“比起想象中還要晚,看來八寒城的效率不咋樣!”

    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在虛空中蔓延而出,高大的龍馬踏破空間而來,數千名八寒城的執法者坐在其上,肅殺之意彌漫著。

    噠噠!吾名八尺大漢持劍而出,其身上佩戴著統領方本披戴的披風。

    其中,一名較年輕的大漢策馬而出,率眾朝庭院上空走去,整齊一致的踏空聲讓天地齊鳴。

    劍光粼粼,天地徒然一暗,年輕大漢目光掃過先前的月域之人,隨意望向下方的庭院,望著葉晨,淡淡道:“閣下是花城的武道境武者?”

    “禦劍便是隕落於閣下之手?”年輕大漢繼續道:“城主之言,禦劍死於閣下手中,這也算武者的歸宿!對於此事,城主既往不咎,再次向閣下發出邀請,成為八寒城的統領,不知閣下意下如何?”年輕大漢語氣間帶著一股傲氣,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葉晨。

    一身衣袍在寒風中獵獵作響,葉晨抬起頭直視年輕大漢,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公子羽胸襟倒是不錯,殺了他手下,反而繼續邀請我做統領。”

    “,你們這些做統領的難道沒有感到寒心?或者說,今日我將你們殺了,他日,公子羽也會再次派人來邀請我成為統領!”

    “畢竟死的人遠遠沒有比活的人重要,至少,活著的人還有價值,你說呢?”葉晨似笑非笑道。

    聞言,年輕大漢臉色猛然一變,眼露寒意,“城主除了這句話外還有一句話,若是閣下拒絕邀請,那麼也沒有必要存在這個上!”

    話語未落,其千餘股強悍至極的氣息徒然在虛空中爆發而出,形成一股磅大勢。

    大勢之下,雪絮停落在虛空韋“這算是威脅嗎?”葉晨喃喃道,麒麟劍悄然在他手中浮現而出:“不過,本座卻討厭被威脅!”

    

Snap Time:2018-04-21 21:14:26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