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街之盡頭道之所在


    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分,雪又下了起來,紛紛的雪hu盤旋在hu城上空。

    闌珊的燈火在風中搖曳著,數百名武者來回在城樓上巡視,如同屹立在城樓上的劍塔般。

    古巷內,清淡的梅hu香撲麵而來。

    葉晨和千11雪緋徊於街道之上,飄舞的雪絮打落下來,兩人的肩膀,長發上都積累了雪絮,雪將他們染白。

    瓣道兩旁時而傳出一陣陣哭泣聲,婦孺,孩童。

    莫名的悲涼感染了飛舞的雪絮,葉晨和千11雪一直沿著街道走去,倒塌的閣樓屹立寒風中,述說昔日的輝煌。

    雪越下越大,隻是這雪依舊掩蓋不仕地上那醒目的血跡。

    有些東西是無法掩蓋的,比如地上這血跡,人心中那道傷痕,以及潛在的怨恨。

    搖曳的燈火在風中忽傷忽現,葉晨徒然止住身影,古井無波的目光定格在眼前一座簡易的庭院中。

    劈啪!熊熊燃燒的火架時而迸發出火星,一道年邁的身影坐在火架旁。

    一道瘦小的身影依偎在一旁,稚氣依舊未脫去,明亮的眼眸死死盯著老人。

    一名老者和一名孩童,老者一手拿著磨劍石,一手抓住生鏽的劍器。

    老者的手已經握不穩劍器,雖如此,老者還是盡量將之握住,用磨劍石輕輕打磨著劍身,磨去生誘的碎片。

    一滴滴鮮血順著指尖滴落,老者渾然不知。

    “爺爺,為什麼要磨劍呢?”未脫去稚氣的童音響起,孩童清澈的眼眸中盡是疑惑之色。

    “因為要捍衛,捍衛我們所在的這片土地!”老者停下動作,目光幽幽的望著天際:“他們已經離去了,我這把老骨頭不再出劍,又有誰來捍衛家園呢?”

    “爺爺,為什麼要捍衛呢?捍衛又是什麼東西?”對於年幼的孩童而言,他們不懂得生死,更不懂得自己的父母已經去世,隻知他們去了個很遙遠的地方,回不來了。

    “因為這是家園,我們心中的聖土!”老者喃喃道,再次拖動笨重的劍器,生鏽的劍再次重現以往的鋒芒,鋒利的劍刃割破了老者的右手,老者渾然不知。

    庭院外,葉晨和千11雪駐足相望,搖曳的火焰在風雪中搖搖欲墜,仿佛隨時便可熄滅似的。

    “他的手已經握不住劍,他體內的經脈也破碎不堪!”千11雪喃喃道。

    “不,當劍再次鋒利的時候,他還能出劍!”血色月光如水般,打落在葉晨身上,葉晨低語著:“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那有一種生物叫做鷹!”

    “它們爪牙鋒利,翱翔在萬丈高空,爪牙便成為唯一的利器,隻是當鷹成長到四十歲的時候,它們的爪牙已經變得遲鈍,無法捕抓獵物,它們的翅膀變得沉重,無法翱翔!”

    “在這個時候,它們便要做出一個抉擇!”葉晨眼露追憶之色,喃喃道。-< 書 海 閣 >-/ -< 書 海 閣 >-廣告 全文字

    “什麼抉擇?”在血月的映襯之下,千11雪反而多出了一抹妖異美。

    “等死或者經曆蛻變!”風雪之下,那柄生鏽的到器漸漸折射出璀璨的劍光,隻是老者手上也布滿了劍痕,血淋淋的一幕。

    “它們要努力的飛到山頂,在懸崖上築巢,停留在那!它們喙天天敲擊岩石,直到完全腕落,然後等待新的喙長出來。”

    “接著,它們再用新長出來的喙,把原來的爪子,一根一根地拔出來。然後當新的爪子長出來後,再把自己身上又濃又密的羽毛一根根地拔掉。”

    “直至,羽毛重新長出來,再次翱翔於九天之上!”葉晨輕笑而出,指著庭院中的老者1“當劍再次鋒利的時候,他還會成為劍客!”

    “這或許便是三代的堅持之道!”葉晨喃喃著“作為一名武者,不可缺少的劍客之道!”

    “一代的劍是荒蕪的孤寂,四代的劍是絕望的壓抑,二代的劍是霸道的落寞,而三代的劍卻是沉重的壓抑!”

    “壓抑的感覺,責任,聖土,捍衛!”葉晨轉身,繼續朝街道的盡頭處走去,雙眼微閉起來,四道璀璨的光芒在他周旁浮現而出。

    這銀光撕碎了刺骨的月光,赫然是四塊月神佩玉。

    叮!四道悠揚的劍吟聲在街頭中響徹而起,葉晨的身影漸漸變得朦朧起來,其四道劍影環繞在周旁。

    “武者之道或許便是如此。”千11雪喃喃道,轉身,緊隨在葉晨之後。

    “月神這個稱呼太沉重了!“葉晨低語著,其一股磅的的意誌徒然在月神印記上流轉而出,同時,三代劍意再次出現在葉晨身上。

    白茫茫的世界在葉晨的感應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皚皚白骨,血海遍地。

    一柄柄斷裂的劍器插落在屍體之上,破敗的城樓下堆砌著如山的屍體,哀嚎聲遍地,整座如同人間地獄般。

    悲涼的氣氛籠罩全場,白衣如雪,一名中年人持劍站在斷壁殘垣之上。

    中年人神情悲切的望著身後,一名名全身被黑霧所籠罩的黑衣人穿棱在城中,滲著寒光的劍器瘋狂的收割著生靈。

    無論是老人小孩,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孺,這些人絲毫不放過,如同屠殺畜生似的。

    無窮無盡的屈辱與抗爭席卷整個武神大陸,二代隕落,作為人類守護神的劍神門抵擋不住外敵,外敵入侵,數百萬外敵席卷武神大陸,其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哀嚎遍地。

    武神大陸在血與火的洗禮下漸漸沒落,如同遲幕夕陽。僅僅半年,武神大陸便有數千萬生靈葬身於外敵的劍刃下。

    噗!鮮血噴濺而出,打落在中年人的臉上,中年人的神色越發悲切“二代月陌,外敵入侵,血肉山河,百萬生靈如土狗之輩!”“我等身為武道修士,唯獨眼睜睜瞧見外敵屠殺同胞!”中年人喃喃道”“今生隻恨殺不能殺盡外敵,隻恨捍衛不住家園聖土!”“就算修為通天又有何用,二代月神隕落,那麼今日我便成為武神大陸第三位月神!”

    “為武神生機,我願灑盡鮮血,還武神一線生機!”中年人狂笑著,他資質平庸,憑借著最卑微的自信以及堅持,他走到了今天。

    昔日,二代月神斷言他今生無法突破魂武境,而他三十年於萬丈冰11上磨劍,三十年如一日,終破魂武。

    十年感悟規則,十年演化神通!中年人拖動著劍,一柄沉重的劍,帶起了滔天殺意,義無反顧的衝向那如同潮水般的外敵大軍。

    在他身後緊隨著數道劍光,這數道劍光比起他的速度更快,衝入外敵大軍中,如同滴落在大海中的石粒,激不起一道水hu。

    “蕭劍羽,爾一平庸之輩便有如此壯誌,我等又豈能落後於你!”

    長嘯聲依舊盤旋在中年人的耳旁,隻是那些劍光已經暗淡,數道血柱衝天而起。

    “諸位!”望著昔日的師兄弟慘死,中年人臉上沒有任何的悲切,這是宿命,劍神門弟子的宿命,戰死在沙場上的他們唯一的歸途。

    中年人知道,他也會埋葬在這片土地上,他摯愛的聖土。

    如同先前那些人,中年持劍衝向外敵大軍之中,他瘋狂的揮舞手中之劍,以命換命,劍帶起一道道血光。

    密密麻麻的劍痕布滿了全身,中年人不知道殺了多少人,隻是手中的劍越來越沉重。

    最後神智全無,倒落在血泊之中。殺戮聲漸漸離去,直至,冰冷的雨滴打落開來時,他才睜開雙眼,拖動著沉重的劍,神情呆呆望著破敗的城樓,數十萬之地再無生靈。

    拖劍走在屍海之中,他見到往日的師兄弟,見到往日疼愛他的師傅,他的妻子。

    他的步伐不曾停留,一步步的消失在遲幕的夕陽中。

    百萬外敵僅僅隻是開端而已,不過數月,又有數千萬外敵降臨武神大陸。

    武神大陸的死城越來越多,千萬大軍如同蝗蟲般,所過之處,再無生靈存在。

    中年人持劍遊走於武神大陸,無數緋徊於死亡邊緣,他曾經脈破碎,淪為廢人,十年如同死狗般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在這十年中,他遇見了今生的摯愛。十年中,他更是不曾放棄過恢複修為,十年磨劍,日日夜夜的堅持讓他經脈重複,修為突破。

    在他修為恢複的那一刻,今生的摯愛也為他產下一子,隻是,(最快更新)他卻持劍離去,不顧身後的嬌妻以及繈褓中的嬰兒。

    “我是劍神弟子,我是武神之民,外敵猖狂,我的使命還未完成!”離去前,他留下這一句,他不知道,當他離去之後,嬌妻和剛出生的嬰兒今日慘遭外敵的毒手。

    為了這個使命,他又放棄了他至愛的,他記得修劍的那一天便曾宣誓過:“我之劍,隻為武神而在!”

    為了這個使命,他再次緋徊於死亡邊緣,他遇見眾多摯友,為了共同的使命,他們浴血奮戰。

    又是三十年,那些昔日的摯友卻一個個離他而去,隻是外敵依舊猖狂。

    他重新來到了劍神門,帶著落後的劍神門,一場反攻漸漸拉起開端。

    又是三十年,十年的戰火,他的年華不複,如墨青絲化作白霜,一場將近百年的血淚史在他成為劍神宗主的時刻而結束。

    在萬眾矚目之下,他持劍走上了武神大陸的巔峰,千萬人跪拜,高呼:“我等見過三代月神!”很多前,他曾是卑微的劍修,他便有壯誌成為三代月神,那時候的壯誌換來眾人的嘲諷,隻是,他卻感到一股悲切,他寧願那些人此刻還能嘲笑他。

    他這一生,曾遇兩個摯愛,數十位摯友,隻是這些年來,這些人都埋葬在這片土地之下。

    遲幕的夕陽下,他的身形不再挺拔,變得年邁,他的劍也越來越沉重,這柄劍承受了太多的血淚,辛酸……

    餘暉將天際渲染成血紅色,抬起頭,他望著那漸去的夕陽,喃喃道:“很沉重的一生,三代!”雪絮徒然在天際上空飄舞,這飛舞的雪絮撕碎了一切,夕陽,高峰,雲彩,耳旁的高呼聲漸漸消散。

    “我非三代,而是五代!”老者喃喃道,在飛舞的雪絮下,年邁的身影再次挺拔起來,如霜的長發再次變成墨水色。

    闌珊的燈火在眼前飄忽不定,葉晨走到了街道的盡頭,耳旁依舊傳來陣陣哭泣聲。

    血色月光之下,千11雪的影子被拉的好長好長,清冷的目光流轉在葉晨身上,千11雪輕聲道:“醒了?”

    “嗯!”葉晨點頭,四塊月神佩玉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麒麟戒中:“我做了個夢,一個很沉重的夢!”(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20 03:36:11  ExecTime:0.253